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1504章 蒋君蓉的来意

汪所长请人进屋,绝对不是留客的意思,事情已经不小了,他实在不能再放任四个美女站在走廊中争吵,那样就更轰动了——虽然有一个其实不算太好看。

其实,蒋君蓉也没有跟这几位对吵的意思,她只是很明确地告诉对方,“你们不用让汪所长请示了,上面已经发话了,不可能答应你们的采访要求……这件事原本就是个误会。”

“新闻报道要保持相对的独立性,”刘晓莉淡淡地回答她,颇有一点名记风范,事实上刘记者还真不怕对方口中的“赵市长”,她因调查合家欢而“被精神病”,又是被陈太忠捞出来的,自然知道赵喜才和陈主任的真实关系。

“警务人员非法持枪,确实也是一个社会关注的热点,”雷蕾对这个说法很清楚,“两年前省里曾经发起过规范警务人员用枪的活动,《天南日报》有过相关报道。”

“那个活动不止是对警务人员的吧?”蒋君蓉不屑地笑一笑,她对此事也有了解,“那次是清查民间私藏枪支,规范公务用枪不过是其中一项内容,走走过场而已,你好歹也是省报记者,连这点轻重都拎不清吗?”

这就是“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”了吧?刘晓莉心里恨恨地腹诽着,她虽然是科班出身,却是因为没有关系而没被纳入正式的体系,所以心里难免有点草根情结。

事实上,她走到眼下这一步,她的学校也难辞其咎,在学校里只强调新闻的时效性和真实性,强调新闻工作者的良知和勇气,最多再强调一下新闻采访中的一些小技巧,却是没告诉学生,其实最重要的是先学会认同潜规则——要不怎么说应试教育害人呢?

不过,所谓的吃一堑长一智也就在这里了,刘记者现在名气大了,但是同时,精神病房里四个难忘的日日夜夜,教会了她什么才叫真正的“面对现实”。

还好,眼下身后有陈太忠的支持,刘晓莉倒也不怕稍微出格一点点,只是太过刺激的话,她还是不方便说,所以只能不疼不痒地哼一声,皮里阳秋地来两句,却也是名记风范,“其中一项……蒋主任也承认是其中一项,这很好,大家有了共同认识。”

我跟你计较的话,失身份!蒋君蓉才看不上对方这种野鸡报纸的记者,所以也不接这话茬,而是侧头看一眼汪峰,“汪所长,能把陈太忠叫出来谈一谈吗?”

这年头的事情还真巧,说曹操曹操就到了,就在汪峰将答未答之际,一个警员推门而入,“汪所长,陈太忠那儿记录完了,您看是要关还是要放……呃,汪所有客人在啊?”

“小王你什么时候才能学得稳重点呢?”汪峰气得重重地一顿杯子,这不仅仅是简单的呵斥,更是内心深处的呐喊,不过眼下叫真是来不及了,他只得狠狠一咬牙关,眼睛一闭,“叫他进来吧,先跟谁谈由他自己决定。”

“汪所长先带我去看看我的同事吧,”田甜站起身来,她虽然表现得跟雷蕾很亲热,但是心里总是隐隐的不是滋味,陈太忠你遇到事情不找我,却是毫不掩饰地去找雷蕾这个已婚女人,我一个大姑娘家还不如她吗?

反正你知道我来过了就行了,在想到这个的时候,不知道为什么,她在沮丧的同时居然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。

田甜这也是误会了,陈太忠还真没通知雷蕾来,他刚才打电话联系的就是刘晓莉,刘记者不但欠了他人情,而且疯狂的名头在外,想要试水这种敏感新闻倒也不会让人觉得不正常。

至于不通知雷蕾,不仅仅是已婚妇女这种小尴尬,陈某人主要考虑到的,还是她的工作单位的性质,省党报不会允许记者大张旗鼓地收集这样的新闻,所以就免了,谁想人家刘晓莉又主动地拉上了雷蕾?

汪峰带着田甜出去了,不多时陈太忠被领进来,看到在场的三个女人,他愣了一愣之后,也没跟在场的人打招呼,却是提出了一个令大家啼笑皆非的问题,“还有个女人哪儿去了?”

“陈主任你好,”蒋君蓉笑着站起身来,矜持地伸手过去,那神态让人想到才下了一个蛋的小母鸡,傲然地扬着脖子,“很高兴能再次见到你,不过,这个场所好像不太合适……呵呵。”

不得不说,蒋主任的做派还是压了那俩记者一头,雷蕾虽然不怵她,却是要避一点嫌疑,所以最先发话的就是她。

“大正月的,你跑这儿做什么?”陈太忠讶异地看她一眼,伸手出去同对方相握,心里却是在琢磨,那警察明明告诉我是四个女人来的嘛,“大姑娘家的大半夜乱跑,合适吗?”

“我也是上命不由人,接了领导的命令来的,”蒋君蓉见自己的风凉话没有奏效,反倒迎来了对方的反击,也不再徒逞那些口舌之利,“这件事情扩大下去,对谁都不好。”

“我就没觉出对我有什么不好,”陈太忠哼一声,他对这女人印象比较糟糕,话头子就很硬实,“不知道蒋主任说的领导,是不是蒋书记?”

“不是蒋书记,是赵市长,”蒋君蓉说“蒋书记”三个字的时候,非常淡然,直似不是在说她的老爹,不过她的语气配上她的表情,倒也将那份傲慢和矜持展现得淋漓尽致,“希望陈主任能顾全大局,配合一下。”

“赵市长?”陈太忠讶异地看着她,眼中的表情是要多奇怪有多奇怪了,看到这种表情,蒋君蓉隐隐觉得自己好像说错话了,却又不知道错在哪里,只得微微颔首,“没错,不信的话,你可以给方秘书或者赵市长打电话落实。”

陈太忠愣愣地看了她半天,才摇摇头哑然失笑,“我还以为是你老爸的意思呢,我也是奇怪,蒋书记好像不怎么管天南的事儿了嘛。”

他这话看似在转移话题,不想再说赵市长什么的,蒋君蓉脸微微一冷,才待说点什么,接着又愣了一愣,才疑惑地发话,“你这话什么意思,觉得我没资格协调吗?”

她这是钻了牛角尖,感觉对方似乎是在耻笑自己:大家都知道你老爹是外省的书记,我跟你应付两句那是给你老爹面子,要是不给,他也无奈我何不是?

换个别人来说的话,蒋主任未必会这么想,但是眼前这厮从来都不给她好脸色,说话也是阴阳怪气的,由不得她不敏感一些,当然,更重要的原因是:这话本来就是事实,是她一直比较忌讳谈起的。

“这你就是多心了,”陈太忠笑着摇一摇头,心说这女人傲慢是傲慢,可是太敏感了吧,“我只是有点好奇,赵市长怎么知道这件事的,又怎么想起来让你来协调。”

我不够资格协调吗?蒋君蓉下意识地就是这个念头,只是,就在话即将说出口的时候,猛地发现对方的话里有话,是啊,为什么是我来协调呢?

来的时候,蒋主任不是没想过这个问题,不过她当时已经找到了理由,赵市长不想跟陈太忠碰头,以免产生龃龉,而她老爹偏偏是天涯省的书记,所以她出面比较合适。

然而经陈太忠这么一提醒,她才反应过来一个事实:有资格协调的人实在是太多了,是的,协调者不需要在天涯有关系,因为——这是赵市长的意思。

这是赵喜才在拿我当枪使吗?蒋君蓉实在无法不这么想,紧接着,她就想到了另一个问题:赵喜才和陈太忠之间,到底是什么样的关系呢?

看来我这次插手,是有点冒昧了,蒋主任虽然是女人,却也是能举一反三的玲珑人物,仅仅从陈太忠的一句话中,就联想到了这么多的内容。

不过,饶是心里提高了警惕,蒋君蓉却也没有轻易地退缩,这是个输人不输阵的问题,于是她笑一声,“那陈主任的意思,是愿意不愿意我来协调?”

“你要是被人拿枪指着,而且那枪已经打开了保险,你会不会接受别人的协调?”陈太忠哼一声,才待继续说话,手机响了。

来电话的是荆俊伟,“太忠,来素波了?什么时候抽个空坐一坐?”

“这么晚来电话,非奸即盗啊,”陈太忠笑着回他一句,“我正在派出所蹲着呢,你什么时候回北京?”

“今年打算过了十五再走,忙了这么些年,也该好好休息一下了,人不能做钱的奴隶,哈哈,”荆俊伟爽朗地笑着,“你在派出所,是因为杨明的事情吗?”

“我就知道你找我没好事,”陈太忠知道荆俊伟见过杨明,不过是见了一面还是两面就记不得了,今天这事儿插手的人实在太多,搞得他很有点烦躁,眼下又接个说情电话,心里真的有点腻歪。

然而,荆俊伟不但是荆紫菱的哥哥,更是不遮不掩直截了当地点出主题,这让他想发作也无从谈起,从本质上讲,他还是愿意跟痛快人打交道,“荆总你有什么话就直说吧。”

“我也没什么话,杨明还是你介绍给我的呢,随便你怎么对付他,”荆俊伟在电话那边笑,“不过这个摄制组里有几个人,你能放还是放一马,我还要在北京混呢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