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1526章 闹心的黑马

“好黑的一匹黑马,”陈太忠沉吟半天,终于重重地叹一口气,苦笑着看向关正实,“还好,金部长只是找你说了,还没找我,这就算是跟我无关。”

金相实可能找你吗?关主任白他一眼,“你又不是省科委的,而且还只是副职,就算他知道找你有用,也不合适跟你说。”

金相实找你也没用,找蒙艺倒是最管用,陈太忠才待开口,猛地想到,我这不是在教他怎么干吗?说不得干笑一声,“科委也不是垂管部门,明天他不是要去凤凰吗?让他自己跟章尧东说去吧。”

“他要是跟章尧东张得开嘴,还用得着我找你商量吗?中央下地方,也不可能完全无视影响,要不然,他找蒙艺说,效果岂不是正好?”关正实没好气地看他一眼,“这话他只能跟我说,其他方方面面的工作,就是由我来做了……唉,我怎么就这么倒霉呢?”

“这是领导对你的信任,”陈太忠听他如此抱怨,没心没肺地笑了起来,“你做工作吧,我这儿就一个态度,你过得了凤凰市,就过得了我这儿。”

这倒也是他的实话,将科委正职让给许纯良,本来就是章书记的意思,要是章尧东你都不抵抗,我绝对没意见——甚至,李永来任个副职,我也没意见,当然,前提是你只往我科委塞一个副职,反正那家伙也是董祥麟的仇人,大家多少还是有点共同语言。

“你这家伙,”看着他这副惫懒样子,关主任好悬没把鼻子气歪了,好半天才哼了一声,“太忠,大河有水小河满,大河没水小河干……这道理你懂吧?”

道理是不错,不过,我们凤凰科委做出这点成绩,跟你们这大河也没什么关系吧?陈太忠才不肯鸟这话,只是碍着两人的交情,也不好说什么。

于是,他重重地叹一口气,“唉,这个李永,要是昨天联系上金部长就好了,就算老金不好意思跟蒙老大说,跟陈省长说一说总没问题吧?”

“他就算跟陈省长说,这任务最后还是要落到我头上,谁要我跟你关系好呢?”关正实苦笑一声,心说陈洁才不会为这种小事情抛头露面,而且凤凰科委有你这么个爷字号人物卡着,那根本是水泼不进,谁还吃撑着了去自取其辱?“而且这种事,他用陈洁也不顺手。”

他才要解释,这里面存在着一个分寸感的问题,旋即马上就反应过来,这明明是小陈信口胡说,不愿帮忙而已……我就不信丫挺的不知道里面的奥秘,“小陈,这个忙你一定得帮我,回头凤凰的拨款,都着落在我身上了,文海在那个位子也呆得有点久了吧?”

按说,关正实是拍不了拨款的板的,不过这个问题处理好了,他可以向陈洁解释不是?陈省长也不是不通情理的人。

我倒是想帮你呢,问题是可能吗?陈太忠苦笑一声,“文海倒是要走了,不过章尧东心里已经有了人选了,来头比李永大多了,你觉得我该怎么帮你?”

“他准备让谁上?”这个问题,关主任是一定要问的。

“这个……许绍辉的儿子许纯良,”陈太忠犹豫一下,终于点出了人名,有的时候,一味地藏着掖着也不是那么回事,报出人名也有报出人名的好处,最起码有些自不量力的家伙想打某些主意,就该掂一掂自己的份量——有些脑筋不是随便能动的。

不过,哥们儿这也成了地下组织部长,属于嘴不严的人了啊,想到这个,某罗天上仙心里也是纠结无比:看来不少消息,就是这样泄露出去的吧?

“啊?”关正实听得就是浑身一凉,许绍辉的儿子?许书记的厉害,他实在是再清楚不过了,空降下来的副省长,一来就是省委常委,眼下又攀到了第四号人物的位置,若是不算蔡莉这个政协主席的话,那就是实打实的第三号人物——许绍辉做到这一切,只用了两年出头。

“看来,这麻烦真的是大了啊,”关主任叹一口气,对陈太忠跟许纯良的关系,他也略知一二,按说许绍辉的儿子想到凤凰科委,中间也是有几个环节要打通的,省里的人物对地级市行局的控制,未必能很如意。

但是放在许纯良身上,这一切就都不是问题了,省里干部下派,有许书记给张罗着,凤凰市有章尧东接收,那也不是问题,凤凰科委这里,陈太忠又不抵触,一切都是那么自然,根本就是顺水推舟的事情。

“这章尧东……什么时候搭上许绍辉的线儿了?”关正实喃喃地自问自答,他对省里权力的结构,并不是很熟,不过这也难怪了,他不但是搞技术的出身,以前也仅仅是省科委的副职,要说陈省长之类的他倒是比较清楚,范晓军和吴敬华这种铁杆搭档也知道,可是章许二人这种联系,就不是他能掌握的信息了。

不过显然,许纯良能到了凤凰科委这种炙手可热的地方,仅凭陈太忠是不可能的,而章尧东肯放许绍辉的儿子到凤凰市,怕也不会是一个简单的人情——科委在凤凰市的影响可以用“翻手为云覆手为雨”来形容,这个位置的正职,章书记不会看不出厉害,许书记这算是把手插进了凤凰的地盘。

“人家俩本来就走得很近,”陈太忠既然已经大嘴巴了,倒也不怕多说一点,反正关正实也算自己人不是?“不过关主任,这话你就不合适再跟别人说了,这个你知道吧?”

“嗯,”关正实点点头,心说这样解释才算合理,他当然也知道守口如瓶的重要性,不过下一刻,他又陷入了深深的苦恼中,“唉,可是……我该怎么办呢?”

“其实,随便给他一个正处就行了,”陈太忠终于出点子了,“李永不可能跟金相实有多好的关系,要不然早就知道用这关系了,你说是不是?”

“这可难说,”关正实苦恼地摇一摇头,以前科委是董祥麟,谁知道又是怎么回事呢?“反正人家当面跟我说了,一个正部啊,只要求提个正处……我拒绝得了吗?”

“切,说不定是以退为进呢,”陈太忠哼一声,颇有点不以为然,“他知道凤凰科委你插不进手,目的只是让你提个正处而已,你又何必这么自寻烦恼?”

“这个……倒也有点道理,”关正实点点头,其实,这种可能他不是没想到,但是他以前做惯副职了,眼下才做正职,难免心境有点跟不上,心说大部长发话了,这又是我职责范围的事,想推都找不到领导推,那么,怎么也得办得圆满了不是?

说穿了,还是心态问题,陈太忠习惯了顶撞领导或者将领导的指示变通执行了,而关正实没这胆子,所以就算想到了也不敢去做,被他撺掇一下,才有了试一试的胆子。

反正我也有足够的理由,不将李永派到凤凰了,关主任心里默默地念叨,走一步看一步吧……

第三天一大早,金部长一行人驱车前往凤凰,分管副省长陈洁作陪,等进入凤凰地界的时候,章尧东和段卫华早等在了路边迎接,像上一次安国超来,就没受到如此礼遇,可见正职和副职的区别,真的是太大了。

凤凰科委能拿得出手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,金部长不过是走马观花地随便看一看,一天时间就那么过去了,晚上在临湖疗养院招待,陈太忠有幸作陪。

做为凤凰市呼风唤雨的人物,陈主任却也是第一次在临湖疗养院吃饭,可见有些地方,并不是说势力大就可以涉足的,级别没到了那里,势力再大也是白扯。

当然,一桌十二个人里,陈太忠肯定是敬陪末座的,文海这厮算是走运,都要离开科委了,却因为是陈主任的正职,也有幸在正部在场的情况下,分得宝贵的一席。

正部、副部、正厅、副厅坐了一圈,陈太忠虽然平日里跋扈惯了,眼下也只有使用耳朵的资格,眼下这一幕,让他想起了在官场头一次吃请的遭遇——他也是只有埋头吃饭的资格。

不过,当时掌握话语权的是白凤乡乡长张衡和吕强,他身边是东临水村的村长李凡丁,而陈某人不过是个村长助理。

眼下,两年多过去了,张衡不过只提了一点,升任白凤乡的书记,级别还是正科,而他陈某人已经是光芒四射的副处了——若不是年龄和文凭在那里卡着,正处也是唾手可得。

似曾相识的场面,想起来却恍如隔世,似此情况,由不得陈太忠不感叹,当然,他不仅仅是感叹,而且还在竖着耳朵细听领导们的谈话。

不过很遗憾,从头到尾,他都没有听到金相实谈及凤凰科委的人事问题,连一点暗示都没听到,这让他有点微微的奇怪,这里你最大哎。

直到很久以后,陈太忠才理清楚了其中的轻重,金部长想要施加压力,也只能给关正实施加,若是在别人面前叨叨什么,就太不成熟了——中央下地方,固然可以放肆一点,但也不可能百无禁忌,身在这个圈子里,必要的规则还是要讲的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