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1495章 又被绑架了

章尧东叫陈太忠出来,原因很简单,他约了许绍辉父子出来吃饭,这种场合,也就只有陈太忠比较合适在场作陪。

许省长最近事务缠身,告诉他说自己要忙到很晚,换个时间好了。要是没有宁建中那一档子事,章书记就不敢再约了,可是眼下关系近了一些,听到对方没用“有饭局”的借口来推脱,心说这推脱不是很坚定的嘛。

所以他坚持了一下,许绍辉也就没有再推脱,于是大家就定在这个点钟,这个包间了。

按说金荷花最好的包间是顶层八楼的,有单独的电梯直达,不过许省长嫌那里太碍眼,特意叮嘱一下,说随便找个楼层就最好,结果就定在了四层。

新春已过,素波的街上又是一片车水马龙,眼下又是饭点,陈太忠开着桑塔纳左钻右钻,终于按时赶到了金荷花,谁想章尧东先一步已经到了,跟他在电梯口正正地来了一个面对面。

“一股酒气……喝到一半了?”章书记笑眯眯地冲他点一点头,态度竟然是难得地亲热,“等一会跟小许聊的时候,记得我昨天的话。”

“您放心好了,”陈太忠跟着点点头,一脸的肃穆,心里却是有点微微的不满,我虽然年轻,可好歹也是副处了,还能不知道管住自己的嘴巴?不就是你怕我提前泄露你的安排,招致许绍辉的不满吗?

事实上,他还真想错了,等着许纯良和许绍辉父子先后赶到,酒菜上来打发掉服务员之后,随便喝了两盅,章书记就掀开了底牌,“我和太忠说过了,他也希望纯良能去科委帮他,许省长您看?”

嗯?这个不对吧?陈太忠脸上带着笑,心里却是一愣,你不是打算过一段时间再提的吗?怎么现在这么早就提出来了,不怕许省长为此而恼怒?

许绍辉却是知道,章尧东为什么会这么说,对方一心促成此事,这次更拖了陈太忠过来,一来是表示下面的工作做到位了,二来也是打一打人情牌:我知道你儿子跟陈太忠关系不错。

小章不是第一次这么表示了,然而凭良心说,许省长还真的不太喜欢这种安排,他能理解章尧东急于跟自己套近乎的心情,但是他真不想把自己的儿子安排到凤凰去。

他老伴舍不得孩子离开身边,不过这不是什么要紧的事情,他的理由这跟无关,他只是不想跟章尧东走得过于近了。

撇开章尧东在凤凰很强势的话题不谈,只说把孩子放到凤凰,他自己就比较容易被章尧东所左右,这个原因就让他不得不慎重考虑此事——是的,两人的关系没近到这一步。

当然,要说章书记敢通过刁难许纯良而要挟许省长,那纯粹是胡说八道,天底下没有那么脑残的地级市市委书记,但是什么叫“润物细无声”?是个人都知道这话。

是的,将自己孩子放到凤凰,许家老爹担心出什么变数,那里可是天高皇帝远的,他不想孩子变坏,更不想自己在工作中被动,就有点不想答应此事——章尧东你要是个立足于在素波发展的厅长,那我答应你也无所谓。

不是有那么一句话吗?“无情未必真豪杰,怜子如何不丈夫”,若是纯良受不住诱惑,不但容易被人利用——比如说在下面搞出什么风风雨雨的,同时他这个做老爹的也会陷入被动,这个是毫无疑问的。

总之,种种原因让许绍辉不希望自己的儿子去凤凰,虽然那凤凰科委是部里的典型——所谓的镀金万无一失是最好的,遗憾的是这里称不上绝对保险,更何况他心里很明白,以纯良的性子,怕是不合适走官场这一条路。

章尧东未必能猜透许绍辉全部的心思,但是多少也能琢磨出点对方的忌惮来,不过许省长的谨慎,看在章书记眼中那叫生分,他深深知道,单纯比较交情的话自己差得太多了,在许省长眼里还不如秦连成值得信任,所以才在被婉拒之后,再次提出这个建议。

当然,这次提出建议,他就不是那么随意的了,索性直接拉了陈太忠过来,这个意思,许绍辉也心知肚明,人家这是说了:许省长,我这是第二次提出这个建议了,态度也很诚恳,你再这么推辞的话,可就有点寒我的心了。

大多数情况下,做领导的都不愿意主动去打击下级的热情,然而许绍辉对章尧东如此纠缠于这件事也有点不喜,难道非要我跟你说出“不行”两个字吗?

当然,这话有点说不出口,再加上陈太忠居然也在场,许省长一时就有点犹豫了:小陈不但是蒙艺的人,更是自己儿子在官场中为数不多的好友之一,我这贸然一反对,小陈心里也不会很痛快。

“等开过人大会以后再说吧,”他实在有点难以拒绝了,心说章尧东此人真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,居然绑架上我儿子和陈太忠,“小陈和纯良的关系很好,这个我是知道的。”

许省长这种反应,正在章尧东的算计中,他拉陈太忠来这里,目的就是为了将这么一军,只是眼下时机不是很合适,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约到对方,对陈太忠才那么吩咐的,谁想来素波的第一天就达到了目的。

不过说实话,章书记心里还委屈呢,这可是凤凰科委啊,镀金最好的地方了,要钱有钱要名气有名气,要不是绍辉省长的儿子,我才不会这么上杆子求人下来镀金。

当然,要说他完全是为了许绍辉或者许纯良着想,那也是胡说,他琢磨的跟许省长担心的还真的不差多少:小许来了凤凰科委,我这跟许省长沟通的机会就多了,而且有些事不方便找到许省长,可以让小许开口试探嘛。

听到许绍辉如此表态,章尧东对这个结果还是能接受的,于是笑着点头,“嗯,正好年三十的时候,凤凰科委宿舍楼因为燃放烟花爆竹起火,小陈觉得这是个契机,可以把一些历史遗留问题借机整顿一下。”

啧,我怎么觉得这是契机啦?陈太忠听得很是有点哭笑不得,就算是市委书记你也不能胡说八道吧?我是说宿舍楼年久失修,打算推倒重建……呃,这个,好像还真的是……有点整顿历史遗留问题的意思?

这帮家伙,一个个的说话都不含糊啊,陈某人以前对章书记的印象就是强势,最多再加上……瞬移,现在耳中听得章书记通过含糊其辞,有意地错误表达某些内容,好像是自己算计着拉许纯良来科委,心里是既好笑又佩服,领导们的语言艺术真不是盖的。

总之,章尧东这么说话,在给许绍辉一个错误印象的同时,也在陈某人面前不失市委书记的身份:小陈你可是跟我说过要重建宿舍楼,许省长要理解成别的,我也没办法不是?

许绍辉听在耳中,心里却是明白过来了,章尧东这是见陈太忠的牌好用,就又来加一点砝码,心里越发地有点不舒服了:我都说了要等一等了,你倒是逼宫逼上瘾了?

他不相信陈太忠会苦心孤诣地拉自己的儿子去科委,人家小陈靠着蒙艺,还用为了讨好我而做这种事吗?两头讨好这种事,过犹不及啊。

许省长非常清楚,自己的儿子跟小陈的交情,纯粹是王八看绿豆——对眼的缘故,当初小陈也没想着跟自己走近,而他出头刁难省纪检委,也并不是完全出于公心。

当然,后来陈太忠在凤凰给纯良找了一点活,但那可不仅仅是为了感谢他冲蔡莉开了第一枪,更多的还是两人性子相投的原因,小陈眼下若是想通过纯良讨好自己,再介绍几个活儿不就完了,多简单的事儿?

还好,章尧东这么做,还是想亲近我的意思,许绍辉承认,这种话也在他的承受范围之内,于是笑着点头,随意地岔开了话题,“尧东,童山搞的那个加大旅游区开发的报告很不错,这个方面,我觉得凤凰有潜力可挖……全省都有潜力可挖。”

“这个就要看旅游局和林业厅的支持了,”章尧东听得就笑,“指望我们地方扶持,资金是个问题,现在要花钱的地方真的太多了。”

他这话有点不买账的意思,不过这本来也是正常的,许省长你马上就升任书记了,既然你不分管旅游局了,我又何必太把别的副省长当回事?

许绍辉当然也知道,对方是通过这略带轻浮的话向自己表忠心,于是微微一笑,“旅游局的聂局长人还是不错的,回头我帮你打个招呼,现在国家正在大搞基础设施建设,借着这股东风,可以考虑把旅游区的配套设施搞上去。”

明白了,章尧东听懂了,敢情这是省旅游局的聂局长也搭上许省长这条线了,所以老许在要走的时候,还不忘记招呼一声:不要让童山旅游区半途而废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