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1500章 越来越热闹

陈太忠在素波的警察系统名声不算太响,刘国栋知道此人,还是因为卢刚被撸的缘故,他跟卢局长关系极好,于是知道此事后面有个姓陈的家伙起了一些作用。

当然,到后来陈某人被评上天南省十佳青年,凤凰科委的名声也越来越响,刘局长虽然没有特意去关注,但是人家的名字一次又一次地出现在他眼皮子底下,想要无视都不可能。

怎么就惹了这么一个煞星呢?刘国栋不自觉地舔一舔嘴唇,心里暗暗叫苦,怪不得敢给警察局长上铐子呢,敢情是这家伙,那个二七路的警司估计也是明白了陈太忠的来头,所以才会胆上生毛地不买自己的账。

老杨你怎么就这么点儿背呢?他正无处下手之际,总算是现场又多出一个“王部长”来,似乎是挺有面子的,陈太忠和那警司都买他的账,所以他就没计较王启斌“干扰执法”的行为。

事实上,刘局长很有心让赵明博替自己介绍一下,不过转念一想,还是算求了,这混蛋刚才顶得我吐血,我直接问好了,“我是市局副局长刘国栋,请问你是?”

他一改刚才的粗暴作风,问得这么客气,王启斌听得就是一愣,不过,王部长为人比陈太忠、赵明博之类油滑一些,倒也没表现出什么,笑眯眯伸出手跟对方握一握,“我是东城区委组织部长王启斌,幸会幸会。”

“幸会个什么啊?这种场合算不幸了,”刘局长一听,这位的官不大不小,比自己差一点也是有限,于是苦笑一声,“王部长,初次见面,实在不好意思……能不能给我个面子帮着说一说?那个被铐着的杨明是我的战友,生死之交。”

“这个嘛……”王启斌微微沉吟一下,侧头看一眼赵明博,“赵所长,把杨局长的手铐去了吧?刘局长发话了,都不是外人嘛,反正也都是国家干部,谁还能飞了不成?”

他这就是偷梁换柱的意思了,我给你面子,不过就是把“铐着的”变成“不铐的”而已,至于其他……嗯,我没听出来,你要是脸皮够厚,就再求我一下?

赵明博皱着眉头想一想,最终还是点了点头,冲自己的警员招呼一声,“行了,有王部长和刘局长说话,放开他吧。”

他心里很清楚,刚才铐上杨明还真不是羞辱的意思,对方好歹是个副厅,还是带着枪的,他只是害怕在争执中发生什么意外,所以索性粗暴一点铐上对方下了枪,一来证据到手心里不虚,二来也是去除可能的隐患。

听到这吩咐,一个警员就拿出钥匙去开手铐,不过这个动作引起的反应大不相同。

赵所长想的是自己的人不错,不听刘局听自己的,不枉我一直照顾你俩小子,刘局长想的却是这个赵所长真不是个东西,话里的意思,居然是让我和王部长担保。

杨明的心思最为复杂,说句实话,他本来计划着不让别人开手铐呢,这可是他政治生涯中难以洗雪的奇耻大辱——你们铐上来这铐子容易,取下去可就难了。

只是,经过这一番较量之后,他猛地发现,陈太忠似乎比他想像的还要强势很多,心说我也不用硬撑着啦,跟谁过不去还跟自己的身体过不去吗?

有了王部长的居中调停,事情就好办了很多,杨明在被解除铐子之后,就想上刘国栋的蓝鸟车,怎奈赵明博沉着脸拦住了,“杨局长,手铐我给您开了,不过,麻烦您坐我的车吧?”

听到这话,刘国栋心里是要多不舒服有多不舒服了,纵然知道此人身后有陈太忠撑腰,还是禁不住哼了一声,阴阳怪气地发话了,“赵所长,你这是……怕我串供吗?”

赵明博绷着脸一言不发,也不看自家的领导,很显然,他是默认了这种假设,只不过是没勇气去反驳而已。

“你……”见他这副油盐不进的样子,刘局长心里真的是无法忍受,可是他还不合适发作,于是咳嗽一声,夹枪带棒地来一句,“今天还有人打架的吧?行了,我正好没事,去二七路转一转,正好去看看赵所长怎么处理案情,能不能不畏权势,能不能做到明镜高悬。”

有了他这句话,吴晓芸等一干人也被请到了二七路派出所,此时赵明博的酒气已经下去不少了,坐在那里,一本正经地招呼一句,“杨明,你先过来。”

打架事小,非法持枪事大,赵所长是这么认为的,但是刘局长却大为光火,他从派出所门口墙上的名单中知道了眼前副所长的名字,点名道姓地骂了起来,“我说赵明博,你了解案情,就是这么掐头去尾了解的?”

“刘局长你没看到,我这不是正了解呢?”赵明博也不给他好脸色,已经是这样了,再服软也没啥意思,“现在是我们派出所查案,刘局您看着就行了……杨明,坐!”

“不要坐过去,”刘国栋一把拽住杨明,赵所长请人坐可不是什么好意,那是三堂会审的架势,一张桌子后坐着俩警察,除了赵明博还有一个小警察,正拿着纸笔准备记录,桌前的矮小圆凳,却是给杨局长准备的。

“刘局,你这么搞,我的工作就不好开展了,”赵明博愁眉苦脸地看着他,“要不您过来问,我站着看,行吧?”

“你少跟我扯那些,”刘国栋哼一声,他何尝不知道自己已经失去了最好的出手时间?但是他不会放弃维护自己的战友,“你也不用刘局长刘局短的,我知道你赵大所长眼里没我这个刘局,你就把我当成旁观者就成了。”

赵明博看他一眼,也不说什么,只是冲着杨明指一指面前的凳子:你给我坐下。

“我看谁敢让他坐?”刘局长一抬脚就踢飞了那个凳子,凳子撞到墙上,发出“咣当”一声响,可见他用力之猛了。

“老子跟杨明打越南鬼子的时候,你还撒尿和泥呢,”刘国栋伸手一指赵明博,怒目圆睁,“要不是老杨,老子就死在越南回不来了,操你妈的,你再敢仗势欺人,老子豁出去这个局长不干了,也一定收拾掉你这个混蛋。”

“姓刘的,我受够你了,你他妈的再逼逼,老子豁出去这个警察不当了也要收拾你,”赵明博拍案而起,开始撸胳膊挽袖子,“有本事你来问,不敢问就给老子滚开!”

赵所长的脾气还真够火爆的,居然敢拍桌子大骂市局副局长,一时间在场的人登时就是一愣,连暴走的刘国栋都吓了一跳,等他反应过来这个小小的一级警司竟然敢骂自己,身子一蹿就要动手,谁想被一边的杨明死死地拽住了,“老刘,老刘……你冷静一点。”

旁边围观的警察们一拥而上,将顶牛一般的两人分隔开来,陈太忠在一边看得大为赞赏,行,不错,老赵你是个带种的,颇有哥们儿当年的风范。

王启斌也看得暗暗点头,小赵这家伙一直是粗中有细,眼下同副局长撕破了面皮,虽然看起来有点匪夷所思,但也正因为如此,以后刘国栋就不能随便对付他了,否则定然会落了别人口实。

有时候,与其唯唯诺诺还不如选择奋力抗争,赵明博心里明镜一般,我就算再忍让,也要被刘国栋怀恨在心了,那么还不如索性把事情搞大,在交好陈太忠一方的同时,也算自保的法门。

就在这个时候,门外又走进几个警察来,其中一个咳嗽一声,“这是搞什么呢?嗯?乱哄哄的跟菜市场一样……咦?刘局长也在?”

刘国栋一看来人,原来是东城分局的周局长,一边还站着二七路的派出所所长汪峰,心里也是一声苦笑,得,眼下这局面,还真是越来越热闹了。

刘局长为人直爽,却不是一点心眼都没有,刚才他咄咄逼人也是在试探陈太忠的底线,因为他心里也清楚,杨明那个“非法持枪”,还真的怕有心人做文章——而陈太忠不但是有心人,也是有能力做文章的人。

他既然不可能坐视杨明被欺负,那么就需要主动出击试探,打的主意居然跟赵明博后来的类似:我就是帮战友来了,陈太忠你要是不满意,咱这也是私人恩怨,你要敢动用你的关系,那就不要怪我耻笑你了。

幸运的是,姓陈的似乎还真的吃这一套,当然或者也跟王启斌的面子有关,人家没有表现出什么反应,不成想是那个小警司受不了啦,跳起来跟他叫板,这年头的事情,还真是怪了。

周局长是受了孙正平的委托来捞人的,孙局长肯出面,跟面子什么的关系不是很大,只是听人说起一个外地的警察局长居然被自己的人以“非法持枪”的名义抓起来了,心说这不是乱弹琴吗?都是一个系统的,怎么能这么胡来呢?

孙局长不是不想打电话给赵明博,实在是吴晓芸根本不知道抓人的警察叫什么,等后来知道了,孙正平一想,人已经带往二七路了,又是一个派出所副所长,现在我出面不合适,少不得打个电话给东城分局的局长,招呼他放人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