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1499章 都不讲理

听到一级警督的怒吼,赵明博因醉酒发白的脸登时就变得通红,他认出来了,来的是市局的副局长刘国栋,刘局长一直就是个心直口快的主儿,以前跟局长卢刚走得很近,并不为现在的局长孙正平所喜,不过大致也没什么矛盾。

一般而言,刘局震怒绝对不是什么好事,赵所长正琢磨着该不该上去承认对方说的“混蛋”就是自己呢,刘国栋的眼光已经扫向了那两个红脸警员,“给我放人……你们谁是头儿?”

“刘局,我是二七路派出所的赵明博,”关键时刻,赵所长不能不站出来了,“我接到举报,有人非法持枪……”

“你放屁,”刘局长也不管在场那么多人,指着赵明博的鼻子就骂上了,“这是老子的战友,云峰市的警察局长,你是猪脑子吗?警察局长非法持枪?”

他一边说一边气势汹汹地走向对方,看那架势竟是想动手打人了,不过猛然间他似乎发现有什么不妥,回头看一看警车,发现杨明的铐子还没打开,禁不住大怒,“你们两个小子聋了吗?”

赵明博还真没想到刘局长在光天化日……光天化月之下,就敢这样摆家长作风,一时间有点不知道该怎么接口,不过还好,有人替他说话了,“刘局长,注意点素质好不好?”

陈太忠非常见不得别人在自己面前嚣张,更何况这位一来就对赵明博口出不逊?他当然不会坐视帮自己出头的人受人欺负,“谁告诉你,警察局长持枪就一定合法了?依你这么说,杨明持枪就不需要持枪证了?”

这话听起来是就事论事,但是说实话,他已经把口袋张开了,这个姓刘的局长真敢说出“不需要”三个字,他一点都不介意扣一顶帽子到对方头上,顺便把此人也拿掉。

“你是……什么人?”刘国栋猛地听到一边有人这么说话,登时就把目光转了过来,眉头一皱,接着又不屑地冷哼一声,“我们说话,有你插嘴的份儿吗?”

这话说得有点嚣张,然而,刘局长并不像大家想的那么头脑简单,他虽然表现得很傲慢,却是非常明智地回避了一个问题——警察局长持枪要不要持枪证的问题。

“我就是被杨明拿枪瞄准的人,”陈太忠的眉毛一竖,眼睛也瞪起来了,手一指刘国栋,“你又算什么玩意儿?敢说警察局长就不需要持枪证?”

“呀哈?”刘局长也是老警察了,当然知道对方这话厉害在哪里,有心发作吧,想到周围的人挺多,传出去可就难听了,愣了一愣之后,不再看陈太忠,而是转头看向了赵明博,看那架势,正是大人不记小人过的意思。

“二七路派出所的,嗯……你们所长是汪峰吧?”他铁青着脸看着对方,“多的我也不说了,这个人我要带走,你……咦?你们值班的时候喝酒了?”

说到最后,他的语气陡然间变得极其严厉,醉酒出警,显然是个值得计较的错误。

眼下是1999年,《警察部五条禁令》是在2003年才颁布的,所以说值勤的时候喝酒并不算什么特别严重的事情,当然,有人叫真的话,那也可以变得严重。

怎奈赵明博早就想好了说辞,刚才杨明问他的时候,他可以不答,眼下市局的刘局长发问,他显然不能再采取这种方式了,只能规规矩矩地回答,“我没在执勤,不过是接到了群众的举报,这是非法持枪,性质太严重……”

这个理由显然是非常强大的,对警察系统来说,违法犯罪的严重性也是分三六九等的,打架斗殴、聚众赌博、卖淫嫖娼这些基本上是一个档次,这是赚钱的行当,一般来说只能算在违法里面。

抢劫强奸这些,性质就严重得多了,但是性质最严重的,还是非法持有枪支、爆炸物之类的行为,这行为严重地影响社会安定,可能造成不可想象的后果,性质比贩毒还严重。

要是对上这种情况,不在班的警察也有出警的义务,反之亦然,若是有警察看到有罪犯在安放炸药不去管,而说什么“我现在休息”的话,一旦被人捅出来,等待他的只可能是双开。

警察最重要的职责,是维护公共安全,所以说赵明博这话说得再是在理不过,我不在班,而且……确实喝了一些酒,但是有人非法持枪,我怎么可能不管呢?

“啧,”这个回答顶得刘局长有点难受,危险物品的控制是很有必要的,他不能再拿醉酒什么的说事了,可是要说杨明持枪是合法的,身边却是还有个年轻人在虎视眈眈,随时准备着挑刺。

杨局长并没有告诉自己的战友那个年轻人的来历,这个很正常,一般人告状总是先摆自己的委屈,刘国栋犹豫一下,决定不跟这小警察一般见识,“那这样,你把这个案子移交给市局吧……我说,这铐子你们到底摘不摘?”

哼,还说我呢,你还不是一嘴酒气?赵明博心里恨恨地腹诽,我在喝酒时接到举报来抓非法持枪者,这绝对解释得通的,倒是刘局你喝了酒以后要接管这个案子,实在说不过去。

“铐子肯定可以摘,不过,他不配合我们工作,还是暂时带着的好,”赵所长也有点恼火了,我都接警了你还伸手,也不知道这局长是怎么当的,犹豫一下终于硬着头皮发话,“而且刘局你认识他,移交给市局……这有个回避原则吧?”

这就是他胆上生毛地置疑刘局长要徇私了,按说一般小干部是没这个胆子的,但是警察里胆气壮的人相对要多一点,赵明博原本就不是一个相信天下能掉下馅饼的主儿,自然也不怎么害怕天上掉下来石头——反正你是市局副局长,老子也不归你管,中间还隔着分局呢。

“你这是……”刘局长好悬没被他气糊涂了,手指着他嘴唇哆嗦两下,才恶狠狠地发话了,“这是命令,你必须服从。”

“刘局长你本事挺大啊,”陈太忠又开始说怪话了,按说他是该撇清的,然而这姓刘的委实欺人太甚,他实在看不下去了,于是笑嘻嘻地拍一拍手,“呵呵,只凭你一个命令,就可以推翻回避原则了?”

“你给我闭嘴啊,”刘局长知道这厮不含糊,不过眼下也顾不了那么多了,手一指对方,“你算什么东西,敢干扰执法?再乱插嘴,信不信我铐起来你?”

“你又算什么玩意儿?”陈太忠也恼了,脸一沉,周围围观的人太多,他实在不好动粗袭警,可这口气实在咽不下去,终于脏话出口,“老子好歹也跟你一样的副处,做为国家干部,见不惯你践踏法律,来,有种你给老子上了铐子,操!”

“我还不信这个邪了,”刘国栋听说这人年纪轻轻,居然也是个副处,心里不由得就是一惊,不过眼下他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,说不得一扭头就待吩咐,谁想杨明发话了,“老刘,这家伙是下面地市科委的一个主任,你跟他说话注意点,别让他抓住把柄。”

他已经从面包车处不紧不慢地走了过来,那俩警察不敢开了他的手铐,却也不敢拦着他,只能亦步亦趋地跟着过来。

“科委的?”刘国栋不屑地哼了一声,才待说点什么,猛地一愣之后,才侧头看一眼陈太忠,脸色也变得凝重了些许,“哪个科委的?”

他不明白对方来路,不过这好理解,老战友多年未见,杨明不能断定老刘是否在灯红酒绿的都市生活中迷失了自己,当年的铮铮铁骨是否依旧硬朗,而这姓陈的在天南显然势力滔天,所以也就隐而不谈了。

“我凭什么告诉你?”陈太忠眼一瞪,“你要真的敢不顾回避原则接了这个案子,再问我吧。”

“太忠,”王启斌旁观半天,实在是憋不住了,这矛盾显然越来越大了,说不得他就想出面降一降火,而且赵明博是他喊来的,他也不能让自己人的压力太大不是?“咦,你什么时候来素波了?”

看着他一脸惊喜的模样,陈太忠心说这家伙还真是装什么像什么,笑着点一点头,“跟领导来的,王部长怎么也在?”

“陪人吃饭,才散了,”王部长笑眯眯地胡说八道,眼睛转过去,冲着赵明博就是微微一愣,“咦?你不是那个……二七路的小赵吗?”

“王部长您好,”赵所长笑着点一点头,才待说什么,谁想王启斌绷着脸点点头,咳嗽一声,手一指现场,“赶紧都散了吧,这马上两会了,搞这么大动静做什么?”

“好的好的,”赵明博看一眼一边的刘国栋,犹豫一下才点点头,也不说什么,而是冲在场的人摆一摆手,“散了散了,大半夜的……看什么热闹?”

刘国栋的脸色却是不太好看,从王启斌的称呼中,他已经知道自己撞上了什么样的大板,姓陈名太忠的科委主任,那还能有谁?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