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1488章 独食不肥

许纯良说得没错,真有底气的人,根本就不会为这种事情操心,副处升正处的门槛极高,将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政府工作人员挡在了外面,但是对小许同学来说,也不过就是什么时候愿意走这个形式的问题。

“奇怪啊,”陈太忠犹豫一下,还是说出了实情,“那为什么章尧东要收拾我们科委的主任,这不是在为你腾位子吗?”

换个别人,他绝对不会问得这么直接,但是对许纯良就用不着,这家伙不但稳重、没脾气,而且口风也相当地紧,不会乱传这种无关紧要的话。

反正这种事情在文海等人眼里,是生死攸关了,但是对许纯良来说,还真就是那么回事,人和人本来就不能比的。

果然,许纯良的回答也很有他自己的特色,“你说的这个,我还真不知道,要不这样,等章尧东通知我之后,我马上告诉你,行不行?”

这家伙还真没辜负了他的名字,陈太忠见惯了藏头藏尾之辈,很是为小许同学的直率而感动,“嗯,那行,你要真想来科委,就算文海不想走,我也想办法弄走他。”

挂了电话之后,他又有点疑惑了,看来章尧东收拾文海,也未必是因为许纯良,那又是因为什么呢?他百思不得其解。

疑惑归疑惑,工作总还是要开展的,中午的时候,陈太忠陪着王伟新接待外省来的客人,王市长笑着介绍,“太忠,这是绕云市市委副书记张广厚的弟弟张永贵,找科委谈点业务,要是方便的话,看在老哥面子上,多照顾照顾。”

“伟新市长你这话可就见外了啊,”陈太忠一边笑着回答,一边转头看那张永贵,“这话你不能信,王市长这叫谦虚,他要是行个文什么的,让我们坐着我们就不敢站着,嗯……更不敢躺着。”

那张永贵四十出头的模样,瘦瘦小小的,身材跟黄占城那麻杆儿都有得一比了,不过,就算人家再瘦也是市委副书记的弟弟,跟营养无关的,不过此人说话做事倒是透着一股利索劲儿,不太像养尊处优的那种主儿。

张总过来,是想拿走海角省的高速公路无线紧急呼叫系统的代理,海角现在上马了一条高速路,用的也是无线呼叫的设计方案,而且接下来要跟天南对接的绕素高速公路,极可能也用无线。

现在国内能做了这个系统的,仅凤凰科委一家别无分号,不过这个设计方案却不是凤凰科委公关下来的,这也是天涯省那几个试点给了相关人员信心。

事实上,梁志刚在后来还带人去过一次,将最新生产出的呼叫站免费换了上去,外形美观大方卖相极佳——对于这种样板工程的广告效应,科委的人还都是相当重视的。

虽是国内仅此一家,但是人家有样板工程做示范,服务质量也好,科技含量又高,像这样的产品,只要有人推荐,设计院的人当然也愿意采纳。

其实这里面最重要的因素,就在于有没有样板了,这牵扯到一个责任的问题,再好的产品,若是没有样板摆在那里,也没有人愿意冒这个风险去推行——出了问题算谁的?

所以凭良心说,陈太忠这运气还真不是一般的好,随便买点专利就稀里糊涂整出这么个东西来,而且按说是卖不出去只能做技术储备那种,而且不定什么时候就过时了,结果天涯省那边就有交通部和发改委的人考察。

考察也就算了,还偏偏地有那么几个有线应急电话无法修复,结果被凤凰科委狠狠地宰了一刀,居然还因此打出了名气,这狗屎运也强到逆天了。

于是现在,这无线应急电话系统就成香饽饽了,设计图上是那么做的,这就相当是凤凰科委的独家买卖了,对有关系的人来说,这种买卖最是好做,想报多少钱报多少钱,而且供求关系也因此改变,不是买方市场,是卖方市场了。

是的,他们不用去找海角省高管局了,只要搞定凤凰科委就行了,所以张长贵就通过关系打问了一下,就了解到绕云科委办公室的副主任跟王伟新有点亲戚关系。

绕云科委是花了十五万来凤凰取过经的,虽然这钱是牛冬生出的,但是得算到科委的收入里不是?什么是人情,这就是人情。

更绝的是,绕云科委那里也拿到了装修检测权,其中还搭了副书记张广厚一点人情,所以眼下这事,是谁也推不掉的,王伟新也只能将其弟张永贵介绍过来。

“这种事啊,”陈太忠听得就有点挠头了,你说你清楚可以随便报价,我也清楚啊,为什么我们不自己去投标,非要让你过一道手呢?就因为这点人情?

当然,这大抵算得上一点小抱怨,东西直接在凤凰卖出去的话,也能省下不少的麻烦,有些时候不能把这种事太当真了,真要以为自己是大爷,不鸟人家这些代理商,这独家买卖也未必能做得下去,惹得人家急了叫起真来,改了设计图也不是不可能。

天下事原本就是如此,有钱是要大家一起赚的,来凤凰谈代理的若是些小鱼小虾也就算了,可要真是有点身份的,那也怠慢不得,要不然你再牛逼的独家产品也做不下去,中国这么大,各省市的牛人海了去啦,众口铄金不得不防。

还好,陈太忠对这点认识得还是比较清楚的,并没有因为自己的产品太俏而得意忘形,他犹豫一下才叹一口气,“张总,不瞒你说,来拿代理的人挺多的,我需要打个电话了解一下,海角省到底是怎么回事,请你原谅。”

说着他就拿起电话走了出去,张永贵侧头看一看王伟新,眼中有一点微微的不愉之色,“王市长,这个陈副主任的架子……好像有点大?”

“我还有事要找他帮忙呢,”王伟新笑着解释,心里也感叹不已,陈太忠这个怪胎,外省人真的是无法理解的,“你别看他只是个副处,从省里到部里熟人无数,而且……他说的很可能是实话,你看到这个项目了,别人也能看到不是?”

“呵呵,我倒不是不相信他的话,”张永贵也是挑通眉眼之辈,听了这话怎么可能还反应不过来?于是微微一笑,“我是觉得他似乎不怎么买您的面子,没想到您二位关系这么好。”

“他?他可是具备不买我面子的资格,”王伟新笑一笑,“永贵,说这话我也不怕你笑话,反正你好好跟他谈一谈,买卖不成仁义在,处个朋友也是不错的。”

“那是那是,”张永贵笑着点头,他哥虽然是省会城市的副书记,可是来了凤凰这一亩三分地儿,也不宜得罪当地的地头蛇,跨了省的事情,别说副市长,副乡长都有胆子折腾他。

说话间,陈太忠就捏着手机回来了,眉头紧皱着,“张总,这个单子……部里有人想做,要不,素绕高速给你算了?”

“素绕高速?”张永贵心说那可是后年的事儿了,而且要做素绕那也只能做海角段,天南段他可是插不进手的,总共才三百来公里,意思也不是很大。

总算是他得了王伟新的提醒,知道说话要注意分寸,于是苦笑一声,“陈主任,后年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呢,我想拿的是全省代理,人家做完一单,谁能保证会放过第二单呢?”

“全省代理不太可能,”陈太忠笑着摇一摇头,心说后年我还不知道你哥会怎么回事呢,“不过部里那位估计只做这一条路,然后就差不多该到点了。”

“部里,那是谁啊?”张永贵总觉得,这厮没准是在敷衍自己。

“X部长的人,”陈太忠这话还真不是胡说,他的电话是打给高胜利的,因为他知道高厅长是拿这个应急站做了点人情的,果不其然,这个设计方案就是高胜利的老部长推了一把,才做成了无线应急站,人家既然出力了,当然就有享受成果的欲望。

“是他?”张永贵最近一直在惦记高速路,对相关的领导也比较熟悉,一时间眉头就皱了起来,不知道在琢磨什么。

“要不这样吧,既然张总你是王市长引见的人,那就不是外人了,”陈太忠也不想让对方生出什么想法来,“我有个折中的建议,你看成不成?”

“你的优势是在地方上,那边的优势是在京城里,你们俩完全可以合作一下,互补嘛,嗯,我找人给你写个条子,你直接去北京活动,你看成不成?”

“陈主任这个建议实在太好了,”张永贵笑着伸出了大拇指,表情略略地有一点夸张,不过这也正常,人家说话做事太地道了,至于说他感觉到的那点傲气,也是陈主任有本事不是?“不知道是谁的条子?”

“交通厅高厅长的条子,”当着王伟新的面,陈太忠不想说,可是人家都这么问了,藏着掖着也不合适,心说驴都送了,也不差多送一根绳子了。

不过,这个姓张的说话做事,有点不太靠谱啊,你本来就不该现在问的嘛,他心里正腹诽呢,谁想张永贵笑着点点头,“那可太谢谢陈主任了,不过,不怕你笑话……我得先问我哥一声,合适不合适。”

靠,别人的事儿你不谨慎,自家的事儿你倒是够明白的,陈太忠一时有点无语,这体制外的人,办事就是不靠谱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