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1509章 幺蛾子也是艺术

“黄灯?怎么可能是黄灯?”吴晓芸知道了黄灯所代表的含义后,禁不住大声叫了起来,“杨叔叔,你不是说一杯啤酒都能查出来是酒后驾驶了吗?”

“每个人的体质不一样,而且这么长时间了,酒精在体内分解了也正常,”杨明不动声色地回答,顺便使一个眼色,要她接着去测试,他也不太相信陈太忠那么快就把体内的酒精分解吸收掉了(注)。

那么,眼下出现这种结果有一种很大的可能性,就是这个姓赵的副所长在设备上动手脚了,他不想让人改回去,所以就暗示小芸马上也接着吹。

吴晓芸只是嚣张一点,却不是脑瓜不够用,见状也不等赵明博处理那陈太忠吹过的地方,抓起管子来用手擦拭一下,也是猛地一吹——一个红灯亮起!

“怎么会这样?”酒后驾驶和醉酒驾驶,完全是两个概念啊,吴晓芸和杨明登时就愣在了那里。

“醉酒驾驶加寻衅滋事,你留下来吧,行政拘留七天,罚款一千,”赵明博冷冷一笑,接着又伸手出来,“把驾驶证交出来。”

“我就算醉酒了,怎么能把寻衅滋事算在我头上?”吴晓芸这一下可是慌了,转头看一看杨明,“杨叔叔,你说是不是?”

没错,你说的一点都没错,但是既然你是红灯人家是黄灯,那就不要说什么了,杨明只有苦笑了,有些两可之间的判罚,还就是看做决断的人是怎么想的了——你以为黑哨只存在于足球界吗?

你这丫头,我就操不完的心!杨局长心里这个苦涩,实在是没办法说了,刚才让你不要叫真了,你倒是跳腾得挺厉害,现在吃亏了,又知道找你杨叔叔了?

要是我亲生女儿,看我不大耳光子收拾你!杨明叹一口气,苦着脸看着赵明博,他从没想过自己还会有这么一天,向一个小小的副所长媚笑的一天,“赵所长,您看……小吴她不懂事,看在她父亲面子上,饶过她这一次吧?”

“我又不是没给过她机会,”赵明博哼一声,不再看吴晓芸,很显然,这就是盖棺定论的结果了,当然,按道理说,派出所其他领导或者分局主管领导可以提出异议,但是眼下谁又可能站出来帮一个外省人说话?

大部分的警察,都只是不想让杨明太被动了,毕竟是一个系统的,至于说那滋事的女孩,却没有一个人会同情——哪怕她是副省长的女儿。

事实上,杨明脱身也不是毫无代价的,陈太忠明明白白地表示,“走人可以,配枪要留下,等天涯省警察厅发证明过来,证明这一把枪是杨局你的配枪,然后再还你。”

这就是说不追究杨明“非法持枪”的责任了,但是同时还不忘记恶心一下人,你既然有胆子在天南搞风搞雨的,那就要做好别人把糗事宣传到你天涯去的心理准备。

从道理上,这个要求非常正常,你没有带持枪证,那么素波警方绝对有权力质疑这把枪的来路,哪怕你是一市的警察局长。

当然,杨明走人之后,可以对这个要求不再理会,大不了是一把枪嘛,老子不要了不就完了?诚然,配枪对警察来说,是非常非常重要的,但是他是局长,确实可以在某些环节上变通一下。

然而,这么做的后果实在有点不堪设想,这把枪将来出了什么纰漏,就不好收拾了,虽然赵明博未必有那胆子搞出纰漏,虽然杨局长十有八九压得住纰漏,但是毫无疑问,被动是难免的。

说句良心话,想搞臭杨明根本不用这么复杂,赵明博给天涯省警察厅发一份传真就行了,要求核实该配枪的主人到底是谁。

做为警察局长,杨明就算在省厅里到处都是关系,也总有打点不到的地方,自己找人发个证明过来,总比被素波的警察把事情捅过去要主动得多,影响面也小得多。

所以,提出这个要求的时候,陈太忠并不怕对方翻悔,而且他相信,以对方的智商,完全能想到口是心非的后果。

这个要求真的是难煞杨局长了,心说你都答应放过我了,现在又整出这么一个要求来,嫌我不够丢人现眼的吗?居然要把这件事捅到天涯?“太忠,都已经这样了,没必要的吧?”

“有必要,很有必要,”陈太忠淡淡地回答,提出这么个要求,不仅仅是他气儿还不是很顺的缘故,更有一点,这个证明落到赵明博手里,那也算一道护身符。

这一次,赵所长为了力挺他,彻底地把刘国栋得罪了,虽然刘局长跟孙局长不怎么对眼,两人对骂也搞得众所周知,但是谁又能保证刘局长哪天不会一下头脑发热,给赵明博送一双小鞋穿呢?

凭良心说,赵明博这次做的事,是很多警察都看不顺眼的,但是警察这个行当就是这样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关系,帮关系的忙很正常,事情过去就过去了,没人会翻后账,唯一让人放心不下的,也就是刘国栋那里——而陈主任不可能一直呆在素波。

当然,陈太忠虽然有这么个忌惮,却是不能明说,说出来不就代表他担心这个吗?这就未免有“长他人志气灭自家威风”的意思,陈某人强势惯了,绝对不可能表现出来。

不过,他不表现出来,不代表杨明猜不到,杨局长很痛快地回答,“太忠你可能还不知道,老刘就是火爆性子,事情过去就过去了,大家可以当作没有发生。”

没有发生过?你这才是哄鬼,陈太忠笑一笑,吃了这么大的亏你就这么认了?好吧,就算你说的是实话,但是我也不会相信,“那这枪你就不要了?”

杨明看到他脸上又带上了笑容,心里没由来地又是一沉,犹豫一下才发话,“证明就不用了吧?我让他们发一个传真过来,你看行不行?”

事实上,杨局长的持枪证就带在身边,不过他实在怕了陈太忠玩幺蛾子的水平了,一只接着一只,自己万一取出枪证来,没准又有什么玩意儿等着自己呢——那可是实打实的“非法持枪”的物证了,不像传真件只是个证明性质的东西。

“啧,”陈太忠犹豫一下,心说已经把这厮玩得够惨的了,算了,放他一马吧,于是不情不愿地点点头,“那你跟赵所长交涉去吧,说实话……咱都是熟人,我这人很念旧的,要不是你一开始太那啥的话……”

行了行了,再听下去我要吐了,杨明笑着点点头,转身找赵明博去了,赵所长倒是好说话,笑眯眯地点一点头,只当刚才的冲突没发生一般,“有个证明就行,杨局您也干这一行的,理解万岁啊……没这么个证明的话,我这儿实在没办法收场。”

少扯淡吧,杨局长心里明镜一样,我找刘国栋这人证就不行,你一定要物证,还不是憋着劲儿要我丢一把人?怎么天南省什么都不出,专出各种混蛋呢?

他在这里腹诽不提,一转眼,赵所长悄悄地找到一个警察,“去门口打字复印店借个喷墨的传真机过来,要快啊。”

门口打字复印店早关门了,不过里面有下夜的,跟派出所的警察也都惯熟,接到命令的警察有点疑惑,“咱的传真机没纸了吗?”

“叫你去就去,你问那多干什么?”赵所长瞪他一眼,想了一想还是笑着解释一句,“传真纸上的东西容易褪色,不合适长时间保存,这次要弄个能长久保存的……”

总之一句话,杨明虽然脱身了,也算是掉了一层皮,而吴晓芸因为不晓事,却是被赵明博宣布要行政拘留。

“我多交点保,你放人成不成?”杨局长心里实在是要多憋屈有多憋屈了,“赵所长,我一定管住小芸的嘴,不让她再乱说了。”

“这个……年轻人也是该受一点磨练,要不指不定还会捅出什么漏子,”赵明博现在拽啦,对着警察局长也敢“推心置腹”地交谈了,那态度还挺诚恳,“杨局您一直护着她也不是个事儿,反正有刘局关照,她在拘留所也受不了多大的委屈。”

问题是,还可能有陈太忠的“关照”不是?杨明叹一口气,再说了,行政拘留是要上档案的,也就是说,吴晓芸所在的学校会知道,这消息一旦传出去,那小姑奶奶估计要上吊了,他哼一声,“这么着吧,交五万,押金条到手我就撕掉,怎么样?”

“您这不是逼着我……犯错误吗?”赵明博犹豫一下,眉头紧皱,看起来颇有一点为难。

“十万,说定了,”杨明站起身来,别看他委屈了半天,那是惹不起陈太忠,对眼前这个小小的副所长,他还是放不到眼里的,“明天我和刘局长请你喝酒……大家也是不打不成交嘛,呵呵。”

这就是隐隐的要挟了,可是赵明博还没办法计较,人家可是打着“和解”的幌子说出这话的,于是“悻悻地”地嘬一嘬牙花子,“这个……算了,我不说那么多了,您跟汪所长交涉去吧,我这儿是过了,酒我也不喝了,明天是个二十四小时班。”

十万的活动经费到手,汪峰自然也就答应了,然而,他愿意维护杨明,却是一点都不待见吴晓芸,所以汪所长的心里也不无遗憾,小赵你刚才那么狠,现在就不知道多要一点?真是的,那可是常务副省长的女儿啊,怎么能这么不值钱呢?

到得凌晨零点半的时候,所有的事情都搞定了,除了要等天涯的传真,杨明的配枪才能被归还之外,真的没事情了。

雷蕾和刘晓莉也没走,一直站在派出所门口等消息,见到陈太忠和王启斌笑容满面地走出来,刘记者才轻声问一句,“什么结果?”

“没什么结果,就这样了,”王部长打着哈欠,他的年纪毕竟大了,熬夜不怎么行了,“倒是让雷记者和刘记者白忙一场,辛苦了。”

雷蕾不发话,一双疑惑的眼睛却是不住在陈太忠身上看来看去,在她的印象中,太忠办事不会白出手的——哪怕是妥协,也要捎带点什么。

“唉,人在官场,就要讲妥协的艺术啊,”陈太忠郁闷地撇一撇嘴,不过下一刻,他的嘴角就露出了一丝微笑,“不过还好,总算恶心了他们一把,哈哈。”

他的笑声未落,田甜和段天涯走了过来,一旁还有摄制组的什么人,只是大家看到他们四个人,很自觉地顺着另一边走了,只有段天涯和田甜走了过来。

田甜的眼睛,不着痕迹地在雷蕾身上打个转,才转头看向陈太忠,“好了,答应你的事情,我一定做到,大家这样和和气气的,不是很好吗?”

敢情,陈太忠的人情两边卖,又卖给了马小雅,又卖给了田甜,而且要人家报答,田主持想了半天,实在想不出报答的法子来,就要他自己提。

对方能赶来支持,这让陈太忠有些感激,不禁就想口花花地说两句什么,遗憾的是雷蕾和刘晓莉在场,他犹豫半天,才提了一个条件,“上次那个事情,对田书记有点不敬,你跟你老爹说一声,不许再记恨我和祖大哥了。”

这个条件并不难做到,田主持当时就答应了,眼下见到他重提一遍,也不过就是道别的絮语,陈太忠笑着点点头,“你把话带到就行了,成不成都不关你的事。”

田甜也点一下头,张开嘴似乎是想说点什么,不过扫了旁边的雷蕾一眼,终于没再说话,而是抬起手摇一摇,转身走了出去。

四个人也信步走到门外,将雷蕾和刘晓莉送上那辆捷达车之后,王部长才轻叹一声,“唉,要不是两会,绝对不能就这么算了。”

“下雨了,”陈太忠觉得有一丝凉意落在自己的脸上,抬头看看天,“呵呵,下雨天,开会的天……”

(注:酒精能不能吸收,这是普通人或者杨明这么认为,是书中人物的想法,特此作免责声明)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