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1497章 组织部长的能量

凭良心说,暴走的陈太忠根本就不可能听任何人的吩咐,怎奈段天涯这家伙真的太会和稀泥了,拿胳膊肘轻轻捅一下陈副主任,低声嘀咕一句,“您已经铁铁地占了上风头了,现在停手的话,他们比您难受多了……扳本都没机会。”

“我怕他们扳本吗?”陈太忠冷笑一声,眼中满是不屑,不过说归说,他还是冷静了下来,“行,老段,我今天就给你这个面子,我这人一向讲理。”

反倒是杨明有点气儿不顺,他已经忘了这个年轻人是哪个市的科委主任了,不过有一点他可以确定,这厮不是省会城市素波的科委主任——这一点曾经对他造成过若干困惑,所以他记得非常清楚。

外地人嘛,我杨某人虽然是客场作战,但你姓陈的也不过占半个主场而已,我怕你不成?正是因为考虑到这一点,他干净利落地翻脸了。

不过很不幸,陈太忠接下来说的持枪证的问题,却是让杨明的心微微一紧,陈主任猜的一点都没错,杨局长还真的是非法持枪。

当然,杨某人身为地级市警察局长,携带着配枪全国各地跑一点问题都没有,最多也不过就是在北京略略收敛一点,没人会为这点小事去招惹一个副厅。

然而必须指出的是,这种行为是违纪的,甚至可以说是违法的,要是有人愿意拿此事做文章,倒也不是不可以,反正这年头类似的事情多了去啦,有人查就是违纪,没人查的话就是正常现象。

原本就是鸡毛蒜皮大的小事,大家话赶话没好话,才激发起的一出矛盾,对方出手很重,打伤己方几个人,这种情况,杨明一点都不在乎拿枪出来恐吓一番,但是眼下对方说起了持枪证的问题,那他只能悻悻地将枪装了起来。

当然,他也不怕人查,毕竟他是副厅级的警察局长,普通警员无故带枪出省是违法的,但是做领导的自有做领导的优越性,随便交待一句“为了安全起见”之类的就成了,反正来检查持枪证的也是警察,系统内的事情,什么不好说?

“给你面子?”杨明听到段天涯的话,冷哼一声,从包里摸出了电话开始拨号,“人被打成这样,我的面子该怎么算?别的我也不说了,报警吧……”

“报警就报警,谁怕谁?”陈太忠也摸出手机来,这种情况下,对方显然不可能通过正规渠道来报警的,你有关系难道我没有关系?

正经是应该先把“非法持枪”这个罪名落实了!他拿了电话在手里,犹豫一下却是犯愁了,要是想敲定对方这个罪名,肯定要保证自己喊的人先来,而且来的人还得敢于顶住上面的压力才成——杨明能招呼到的人,级别绝对不会很低。

哥们儿在素波不认识这样的警察啊,陈太忠有点搞不懂该给谁打电话了,高云风在警察局认识的人倒不少,不过……算了,还是给王启斌打个电话吧。

王启斌只是个小小的区委组织部长,还不是警察系统的,然而这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金荷花就地处东城区,哥们儿还就不信,这王部长在东城区没几个要好的警察朋友了!

“……关键是要稳重,”王部长正在家里跟钟胤天和王艳两口子闲聊,劝导小钟同学该怎么跟同事处好关系,老伴拎着手机走了过来,“老王,陈太忠的电话。”

“嗯?”王启斌站起身子就去拿电话,仓卒之间膝盖撞上了茶几,差点把茶几上的杯具掀翻,“陈主任,您有什么指示?”

“还说要我稳重,”钟胤天在一边窃笑,谁想王艳狠狠地瞪他一眼,低声反驳,“陈太忠这么晚打电话过来,肯定是要紧事……做人得知恩图报!”

“二七路派出所的副所长赵明博是我的人,金荷花归二七路管,”别说,王启斌在东城这几年,还真有那么几个心腹,虽然官阶不高,眼下却正是合用,“太忠,我用不用过去?”

“你来不来倒无所谓,”陈太忠一听心里也挺高兴,“不管他在不在班,尽快过来,先把对方的配枪扣下来,那边可是个外省的警察局长,副厅……没问题吧?”

“没问题,”王启斌犹豫一下,立马干脆利落地答应了,副厅的警察局长是不小,但是外省的就扯淡了,再说了,陈主任发话了,天大的困难都要顶着上了,“我马上安排。”

赵明博没在班,不过正跟着两个警察喝酒,接到电话登时就是一愣,舌头也大了——倒不是因为喝多的缘故,而是这电话的内容委实有点恐怖,“扣住警察局长,顶住压力,还要缴了配枪……王部长您这是?”

“唉,这是个机会,就摆在你面前,你不珍惜我就找别人了,”王部长的叹息从电话那边传来,赵所长愣了一下,刷地就站起身子,“走,金荷花,开工!”

金荷花就属于二七路的辖区,赵明博知道那儿是个是非之地,酒后发生冲突的事情基本上每天都有,而且一般都不会是平民百姓。

然而,牵扯到警察局长就是极其罕见的了,赵所长心里很明白,不过显然,敢跟副厅放对的主儿也绝对不会简单了,这不,王部长都说了?这是个机会摆在了自己的面前!

而王启斌是不会害他的,这一点,赵明博能确定。

这一切写起来长,但其实就是那么短短的两分钟的事情,而赵所长所在的饭店离金荷花并不远,于是,就在陈太忠拨出电话六七分钟之后,一辆白色警用面包车就冲到了现场,车上跳下来三个便衣,两个喝得脸通红,一个喝得脸煞白。

“警察!有群众举报,有人非法持枪,”脸白的就是赵明博了,他来得仓促,也没办法说什么酒后滋事,说不得直接一顶大帽子扣了过来,“刚才谁拿着手枪?”

啧啧,老王你怎么给我弄了俩酒鬼过来?陈太忠心里真是有点哭笑不得,总算还好,来的这位虽然喝了不少,办事倒是有章法。

事实上,就在赵所长赶来的路上,王部长跟陈太忠又交换了一下意见,赵明博也已然知道,跟外省警察局长放对的是个来自凤凰的副处——“蒙老大的人,把我从纪检委捞出来的”,这是王启斌的原话。

副处不副处不要紧,关键是蒙老板的人,那就什么都好说,对这一点赵所长心知肚明,不过另一边是副厅,所以他办事也是按着章法来的。

见他发问,一干人的眼光都落到正在打电话的杨明身上,陈太忠也不答话,只是淡淡地看着赵明博,现在周围已经围了不少人,他不说话当然是为了撇清。

按说他是个肆无忌惮的性子,眼下上前表明这三位是自己招呼来的,那是倍儿有面子倍儿出气的行为,然而,对方好歹是个警察局长,来金荷花的人也不乏有头面的人,两会召开在即,实在不宜过分招摇。

当然,他不作声,不代表别人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杨明心里就非常清楚,于是冷哼一声挂掉电话,不等别人冲自己指指点点,就径直走到赵明博面前,上下打量两眼,“你的警官证呢?”

赵明博心里抽了一下,脸上却是不动声色,手向兜里一抄,再拿出来的时候,手上已经多了一张塑封卡。

“一级警司?”杨局长来回翻看一下,嘴角泛起一丝冷笑,顺手将对方的卡片放进了自己的口袋里,“小小的一级警司?哼,执行公务的时候酗酒……你等着处理吧。”

赵明博敢拿出证件来,心里当然有应对的法子,根本不跟他扯这种不着调的事情,而是上下打量他两眼,脸一沉,“我已经表明身份了……你是什么人?”

表明身份了?杨明非常明白这话的意思,人家是在威胁自己呢,表明身份之后若是采取行动的话,自己敢反抗就是个“袭警”的帽子,不过,他又怎么可能被一个小警司吓倒?于是冷笑一声,“我的身份?凭你还不配问!”

他这么说,固然是不把对方放在眼里,同时也有别的目的,他已经联系上了别的警察,目前正向这里积极地调动人,他现在要做的是拖延时间。

然而,赵明博的身份虽然远不如杨明,但是对这种小窍门一点都不陌生,甚至可以说对基层那些小技巧的了解,还远胜于对方,于是毫不犹豫地一挥手,“不配合警方行动,先铐上他!”

“你敢!”杨明一声冷哼,才待说什么,谁想另一个红脸警察晃着铐子就走了过来,禁不住有点慌了,被铐上并不是什么严重的事情——这铐子铐上去容易,取下来可就未必那么容易了。

然而,做为一个副厅级的警察局长,他实在丢不起这个人,说不得就亮明一下身份,“我是天涯省云峰市三级警监杨明,希望你不要自误!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