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1503章 泪流满面的汪所长

杨明能看准吴晓芸没命地巴结,肯定有他自己的理由,撇开他渴望上进的因素不谈,还有一点也很重要,吴省长非常疼爱他这个女儿。

吴同学的《青青子衿》能够出书,就是杨局长帮忙操作的,不过这种事情操作起来简单得很,买个书号自己印刷就完了,印一万册也不过三四十万的事情。

吴晓芸心气很高,一开始就想印个三万五万册的,杨局长听得吓一跳,心说有钱也不是这么个糟践法不是?于是婉转相劝,“你看这个,多印几版多好?一说是第四版、第五版了,不比你书的扉页上的‘首印’好看一点?”

遗憾的是,首印一万本,这也难卖得很,除了作者自己留了五百本送人之外,剩下的九千五百本上架销售俩月,问津者寥寥无几,最后导致书商纷纷退货。

退货就退货吧,杨明也不在意,心说这么一大堆书烧了可惜,卖了废纸算了,于是大手一挥送给了自己的侄儿,“找个废品收购站卖了算了。”

他这侄儿在上大学,也算个有头脑的,心说这上千斤的废纸,我卖给废品收购站划不来啊,正好他有同学家长在一家小造纸厂,于是就卖到了那里,不成想这事一来二去的不知道怎么就传了出去。

吴晓芸同学惊闻噩耗,那是要多受刺激有多受刺激了,堂堂的大才女一个整整星期茶不饮饭不思,折腾得家里鸡飞狗跳,搞得吴省长都私下嘀咕了几句,嫌杨明做事不靠谱,杨局长辗转听说之后,心里也不好受。

正好他又听说吴晓芸挺迷恋某男影星,说不得安慰她几句,意思是说等杨叔回头闲了,找找那厮,看看能不能让他跟你合拍一部电影,咱不追星则以,追就要追得跟别人的手段不一样。

吴晓芸大发雷霆,主要也是被同学们背后的嘀咕羞着了,听杨明说有如此办法,心情登时好转,“要不就拍了我的《青青子衿》吧,女主角就是我的影子,我肯定演得好。”

杨明还能说什么?只能点头应允,心说暑假以后你就上大学了,估计也就没这个心了吧,谁想人家小吴同学还真把这事当回事了,隔三差五地打个电话问一问,杨局长终于知道,自己不能再缩着脑袋等事态平息了,于是才有了他的北京之行。

这些就是背景,无须再多解释了,可以肯定的是,吴省长非常在意他的女儿,一听说女儿在天南遇到事情了,马上就四下打电话联系人。

在吴省长看来,自己的女儿被打,是一件很严重的事情,至于说杨明携枪去了外省被人找碴,那就是小事了——都是警察系统的,小杨应该能搞得定。

像孙正平局长,就是吴省长托人找的,严格地说,省厅的窦明辉厅长,吴省长也联系得上,不过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,实在不合适惊动外省的警察厅长——运作成本有点高,这算是告状呢还是算打脸?

至于蒋世方那里,其实是吴省长的秘书联系了一下蒋书记的秘书,两人嘀咕两句,蒋书记的秘书没敢做主,只是表示可以代为打问一下,“蒋书记离开天南很多年了。”

当然,秘书是不敢瞒着蒋书记做这事的,说不得请示一下领导,果不其然,蒋书记的指示也是如此,“找别人也不合适,联系一下蓉蓉,她能办就办,不能办就算,人家敢扣下杨明,绝对不是善碴。”

于是,蒋君蓉对吴晓芸这一方的情况了解得就比较透彻了,她本来也不愿意多事,心说一个小毛丫头能有多好看,仗着有个副省的老爹,居然敢寻思演电影?

她心里是比较排斥演电影这类抛头露面的事情——戏子嘛,在以前连下九流都算不上,所以她的心里都有点瞧不起田甜,这也是她屡次挑衅田主持的原因之一,可是听说有个黄毛丫头不但出书,还演电影了,她却是生出了一点妒意来:她可能有我好看吗?真是不知死活。

不过,能不能插手,她总要给天涯那边一个答复,于是略略打听一下,蒋主任很惊讶地发现,跟杨明放对的居然是陈太忠这生瓜蛋子!

咦?这倒是有趣,蒋主任一向不怎么服气陈太忠,虽然现在她也知道了,人家背后靠着的是蒙艺,别人让着她,不过是看在她老爹的那一点香火情上——可是越是如此,她心里反倒是越不服气。

该不该插手呢?她正寻思呢,结果接到赵喜才的秘书的电话,说的可也是这事,方秘书说这种事赵市长不合适插手,不过两会期间稳定大于一切,小蒋,你老爹不是天涯省的副书记吗?帮着斡旋一下吧——你有出头的理由。

蒋君蓉想得到,这是赵喜才不欲跟陈太忠碰上,不过她却想不到两人的关系势同水火,心里一琢磨,那我就去一趟吧。

当然,蒋主任也没有甘为人当盾牌的觉悟,田甜略一问询,她这边倒直接将赵喜才抛出来了,我是奉市长的命令来协调的。

汪峰一听说又涉及到了赵市长,这脑袋瓜登时又大了一圈,折腾,使劲儿折腾吧,我看你们能折腾到什么时候,爷我是铁下心来看笑话了。

他正琢磨着,还没来得及安排找人,大门外面又进来俩美女——嗯,严格说,其中只有一个是美女,另一个要稍微差一点。

“您二位是找陈太忠还是找杨明的?”汪所长长叹一声,再也无法掩饰心中那股无力感了,“要不,就是找吴晓芸的?”

差一点的女人发话了,手里掣出一个小本子来,“我是《天南商报》的刘晓莉,这是我的证件……听人说,你们这儿接了一个警察局长涉嫌非法持枪的案子?”

“《天南商报》?”汪所长听得匪夷所思,心说这街头小报的记者什么时候也牛逼起来了,居然敢来派出所采访如此敏感的案子?

可是眼见对方那不卑不亢的神情,绝对不是伪装出来的,他一时间就有点搞不懂了,皱着眉头考虑一下,才咳嗽一声,用威严的声音回答,“很抱歉,这个案子……”

他的话还没说完,就听到田甜惊喜地叫了一声,“蕾?你这大晚上的也来了,你们《天南日报》不会采访这种案子的吧?”

“《天南日报》?”汪所长听得又是一哆嗦,热泪在眼中打转,好悬就要掉下来了,那是省党报啊,我这是招谁惹谁了呢——难道说,真是过年赢的钱太多的缘故吗?

“我是陪着晓莉一起来的,”还好,那美女记者看起来倒是挺好说话,笑眯眯地回答,“甜儿你也知道,上一次晓莉采访戒毒中心的时候,有些过激行动,我不太放心她。”

雷记者这话说得一点都不假,陈太忠确实是只通知了刘晓莉,可是刘晓莉一听说是这种事情,当然要通知一下雷蕾,一来是涉及到陈太忠,而且大家一起来有个伴,二来就是这种题材,《天南日报》不鼓励普通记者去采访,但是雷蕾到了现场的话,可以积累一手资料,万一用得着的话,也方便及时爆料。

原来日报的记者不参与!汪所长心里终于长出一口气,然而,下一刻他就被“戒毒中心”四个字震惊了,这个商报的记者,原来是打入精神病院采访的那个?

怪不得她敢来采访这个案子呢,汪峰心里有点明白了,正是“人的名儿树的影儿”,做记者的玩的就是名气,你有一个成功的报道在前,不管是大报还是小报的,以后别人见了你都要礼让三分,从某个角度上讲,刘晓莉这业绩一摆出来,身份比《天南日报》的普通记者也不遑多让。

做为警察系统的一员,汪所长当然知道轰动一时的“戒毒中心贩毒案”,由于他身为所长,甚至还听说了一点小道消息。

当然,不管那小道消息真实与否,反正这刘记者是完好无损地从精神病院出来了,案子也被捅出来了,这就足以说明一个问题——刘记者身后有人!

怪不得商报记者也敢牛逼了,敢情是这一位啊,汪所长再次热泪盈眶,我这是招谁惹谁了呢?天啊,杀了我吧,日子没法过了。

总算还好,一个声音及时出现,甜美得有若天降纶音,“这个案子合适不合适报道,还是两说呢,你们不会不知道吧?”

这是蒋君蓉发话了,她见来的两位记者胆子居然如此之大,少不得要扫一扫对方的兴,“赵市长说了,稳定大于一切。”

“赵市长说得没错,”雷蕾却是胆子比较壮,她既然跟着刘晓莉来了,自然是要力挺的,她笑着点一点头,“不过,非法持枪一定是影响稳定的,做为新闻工作者,我可以确定这一点。”

“咱们进屋说吧,”汪所长插话了,鼻音极重,听起来有点像感冒——眼泪终于流进鼻腔了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