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1520章 公心和私心

尚彩霞对甯瑞远和吴言的夸奖,可以说是很随意的客套话,毕竟她是以过客的身份来参观,而不是以领导的身份来考察的,随便说点什么并不重要,但是牵扯上陪同的陈太忠,那就大不相同了,更何况还是“太忠”这种称呼?

不过,就在一干人艳羡的同时,吴言显得有些无动于衷,“尚厅长,我们安排了市电视台和凤凰日报的记者,好记录下甯家工业园这历史的一刻,您看……合适吗?”

尚彩霞不喜欢这个建议,一点都不喜欢,她原本就是打着探亲的名义来凤凰的,本身职务又是人事厅助理巡视员这样不尴不尬的——事实上,她做事一向都比较低调的,上报纸和电视的时候非常少。

然而,眼前这漂亮的女区委书记的口才实在了得,都已经说出“历史的一刻”这样的话了,她要再推脱,似乎也有点过于矫情。

“既然吴书记都安排好了,那就随便你安排吧,”她微笑着点点头,和气中不乏威严,“不过我就是来随便看看的,指示什么的就不用在报道里提了。”

有了她这句话,摄像师才敢架起机器来,文字记者才敢摸出小本来,没办法,人的名儿树的影儿,她的来头实在太大了,谁敢随便放肆?

尚彩霞来甯家工业园,是“参观”而不是“视察”,有兴趣的多问两句,没兴趣的少问两句,可越是这样,一干的陪同人员越是心惊胆战,生恐她兴之所至,提出什么不方便回答的问题来,那可真的糟糕了。

总算还好,蒙夫人似乎非常清楚参观的流程,注意力也都流于表面上的一些事物,并没有问出什么出格的话,参观完占地两百多亩的工业园,也不过才花了不到五十分钟。

“很好,很不错,”尚彩霞对工业园的建设相当满意,整个工业园不但规划得极为合理,园区的绿化、环卫等工作也相当有到位,从个别普通人不容易注意到的卫生死角来看,这不是为了应付检查而专门突击打扫过的——别看尚彩霞等闲不考察什么地方,但是论起对参观的了解,她还是要强过普通的基层干部很多。

“不愧是凤凰首屈一指的工业项目,”她对看到的东西很满意,笑着冲甯瑞远和吴言点一点头,“这个典型,应该大力宣传。”

她话里对工业园的嘉许,略略地过了一点点,不过这也正常,整个天南也是数得着的嘛,反正吴言就没把这话放在心上,而是笑嘻嘻地接话了,“我们横山还有一些明星企业,比如说填补国内空白的碧涛焦油厂,年产值也上亿了。”

她这话,却是早就跟陈太忠商量好的,尚彩霞听得却是一愣,回头又看陈太忠一眼,“就是荆家那个小女娃娃搞的厂子?我倒是听她说过……离这里不远吗?”

“离这儿不远,”吴言也顺着她的目光看了一眼他,虽然只是淡淡的一眼,某个对气机极为敏感的家伙却是感受到了一丝若有若无的杀气,当然,别人只会看到吴书记在侃侃而谈,“小荆不在,不过厂子里的总经理在,我已经通知他,随时准备迎接领导的视察。”

按道理来说,提前通知做准备,一般是参观和考察的大忌,然而,具体事情是要具体对待,眼下她这么说出来,就是对尚彩霞的尊重,同时也是展现出了横山的领导班子对紧急情况的应对能力——我们有一支“招之能来来之能战战之能胜”的队伍。

事实上也是如此,尚彩霞到了碧涛之后,才看到等在厂门口的乔小树和杨波,这俩副市长一个管科委一个管工业,一齐过来是很正常的,但是论反应速度,还真的比横山差一点——这也是可以预见的事情,谁让某人是吴书记的枕边人呢?

“这里……也搞得不错啊,”尚彩霞转悠一圈,颇为赞赏地点点头,其时,人们对私营企业还是有一种根深蒂固的看法,就是那些人只顾赚钱,通常都会忽略了工作环境,更遑论厂区建设什么的了。

甯家工业园建设得很好,这是正常的,毕竟甯氏一族家大业大,若是规划建设得不好是很丢人的,但是碧涛这里却不一样了,这邢建中大部分的钱都是融资得到的,居然也能使出如此大的手笔,那就不得不令人刮目相看了。

而且,尚彩霞对荆紫菱的印象一直就不错,所以看得心怀大畅,“小紫菱不错,找个合伙人也不错,这厂子就跟那丫头的脸一样,不但干净,而且好看……小陈,你有福气啊。”

她这话才说完,陈太忠就觉得隐隐有两股杀气笼罩住了自己,呃……还有一股哀怨之气,杀气来自于吴言和唐亦萱,至于哀怨之气,那肯定就是钟韵秋了。

真郁闷啊,现场的三个女人,再加上荆紫菱,可以打麻将了,陈太忠心里这个汗,实在没法提了,只能含糊地回应一句,“是,邢总不但是厂子干净,也是为凤凰的碧水蓝天做出了贡献。”

“这个倒是,环保项目嘛,”尚彩霞笑着点一点头,随即又看一眼身边的杨波,“我觉得这个厂子的技术,可以大力推广一下。”

“您说得没错,”杨市长笑着点一点头,又看一眼邢建中,“不知道这个原材料的供应,会不会造成瓶颈?”

“短期内不可能再推广了,”邢建中摇一摇头,他倒是不怕尚彩霞要自己公开技术,想推广可以,但是只能他来建厂,市里从资金和政策上支持而已,所以,他也就是就事论事地发表一下观点,“二期工程已经开始了,有这两期的工程,整个凤凰地区的焦油都不够用。”

“其他地方也可以考虑的吧?”尚彩霞随口问一句,她是蒙艺的爱人,眼光自然是面向整个天南的,“比如说张州?”

“张州那边,有人偷了邢总的资料,也在建厂子,”这次,接话的是唐亦萱,是她亲手将那俩储油罐偷走的,对这点事情当然清楚得很,“不过不知道什么原因,那个厂子停工了。”

“嗯?”尚彩霞猛地听到这么个不和谐的消息,登时就是一愣,随即若有所思地点一点头,却是没再接这个话茬,倒是陈太忠在一边听得暗自点头,小萱萱还真是聪明。

他要吴言忽悠着尚彩霞来碧涛,本来就是有两个目的,其中一个是碧涛确实拿的出手,另一个原因却是想在尚彩霞面前给林海潮添一点堵,同时也算给碧涛上一道保险——到时候电视里一播,省委书记夫人考察过的厂子,谁想再动脑筋,也不得不慎重一点。

那匪号叫黑子的李东可还没宣判呢,也算是给凤凰市一点压力吧?陈太忠正琢磨着,这话题该怎么才能引到这个上面,谁想唐亦萱就这么把话点了出来。

尚彩霞不表态,这很好理解,在有些电视电影里,什么市委书记省委书记面对道听途说的消息,能当着众多群众果决地拍板,那叫艺术加工,事实上,这种场合充耳不闻才是正理,贸然表态那并不是领导的艺术,那叫冒傻气。

当然,这并不是说她不相信唐亦萱的话,但是在这种场合里,她不能表现出偏听偏信来,既然这消息入耳了,有必要的话,以后再考证和插手也不晚——而且,谁敢保证虑凤凰市政府在此事中是不是有什么想法或者苦衷呢?

说穿了,尚彩霞只是参观而不是考察,甚至参观都是附带性质的,她原本的目标是探亲,而她本人的职务,也不过是个助理巡视员而已,凭什么随便指手画脚?

同是助理巡视员,愿意在公众场合指手画脚的,是那些生恐被别人小看的,以尚彩霞的底气,根本无需考虑别人的是不是小看了她。

“旁边那是什么,看起来不像焦油加工厂吧?”她抬手一指远处的厂房,邢建中愣了一下,才笑着回答,“那是一个合作伙伴,搞了一个加工厂。”

“哦?为什么你不自己做加工呢?”尚彩霞奇怪地看着他,邢建中犹豫一下,才笑着摇头,“跨了行业,我想先把自己的专业做深做强做大,呵呵。”

哦,尚彩霞点一点头,知道自己可能想岔了什么事,就不欲再说了,谁想吴言在一边不失时机地发话了,她已经隐约看出,蒙夫人是比较注重整洁的人,那么这个厂子也是拿的出手的,“那也是一个新建的厂子,也比较注重厂容厂貌。”

“哈,今天的时间,可是就花在你们横山了,”尚彩霞看她一眼,笑着点一点头,“咱们打他一个突然袭击,不要紧吧?”

来横山的路上,她就已经知道眼前这女区委书记是章尧东的人了,但是这年头的官场中,靠自身能力脱颖而出的杰出女性并不是很多,很容易勾起同性的一些好感,再加上吴言不但年轻漂亮,说话办事也透着精明和干练,所以蒙夫人倒是不介意多看几处地方。

于是,更让陈太忠痛苦不堪的事情,终于发生了,敢情李凯琳也在加工厂里,正在开领导层会议,大致是说要大干五十天开始试车之类的东西,唐亦萱、吴言和钟韵秋加在一起已经很不幸了,眼下又多出一个小狐狸精出来……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