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1515章 汤丽萍的奋斗

田甜和燕辉?浓眉大眼一听这话就愣了,田甜现在在省台,但是确实是市台调过去的,而燕辉不但跟田甜关系好,而且做为摄像师,眼皮子也极杂。

不过……他俩应该不认识凤凰人吧?这位琢磨半天,又想起湘香称呼眼前这位是陈哥,隐隐觉得自己似乎听说过这么个人物,于是也不愿意再说什么,转身去一边打电话去了。

说话间,汤丽萍就已经收拾好的衣物,走到了陈太忠面前,转身冲屋里在座的人招一招手,“走了啊,大家玩好。”

“小汤,给大家介绍一下嘛,”坐在沙发上的大胖子终于发话了,冲陈太忠扬一扬下巴,“这是你什么人啊?”

“我朋友,”汤丽萍淡淡地回答一句,也不说话,挽着陈太忠的胳膊转身走出去,结果一出门才看到那帕里也站在门边,不由得低低地惊呼了一声,“啊?”

等那帅气小伙追出去的时候,只看到两男一女的背影,犹豫一下才走回去,“杨总,外面还有个男人来的。”

“湘香主持,这男人是谁啊?”那杨总看着湘香发问了,语气中隐隐带着点怨气,“怎么就能牛气到这个程度呢?”

“一个很厉害的人,”湘香淡淡地一笑,“杨总您就别问了,这个人,你不知道比知道了要好。”

她心里也挺恼怒这杨总的,原本今天她是跟薛总谈广告的事情,就拉了广告一部的副主任来交涉,不成想那副主任一听薛总的来头,知道这是位有钱的主儿,于是就把杨总也拉过来了,杨总的买卖做得极大,手边的钱却是不够宽裕,撮合这两位认识一下,既落了人情,又把杨总的广告也敲定了,何乐而不为呢?

谁想这杨总眼里就只有薛总,别人根本看不上眼,对湘香也是不冷不热的,好死不死的是,湘香带了汤丽萍来见识场面,结果杨总一眼就看上小汤了。

汤丽萍此来,也是想多接触几个有实力的人,然而这杨总不但相貌不佳身材奇丑,最要命的是做派也很低级,听说她是个普通人家的女孩儿,就让他的副总,那帅气的小伙儿私下问她,“杨总想包了你,一年十五万,管吃管住。”

这就让汤丽萍不高兴了,她是独生女,小时候家境尚可,也是娇纵过的,眼下虽然素纺败落了处境不佳,她也很想踩着别人的肩头往上爬,但是大家初一见面,就说这种话,这是什么个意思——把我当作小姐了吗?

于是她就捡个机会,悄悄地告诉了湘香,湘香听了之后,觉得自己面子也有点下不来,她知道小汤跟着来,也是想钓个金龟婿什么的,实在不行的话,有看着对眼情投意合的,暂时做一做小三也无所谓——穷苦人家的孩子,指靠不上家里,也就只能指靠自己了。

然而杨总这么做,显然就有小看她的意思了,是人就有个尊严的,老娘的朋友你当作小姐对待,那你背后又是怎么嚼谷老娘的呢?

遗憾的是,这杨总的买卖做得挺大,湘香虽然悄悄地靠上了那帕里,却也不合适招惹此人,所以眼下也只能不做回答,借此隐隐地表示点不满出来。

谁想那广告部主任——浓眉大眼那厮打完电话之后,回来看湘香的眼神就有点不对劲了,“湘香你厉害啊,这种主儿都是你的关系?”

“只是朋友的朋友,”湘香淡淡一笑,心知这厮一定是给燕辉打电话了,燕辉在台里的人缘儿还行,跟这位关系也极好。

“小王,哪种主儿啊?”杨总不满意了,这一帮人里除了汤丽萍,他最不怕的就是这王主任了,我可是的金主儿呢,“藏藏躲躲的,没脸见人是怎么着?”

“这个……”王主任看一眼湘香,犹豫了一下,他能确定湘香靠的不是陈太忠,不过,陈太忠必定跟她背后之人关系不错,这话该不该说呢?

“行了你说吧,反正当面不说,你背后也会说的,”湘香白他一眼,这话说得也有点不客气,一边说她一边开始收拾手包,陈太忠给了她二十分钟,也该准备离开了。

“没啥,就是凤凰的一个副处,陈太忠,不过这人蒙老大的嫡系,”王主任借坡下驴,“部里面挂了号的猛人。”

“这么年轻的副处?”杨总听得登时倒吸一口凉气,他可是个知道深浅的主儿,歌厅的灯光虽然昏暗,但是他又没眼花,总不可能把二十岁的年轻人看成三十岁不是?

“陈太忠?”薛总听得就是一声惊叫,随即恶狠狠地看向女主持,眼中满是怒火,“湘香你居然认识陈太忠?这广告我不跟你谈了。”

“薛总,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湘香一听,停下了收拾手包的手,讶然地看向她,“他是我朋友的朋友,仅仅这样。”

“没什么,他打过我姐姐,”薛总哼一声,俏脸拉得老长,“这种人我惹不起,我躲着走总行的吧?”

“哦,那就这样吧,”湘香也来气了,登时站起了身子,都再三跟你解释了,那只是我朋友的朋友,你惹不起他,拿我撒气?“我要走了。”

“喂,湘香你等一下,”这次是杨总发话了,怎奈今天的事情太过扫兴了,女主持也不看这人品低下的老总一眼,转过茶几去穿外套。

等她离开之后,杨总苦笑着看薛总一眼,“我说薛总,你没小王说,这个姓陈的是蒙老板的关系?我说你是做生意的,何必跟官家斗气呢?”

眼下可好,事情颠倒了,薛总生气了可杨总却是冒汗了,心说我今天居然想包这么样一个女人,一定得平息对方的怒火才行啊,做房地产的,怎么敢得罪政府中人?

撇开他们在这里说话不提,湘香下去之后,发现那三位的脸色都不是很好,犹豫一下,走向自己的车,那帕里从桑塔纳车里出来跟着上了她的富康车,两辆车疾驰而去。

车里就是各说各话了,不说富康只说桑塔纳,陈太忠开了一阵之后,沉声发问了,“他们好像没拦着你离开,我来不来都无所谓的,是吧?”

“那个杨总是搞房地产的,负责我们家那一片的拆迁,”汤丽萍淡淡地答他,“他自我感觉太好了,觉得我可欺,所以我希望你能帮我撑一下场子。”

负责素纺的拆迁?陈太忠纵然天不怕地不怕,但是听到这话还是吓了一跳,“这是什么房地产公司,居然负责素纺的拆迁?”

“素纺印染公司,不是素纺本部,”汤丽萍回答,敢情素纺红火的时候,周边也很多靠素纺吃饭的分厂或者分公司,现在纷纷成了独立法人。

她的父母是素纺的工人,但是她的爷爷是印染公司的,在公司宿舍有房子,现在素纺这一片土地越来越热,众多房地产公司不敢打大厂的主意,但是打一打擦边球总还是有胆子的。

“原来是这么回事,”陈太忠绷紧的弦一下就松弛了下来,到了这个时候,他才想到汤丽萍的第二段话,于是苦笑一声,“我帮你撑一下场子……”

咱俩还没啥呢,你用我用得倒顺手,他很想说这世界上根本就没什么救世主,我能帮你一时,但总不能帮你一世吧,不过不知道为什么,看到对方恬淡到茫然的目光,他居然觉得有点不忍心说出口。

“其实我不想这么早跟你说的,也不知道有没有机会跟你说,”汤丽萍缓缓地开口,眼睛却直视着前方,“我一直在努力地追求幸福,但是那些幸福总是跟我擦肩而过,而别人,太多不如我的人,只是因为家里条件好,或者是有个好工作,就可以高高在上地看着我,他们比我又能强到哪儿去呢?”

“抱怨是没有用的,”听到她这话,陈太忠扫兴的话终于出口,“你努力了,自然会成功,机会是自己争取的,不是别人给的,怨天尤人一点意思都没有。”

“你怎么知道我没有努力过?”汤丽萍侧头看他一眼,倒也没有多么激动,“我曾经同时找两份工作,一份专职一份兼职,我只是恨,自己没能力跟别人站在同一条起跑线上。”

两份工作也值得夸口?陈太忠心里生出些不屑来,我听说一个家伙曾经同时四份工作呢,混得可也是很凄凉,不过,考虑到对方是女人,还是年轻漂亮的女孩,这话他倒也不好说出口,于是他笑一笑,“呵呵,确实挺努力的了,也许,机遇就在前面不远等着你呢,行百里者半九十。”

“呵呵,我现在只想找个有实力的男人嫁了,”汤丽萍苦笑一声,侧头看他一眼,“在家里安心地相夫教子,女人在这个社会上打拼,实在是太累了。”

“我跟你不可能的,”陈太忠很干脆地摇一摇头,“我就不是个守家男人,而且很滥情,你还是寻找属于你自己的幸福去吧。”

“我知道,一开始我就知道,”汤丽萍笑一笑,笑容里不乏苦涩,“但是这也是我的努力方向,找不到好男人,就找个能帮我的、顺眼的好情人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