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1522章 人心可用

周日晚上,“省人事厅助理巡视员尚彩霞在我市参观视察”的新闻,在凤凰电视台播出,是一个足足有十分钟的长消息,周六晚上虽然也播出了她在横山的消息,却是由于两会挤占了大部分时间的缘故,只是一个一分钟的短消息。

不过,这个纰漏出得很值得原谅,电视台是舆论宣传的主战场,两会期间没有什么新闻比它更重要的了,一言九鼎的章书记还在素波未回,而其他市领导又没个愿意做主的,搞得凤凰电视台的人抓耳挠腮不已。

于是,大家就选择了一个最为折中的法子,主旋律是宣传两会,这个宗旨不变,而蒙夫人的考察,就是先给个短消息,第二天再认真剪辑补发个长消息——我们不是有意的,是尚彩霞同志你来得太突然了嘛。

这长消息有一半时间是说她昨天的横山之行,另一半时间却是详尽描述了她今天下午的学校之行,没办法,这意义实在太重大了,黄老和蒙艺,一个是优秀的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,一个是眼下执掌天南的党的优秀好儿女,两人全是凤凰走出去的人,怎么能不重点强调一下?

电视台播出这个消息的时候,尚彩霞正在海上明月吃饭,作陪的人是大市长段卫华和分管教委的市长王伟新,不过很遗憾,陈太忠不在场,因为——人事局的高局长来了。

段卫华的邀请是今天上午发出来的,下午尚彩霞去学校的时候,段市长还作陪了,但是陈太忠一见高局长就火冒三丈,若不是唐亦萱瞪了他一眼,这厮说不定当场就甩袖子走人了。

有唐亦萱这个本地人在,尚彩霞也就听说了点陈某人和高局长的恩恩怨怨,不过她总是挂名在人事厅里,所以也不合适将姓高的拒之千里之外。

而这高局长偏偏地没什么眼色,眼见人家对自己不假辞色,还说蒙老大的夫人本来就该有这架子才对,根本毫不在意——这倒也不怪他想错,他是秦小方的人,秦书记跟蒙夫人的妯娌交情匪浅,他还有什么可担心的?

官场里这些错综复杂的关系,真的不是随便一个人就说得清的,高局长身在局中,自以为搞清楚拓扑图了,却忘了这世界上不止讲求关系,关键时刻,更讲求关系的远近。

结果,一下午就是他在尚彩霞身边跑前跑后,丝毫不顾忌段市长和王市长在一边看着,甚至,连在一边解说的教委主任钱自坚都远远没他活跃。

似此情况,陈太忠没有当场给那姓高的一点难看,已经算难得的大度了,到晚上这厮居然还要来跟着“省厅领导”来蹭饭,那一副舍我其谁的架势,陈某人终于暴走了,“晚上科委那边还有点事,我就不去了……爱国,你留下来给尚阿姨开车。”

尚彩霞看这高局长也不爽,只是见这厮跟唐亦萱有一搭没一搭地瞎聊,总是不太不好说难听话,再说人家段卫华还在一边看着,自己若是有所表示,不但显得自家城府不够,更是有当面打脸的嫌疑,所以也就只做不见了——这样的人,不值得她去多关注。

那高局长看着长消息,本来美不滋滋地乐呢,猛地发现发现电视上除了尚彩霞就是段卫华的镜头,偶尔也闪过王伟新和陈太忠,他却是总共出现了两次,一次是半张脸,还有一次居然只是半个肩膀还是背面的这种,连钱自坚都比他出现的次数多。

“尚大姐,明天局里有工作会,”趁着大家看新闻,他不失时机地发出了邀请,“我想请您到场指导一下工作,您看?”

“我是来探亲的,”尚彩霞不动声色地说一句,眼皮子都不向他抬一下,“工作上的事情不想谈。”

高局长折腾来折腾去,终于激出了人事厅助理巡视员尚彩霞的怒火,她宣布拒绝接受跟工作有关的邀请了!这个后果不是他想见到的,也不是别人想见到的,乃至于在以后的一段时间,有人抱怨的时候也不忘记提一句高某某的不识好歹,才导致蒙夫人说出了那么决绝的话……

周一不但是人事局的工作会,也是科委的例会,也许是文海嗅到了什么味道,整个人表现得有些萎靡不振,会议是由孙小金主持的。

这会议主持,原本除了文海就是李健,不过李健也是副主任了,若是再这样做的话,那么难免会让别人认为李主任的上升势头看好,有影响科委班子团结的嫌疑,所以现在就是发改会的五个人轮流主持会议。

由此可见,办公室政治真的是无所不在,每一个能微微彰显存在的地方,都少不了这样那样的争斗,陈太忠也不禁暗叹:哥们儿要是不在科委了的话,这儿指不定就要乱成什么样子了。

当然,眼下陈主任没有离开科委的迹象,所以大家表现得也都极为本分,例会上不但通过了那五十万焰火的提议,更是确定了尽快清理违章建筑的工作。

清理违章建筑,自然是因为消防通道被堵占,使得筒子楼的救火一度受阻的缘故,这是科委年后的第二次例会,第一次例会就通过了这个方案,不过当时大家考虑的重点是怎么应付市里的问责,这方案的执行过程没有确定下来。

等准备着手拆除的时候,科委里的相关人等就纷纷前来求情,这个阻力不是一般的大,因为涉及到了个人自身的利益,当然,没人敢去找陈太忠,倒是负责工会事务的戏曼丽和老好人梁志刚被人缠得不胜其烦。

春节期间的救助工作,证明戏主任很富有同情心,但是她表示上了例会的事情,自己无能为力,梁主任却是推不过几个老人的情面,答应在会上提一下。

为了此事,梁志刚专门找陈太忠说了一下,大意是自己无意推翻例会的决定,不过呢,单位里总是一个声音也不好,所以他代表职工反应一下情况,当然——这个建议注定会被否决,但是他梁某人不会在意颜面被扫。

我做坏人,你们做好人?听说戏曼丽也会支持这个建议,陈太忠心里还真的不舒服,心说这戏主任什么时候跟老梁搅在一起了?她不是跟邱朝晖关系好吗?现在这算什么……转换阵营?

说不得他就打个电话问一句邱朝晖,邱主任倒是没有感到意外,笑着回答他,“你在科委一天,谁还敢拉小团伙?他俩无非是想博少数人的一点印象分而已,反正建议被否决丢的又不是太忠你的面子,你还计较个什么?”

这话有理啊,陈太忠放下电话之后,就将此事丢在了一边,正好体现出科委的民主的氛围呢,不过,姓梁的你若是敢阳奉阴违的话,那也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。

事实上,这也是他多想了,有他在一天,科委上层权力结构就不可能发生任何变化,梁主任和戏主任眼见从那里得不到什么份外的权力,也只能将权力的发展转向基层,去扩大在基层工作人员中的影响。

上进之心人皆有之,是个人都有扩大自己权力和影响的欲望,他俩的选择实在无可指摘,至于说建议被否决丢面子,那倒是无所谓了——陈主任连文海都敢打,逆了陈主任的意思丢面子很正常,不过,你们可得念我俩的好哦,不是随便什么人就敢提出这样的建议的。

例会毫无意外地否决掉了这个建议,并且陈太忠还借此提议,要加快拆迁工作的进展,你们想面子被扫?那我就给你们重重地来一下好了,“……拆完这些,就拆除宿舍楼,能不能让同志们尽快住进新房,顺利拆迁是重中之重。”

他这一声令下,不但那些违章建筑倒霉了,连筒子楼前的门面房都跟着倒霉,大正月里就四处寻找新的承租地点,一时间鸡飞狗跳。

不过,陈太忠没有心思去考虑这些,下午的时候,他又去电动助力车厂走了一圈,除了视察工作之外,还去看了焰火的燃放地点和现场的消防安全工作,这是他必须要关注的,科委今年已经着了一次火了,再来一次的话,谁也承担不起后果。

总算还好,在这一点上,孔厂长和李厂长都有相同的认识,居然在短短的两天之内安置了两个强力水泵,又搭起了一间小屋来放置那些焰火弹,还是砖墙石棉瓦的顶子。

孔厂长笑着将撑过展示给陈主任看,“有了这屋子,就算火星飘落下来,也引不起火灾或者爆炸,跟消防支队也联系好了,到时候还会有三辆消防车现场待命。”

“嗯,这是咱科委第一次自费燃放焰火,一定要开门红,”陈太忠笑着点头,心里却是感慨不已,果然万事就怕认真二字,十来天前若是有眼下一半的准备工作,筒子楼又何至于烧得那么惨呢?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