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1519章 尚彩霞探亲

前途无量吗?我要是能跟着去碧空还差不多,陈太忠心里苦笑,不过他还得做出一副谦逊的样子来,“那是我野蛮的名声在外,也就是张总你觉得是夸奖,不信你看宏伟书记的脸,黑得跟包公都有得一比了——他怕我惹祸。”

“你知道就好,”王宏伟哼一声,状似甚为不满,不过下一刻他就苦笑一声,抬手拍拍陈太忠的肩膀,“不管遇到啥事,第一重要的是尚姐的安全,第二嘛……下面有不开眼的,你别跟他们一般计较,只要你跟我说一声,我不会轻易放过他们的。”

“哼,敢情你也知道你下面的人不靠谱?”陈太忠听得就是一声冷哼,有心再说两句怪话,不过转念一想,这种社会风气的形成,也怨不到王宏伟身上,终于是撇一撇嘴,没再说下去。

看着他开门上车打火,王宏伟和张智慧交换个眼神,眼中都是浓浓的不可思议,最后还是张总走到驾驶室旁,敲一敲车玻璃,“太忠你这是要去哪儿?”

“我……”陈太忠打个磕绊,心说我去哪儿不碍您老人家的事儿吧?于是摇下来车玻璃,“我就是……附近走一走,找个地方眯一阵儿,怎么了?”

“你就在车里眯着不是挺好?”张总笑嘻嘻地摇一摇头,伸手进去,拧一把车钥匙熄了火,低声说他,“都叫你警卫了,你这态度得端正点不是?”

“可是,”陈太忠犹豫一下,轻声辩解,“她们要午休啊,谁知道睡到几点呢?”

“睡到几点,你就等到几点嘛,这是工作态度的问题,你不知道?”难得的,张智慧也有板着脸训人的时候——事实上他训人的时候挺多,尤其是对宾馆员工,简直就是野蛮的家长作风,不过陈太忠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脸。

当然,这是张总的一番苦心,陈太忠再是刺头儿,也不能因为这个翻脸,说不得苦笑一声,“这么来说,我还得非常荣幸地眯在车里?”

张智慧听得就是一笑,随即脸色一整,声音越发地轻了,“多少人想等在这儿都没资格呢……不要那么多怪话,要不然看在别人眼里,你这叫恃宠而骄,知道吗?”

“嗯嗯,”陈太忠连连点头,表示自己接受了,心里却是在嘀咕,别说尚彩霞了,就是蒙艺在这儿,哥们儿也未必要躺在车里睡觉,这涉及到一个尊严的问题。

事实上这是警卫的职责,而且对于很多客串的人来说,也跟什么尊严的无关,但是陈某人不这么看问题,虽然他在尽力地融入这个官场了,但是心里始终放不下一丝罗天上仙的优越感来,是的,对他来说确实涉及到了尊严。

然而,张智慧的警告也不能忽视,所以,就在张总和王书记离开之后,陈太忠打个电话,把自己的通讯员张爱国招呼了过来,“你在桑塔纳车里看着,林肯车给我,有什么情况,随时联系我。”

其实,上了林肯车他也没什么地方可去,可是不管怎么说,他这心里就是舒坦了一些,于是开着车在马路上转悠一阵,找个茶社坐进去,悠闲地喝茶。

说是悠闲,其实半点都悠闲不起来,上午五个零拉着警报出现在市区,又进了市委大院,这响动太大了,一开始,或者是大家没摸清来的人是谁,又或者大家都知道陈太忠在尚彩霞身边,不方便打电话,没人给陈太忠打电话,可是现在电话就不断了。

甚至章尧东都从素波打来了电话,要他做好接待工作,有什么情况可以直接联系魏长江,“凤凰是蒙书记的老家,你一定要把家乡日新月异的局面展示出来,把家乡最美好的一面展示出来,这是市委交给你的任务,重要的政治任务……其他的事情都可以先放一放。”

这话就再明确不过了,只许亮出好的一面,你小子要是让尚彩霞看到了什么不该看的东西,那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了。

这种话,章书记不合适跟王宏伟说,却是绝对合适跟陈太忠说,当然,这也可以看做是他对小陈的信任,反正就是那么个意思。

其实,章尧东的电话,并没有给陈太忠带来太大的困惑,困惑陈太忠的,是别的电话,红山区的书记王小虎打来了电话,想请尚彩霞去红山看一看水土流失的治理情况,文庙的项大通区长也来了电话,希望尚厅长能考察一下文庙的城市老区改造工程并做出指示。

至于金乌的吕县长、童山的邓书记那都是不消提的了,总算还好,人事局高局长跟陈太忠关系一直不行,自打公务员考试之后,人事局跟他的梁子就没化解开,倒是没打电话过来。

要命的是,吴言和阴平的区委书记靳湖生也打了电话过来,吴书记所在的横山区近年发展很快,真有些拿得出手的项目——比如说甯家工业园、碧涛焦油厂,那是来个副国级别的领导都绝对有资格安排的。

靳湖生那里,则是临铝和凤凰密切合作的典型,除了盛小薇的碳素厂、贾总的精细氧化铝厂之外,还有规范化了的采矿行为,也是可以做一做文章的。

“抢手啊,哥们儿这魅力,真是没的说了,”陈太忠挂了湖西的常务副区长肖孟成的电话后,叹一口气,“可是你们为什么不找尚彩霞去公关呢?是她探亲,又不是我探亲,这不是逼着我得罪人吗?”

当然,真要说得罪人倒也不至于,现在的陈主任已经学会强调自己的无能了,能推的全部都推了——“小陈我就是个跑腿的,怎么敢把行程定下来?只能说尽量努力……”

只有吴言这儿,那是实在推不掉也不可能去推,于是,下午尚彩霞和唐亦萱商量该去哪儿转一转的时候,陈某人不失时机地插话了,“要玩还是去童山,看企业的话,最值得看的就是甯家的工业园了。”

“甯家啊,”尚彩霞对这个大名鼎鼎的家族还是很感兴趣的,于是笑着点一点头,“不过不要太兴师动众了,亦萱你的意思呢?”

唐亦萱笑着点一点头,不着痕迹地扫一眼陈太忠,“甯家工业园算是天南一面旗帜了,尤其难得的是,横山那里是个年轻的女区委书记,很能干。”

“女区委书记?”尚彩霞讶异地重复一句,接着就笑了,“妇女能占半边天嘛,这也没什么稀奇的,小陈你联系一下她,她要是有时间,让她带着大家看一看吧。”

陈某人说不得假巴意思地翻一翻电话本,找到那个自己背都背得下来的号码,还要顶着唐亦萱时不时扫来的目光,一本正经地拨号,“你好,请问是吴书记吗?我是科委的陈太忠……”

尚彩霞去横山的时候,就只有三辆车了,一辆是武警的那辆车,还有就是省委的奥迪和陈太忠的桑塔纳,军区的车已经进了军分区,照她的说法,是在市内转悠,没必要跟辆军车,而且那军车本来也是“顺路”来的。

到了甯家工业园的时候,吴言已经带着横山的一众干部等在了门口,尤其难得的是,甯瑞远居然也一本正经地站在园区门口,这家伙今年居然很早就跑了过来。

“欢迎尚厅长莅临指导工作,”吴书记也挺头疼这该怎么称呼,换个助理巡视员来,她来一句省厅领导XXX同志或者直接“X助巡”就行了,不过对尚彩霞她可不敢这么说,反正自古就是礼多人不怪,叫厅长就叫吧。

“你就是吴书记吧?确实是年轻有为,”尚彩霞也没在意这称呼,淡淡地看了吴言一眼,心里有点惊讶对方的美貌,不过脸上也没表示出来,“我就是随意地看一看,希望没有影响同志们的正常工作。”

“尚厅长能来,是我们的荣幸,”吴书记也没介绍自己身边的岑广图、赵学文之类的,直接将甯总点了出来,“这是甯家工业园的董事长,甯瑞远,”那些人能跟着就很荣幸了,还想着被介绍?

尚彩霞矜持地同甯瑞远握一握手,“甯总你好,你跟甯天嘉甯老,是怎么称呼?”

甯瑞远这名字,就是在凤凰叫得响,在天南只能算将就,但是外面说起甯家来,首先想到的还是甯家的掌门人甯天嘉,最起码,尚彩霞知道,能在黄老的小院里聊天的,就是甯天嘉,其他人还真差一点。

“那是我爷爷,我是甯家的长房长孙,”甯瑞远在这种场合,还是比较强调自己的正统的,旋即又是一记马屁拍去,“我曾经有幸,见过蒙书记一面,那是个和蔼不失威严的长者,而且,非常有个人魅力。”

“又是一个年轻有为的人啊,”尚彩霞禁不住赞叹一声,一边说一边侧头扫一眼吴言,“你不错,小吴也不错,嗯……太忠也不错。”

这一声赞叹,让所有人的目光都扫向了站得比较远的那厮,这称呼终是有远有近啊,“太忠”可是比“小陈”近多了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