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1517章 汤丽萍的转变

杨总是真的害怕了,知道了陈太忠的来头之后,他就一直心神不宁,虽然薛薇不把陈太忠放在眼里,但是他不行,薛总靠着余仁,那是有大背景的,而他杨某人虽说是房地产公司的老板,却是才刚刚起步的这种小老板,人脉还不怎么够看的。

不过,在被薛总忽悠了几句之后,他也有点疑惑了,琢磨一下悄悄地给建委的主任陈放天打了一个电话,问他知道不知道这么个人,结果陈主任一听就警惕了起来,“陈太忠……你跟他什么关系?”

“没啥关系,就是要拆迁的人里面,有一户是他的朋友,”杨总在不考虑裤裆里那点事儿的时候,还是比较精明的,所以这话说得半真半假,“我是有点犹豫,陈主任你说,这个凤凰的副处,我该不该卖他这个面子呢?”

“那户人家要是能请动陈太忠给你打电话的话,你就让他在你公司兼个职吧,”陈放天听得就笑了起来,“这可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,明白我的意思了吧?”

话说到这步就无需再说了,杨总问的是自己该不该在拆迁条件上照顾一下,陈主任回答的却是你最好把这家人拉进你公司里去,陈太忠到底厉害不厉害,那还用再问吗?

别说请动人家打电话了,人都来现场了!杨总挂了电话之后,只觉得脊背上凉飕飕的,陈太忠是蒙艺的嫡系倒还罢了,蒙老大离他有点远,但是陈放天话里都这么推崇这个本家,这实在就太恐怖了。

于是,他就给湘香打个电话,意思就是道歉了,反正他本来就没有留下汤丽萍的联系方式——就算有,他现在也不敢乱联系,只能规规矩矩地通过湘香表示善意。

“算了,不知者不怪,”陈太忠很大度地摆一下手,“合同是你的啦,那今天也算没白去一趟,我说,给上酒吧?”

就怕王主任心里有别扭,湘香很想这么说一句,毕竟大家都是同事,随便抢别人的资源总不是好事,可是见了陈太忠的霸气,她居然不敢再说什么了——不过,刚才小王还跟陈主任张牙舞爪来的,我这和事老也不能白当不是?反正那杨总本来只是个广告意向,还没敲定的。

陈太忠想喝酒,可是汤丽萍还偏偏要请教他一点东西,“陈哥,您说这个房地产公司,我是去那儿好,还是不去那儿好?”

“那随你的便了,”陈太忠很随意地笑一笑,既然没了想法,他做事就相当地洒脱,“只要你不打着我的幌子乱来,那就无所谓。”

汤丽萍听得脸就是一变,她这几年一直不是很顺,心里对这样的说辞最为敏感,心说你帮了我也不该小看我的智商,难道我像小人得志的那种人吗?

湘香对她还是比较了解的,见状忙笑着解释,“丽萍,陈哥和那哥都是官场中人,人家帮咱们只能帮在暗处,就像刚才,那哥根本就没进包间,为什么?还不是怕人认出来?”

汤丽萍点一点,心里终于接受了这个解释,事实上,以她的身份,平时就没怎么接触过科级以上的干部,对这一套东西确实蒙昧得紧。

还好她的智商倒也足够,属于一点就透的,不过这个启发却是让她重新考虑起一个问题来,既然陈太忠并不是她平日里接触的那些人,那么,她是否应该放弃某些一直坚持的原则呢?

毫无疑问,他是她见过的最有能量的人——没有之一,无论从包间很霸气地把她带走,还是杨总追着打来道歉电话,这都是她以前不敢想像的。

酒大概喝到十点,她就要回了,正好陈太忠也要走,走出院门,陈某人想一下,还是打开后备箱,从里面拎了两个盒子递给送他出门的湘香,“嗯,两件衣服,送你压惊。”

他出手自然是没有次品,虽然是去年巴黎的款式,但是在素波绝对是一等一的好东西了,湘香拎着回去,打开一看就兴奋了起来,“天哪,卡夏尔长裙?哦……这个纱巾是个什么牌子?”

她在北京呆的几年里,还是见识过一些品牌的,自然知道那条裙子的价值,而那个纱巾能一同送过来,肯定也是价值不菲。

“太忠出手,从来都是千奇百怪的东西,而且价值绝对超乎你的想像,”那帕里笑一声,懒洋洋地坐在沙发上,不肯过来一同欣赏,“你能认出一个牌子来,已经很不简单了……啧,不知道他会送小汤什么礼物不?”

“会的吧?他不是挺在意她的?”湘香无法想像陈太忠居然不会送汤丽萍礼物,连自己都有礼物呢,“要不他会去水上人家去找她?”

“呵呵,他那人偶尔会发一下神经,那个小汤自我感觉太好,他未必看得上眼,”那帕里轻笑一声,“他送你这东西,是看我的面子……你以为他是个随便送东西给人压惊的人?呵呵,给人制造惊慌,才是他最拿手的。”

那处长的猜测有点错误,车开到素纺宿舍门口的时候,陈太忠从后备箱又拿出两个盒子和一个袋子来,那袋子里却是一件蓝狐大衣,笑着递给汤丽萍,“这点小礼物,送你了。”

他想的是女孩家家的总穿个羽绒大衣也有些砢碜,再说了,给湘香不给她,那也似乎有歧视的意思,小女孩发展得不顺利却又自尊心挺强,他无意打击对方。

汤丽萍象征性地推了一下,最终还是收下了,犹豫地看他一眼,柔声发问,“陈哥,你什么时候再来找我?”

“到时候我打你的手机吧,”陈太忠随口答她一句,笑着摆一摆手,“好了,时间不早了,你回家吧。”

“可是……我只有传呼,”汤丽萍看着他,眼神怪怪的,“要是我没记错的话,你好像还不知道我的传呼吧?”

陈太忠错愕了一下,才笑着点点头,“其实呢,人和人交往,是要看缘分的……我没有小看你的意思,嗯,你手上那点东西,多了不敢说,值个几万还是没问题的,大家在一起的时候很开心,不就足够了吗?”

汤丽萍愣了一愣,打开车门又钻了进去,“咱们换个地方说话,家门口,人太多。”

啧,你还没完了?陈太忠有点恼怒,不过不知道为什么,对这个好强的女孩,他还不好意思发火,说不得把车开到下一个十字路口的边上,扭头看她,“还有什么事儿,你说。”

“你是不打算再来看我了,是吧?”汤丽萍直勾勾地看着他。

“这么说吧,想我做你的情人,不是不能,”陈太忠索性打开天窗说亮话了,一边说,他一边伸出手指,“不过我有几个条件……”

“第一,我不可能跟你结婚;第二,跟我交往的时候不许跟别的男人乱来;第三,不要试图影响我的思想和行动,否则你可能会失踪;第四,你跟我在一起的时候,可能还有别的女人,第五……算了,暂时就是这四点,你接受得了吗?”

汤丽萍愣愣地看着他,足足一分钟之后才微微地叹一口气,“你跟你别的女人说话,也是这么无情的吗?”

“这不叫无情,我这叫打预防针,”现在的陈太忠,已经不会被类似“无情”之类的词儿吓住了,在官场中,大多时候无情才是真正的情商高,他很随意地笑一笑,“想要得到什么,总是要付出代价的……不过,我没有强迫你接受的意思。”

汤丽萍闭上了眼睛,深吸两口气之后,才轻喟一声,“原来,世界上还真的没有无缘无故的爱,有的……只是交换。”

“你这么说话,有点昧良心吧?”陈太忠不欲跟她多纠缠,这女孩儿在人情世故上,似乎比荆紫菱还有所不如,“今天我帮你撑了场面,也没要求你做什么,是吧?算了,你怎么想我,是你的自由……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?”

“我……我不想跟别的女人和你……和你一起,”似是受了他的影响,汤丽萍说话也直接了起来,不过眼睛却还是闭着的,颤抖着回答,“我不能接受这个。”

“我怎么觉得像买白菜,在讨价还价呢?没意思,”陈太忠苦笑一声,“你一个人应付不来我的……算了,我还是送你回吧。”

他一转身,却不防汤丽萍的手从背后搭上了他的肩头,“陈……陈哥,我想,我可以试一试……”

这真是一个只有欲望和交换,却没有爱情的年代!陈太忠犹豫一下叹了一口气,居然很罕见地出声相劝,“我没有刁难你的意思,你不用委屈自己。”

“我没有委屈自己,”身后的汤丽萍深吸一口气,语气居然恢复了平淡,“在个别人面前,我不介意抛弃一点尊严,但是我不能容忍大多数人看不起我。”

“好吧,那现在去我的别墅,”陈太忠抬手打着了车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