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1505章 杨明道歉

敢情,拍摄《青青子衿》的这个公司,还真的是杨明从北京找到的,杨局长紧记着上次出书时候遇到的麻烦,这次决定说成什么也要找个专业的公司来运作。

简而言之,这次合作是荆俊伟的帮闲撮合成的,那帮闲叫郑娜是一名化妆师,上次荆俊伟见杨明的时候认识的,陈太忠对这女人也有点印象。

荆总这个电话的目的很明确,你放不过杨明那是你的事儿,你要折腾吴晓芸也随便你,但是那摄制组没招你惹你的,太忠你就且抬抬手吧。

对这个合理要求,陈太忠没有不答应的道理,虽然知道那摄制组里的人也未必就是什么好鸟,但是人家没招惹他,这就足以让他决定网开一面。

人家荆俊伟混京城的,看不上这些地方土棍,只求保住几个在北京混的主儿,这点要求真的不算太高。

然而,这并不代表陈太忠心里没什么想法,挂了电话之后,他心里暗暗感叹,这就是第三方了啊,杨明的压力是一方,吴晓芸的压力又是一方,再加上眼前这一方……别说,一般人想挑战类似的摄制组,还真的得有点能耐才行。

所以说,人家吴晓芸在外省都敢这么嚣张,倒也不是全无原因,女孩儿具备嚣张的本钱,除开她自己的家世不提,身边的人也都不含糊。

放下电话之后,他才发现蒋君蓉已经走到了一边,手里拿着一个小巧的手机,嘀嘀咕咕不知道在说些什么,不过他也没兴趣知道那么多,只是饶有兴致地看着刘晓莉,“刘记者,你想知道点什么,尽管问吧。”

这显然是违反采访政策的,派出所还没答应刘晓莉的请求,他倒是先准备回答问题了,不过他陈某人是凤凰的干部,素波也管不到他头上——你们让不让接受采访,关哥们儿鸟事?

你觉得什么能说就跟我们说什么好了,刘晓莉刚想这么回答他,雷蕾从包里摸出一支录音笔来,“给,晓莉,用这个。”

有这么个提醒,刘记者终于反应了过来,现在大家是在派出所呢,不能表现得太过熟稔,而且同时,有这么一支录音笔的话,万一有什么责任,也好推到陈太忠身上。

当然,这并不是说她有心拿陈太忠当冤大头,雷蕾拿出录音笔来也不是因妒成仇想要陷害陈某人,而是说三人都知道,刘晓莉的身板太弱小了,根本扛不住可能接踵而来的打击报复,手里有这么个东西,也算是护身符,万一事不谐,也好扯上陈主任的虎皮吓唬人。

至于这录音笔真正的用途,是便于采访和整理资料,那反倒是次要的了。

“谢谢蕾姐了,我也有,”刘晓莉笑一笑,从她的包里摸出个小录音机来,转头看着陈太忠,按下了录音钮,“您先简单地说一下事情经过吧。”

其实事情很简单,真的很简单,大约三分钟不到就讲完了,要不说是“一声喇叭引发的血案”呢?无非就是大家没有忍让,等对方辱及自己的父母的时候,陈主任想要讨个说法,那边却是先要扇他耳光,于是打了起来,再然后有人拔枪恐吓之类的云云。

“那个杨明你以前就认识?”刘晓莉逐渐地进入了状态,于是就发现了一点蹊跷。

“嗯,在北京认识的,”陈太忠点一点头,倒也没有隐瞒,知道了吴晓芸的身份之后,他已经明白为什么杨局长要翻脸无情了,自己抽了人家老板的女儿,为了向吴省长有个交待,老杨肯定要红着眼睛,不分青红皂白乱咬一气儿了。

可是,理解归理解,他生气也就气在这里,换个人他还未必有兴趣这么折腾,好歹也是有过几面之缘不算陌生人,做人怎么就能这么市侩呢?

当然,他的解释,还是比较冠冕堂皇的,“不过,就算以前就认识,对这种严重危害社会安全的行为,我也不能视而不见,革命不是请客吃饭……嗯,这话说得不太合适,但是我不会因为他是熟人,就忘记原则的。”

“打扰一下,”蒋君蓉不知道什么时候打完了电话,站在了他的身边,见他说的话告一段落了,才插嘴发问了,不过这问题委实有一点天马行空,“陈主任,我请教你一个问题……听说王启斌和戴复关系不错?”

呀,这女人倒是大能!这一刻,陈太忠不得不服气了,二七路这一摊子事情,看似是他风光无限,其实不然,里面最关键的一环赵明博,却是王启斌一手促成的,若是没有王部长从中斡旋,一切都无从谈起,而最大的压力来自警察系统里,那也是赵所长一力扛起来的。

就算他陈某人通过高云风或者其他人,再找警察来接管这个案子,除非有充足的理由,人家赵所长说不交也就不交了,连刘国栋都顶了,还有谁是不能顶的?赵所长的关键之处可见一斑。

然而,赵明博是王启斌的人,王启斌则是戴复任副秘书长时提起来的,而戴秘书长却是蒋世方的心腹,还因此受了连累被调整到市总工会去了。

眼下蒋君蓉这么问,味道不问可知,我已经知道里面的轻重了,你要不给我面子,我就让我老爹出马打招呼,不信戴复和王启斌一点面子不给。

陈太忠能够确定,年前他仗义出手,挽救了王启斌的政治生命,王部长十有八九会婉拒了蒋书记的请求——毕竟中间还隔了一个戴主席,不过如此一来,王部长帮忙帮到不怎么开心的话,也没什么意思不是?

“王启斌……戴复?”陈太忠想明白之后,也只能装傻充愣了,他皱着眉头看一眼蒋君蓉,“蒋主任你这是什么意思?我不太听得懂。”

“你真的听不懂吗?”蒋主任送给他一个莫测高深的笑容,“我刚给戴主席打了电话,知道了一点有趣的事情呢。”

“哦,明白了,”陈太忠恍然大悟地点一点头,随即展颜一笑,异常灿烂的那一种,“呵呵,不过你说的这个戴主席……又是谁呢?”

“陈主任,你可太不老实了,别把别人都想得那么弱智成不成?”蒋君蓉微微摇一摇头,又笑了,这一次她笑得极其开心,配上她一向高贵的气质,显得有一种惊心动魄的艳丽。

蒋主任一边笑一边肆无忌惮地盯着他看,笑了足有十秒钟,才转身离开,“好了,不跟你说了,我要走了,”只是,在走到门口的时候,她又轻声嘀咕了一句,声音大小却是刚能让陈太忠听得到,“敢情是郭宁生把这件事告诉赵市长的。”

咦?陈太忠听得登时就愣了,好半天才回过味来,这个这个……她的意思是说,郭宁生偷偷地在背后打王启斌的黑枪?

蒋君蓉来协调工作,肯定也是对过程做了一些了解的,他开始慢慢地分析,而我在这里折腾杨明,十有八九是有个把警察看不顺眼,就悄悄地捅到了郭宁生那里。

在任何一个单位,都不可能有人能得到所有人的认同,而赵明博还是个副所长,有人惦记其位子或者感受到了什么威胁,倒也是正常的。

王启斌和赵明博关系匪浅,这事或者周局长和刘局长都不知情,但是二七路派出所的警察不可能不知道,爆料的那厮肯定也不会忽略了这一点。

郭宁生知道我在派出所,肯定不敢露面,但是丫又不想放弃打击王启斌的机会,甚至没准还想着顺手捎上我,所以才将此事捅到了赵喜才那里——年前是赵市长把他从省纪检委捞出来的,两人关系迅速升温那简直是一定的。

赵喜才也不想直接面对我,所以就找了蒋君蓉这么个主儿出来——敢情这厮是想坐着看我跟蒋主任对掐,没准到时候能把蒋世方都勾出来。

若是只有天涯省吴省长的压力,素波这边不用太过理会,但要是再加上个蒋书记,那就是俩省委常委了,想到这里,陈太忠一时有点无语,老赵啊老赵,你这心思太歹毒了吧?

总算还好,蒋君蓉不是胸大无脑的那种女人,年轻的副主任有点庆幸,很显然,蒋主任通过一些苗头,发现了什么不妥,所以打几个电话又落实了一下——居然电话都打到了仆街的戴主席那里,丫发现被人当枪使了,终于痛快地转身离开。

要不是荆俊伟的电话来得及时,我差一点就跟蒋君蓉掐起来呢,想到这个,陈太忠越发地庆幸了起来,敢情别人说哥们儿运气旺,还真不是随便盖的,这个电话也太及时了。

可是,蒋君蓉又怎么能知道,是郭宁生向赵喜才打的小报告呢?陈太忠想不出其中的关窍来,一时就愣在了那里。

他正愣在那里发呆呢,猛地觉得耳朵有点疼痛,扭头一看,却发现雷蕾才缩手回去,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,“蒋主任真的很好看,不过,我们还在采访呢,是不是?”

“你多少照顾点影响嘛,”陈某人紧张地四下打量一番,悻悻地撇一撇嘴,随即才想起自己的冤屈来,“你这是瞎想什么呢?我是因为她的话,考虑到一点事情,才走神的。”

“你愣在那里半天了,也不怪蕾姐,”刘晓莉知道这对狗男女之间的破事,也没表现得大惊小怪,“看起来事情又有变化?”

“嗯,”陈太忠点一点头,嘴角露出了诡异的笑容,“哼哼,看来有人嫌不够热闹,一定要在火上添一把柴,有意思,真有意思……”

别说,赵喜才这算计,还真的有点狠,隔岸观火、移祸江东加上瞒天过海,这歪门邪道的招数一招接一招,一不小心就得中招。

当然,陈太忠自保是肯定没有问题的,但是只说天涯省施加压力一大,天南省这边万一有省领导指示顾全大局,他这戏就唱不下去了,除非他找蒙老大求救。

可是他不想求蒙艺,一点都不想,年前两人才因为校园网的问题吵了一架呢,再说了,人家蒙书记是一省的老大,没准格外强调大局感——是的,他不知道蒙艺会对警察局长“非法持枪”持怎样一个看法。

戏唱不下去,陈某人就没了面子,不仅要成为省里的笑柄,甚至去北京都要被人笑话——在自家地盘上都斗不过杨明,陈主任你砢碜不砢碜啊?

若是王启斌或者赵明博在此事中受到牵连的话,他的面子更掉得没边去了,必须承认,这个可能性是客观存在的。

看来是该用一点盘外招了!陈太忠心里暗暗地做出了决定,不成想他的决心刚刚下出来,有人推门而入,进来的正是杨明、汪峰和刘国栋。

“太忠,我是找你道歉来了,”杨明的脸色,那是要多难看有多难看了,不过这也没辙,谁要他的把柄握在对方手上了呢?“咱们认识也不是一天两天了,今天我喝多了一点,那个……你见谅啊。”

杨局长做出这种低姿态,非是无因,他本来一门心思地想找回场子呢,但是刚才冷静下来一考虑,不对啊,“非法持枪”这罪名可大可小,万一这事情传到天涯去,被人抓住大做文章,也不是不可能的。

官场如雷场,一个不小心就可能落下话柄,而这话柄不定在什么关键时候就成为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,事实上,只是在上进的关键时刻阻碍一把,就足以让人后悔得撞墙了。

刘国栋倒是明白他的心态,安慰他的同时,也在没命地打电话,不过自打卢刚倒了之后,刘局长的人气也水降船低,下面还有些同志还肯买账,上面的人就有点……那啥了。

杨明正自怨自艾呢,汪峰鬼头鬼脑地走过来,发现没人注意,悄悄地嘀咕一句,“刘局,外面可是来了记者了,报道‘戒毒中心’案子的记者,还有《天南日报》的记者,对了,田书记的女儿也来了,好像跟陈太忠关系挺好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