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1508章 酒后驾车

当然,真的说要放手,也不是那么简单的,还有相关一堆事情要处理,刘晓莉的带子,不过是其中之一而已。

陈太忠打人的事情,也是要处理的,吴晓芸知道杨明受了她的连累,但是她从小到大没吃过这么大的亏,咬牙切齿地不肯干休,“无故打伤了这么多人,我们要去医院体检,要赔偿!要追究他的刑事责任。”

杨局长实在有点受不了这小姑奶奶,悄悄地把她拽到一边,“小芸啊,你不要折腾了,不就是一点钱吗?杨叔给你出了,行不行?好不容易人家才肯罢手的。”

“我就是咽不下这口气,一定要把那个混蛋搞臭,”吴晓芸不听他的劝告,她还有自己的道理呢,要不是你胡乱拔枪又没带枪证的话,咱们也不至于这么被动不是?

被宠坏了的孩子都是这样,只知有己不知有人,她抱怨的时候,可就忘了人家杨明拔枪也是为了保护她,而事情的起因,也是因为她粗暴无礼的行为。

不过,怎么说呢?要说她非常幼稚也不合适,那种家庭出来的孩子,对某些事情还是挺敏感的,所以她并没有忘记安慰杨明一句,“杨叔您先忍一忍,等回了天涯,我跟我爸说,弥补您在今天遭受的损失。”

这损失你爸弥补得过来吗?他只是个常务副省长啊,杨明心里只能苦笑了,这次天南之行真是亏大发了,就算天涯没人跟自己叫真,暗暗地瞒过去了,可是他在北京的名声也毁得差不多了,丢人啊。

杨局长刚才将电话打给了苏文馨,还好,北京这帮人阴阳颠倒倒正是活动的时候,苏文馨听说是这种事,一脚就将皮球踢给了南宫毛毛,“你找南宫吧,我跟陈太忠不熟。”

南宫一听是陈太忠的买卖,也不好说什么,直接将于总的电话给了杨局长,南宫老总知道陈太忠和马小雅的关系,可是小马是于总的人,他要是乱介绍的话,犯忌讳不是?

说穿了,京城里这帮人赚的就是信息的钱,没事都能给你整出点事情来,更何况这种事呢?外地的凯子,不宰白不宰啊。

电话打到于总这儿,杨明终于是找到了马小雅,一圈电话打下来,丢人现眼不说,还欠了好多人情,真的是太亏了。

“听杨叔的话,就这么算了吧,”杨明咬牙切齿地劝说那任性的女孩,然而吴晓芸真的不肯干休,“身为国家干部,他打人还有理了?我一定要在他的档案上添一点污点!”

她这阴毒的想法,理论上是成立的,可是杨局长实在太清楚了,以陈太忠这种档次的人的能力,改档案都是轻而易举的事情——你给人家添再多的污点,回头人家随便找个人把那纸一抽,还不是白费劲儿?

这都是小儿科了,更有狠的人,直接凭空做档案出来了,普通工人三个月之内升为省厅副厅长的例子没见过吧?还真的有。

不过,吴晓芸铁下心思认真了,杨明是不劝不好,劝得过分了也不好,两人正嘀咕呢,赵明博所长招呼吴晓芸过去,绷着脸发问了,“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吗?”

“我错了?”吴晓芸做梦也想不到是这种结果,登时就傻眼了,话也尖刻了起来,“他打了我,倒是我错了?你的意思是,我再躺到地上让他强奸一下,就做对了?”

就你这模样,还指望陈太忠强奸你?回炉再造一下吧,赵明博心里不屑,脸上却是生出点犹豫之色,“你的意思是说你有理,是吧?”

“那我还没理怎么着?”吴晓芸原本就看赵明博不顺眼,若不是你这个混蛋偏帮,杨叔也不可能那么被动,所以她的话就很呛人,“打人的有理,挨打的反倒没理了?”

“嗯嗯,你说得有理,”赵所长笑着点一点头,一指旁边一个类似于微波炉的设备,那设备上还接个管子,“去,吹一下,吹一下咱们再说其他的。”

“这个……是什么东西?”吴晓芸看着那设备,眉头皱了起来。

“测酒精含量的,”赵所长笑眯眯地介绍,那笑容看在小吴同学眼里,是要多可恶有多可恶了,“跟交警队借过来的……当时你不是在开车吗?”

“测醉酒驾驶?”吴晓芸明白过来了,脸色也变了,她在金荷花的时候喝酒了,虽然是红酒喝得也不算太多,不过显然,尽管经过了一阵时间的折腾,她又吐了一阵,但是血液中的酒精含量恐怕还是过不了关。

她从小就被父亲捧在手里呵护,对社会上很多事并不是很了解,但是对醉酒驾驶的后果,她还是相当清楚的,禁不住眉头一皱,“你们派出所要处理的是打架斗殴,跟这喝酒不喝酒的,有什么关系呢?”

杨明在一边不好随便插嘴,不过听到这个回答,心里也是暗暗地点头:小芸倒也不是一无是处,这个切入点找得还是不错的,是的,派出所一般而言,是不管这种事的,虽然交警也是警察,但是一般而言,大家还是各管一摊。

可是,赵明博既然敢告诉她这东西是“借来的”,自然就有应对的法子,事实上他有意点明,无非是故意想羞辱对方一顿罢了,这个女娃娃真的太让人讨厌了。

“派出所的工作范围,也是你能给我们定义的?”赵所长听到这话,脸色微微一沉,“让你吹你就吹,哪儿来的那么多废话?”

“我就是不吹,你能怎么样?”吴晓芸大声嚷嚷了起来,事实上,这也不是她有意挑起事端,实则是她很明白,这个小小的派出所固若金汤,杨叔的能力发挥不出来,要是换成交警队来测的话,没准会有转机。

完蛋,杨明心里蓦地就是一沉,小芸这下说错话了,不过这女孩也实在被骄纵得不成个样子了,他也无意插嘴关说……你就接受一点教训吧,我这也是为你好。

“就是不吹?”赵明博冷笑一声,向身边那俩警察努一努嘴,“既然她不配合,你俩强制执行测试。”

看着那俩警察站起身向自己走来,吴晓芸尖叫一声,“凭什么只测试我,不测试陈太忠?你们这是有意纵容包庇犯罪分子!”

“就是啊,”杨明出声帮腔,他可是闻到陈太忠嘴里的酒气了,而且,做为国家干部去金荷花那种地方,肯定是应酬去了,又怎么可能不喝酒?“都不用测了,小芸,事情就这么算了,成不成?”

“哼,”赵所长不屑地哼一声,还没来得及发话,吴晓芸又尖声嚷嚷了起来,“凭什么算了?我不好过也不让她好过!”

“你确定,陈太忠要测的话,你就测?”赵明博饶有兴致地看着她,脸上又泛起了那种颇值得玩味的笑容。

“他先测,我就测!”吴晓芸回答得异常干脆利落。

“啧啧,”赵明博咂巴两下嘴巴,状若甚是为难,最终犹豫一下看向杨明,“杨局长,这话您听到了,你是不是也这么看?”

“那是小吴的意思,我无权干涉,”杨明觉得这厮的眼光有点不对劲,犹豫一下,就皱着眉头发出了明哲保身的宣言,“我不表态。”

“去,把陈主任叫过来,”赵所长手一挥,吩咐其中一个警察,那神情是要多笃定有多笃定,“别跟他说是什么事,”说完他转头看一看杨明和吴晓芸,笑着点一点头,“其实我这人很好说话的,真的……”

不多时,陈太忠就被警察领了过来,一听说赵明博要测自己的酒精含量,脸上登时就苦做了一团,为难地咂一咂嘴巴,又警惕地侧头看一眼杨明和吴晓芸,“赵所你这么搞……有点不合适吧,干工作谁还没个应酬?”

装吧,你就装吧,赵明博心里暗笑,这馊点子还是你提出来的呢,说你不怕检查,不过,表面上的工作,赵所长还是要做到位的,他不动声色地咳嗽一声,“应酬归应酬,但是酒后驾车对社会的危害性太大,陈主任你还是配合一下吧。”

“我喝酒了,不过没有醉酒,大不了罚点钱嘛,”陈太忠看起来挺不想吹那个管子,“我记得是两百到五百的来的,离开政法委太久了,不知道我说得对不对?”

“还是吹一下吧,”赵所长含笑摇头,不过眼神倒是异常坚定,“你吹了别人才肯吹,我说的没错吧,杨局长?”

见他俩这一唱一和的,杨明本能地觉得什么地方有点不对劲,不过一时间他也想不到那么多,只是咳嗽了一声,表示这话他听到了。

“告诉你就是酒后驾车,不是醉酒,”陈太忠不满意地嘟囔一声,抓起管子狠狠地吹了一口,果不其然,仪器上的黄灯亮了!

这种型号的测试仪上有五个灯,一个绿灯一个黄灯三个红灯,绿灯表示一切正常,黄灯表示驾驶员是酒后开车,但是酒精含量在许可范围内,属于扣本加罚款的处理方式。

而红灯的性质就严重了,铁铁的是醉酒驾驶了,那不但要扣本和罚款,还要拘留的,而那三个灯,代表不同的醉酒程度——当然,有人愿意叫真的话,测试仪上也有数字表示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