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1491章 白宫

章尧东叫陈太忠吃饭,位置就在市委边上的白色小二楼里,这小楼在凤凰市官场可是大名鼎鼎,人称“白宫”的便是,同章书记走得近的人才能在此用餐,跟级别无关。

前任市委书记党项荣吃工作餐也在这里,不过那时候小楼还是红砖墙,章尧东上任之后,约莫是嫌有点晦气,但是附近又没有什么合适的地方了,索性贴一层白色马赛克,又将小楼里面装修了一下,于是就有了“白宫”的说法。

章尧东找陈太忠来,当然不会用什么文海的事情做理由,他要上省城了,是想再了解一下科委的新动向以及凤凰市今年招商引资的前景,正好陈主任兼着这两个口子,那么喊过来吃饭也就正常了。

这饭桌上也没什么外人,除了章书记的秘书,就是市委秘书长魏长江和前金乌县县委书记,现在任市委副书记的姜勇,这是章书记在市委中的左膀右臂,嫡系中的嫡系,相较之下市委组织部长盖正气都要差那么一点。

章尧东平时的便饭,比段卫华也强不到什么地方去,饭菜虽是精致,但大抵还是原材料比较新鲜,做工比较细致而已——像那排骨汤就是如此,农家自己养的没吃饲料的土猪,放在砂锅里小火炖七八个小时,葱姜蒜都不加,只加些许的盐,入口即化,满嘴都是浓浓的、纯粹的肉香味儿。

好在是不用吃那粗糙的粳米了,陈太忠对食物没什么挑剔的,倒是跟姜勇喝起酒来,姜书记爱喝两口,而且酒量奇大,章尧东知道这二位的状况,也懒得管,他和魏长江都是倒了一杯啤酒慢慢饮,与其说是饮酒倒不如说是在养生。

不过章尧东跟段卫华有一点不同,段市长吃便饭的时候很快,不谈正事,他却是专喜欢在吃饭时边吃边聊,先交待了两句自己去省里之后市委的工作安排,又说起了关于精神文明建设的事情——姜书记目前主管的就是意识形态的口儿。

说完这些,大家就畅所欲言了起来,姜书记几杯酒下肚,开始抱怨陈太忠卡金乌卡得太死,一点星火计划的钱都不给,不过他这县委书记早就离任了,眼下唠叨,无非就是瞎侃。

“要是姜书记您现在还在金乌,想要多少钱随便开口就成了,”陈太忠应付这种场面已经不在话下了,笑嘻嘻地回两句不着边际的话,轻描淡写地化解了怨气,还不忘顺手拍对方一记马屁。

“小陈你现在嘴皮子真溜,口惠而实不至,”章尧东哼一声,却也不是着恼的意思,“收拾一下,跟我一起去素波吧?”

陈太忠一直在琢磨,章老板把自己喊来是个什么意思,听到这话点点头,“正好我要去素波搞点钱呢,党校也要开课了,我需要准备什么吗?”

听到这话,魏长江和姜勇交换个眼神,心里禁不住称赞年轻真好,人家章老大发话让你陪着去素波,那是瞧得起你,你倒好,居然敢说“正好你要去”——难道不“正好”的话,你就不去了吗?真是话多。

果然是年轻真好,章尧东也没介意他这话,端起小碗咕咚咕咚喝两口汤,心满意足地长出一口气,才抬起头来,“不需要准备什么,听我的安排就行了。”

这个吩咐,就充分说明陈太忠刚才的话有多么多余了,章书记本来是要你随叫随到的,现在倒好,老板还要去就你的时间,不太合适吧?

年轻的副主任也隐约地感觉到,自己刚才的话,说得似乎有点不妥当了,不过他也没怎么在意,笑着点点头,“那成,配合章书记的工作是重中之重,别的事情都放一放,等一会儿我把工作向文主任移交一下。”

这话肯定是给章尧东提供炮弹用的,要不然他也不会只说文海不提秦连成了,章书记这次却是没有瞬移,跟着他的话题就来了,“小陈,你们这次火灾,暴露了工作中的不足啊。”

“嗯,”陈太忠很郑重地点一点头,叹口气放下了筷子,以示他的心情很沉重,“这个是有历史因素在里面,不过关键还是我们的重视不够,最近正打算推掉那两栋楼,起两栋新楼,职工宿舍院也已经开始建了。”

“科委现在做得不错,但还是缺少一个能全面规划的掌舵人,这不,关键时刻就看出来了?”章尧东终于图穷匕见,“小陈你独当一面没有问题,可惜在大局感上还稍微欠缺点经验,再过个一两年会更成熟。”

这话别说年轻的副主任听出来了,就连魏长江和姜勇也听出来了,两人这次连交换眼神都不方便了,只是在心里暗暗地盘算:得,这次科委换人是一定的了,不过听章书记这意思,一两年以后恐怕上位的还是小陈。

我还没有大局感?陈太忠真的要出离愤怒了,别人的水库哗哗地垮坝、豆腐渣的时候,我的太忠库忍辱负重,有成绩都不敢宣传,这都不叫大局感的话,什么叫大局感?

当然,这只是属于腹诽的内容,他心里可是在暗暗地叫苦,完了,要坏菜啊。

陈太忠不怕章尧东私下跟自己谈这个问题,但是姜勇和魏长江两个市委常委在场,章书记当着他俩的面把话说出来,这就是没有转圜的余地了——要不然老板的面子何在?

“章书记说得非常正确,”他硬着头皮点一点头,“文主任工作很认真,但是心里的局面稍微小了一点,我个人认为,这场火灾跟他缺乏统筹调配能力关系最大。”

你小子死活是要保那俩副主任了,章尧东也听明白了,做为凤凰的市委书记,他想了解下面行局的权力布局,还不是轻轻松松的事情?是的,他非常清楚,小陈对文海不感冒,但是对那俩副职却是很赏识。

是的,这个答案在他的意料之中,虽然陈太忠试图保那俩副职,也算是挑战他的权威,但却不是什么不能容忍的事情,热心并不是缺点——同事之间该帮忙说话的时候还是要帮忙,做人不能太势利、太冷血。

说穿了,章尧东也没有兴趣去处分邱朝晖和腾建华,要不然一下三个领导挨处分,动静就太大了,他一点都不想把事情搞大,否则他自己都会很惨的——这是蒙艺支持的、科技部竖起来的典型,姓章的你这么搞,是打算要谁好看呢?

一旦这种认识形成,别说许绍辉了,就连北京的那位也不方便帮他缓颊,都这么大的人了,居然做出这种目无大局的事情来,行了,这辈子你也就是个正厅了——张晓文可不就是因为类似的事情,被范晓军弄进省党史办的?

这种人是官场中所有人都不喜欢的,张晓文进党史办的时候,范晓军和吴敬华两人搭档气焰不可一世,连蒙艺的面子都不怎么卖,但是蒙艺还真就没拿这种事来打击范吴组合,因为张晓文就是那种犯了大忌的主儿:政治上不成熟!

而蒙艺做事,又是相当讲原则的——虽然这种品性导致了蒙书记眼下的被动,但是毫无疑问,大部分干部在大部分情况下,都是愿意认同规则的。

“其实科委的领导大都能力出众,”章书记说话惯爱用瞬移,谁想看问题也能瞬移,刚才还质疑文海的领导能力,眼下却是又开始肯定了。

还好,语言总是为意图服务的,最终他的话题还是一转,“不过现在的科委已经不单纯是咱凤凰的科委了,是天南的科委,是科技部的科委,这个意义实在太重大,我感觉个别领导已经不能胜任这个工作了。”

平缓过度?这个我喜欢,陈太忠听出来了,章尧东打心眼里不想科委乱,那么,处理文海的时候肯定会淡化原因,他对这个结果很满意——这就是普通的调动而已嘛。

在外界看来,那就是文海不合适这个工作了,局内人看来,却是科委在除夕夜发生火灾,文主任监管不利,所以被调走了。

只有最明白的人,才知道文海被调走的真正原因,科委仆街的时候,姓文的你可以做主任,但是眼下科委红火了,以你的资格和背景,不配做这个主任——就这么简单。

章尧东的话,让陈太忠挺高兴的,这说明文海走的时候,会有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,而不是惩罚性质的,这对于把科委当家的陈某人来说,已经可以满足了。

“文主任在有些方面的经验,还是很值得我们学习的,”他非常遗憾地摇一摇头,又感情充沛地叹一口气,“他,是我的良师益友,刚来科委的时候,我什么都不懂,是他,是文主任,手把手地教我学会了很多东西……”

他这话原本是想着对章尧东起个声援的作用,谁想连章书记本人听了,都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,忙不迭地插嘴,“这个问题回头再说,你的想法我知道了,呵呵……你的意思也是科委换个主任,是不是?”

呃,合着……这是我的意思?陈太忠再次无语凝噎……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