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1502章 又来人了

青春励志影片《青青子衿》开拍了,男主角请的是一位红得发紫的人气偶像帅哥,接下来就要考虑取景的问题了,考虑到吴晓芸是天涯人,又是领导的子女,为了照顾影响,这片子不合适在天涯拍太多镜头。

好在她又是男主角的粉丝,倒也不怕吃苦,于是摄制组就全国各地风景名胜一一转悠——制片方已经说了,资金不是什么问题。

事实上这部片子并不是什么大制作,除了帅哥的工资较高,大部分的经费就花在外景地的租用和吃住上面了,尤其是进了寒假之后,由于吴同学能抛开繁重的学业,摄制组就连轴转地赶拍,直到正月初一才放假,连除夕都取了过年的夜景。

等到大年初六一上班,大家接着拍,这次来的目的是素波的永泰山,由于天南省有点名气的影视公司只有中天集团的花雨,现在却是又被吊销了执照,于是就请了几个吃得开的当地人做协调,天南省电视台摄影师段天涯就是其中之一。

杨明能来,却又是一番因果,那男主角人气太旺,走到哪儿都要引起些轰动,摄制组深感不便,吴晓芸也不喜欢这些纷扰,所以就央杨叔叔帮着协调一下安保问题。

杨局长出头打招呼,一般地方上都是要给个面子的,谁还没有求谁的时候?这次来天南,因为摄制组在素波只会待几天,杨明也懒得四处找人打电话了,索性直接就跟了过来,反正天涯的两会要靠后一点,而天南还有他十来年没见的老战友刘国栋。

今天下午的拍摄,是在一家健身馆进行的,吴晓芸同学迟迟进入不了状态,NG无数,等她好不容易有点状态了,男主角又找不到状态了,一直拖到接近七点才算完工,随即大家相约来金荷花吃饭。

由于下午拍摄得不太顺利,吴同学心里的工作压力很大,情绪就不是很好,结果开车出门的时候,见到前面有个天B牌子的车挡路,于是喇叭长鸣,哪怕是见对方都要起步了都不肯松手,终于酿成大事件。

这都是哪一出跟哪一出啊?负责记录的警察们一碰头,心说因为小事酿成口角的事咱见得不少,可是能因为这么小的事情,酿成这么严重的后果,真的是太罕见了——警察局长都因为非法持枪被抓进来了!

“一声喇叭酿成的血案,”问吴晓芸的警察放下手中记录的笔,长叹一声,有心说点什么,却是又没那个胆子,眼前这女孩固然是常务副省长的女儿,但是那陈太忠却是横行天南的霸王,孙局长都不想多管,他还能说什么?“唉,大家都让一让,何至于走到这一步?”

一边说,他一边从手边的纸袋中摸出一个馒头啃了起来,顺手还跟坐在旁边的汪所长让一让,“汪所,来个馒头垫垫肚子?”

“大过年的你就吃这?”汪峰笑着摆一摆手,他是知道吴晓芸的身份之后才坐过来的,不过听了双方的争执过程也是相当地无语,你说你一个外省人,来了素波还这么牛,你老爹只是副省长不是副总理哎,于是笑着摇摇头,站起了身子。

“你慢慢吃吧,我再去看看其他人,”汪所长向外走去,笑着打趣一句,却也是心里隐隐对吴晓芸不满的意思,“小心一个馒头也能引发血案哦……”

吃馒头的这位听到这话,好悬没被噎着,嘴里轻声嘀咕一句,“这领导怎么做的?大过年的……会不会说话?小心出门撞鬼。”

他没有一语成谶,汪所长一出办公室的门,没有碰到鬼,倒是碰到两个美女在对眼,都是一等一的美女,比屋里坐的那个女主角不知道强出多少倍去,而且奇怪的是,这俩人他看着都有点眼熟。

“没想到田大主持这么晚也跑来了,”身穿白色狐皮大氅,个头略高、气质相当高贵的女人笑嘻嘻地看着对方,“你还真的操心那个花花公子啊?”

啧,我说这么眼熟呢,汪所长心里明白了,敢情这个穿着雪青色风衣的鹅蛋脸美女,是省电视台的主持人,听说她是……政法委田书记的女儿?

“蒋主任开玩笑了,”田甜也笑一笑,淡淡地回答对方,“我有同事被带到了这儿,所以我过来看一看,不知道你说的花花公子是谁?”

“还能是谁呢?陈太忠嘛,”蒋主任笑着回答,眼中的表情颇值得玩味,汪所长在一边听着吓了一跳,这女人是谁啊,听起来居然连陈太忠都不放在眼里。

田甜不欲多跟她口角,见面前过来一个警察,笑着点点头,“同志,请问一下,省电视台的段天涯在哪里?”

“你是田书记的女儿吧?”汪峰当然不会错过这个向对方讨好的机会,于是笑着伸出手去,“我是这儿的所长汪峰,怎么这么晚了还过来?”

“汪所长你好,”田甜笑着答他,小手同对方轻摇两下缩了回去,表现得和气而不失大方,“我才加完班,接到了同事的电话,就过来看看。”

“哦,搞媒体工作是很辛苦的,”汪所长答非所问地点点头,脸上笑容可掬,“你要找的人是叫段……段什么来的?”

事实上他心里有谱,田书记的女儿,八成是找陈太忠来的,不过女孩子家脸皮薄不好意思说而已,我汪某人还没有耳背失聪到那种程度。

想到这里,汪所长禁不住在心里再次侥幸一下,幸亏我已经决定看戏了,刚才若是顺着刘局长或者周局长的意思,为难陈太忠的话,后果真的不堪设想啊。

“叫段天涯,还有……陈太忠,”田甜说起陈主任的时候,嘴里微微地打个磕绊,不过不细听的话也听不出来。

她确实是接了段天涯的电话赶来的,原本她还有一点犹豫,心说老段那嘴巴没个把边的,只是她给老爹打了一个电话之后,田书记很明白地告诉她,“陈太忠惹的是个警察局长,那家伙太能折腾了……已经有人找过我了,我没答应,不过也不好再反着帮忙了。”

那田甜就只能自己来了,其实她知道,老爹因为戒毒中心的事情,嘴上虽然不说,心里对陈太忠不无微词,心说我要是卷进去,老爸你总不能看着不管吧?

“哦,你等等,我帮你问一问,”汪峰笑着点头,又侧头看一眼那姓蒋的女人,冲着田甜低声发问,“这个人是谁?”

“招商办的蒋主任蒋君蓉,”田甜见他行事小心,倒也答得痛快,不过声音却是很低,“她父亲是天涯省委的副书记。”

“哦,”汪峰笑着点点头,心说敢情是为杨明缓颊来的啊,真是过分啊,身为素波人,胳膊肘却是往外拐,不过下一刻他身子一抖,就愣在了那里,眼睛张得老大,不可置信地看着田甜,“你说她是蒋君蓉,蒋世方的女儿?”

汪所长本来就算得上是个消息灵通的人物,更何况蒋君蓉那“素波官场第一美女”的名气极大,也是广大基层干部们YY的对象,他焉有不知道其身份背景的道理?

怪不得我看她也眼熟呢,汪峰有点明白了,就在这个时候,耳边传来田大主播清脆的声音,“没错,蒋主任的人缘看起来很好。”

“田主持,你这是又编排我什么呢?”蒋君蓉微笑着走了过来,“我现在可是来做和事老的,你要是不领情,那我就转身走人了……再来的人,可就未必像我这么好说话了。”

“哦?蒋主任你这话,什么意思啊?”汪峰不动声色地发问了,语气是淡淡的,礼貌中不失距离感,比起对田甜的态度来,那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——你老爹虽然是副省,不过是外省的,田书记可是正管着我呢。

“是赵市长让我来的,我都不想来,”蒋主任那气质真不是盖的,淡淡的几句话,将自身的优越感表达得淋漓尽致,却偏偏又不温不火,仿佛她天生就应该是那般似的,“我见了陈太忠那小子就想生气。”

她这话里还有别的意思:你们不是觉得陈太忠靠上蒙艺很牛逼吗?赵喜才也是蒙艺的人,要不这样,你们赌一把,看蒙老板会支持谁?

陈太忠和赵喜才不对付的事,只是在很小的范围内传播,这三位当然不可能知情,田甜听得就是一愣,“不是吴晓芸的父亲让你来的?”

吴晓芸的父亲不过是个常务副省长,用得动我吗?蒋君蓉心里冷冷一笑,我老爹在天涯省排名第四实际第三,姓吴的才排第十一,也就是杨明这种货色拿他当个宝。

“吴晓芸的父亲?我很少接触,”蒋主任笑着摇一摇头,“我是天南省的干部,又不是天涯省的干部,我这人一向这样,拿谁的工资,听谁的指挥。”

她这话有点虚,事实上,吴省长听说女儿在天南出了点小事,已经将电话打到了蒋书记家里,蒋世方对女儿的指示是:“顺手忙可以帮一帮,不顺手的话,那就不要理她了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