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1510章 提升形象

省里“两会”的结果,充分地说明,官场中的消息总是空穴来风必有其因,高胜利当选副省长,接替许绍辉留下的位子,而许省长也如愿以偿地坐到了蔡莉的位子上,省纪检委书记捱了几个月之后,终于恋恋不舍地升为正省级干部——天南省政协主席。

省里的两会完毕之后,就是各地市的两会,陈太忠难得清闲这么两天,就在素波多留恋了这么一阵,一边走访过年时没走到的人,一边等着党校开课。

当然,自打经历了金荷花的事情之后,他要关心的事情就多了一桩,不过还好,在第二天,天涯就来了传真,而杨明在领了枪之后转身就走,根本没有再多说一个字。

“这小子的怨气真的不小,”陈太忠听说这个反应的时候,正坐在荆俊伟身边,享用着荆总的接风宴,“不是我说,要不是看在荆总你的面子上,饶不了他。”

“呵呵,我的面子是用来保摄制组的人的,”荆俊伟邪邪地笑了一声,随即就变得一本正经了,没办法,他妹妹荆紫菱就坐在旁边,他虽然从摄制组的人口中知道了,马小雅和田甜似乎才是左右陈某人念头的人,然而这话只能轻点一下,说却是说不得的,甚至他都不敢看自己的妹妹一眼,因为小紫菱实在是太聪慧了。

荆俊伟智商很高,虽然天生也带了一股书卷气,但是在京城孤身闯荡十几年,看问题早已不是那么迂腐了,初开始,他并不认为陈太忠是小紫菱的良配,但是随着两人交往的加深,他还越来越看陈太忠顺眼了。

荆总只经历过一次短暂的婚姻,但是身在帝都,见过的男男女女的事情实在太多了,他并不认为小陈是不可救药的,只是,在关键的时候他有拉其一把的义务——这也是他帮忙介绍买别墅的初衷。

所以,他自然不肯将昨天的事点得太明,适可而止才是做人的道理,若不是关系到自己的妹妹,视而不见也是个不错的选择。

反正他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同陈太忠谈,“这次林海潮实在有点过分,居然敢冲我的碧涛下手,多亏太忠你仗义,嗯,你知道不知道他背后到底是谁?”

“这个还真的不清楚,”陈太忠摇一摇头,又笑着看一眼荆紫菱,“小紫菱你也真是的,事情都搞定了,还跟你哥说个什么?”

“搞定没搞定,跟说不说有什么必要关系吗?”荆俊伟也笑着答他,陈主任不欲声张是人家的事,自己是要领这个情的,“他在北京有人,可巧,我在北京也认识几个小人物。”

“其实跟林海潮没什么关系,”荆紫菱皱着眉头搭腔了,她并不是很看好自己的哥哥,京城的关系,也是很不易经营的,“林总做事还是比较靠谱的,就是他那孩子太不懂事。”

做哥哥的刚想说什么,不防陈太忠插话了,“荆总你这么想就错了,他在京城的关系,就算厉害点也有限,林海潮最大的能耐,是把张州经营得跟铁桶一样,对付不了下面,只对付上面没用……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,到时候人家大不了换个建筑。”

这是实打实的大实话,荆俊伟也知道这个,不过想一想居然有人敢谋夺自己的产业,他心里这火气还是有点大,“张州……行,张州我也想一想办法。”

“其实你在北京打听这消息,也未必就有多难,”荆紫菱觉得自己的哥哥有点钻牛角尖了,“天南首富,应该是很好打听的吧?”

“搁到北京他屁也不是,”荆俊伟不屑地哼一声,“随便划拉划拉也能找出百十来个比他有钱的,这还是不算上广东、上海和港澳台的人。”

“那你给引见几个来凤凰投资嘛,”陈太忠笑吟吟地答话,他可不是很相信荆总的话,这年头有钱人多,也多不到这种地步吧?

“那得看机会了,”荆俊伟笑着点点头,又指一指他,“太忠啊太忠,咱这是私人聚会,你少提一会儿工作成不成?”

“对我们来说,工作就是生活,”陈太忠悻悻地撇一撇嘴,“你不看这十五还没过呢,我就可世界地乱跑?”

“对了,元宵节你们科委放焰火不?”荆紫菱想起一件事情来,“我们碧涛可是打算放烟花,买了三十万的,好好地去一去晦气。”

“早放过了……大年三十晚上,好大的焰火,来了三辆救火车呢,还放?”陈太忠苦笑一声,“倒是你们放的时候,注意安全啊。”

等荆家兄妹弄清楚那“焰火”实际上是火灾的时候,荆紫菱沉吟一下,“这就不合适再放焰火了,不过总得弄点什么吧?像花灯之类的,科委现在红火是不假,不过你们也得注意宣传不是?这种时候,最是能体现实力的时候。”

“花灯……来不及了吧?”陈太忠沉吟一下,做花灯可是要时间的,要是年前就着手安排的话,那估计差不多,不过想一想也不可能,科委破败了好多年,谁会想到这些事情?

倒是现在,科委却是不得不考虑这种事了,条件不同了,想的东西自然也就不同了,红火的单位,处处就要表现出足够红火的实力。

花灯不好搞,焰火倒好说,买下就是了,可是现在的科委又怎么合适放焰火?陈太忠正盘算着是不是该烧第二把火的时候,荆俊伟发话了,“我印象中,机关放这个焰火的很少,倒是企业比较多一些,是吧?”

“嗯,有道理,”陈太忠几乎在瞬间就点头同意,这不仅仅是因为对方说的是实情,更是因为科委现在有企业,又不在本部,自然就没有那么多的忌讳,“电动助力车厂的产品今年投放市场,正好做一做宣传,嗯……也去一去晦气。”

“你打算买多少钱的?”荆紫菱饶有兴致地看着他,“这东西很贵的,听邢工说,三十万不够一个小时放的。”

“不是这样吧,他是不是吃回扣了?”陈太忠听得吓了一跳,倒是在一旁的荆俊伟笑了,“这个东西要看有多少门炮了,要是燃放密度高的话,三十万都不够半小时用。”

“弄上五十万的吧,”陈太忠想一想,摸出手机给孔厂长打个电话,孔厂长听了以后就是一愣,“这个活动……我也想搞来的,不过老李说敲个锣打个鼓就行了,等今年销售上去了,明年再热热闹闹地庆祝。”

“胡搞嘛,光知道生产,广告不要做了?”陈太忠一听是李天锋的意思,真是又好气又好笑,这工厂里有这么一个倔巴老头,是好事也是麻烦,好处是别人都怕被李厂长盯上,这老头可是铁面无私的,坏处就是……难免有点食古不化。

他想了想,终于悻悻地叹一口气,“算了,你们商量吧,我的看法是有必要适当地宣传一下,嗯……具体意见你们拿。”

他自觉这话说得不错,不成想孔厂长放了电话以后开始苦恼了,眼下助力车厂的行情:二十万以上的开销要过邱朝晖,五十万以上的要过科委例会,五百万以上的……那就要跟省成套局打商量了。

要是盈利赚的钱,那倒也好说,眼下厂子还在建设中,这个实在是……有点那啥,可是陈主任吩咐下来的事情,不做也不合适不是?

说不得,孔厂长只能打电话向邱朝晖请示了,邱主任一听是这种劳民伤财的事情,就有点犹豫,五十万,摊到科委正式职工身上,每个人也两千多呢,就算连县区的都算上,也一千多,真是一笔好钱。

不过陈主任这建议,也不能说不在理,科委憋屈了这么久,好不容易红火一阵,也是个增强内部凝聚力的好机会不是?邱主任犹豫半天,终于被孔厂长一句话打动了,“咱放焰火总不是发福利,这是工作需要,别人也不能再歪嘴了不是?”

“好了,我去做其他主任的工作,你告诉李天锋,他的意见保留,”邱主任登时拍板了,科委年前多发了点东西,搞得四处被人念叨,那么眼下,就很有必要在这些东西上表示一下了——我们科委就是财大气粗,怎么着?

只有别人习惯了你有钱,才不会再歪嘴,这是邱朝晖的认识,建委、交通局和电力局的福利比科委还好,可也不见别人歪嘴不是?

抱着这个理念,邱朝晖先跟发改会的其他三人沟通了一下,然后又联系其他副主任,还好,大家虽然都是有文化的人,却也没有人坚持“财不露白”的意见,只有文海对此事表示有顾虑——毕竟那场火灾带来的后果,他已经隐隐听到了点风声。

陈太忠当然不知道,自己无意中拍脑袋想出来的东西,被科委的人将其意义上升到了新的高度,第二天上午,他才到党校报了到,就接到了邱朝晖的电话,“太忠,说好了,五十万的焰火……凤凰没货,你在素波调一下货吧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