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1524章 高云风的得意

对于陈太忠着急赶往素波,尚彩霞也不能说什么,因为她爱人蒙艺都做出决定了,要为科技部部长金相实接风,人在官场,这时间有时候确实不属于自己。

按说这种事情属于政府事务,接待金部长是属于杜毅的事情,不过杜省长事务繁忙,安排不出来时间,要政府办公厅把情况通报省委办公厅。

蒙书记对此并不意外,事实上杜省长不这么反应才叫奇怪,这就是杜毅说啦:老蒙,凤凰科委这一块是你搞起来的,我不参与,反正科技部卖的也是你的面子不是我的面子。

然而,蒙艺出面接待,还真的是有点插手政府事务的嫌疑,所以他也不出面张罗,只等杜毅把皮球踢过来,然后顺势接下来。

如此一来,蒙书记免了跋扈的嫌疑,杜省长也省得被别人嘀咕是炒蒙艺的剩饭,金相实也不失面子——省委书记出面接风,是相当给科技部面子了。

事实上,金部长虽然是中央委员,可是将手里的权力量化的话,还未必及得上候补中委杜毅,不过这种比较,就要具体到细节了——反正三个人都是正部级。

单单由这个小小的事情,就可以看出蒙艺和杜毅配合的默契来,杜省长容忍了对方向政府事务插手,而蒙书记更是配合:老杜没空?这倒是难办了,算了,真没空的话……我甘心做老杜的替补啦,都是为了让天南发展得更好嘛。

说句实话,虽然省委书记和省长注定尿不到一个壶里,蒙艺和杜毅之间也不乏争斗,但是从整体上来说,两人相互间也是相当敬重的——搭档不需要是一伙的,只要懂得进退,知道设身处地地为对方考虑,不会为某些突发的负面情绪影响大局,这就是好搭档。

尤为难得是,蒙书记和杜省长都知道,对方也是这么看自己的,所以,杜毅想到近来高层的某些传言,都禁不住有些感喟:也不知道下一个搭子,会不会这么合作愉快了。

当然,这种隐秘的事,杜省长自己知道就行了,没必要外传,想他一个候补中委能做了一省之长,仅仅靠一点机缘也是不可能,除了所谓的背景什么的,自身素质必须得过硬才行。

不过,这些都是些小因果,倒也不值得一提,关键是,金相实来天南的接风宴是蒙艺摆的,这就足够了,能参与者,也就是陈洁之类的副省级干部,正厅只有一个关正实,其他是一些领导的相关贴身人,那些副厅级别的干部,根本连边都靠不上。

那么,陈太忠自然也就不在其中。

原本他的级别就不够——差得不止一点半点,虽然蒙艺执意将他带进来的话,也不是什么问题,反倒还能表示出撑腰的意思,但蒙书记自家知道自家事,都要走的人啦,也不用整那么大动静出来,要不然对小陈并不是什么好事。

蒙书记非常清楚,自己走后,小陈被晾在一边简直是必然的事情,凤凰科委原本就是他蒙某人竖起来的,陈太忠又是铁杆的蒙系,就算杜毅想要政绩,不嫌砢碜地去炒这一盘剩饭,也要将小陈赶出去才可能,当然,更大的可能是杜毅坐看凤凰科委发展,如果方便的话,淡化一下其在省内的影响,为难的可能性倒也不大——毕竟那还是科技部的典型不是?

既然是这样,眼下他想关照陈太忠的话,在不久的将来只能适得其反,在蒙老板看来,那厮属于咎由自取——谁让你不跟我走呢?但是也没必要让那家伙因为自己的缘故,遭到太多的打击。

陈太忠并不知道这个,不过他也没想着能在两个正部级官员的会晤中露面,省电视台播放蒙书记会见金部长的时候,陈太忠正跟高云风和王浩波坐在一起喝酒。

小高同学现在是货真价实的副省长公子了,说话的口气难免就比原来还要大一点,正是“得意满胸关不住,一缕傲气出腔来”,不过还好,面对小陈主任的时候,他的尾巴翘得还不算太高。

不过饶是如此,陈太忠也感觉到了他语气中的变化,感觉这厮又有点自己初见时的张扬了,少不得打击他一下,“我说云风,你这以后更得谨慎做人了啊。”

“那是肯定的嘛,”高公子还不知道他是何指呢,洋洋得意地点一点头,“我家老头子还有八年呢,万事都不着急,慢慢来嘛。”

他这话也带了炫耀在里面,正厅六十岁退休,副省可延长至六十三岁,高胜利多干三年他就多风光三年,而这种若有若无的得意,正是让陈某人感到不舒服的地方。

这种味道,王浩波也感受到了,不过王书记为官二十余年,什么样的人物没见过?在他心里,高云风这种小小的得意,是完全能理解的,这年头不稳重的人多了,小高这点算什么?

正经是正厅到副省这个坎,实在太大了,能取得如此进步,不得意才是不正常,再说了,副省长的高度,在他这个副厅级书记眼里,真的就是只能仰望的存在了,他又怎么能计较?

耳听得陈太忠隐隐有不满的意思,王浩波笑着一指包间的电视,岔开了话题,“金相实都来了,遗憾电视上看不到你啊……听说下一步金部长有进政治局的可能呢。”

“就算我去了,镜头也给不了我,”陈太忠笑着摇一摇头,“要是给了我,那就犯政治错误了……你以为省台那帮家伙连这都不懂?”

“不算什么大错误吧?”王书记疑惑地看着他,有意装傻,“不就是个镜头吗?上升不到那种高度吧?”

“唉,得了,别提了,”陈太忠一听说“高度”,又是摇头一声长叹,“正月十五,我们科委放的焰火稍微密了一点,隐隐超过市里一点,都被人嚼谷说是政治错误——没有大局感!”

“你这个的性质,就要严重很多了,”高云风笑着摇摇头,他现在很愿意卖弄一下自己的官场常识,“省台那还真不算什么,无非一个镜头扫到了随员的身上,你这可是算给市里的某些人上眼药了。”

陈太忠听到这里,意识到自己或者真的让市政府办公厅的秘书长不爽了,可是他心里还是忿忿不平,心说这碍你郭宇什么事呢?“上眼药也是给景静砾上,倒是别人跳得挺高。”

“算了,这对你来说也不是个事儿,”高云风见他钻了牛角尖,也不欲再说此事,而是侧头看一看王浩波,“金相实怎么可能进得了政治局呢?以前不可能,现在科技部行情大涨,就更不可能了,王书记你说是不是?”

就你这点见识,也好意思跟我谈官场?看起来还有考校我的意思?王浩波心里很不以为然,但是面上却是讶异一下,方才笑着点头,“云风你说得不错,科技部这次是招了众怒,金部长真得沉稳一阵了,亏的你年纪轻轻,也能想到这个。”

他当然知道,科技部弱势已久,而且专业性太强,金相实想再上一步真的很难了,升个副国也许有那么一星半点的可能,但是政治局岂是一般人能进得去的?

这是我老爹跟我说的,高云风笑着摇一摇头,“我这也就是瞎嘞嘞,反正离换届还早呢,谁知道到时候能出什么变数呢?”

你这家伙的话也太多了吧?陈太忠有点见不惯他这副样子,有心打击一下这厮,不过转念一想,这也是人家信得过自己,现在丫恐怕在许纯良面前都不会随便放肆了,所以终于按下了那份心思——高胜利地位越高,高云风需要忌惮的人也就越多啊。

然而,事实并不像他想的那样,高公子最近是高兴坏了,在朋友面前撑场面也撑习惯了,从某种角度上讲,他更像是赵喜才的儿子赵杰,老爹地位提高了,他这胆气也随之壮大不少,虽然明知道要克制,但是就沉不下那一口气。

电视上,那帕里的镜头一闪而过,高云风禁不住惊叫一声,“呀哈,是老那,他居然也混进这个场面里来了?”

虽然那处长只是一个扮演了路人甲的群众演员,但是毫无疑问,办公厅综合二处的处长能出现在这里,就算不是出于蒙艺的直接授意,也绝对不会是偶然事件。

“你家老爷子进步,别人也得进步啊,”陈太忠笑着一拍他的肩头,“这有什么好稀奇的?”

他这话隐隐就有点刺人了,意指你老爸是厅长的时候,你还不是巴结人家那帕里?现在升了副省长,就见不惯别人进步了?这优越感也来的太快了吧?

高云风也隐约听出这话头的不善了——毕竟衙内的自尊心要比别人高出很多,也敏感很多,不过还好,他对陈太忠基本上不设防,倒也没在意这语气里的冲劲儿,笑着点点头,“你说得没错,看来回头得多去那处家几趟了。”

王浩波冷眼旁观,却是看得清清楚楚,心里也禁不住生出点敬佩:小陈真是不简单,轻描淡写地就把高云风打回了原型。

看来这年头说话,还是要靠实力啊!若是陈太忠没有蒙艺在背后撑腰,怕是高云风不会这么轻易买账!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