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1516章 余仁的情人

我也不是个好情人!陈太忠嘴巴动一动,很想如是这般矫情一下,可是话到嘴边,居然不由自主地变了,“这个……你这个想法我也能理解。”

一边说,他还一边斜眼扫一下身边女孩的双腿,汤丽萍今天穿的还是那件羽绒大衣,可见她的替换衣服可能不是很多,手头紧嘛,理该如此。

但是她大衣里面穿的,却是比那天的还要性感一些,短呢群换成了牛仔裙,还是紧绷绷的一步的那种,腿上是肉色丝袜脚上浅棕色长靴,将修长笔直的两条腿衬托得淋漓尽致。

当然,陈太忠也没觉得她这么打扮不妥当,年轻女孩参加社交活动,肯定是要没命地往漂亮里打扮的,他这么偷偷瞄一眼,纯粹是被“情人”那俩字勾的。

车里开着暖风,挺暖和的,羽绒大衣是为人站着穿设计的,眼下汤丽萍坐在副驾驶座上,又嫌憋得慌解开了几个扣子,大衣前摆耷拉到一边,部分大腿和大部分小腿一览无遗,那骨感又不失圆润的双腿,让陈太忠心里不由得跳了一跳:若是被这双腿箍着自己……该是怎样的销魂呢?

他正心猿意马地胡思乱想,猛听得耳边女孩的声音响起,“你……是不是有点看不起我?”

“咳咳,这倒没有,”某人咳嗽两声,道貌岸然地回答,“每个人有选择自己生活方式的权力,我没权力说你……呵呵,对了,你那么有把握我会帮你?”

“我也只能试一试了,”猛然间,陈太忠觉得自己换档的右手上,覆上了一只温热的小手,耳边却还是对方柔柔的声音,“还好,你来了,没有让我在湘香面前颜面扫地。”

我只是凑巧脑袋瓜抽筋而已,陈太忠很想这么说一句,不过他要真的说出来,那这两年多官场也是白混了,于是笑一笑,“你跟湘香关系不是很好吗?”

正说着呢,前面的富康车停了下来,那帕里跑到路边开他省委牌子的普桑,上车之前还冲时代超人招一招手,那意思很明白——跟着我。

“关系是好,可是她做人比我活泛,”汤丽萍的手虽然还在他的手上放着,却是轻飘飘地一点重量都没有,保持着一种若即若离的状态,“而且,她一直认为她的魅力比我大很多。”

女人们之间的友谊,真的是古怪,陈太忠有点不理解,不过他暂时也没兴趣去理解,不止一个人说过,男人想弄明白女人的心思,可能最终会导致自身的思维混乱,陈某人并不服气这个观点,然而眼下他诸事缠身,这不服气的心思也就只能暂时放一放了。

“反正你今天挺给我面子,我会记得的,”汤丽萍见对方始终没有什么反应,轻轻地收回了她的手,虽是轻柔,却也不无遗憾的味道,“等有机会了,我会回报你的。”

我会在意你的回报?陈太忠是真的不屑这话,只是对方拿开手时那份失落,他也品味得极为清楚,一时间,他竟有捉回那一只手的冲动,不过总算还好,都已经副处了,他就比一般人要沉得住气,于是淡淡地笑一声,却是没做出什么回答来。

沉默了大约两分钟,他才咳嗽一声,却是终于忍不住心中的瘙痒,“回报不回报的就不要提了,一半天我就要回凤凰了,你多保重自己吧。”

他这话的意思,原本是说哥们儿我时间紧迫,你想那啥……再跟我关系进一步的话,就得抓紧时间公关了,不成想汤丽萍淡淡地笑一笑,“你还会再来的,不是吗?”

啧,没劲,陈太忠心里那点躁动登时不见了去向,他现在的胃口已经被养得极刁,兴致上来,就想剑及屦及,尤其像对汤丽萍这种难度不是很高的对手,引发不起他太强的征服欲望。

可是汤丽萍却不这么想,虽然她有了这样那样的打算,陈太忠的实力、人品和相貌身材也颇令她心动,但她却不肯随意地自轻自贱,女孩家的矜持是一方面,另一方面就是——太容易得手的东西,别人就不会珍惜!

跟着那帕里的车,居然一路就来到了湘香的别墅,那处长倒是极为谨慎,将车停在了远处一个二十四小时停车场,又搭上陈太忠的车。

“你这偷吃得挺辛苦的啊,”陈太忠从后视镜里看他一眼,笑得有点邪恶,“注意这注意那的,看来还是老百姓好啊。”

“好像你不是似的,真是乌鸦落在猪背上……错了,是千步笑百步,”那帕里悻悻地回他一句嘴,旋即把话题转开,“对了,你打过薛薇的姐姐?”

“薛薇?哪个薛薇?”陈太忠听得有点发愣,不过旋即就反应过来了,“你是说刚才那个薛总?嗯,我倒是看她有点面熟。”

“我没见过那个女人,是听湘香说的,哦,到了,”那帕里一边说一边推门下车,快步向别墅走去,声音也压低了些许,“你可是搅黄了人家一单买卖。”

失去这一单广告,湘香心里还是挺恼火的,虽然她转正以后工资多了一点,平时又有那帕里时不时地补贴一点,但是她的应酬极多,生活水准也远超普通人,不说养车养房,只说对自身的包装,做为一个主持人,也不能太忽视不是?

而那帕里做事谨小慎微,收点好处也是小心得不得了,手头并不宽裕,所以广告这一块的收入,湘香也是相当看重的,不管怎么说,她也不是单纯的米虫,是的,她并不想单纯地靠着男人来养活自己。

所幸的是,薛薇的反脸无情做得有点过,同时湘香觉得自己现在有些身份了,也挺恼怒对方的无礼,所以倒没把这笔账记在陈太忠身上,只是跟那帕里随便地提了一下。

“你倒还有理了,”陈太忠走进别墅之后,第一个举动就是瞪了湘香一眼,“我都懒得说你,这种场合,你把小汤叫过去做什么?”

“我说陈哥,这是丽萍自己要去的,”湘香放下手里的手机,看一眼陈太忠,搁在以前,她根本不敢跟陈太忠这么说话,可是眼下大家越走越近,她倒也不怕为自己辩解一番,“要是她不肯去,我哪儿会拉她?”

陈太忠愕然地回头看一眼汤丽萍,却是想起了在车上听到的她所说的“努力”,只得暗叹一声,那份计较的心思也登时烟消云散,“算了,不说这个了,那个薛薇是什么人?她姐姐又是做什么的?我这个人从来……很少打女人的。”

“薛薇啊,呵呵,”湘香意味深长地笑一笑,“她是开电脑公司的,不过,大家都说她跟余仁的关系不错。”

天南省商界中,眼下最闪亮的三个人物,张州的林海潮,那是号称天南首富,凤凰的甯瑞远,那影响力都超出天南乃至于大陆了,甯家在海外的影响力都不小,第三个就数得上素波的余仁了。

这余仁是台湾富商,还差一点被卷入了刘志伟间谍案,陈太忠一听到这个名字,登时恍然大悟,“新世纪的老板余仁?”

余老板开发的新世纪写字楼,眼下已经接近完工了,投资超过两个亿,不但是素波档次最高的写字楼,也是天南省的标志性建筑,若不是才完工不久的天南电视大楼的发射塔高出它一截,那就是实打实的天南最高建筑了。

“原来是她啊,”陈太忠听得冷笑一声,湘香说得语焉不详,但那是因为大家都是小三,她不合适说得再清楚了,但是这关系一摆出来,他就知道里面的事情了。

“她姐就是个欠揍的玩意儿,”经这么一提醒,陈太忠想起来他“被车祸”的时候,在中心医院拄着拐杖飞脚踢人的过程了,他甚至还记得,那女人叫薛玲,于是恍然大悟地点点头,“怪不得我看得她眼熟呢,不过说实话……她姐比她难看多了。”

“我说太忠,不管怎么说,你是黄了人家湘香的买卖了,”那帕里笑着插嘴,一边说还一边伸出右手,中指和食指搓动几下,做个点钞票的动作,“补偿,我俩需要补偿。”

“做梦,”陈太忠笑着摇一摇头,“大不了回头照顾你一点广告就是了,今年科委的广告不会少了,扔个三万五万的给素波电视台,还是没有问题的。”

说这话的时候,他甚至都没看湘香一眼,为什么?因为不值得,这面子是他卖给那帕里的,跟什么香香臭臭的无关。

这份傲慢,湘香看到了眼里,但是她没办法计较,汤丽萍也看到了眼里,却是再次感受到了陈太忠的强势——这个男人,真的太优秀了,只是非常遗憾,她没有能力将他纳入袋中。

“这点钱你也好意思开口?”那帕里不屑地哼一声,不过做作的成分要多一点,那处也非常明白,若不是看着自己的面子,怕是太忠连这样的话都没兴趣说。

“挺不错的了,谢谢陈哥,”湘香却是跟他唱起了反调,同时是一脸的微笑,“刚才杨总刚打了电话给我,让我向丽萍道歉,还说他的广告会算在我头上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