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1523章 放焰火也犯错

正月十五的晚上,凤凰市燃放焰火的大约有七八家企业,其中凤凰科委是出尽了风头,不但焰火密度高,时间也长,放了差不多五十分钟,一度盖过了市政府在西郊公园放的焰火。

九九年是建国五十年,按凤凰市的惯例,“五年小庆十年大庆”,半个世纪的纪念年,意义格外重大,所以市政府也组织了焰火燃放活动,燃放时间长达两个小时,平均一小时四十万的焰火。

章尧东书记已经回来了,陪着尚彩霞和唐亦萱坐在西郊公园里看焰火,一边看一边聊,这时他的秘书走过来,低声汇报说,凤凰科委的焰火燃放的密度比市政府这边的密度还要高,“……有人说,这是无组织无纪律。”

章书记看一眼身边的尚彩霞,心说你丫挑科委的刺儿也不知道换个时间,说不得扭头低声呵斥,“普天同庆的日子,凭什么只有咱市政府有资格放焰火?人家密度大一点就怎么了?”

然而,秘书心里有数,别看章书记这么说,心里肯定不会舒服了,少不得叹一口气,“郭市长说……春假他们那儿才着了火,而且科委的焰火比市里的还漂亮,传出去不好听。”

别说,章尧东心里还真的是不舒服,小陈你也真是的,行局的焰火盖过市里的,这不是没有大局感吗?要多考虑考虑市里的形象嘛。

换个时候的话,他绝对不介意将陈太忠拎过来训一顿,然而,眼下尚彩霞在场,他是肯定不会这么做的,少不得哼一声,“助力车厂即将投产,这个意义重大……有些人不从自己身上找原因,就是见不得别人好。”

这句话,他说得就大声了一点,正好又是焰火燃放的间隙,尚彩霞听到了,讶异地回头看他一眼,不过也没有出声发问。

“呵呵,科委助力车厂的焰火,比这儿的还漂亮,”章尧东笑一笑,主动解释一下,“有人说小陈没大局感,真是……这年头什么帽子都敢扣了。”

“哦?”尚彩霞听得就是一愣,旋即展颜一笑,“其实这话也对,科委这么做确实不合适,陈太忠就是个冒失鬼,还是年轻啊。”

章尧东笑一笑,没有再接话,他心里明明白白的,你说他不对是可以的,但是我要现在把他叫过来训一顿,那就是不给你面子了,这点分寸我还是懂的。

湖西区做为工业老区,各个企业的效益一直不是很好,已经很久没有像今天这么热闹了,大家看焰火看得兴高采烈的,陈太忠心里也美不滋滋地,却是没想到,若不是有尚彩霞在西郊公园坐镇,自己又要吃一顿排头了。

不过几天后,这个消息还是传到了他的耳朵里,听说是郭宇在歪嘴,他禁不住大怒,“姓郭的混蛋欺人太甚,早知道的话,这次两会之前给他下一点小绊子,真是皮肉痒了。”

告诉他这个消息的是张新华,张书记听他这么说,也只能苦笑一声,“我说太忠,你这个态度有问题,做为你的老书记,我不得不说一声,这次是你们科委做得出格了……这种事没人歪嘴就算了,要不然一歪一个准。”

“唉,”陈太忠叹口气,他何尝不知道张书记说得是正确的?行局的焰火强过市里的,算起来真的是政治性错误,禁不住出声发一句牢骚,“这大局感也太难把握了,市里八十万的焰火,我这儿才五十万,无非密度大了一点……你说这年头想做点事,怎么就这么难呢?”

“啧,确实是啊,”杨新刚点头表示理解,“不当一把手的时候不清楚,坐到那个位子才知道,每做一件事情,都得把方方面面的事情考虑到,要不然不如不做。”

现在几个人是在陈太忠的家里吃饭,除了这两位,还有吕强在,这都是陈主任的铁杆,才能享受得到“家宴”的待遇,所以大家说话也不怎么遮掩。

然而,说是家宴,厨房里忙碌的却是杨主任的爱人白洁,不过还好,家里年货不是一般的多,大多都是半成品,加工起来也挺方便,累不着杨主任的漂亮媳妇儿。

现在拿白洁和陈太忠的关系说事的人也不少,只是陈某人自觉身上虱子多了,倒也不怕别人乱咬,事实上,本来张新华的老婆要来帮忙,却被陈某人拒绝了,“我怎么敢劳动老嫂子的大驾?嫂子要来我欢迎,不过是坐着吃,不是站着干。”

“你们就别抱怨了,”吕强笑嘻嘻地摇一摇头,“就算再受气,也是国家干部,我们这些升斗小民才惨,领导上嘴皮碰一碰下嘴皮,我们就可能面临倾家荡产的危险。”

“嗤,才是胡扯,”张书记不屑地哼一声,“吕老板家大业大,蒙老大亲口赞扬过的有良心的民营企业家,王小虎跟你关系又好,谁能让你倾家荡产了?”

“王书记跟我关系好,可这次又多了一个周大山不是?”吕强撇一撇嘴,周大山是这次两会上去的红山区的新区长,“人家怎么看我还不一定呢。”

“还是吴书记厉害,现在依旧是一肩挑,”杨新刚笑着点点头,抬起筷子指一指吴言房间的方向,“张开封都只是书记了,变动大啊。”

清湖区常务副区长投进了章尧东的怀抱,这次愉快地当选为清湖的区长,张书记有点自暴自弃的味道,也不求上进了只忙着发展私营经济,不过他经营清湖不是一天两天了,又是副厅高配,新任区长就算有章书记支持,想跟他掰腕子怕也是痴人说梦。

凤凰市的七区二县里,只有吴言依旧是书记兼任区长,这本来是临时的行为,但是有了章尧东的支持,有此结果也正常,反正她也有一肩挑的理由——横山的经济发展得飞快,连尚彩霞都到横山参观了呢。

“对了太忠,能不能帮着引见一下尚彩霞?”吕强又开口了,愁眉苦脸的样子,“王小虎给我下了死命令了,一定要把她拉到红山转一转,啧,做商人就是苦啊。”

“扯淡,让王小虎跟我说吧,”陈太忠笑着摇一摇头,“前一段找尚姨的人太多了,我没答应他,要不我更清闲不了,现在就差不多了。”

事实上,他也有把尚彩霞领到红山转一转的想法,看一看哥们儿的太忠库,再看一看小水电,嗯……能借此再恶心一下夏言冰就更好了,反正现在风头也过去得差不多了。

“那就这么说定了啊,”吕强忙不迭地点头,一边说一边摸出手机,“要不,我现在就打个电话通知他?”

“便宜死你呢,”陈太忠白他一眼,笑嘻嘻地伸出五个指头,“要我答应好说,不过,赞助科委大厦五百吨水泥。”

“切,那不是一句话的事儿吗?”吕强笑着摇一摇头,“十来万的事情也值得你开口?不过……我要搞个房地产公司,你得帮忙。”

“你去建委找李勇生吧,有事再找我,”陈太忠随口吩咐一句,又说起了刚才的话题,“等尚彩霞从童山回来,我帮你说一声。”

尚彩霞同唐亦萱去童山游玩去了,她这次似乎真的是拿定主意,要多呆一阵了,在接到陈太忠邀请的时候,她笑着答应了,“去水库划船吗?天气有点冷啊,不过……好吧,到时候你得陪同,我不想见太多乱七八糟的人。”

“那肯定啦,”陈太忠心说你一定要给我造势,我也没有拒绝的道理不是?不管怎么说,碧空那边才换了省长,省委书记要走还得有那么一阵,蒙老大上任的消息,估计也得有个把月才能确定下来,我能狐假虎威一阵也不错不是?

然而,人在官场,实在是身不由己,他把事情都算得好好的了,不成想就在两天后,接到省科委的电话,“金相实要下来考察了,太忠来素波,一起迎接吧?”

打电话的是科委主任关正实,他已经扶正了,说话间难免就有了那么几分底气,不过还好,陈太忠没有听出得意忘形的语气,“金部长要下来?这么突然?”

敢情,开春了,各地都要开始新的一年的工作,科技部今年行情大涨,据说各地纷纷狮子大张嘴,申报的资金项目高得惊人,科技部一琢磨,这么搞也不是那么回事,这个势头得遏制一下。

要不然,别说科技部那点资金远远不够,就算够也不是这么个撒法,别的部委不歪嘴才怪,金部长也被骚扰得烦了,索性就直接奔赴天南,来天南科委考察了。

当然,通过尚彩霞的探亲,陈太忠现在已经知道,所谓的考察,往往还要伴随着一些相关目的,这一点,关正实也相当清楚,“我想,金部长还是想强调一下凤凰科委的成功,毕竟他现在也不是很容易。”

事实上,重新强调一下凤凰科委带头作用很有必要,不但能化解其他部委的怨念,同时也是向其他省的科委或者科技厅表示:你们要学一学凤凰科委,别只会狮子大张嘴,关键是要做实事——人家凤凰这儿,没有科技部的资金支持,搞得也不错!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