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1512章 制度问题

事实上,陈太忠听完红星厂办公室主任的抱怨之后,还没有挂电话,就反应过来到底是什么缘故造成的误会:这跟凤凰科委的体制运行有关。

他心里非常明白,邱朝晖不是一定要拿合同做文章,那只是次要因素,咱军工厂做出的高科技产品好不好,那或者还有个说道,但是做焰火这种东西,质量肯定没问题的。

邱主任的忌惮在于,这五十万的采购单子,是没上过例会的,虽然事急从权,他可以挨个征求意见,但最多也不过就是变通地敲定单子——至于支付货款,那必须过例会,这是没有商量的。

凤凰科委的名声在外,现在上手的项目虽然极多,但是一般人并不怀疑他们的支付能力,而且通常情况下,五十万以上的项目也都会过例会才进行操作。

今天的事情,巧就巧在这不但是凤凰科委急需的货物,货主更是要求一手钱一手货,这种事真的太罕见了,就算是撇开科委的口碑不谈——要知道,现在可是买方市场。

当初科委立这个规矩,还是陈太忠一手推动的,那不仅仅是为了增强例会的份量,也是为了让运作机制变得更透明,更是为了削去文海这大主任的话语权——别的行局一把手说了就算,可我们科委不一样,例会才是最高的决策机构!

当然,这个规定在陈太忠在场的时候,偶尔会形同虚设,但是每次例会,他不在的时候似乎更多一些,这时候每个人都是一票,能充分地体现自身存在的价值,所以,每个人都自觉地维护着这个规定——如果不算那个被架空的正职的话。

事实上,这个规矩相关细则的传说,已经流传到了科委之外,别的行局大部分的副职私下也认为,这是公开公正公平的工作流程,真正地体现了民主集中制。

然而,他们也只有私底下羡慕的份儿,毕竟,并不是每个单位都有个陈太忠的,而每个行局的正职更是非常警惕,坚决制止这股歪风习气可能的蔓延。

正是因为这个缘故,才引发了这次的风波,是的,邱朝晖推三阻四甚至不惜发动关系扣车,原因就是这个项目没上会。

当然,这话说给素波人听,人家能信多少很是个问题,没准对方趁大家不注意一脚油门走人了,既然是如此,倒不如拿一个听起来比较靠谱一点的理由来搪塞。

“这个情况,我落实一下先,等一等你再联系我,”陈太忠认为,自己需要好好地整理思路,所以挂掉了电话,在按“挂断”键的同时,他还能隐隐听到对方在电话里的咆哮。

这个规则有缺陷!他绝对能肯定这一点,然而,若是因此否定了这个规则,显然就是因噎废食,绝对不是明智的行为,那么,该怎么变通一下才好呢?

陈太忠皱着眉头思索了半天,也没想到有什么合适的法子,他不是没有变通的方式,但是毫无疑问,那些方式在实现“变通”目标的同时,也会造成各种可能的漏洞。

天底下,果然是没有十全十美的制度!陈太忠终于再次深切体会到了这句老话的正确性,制度是人为制定出来的,而天下间事情的发展却是近乎自然之道——没有哪一种制度能够囊括其全部。

那就不用改了,他最后还是拿定了主意,意外情况就用意外的手段解决好了,关于制度这东西,最好不要轻易地动摇,否则不但不能很好地维护制度的权威性,同时朝令夕改这种做法,也容易让下面的人无所适从。

这个道理很浅显,可是真的做出决断,还是费了他一阵功夫,陈某人在外面很操蛋,但是在单位还是很珍惜羽毛的,换句话说那就是,他一定要在单位里树立起“永远正确”的形象——哥们儿所做的每一件事,都是经得起大家的质疑,经得起时间的考验的!

想明白此事,他才给邱朝晖打了一个电话问情况。

果不其然,邱主任最大的忌讳就是在这个上面,只是苦于无法向对方直言,只得选了这么一个法子,好在他跟交通局的于副局长关系不错,于是那边毫不犹豫地使出了非正常手段,务求不让这几车货跑掉。

按说交通局这种大局,比科委牛气得不止一点半点,轻易不会做这种过分的事情的,但是局长牛冬生跟陈太忠交称莫逆,于满江本来略有犹豫,一听说是陈太忠挑起的事情,马上毫不含糊地应承了下来——邱主任私下猜测,于局长估计还是向牛局长请示了,毕竟牛冬生那强势的名声不是吹出来的。

“要不下午召开个紧急会议,把例会提前了?”陈太忠不会推翻规则,那么只能这么活用一下,“我的意见老邱你代表了就行了,今天不是周五了吗?也就是差半天的工夫。”

科委的例会是周一上午,眼下周五,周六周日休息,还真的只是差半天的工夫。

“文海倒是这么提了,不过我觉得不太合适,”邱朝晖哼一声,这个提议并不重要,关键是看谁提出来的,文主任这么一提议,邱主任立即觉得里面有文章。

就算姓文的你这一次是帮我了,可是有了这么个开头,以后你以此为例,想提前例会就提前,想推后就推后,那还得了?对不起,我不惯你这毛病,“他要是得了甜头,以后专找你不在的时候开例会,也没啥意思吧?”

“你这想法也……”陈太忠想说“太多心”三个字来的,有我在科委一天,再给文海一个胆子也不敢吧?不过话到嘴边,他终于还是硬生生地改口了,“也……倒算谨慎,不过,他现在应该没心思琢磨这个吧,他以为火灾的事情就这么完了?”

“呵呵,他觉出什么不妙了,不过人总是这样,巩固已有的同时,争取那些没得到的,”邱朝晖的话说得挺赤裸,听起来像是在说小话——事实上关于文海可能的下场,他也不是很清楚,只是隐约知道此事没完,说不得就要加大一点诽谤的力度,“反正你一不在,他连走路的时候,腰板都要直一点。”

这才是扯淡,陈太忠无声地笑一笑,心说老邱你以前挺耿直的嘛,我怎么就没发现你也这么擅长玩心眼呢?“那行,我知道了,对人家红星厂的人态度好一点,食宿这些都安排一下,档次也要差不多。”

“得了,别提了,这几个在咱科委折腾呢,”邱朝晖叹一口气,“嚷嚷得满世界都是,给好多供货商造成了不好的印象,说咱们科委开的是黑心店,现在给他们解释真实原因,他们也不肯相信了……”

敢情,邱主任本不待再解释的,区区五十万,还值得多计较?怎奈对方折腾得响动实在太大,连科委的职工都私下跑来问究竟,意思是说单位被诋毁,我们也跟着没面子不是?

说不得,邱朝晖只能叹口气向大家解释,没过例会的钱谁敢支付?你们跟那几个说一声,一旦过了例会,马上就给——遗憾的是,对方会不会取信这话简直是明摆着的。

“知道了,我试着协调一下吧,你不用管了,”陈太忠也跟着叹口气,挂了电话,他没有责备邱朝晖的意思,人家是在维护他推行的制度,最多不过是……手段卑劣了一点而已。

维护制度,总是要付出代价的!他琢磨一下,抬手拨通了那帕里的电话,既然红星厂比较认那处,那么还是要委托一下老那的,“那处,红星厂那边……”

他的话还没说完,那帕里就在电话那边笑了起来,“我知道,张主任把状告到我这儿来了,不过我懒得理他,迟付又不是不给,我只负责保证你不是骗子,呵呵,你不用解释。”

“我……”陈太忠愣了一下,心说敢情那处长已经受到骚扰了啊,于是干笑两声,“唉,我还说想让你再帮我解释一下苦衷呢,他们的人在我们单位折腾得挺厉害。”

“呃……”那帕里登时沉默了,前文说了,那处长是个心思极重的人,听陈太忠这么一说,他就觉得刚才的话说得冒昧了,这幸亏是陈太忠,要是别的关系差一点的人,没准认为他那么说是要堵人求情的嘴呢——久在单位,他已经养成了谨小慎微的习惯,却是没想到今天又犯错了。

“这个……我再试一试吧,”若是没有刚才的话,那帕里就可以合理地拒绝——因为他的面子在红星厂确实也就是那么大,可是有了刚才的话,眼下他再拒绝,那就有了“有意为之”的嫌疑,“不过不敢保证成功。”

官场中谨言慎行的重要性,由此可见一斑。

陈太忠却是不知道那处长为什么情绪一下低落了起来,“算了,不方便就算了,咱哥俩谁跟谁呀?”

不成想,那帕里听到这话,越发地决定出手了——不管陈太忠是真能体谅,还是心生怨怼,他都有必要再出手了,“呵呵,没事,我找我老爹帮忙,红星厂还是要买军代表的面子的,不是吗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