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1487章 无语凝噎

哥们儿是在打一盘好大的麻将,不是在下棋啊!陈太忠跟腾建华吹完风之后,又去市政府了,不过这次找的不是乔小树而是段卫华。

若说下棋的话,他的对手该是文海,可是要说打麻将的话,他的牌搭子就是乔小树和章尧东,至于说文主任,那还不够资格上桌面。

眼下正是三缺一的局面,所以陈太忠认为有必要再找个人来凑热闹,一琢磨,行了,也不用找别人了,就市政府大老板段卫华吧。

若论忙碌程度,段卫华一点都不比乔小树差,不过还好,陈太忠赶到的时候,段市长难得地在办公室里,听说他上门,直接同意加塞优先接见了他。

“我是来向卫华市长汇报火灾善后情况的,”陈太忠的话开门见山,他的眼神虽然恭敬得很,其实却是在暗暗观察对方,“希望没有影响您的正常工作。”

段卫华的反应,也在他的意料之中,大市长并没有表示出任何的惊讶来,更没有什么“这是乔小树的事儿”之类的暗示,反倒是笑吟吟地点点头,“有什么话直说好了,小陈你跟我见什么外?”

既然是这样,他就很直接地表示,只能同意那俩副职在工作动员会上做个检讨,“……也就这么多了,市里要是给他俩进一步的处分的话,我认为不合适。”

“哦,这样啊,”段卫华点点头,沉吟了起来,事实上,初三的时候他听陈太忠说章尧东关注科委的火灾,心里就隐隐觉得不对劲了——不大的火,初一着火初二就有反应,哪里有那么无聊的市委书记?

眼下小陈这么上门说事,就更进一步坐实了他的猜测,这厮既然绕过了乔小树这分管副市长直接找自己汇报,那么估计就是来求援了。

他沉吟了好一阵,就在陈太忠微微有些不耐的时候,终于发话了,而且直指本心,“我也不跟你扯那么多闲话了,章尧东是什么意思,你希望我做点什么?”

段卫华已经想明白了,小陈肯来求援是好事,而且他一直也认为,小陈跟自己的关系,要远远近于跟章尧东的关系,所以他回答得也是很干脆,你也别跟我这这那那的,到底想达到什么目的,你直说吧。

不得不说,这种单刀直入的问话,发生在段卫华这个沉稳圆滑的人身上,真的是比较罕见的,搁给别人知道,估计要羡慕半天。

就连陈太忠听到这话,都愣了一愣,方始回答,“我没跟章书记谈,不过据我分析,他大概是想动文海,动文海我没意见,但是不能小题大做吧?”

老段既然都直奔主题了,我这小小的副主任也没必要扭扭捏捏了,这次来,可不就是想让人家帮着仗义出手吗?

“据你分析?”段卫华禁不住重复一遍,接着就哑然失笑地摇一摇头,“太忠你说得……太婉转了一点吧?在你看来,他是要摘桃子了,是不是?”

“摘桃子什么的,我没资格考虑,”陈太忠非常奇怪,老段你这消息可也不是一般地灵通,莫不成是你跟章尧东商量好了?不过饶是如此,他还是不改初衷,“但是我不能容忍别人小题大做,我认为……做检讨,口头警告,这已经是极限了。”

“火灾……检讨……口头警告……”段卫华嘴里喃喃地嘀咕着几个关键字,沉吟了好一阵,终于是点一点头,“检讨是有必要的,但是我同意你的观点,惩前是为了毖后、治病救人才是目的,不能为了这点小事一棍子就把同志们打趴下。”

“那您认为文海做为主要领导,该不该也做出个检讨?”陈太忠心说老段这态度不错,不枉我投奔你一遭,下一步跟章尧东派来的大主任开战是早晚的事情了,就靠上段市长玩吧。

这倒不是他执意要跟章尧东放对,事实上,由于有许纯良这一层关系,又有科技部的支持,别说章书记前期对他支持不小,就算一点支持也没有,也不可能对他做出什么太出格的事情来。

他如此决绝地选择了段卫华,不过是对章尧东动科委脑筋不满的一种表示,没错,章老板是提前吹风了,但是搞得这么隐晦其实跟没吹也差不了多少,老章你态度不够端正吖。

“文海嘛,也做个检讨吧,”段卫华点点头,“你不要跟其他人说了,就做通文海的工作,不要让他乱吵吵……我相信你有这个能力。”

段市长还是不够强势啊,这次谈话让陈太忠意识到了一点问题,段卫华没有正面对抗章尧东的意思,所以才要他私下办理此事,以免引来章尧东的关注,不过这些也都是些小事,老段愿意出头帮邱朝晖和腾建华说话,那他的目标就达到了。

邱腾二位主任好歹也是副处的市管干部,想对其进行党纪或者政纪处分,那必须要市里的班子通过才行,对这样小题大做的处分,段卫华表示出异议是很正常的。

带着这种洋洋自得的心情,陈太忠又来到了招商办,这里虽然也是昨天报到,但是今天才开始正式工作,这是招商办的工作性质决定的,别人不上班的话,他们去哪里招商,去何处协调?

跟大家笑嘻嘻地聊一阵,他又去找秦连成聊两句,秦主任嗯啊两句,见一边碍眼的人走了,才走到门口亲自关门,笑嘻嘻地跟他说,“纯良的工作要调动了,太忠你听说了没有?”

“调动?”陈太忠被问得一头雾水,讶异地看着红光满面的领导,“他要调哪儿啊?”

“章尧东有意向把他调到咱凤凰来,”秦连成的心情委实不错,过年这一阵,他很是去了几趟许绍辉家,也不再提什么走人的话,结果许省长许了他,只要你能稳下心来,你的问题我是会考虑的。

其实两家关系的基础一直很牢固,不过前一阵许绍辉在全心全意地布局,其中又倚仗了章尧东的一些能力,结果导致秦主任失落异常,人情还是在于走动,现在多走动走动,许省长能感受到他心态沉稳了下来,那当然要做出适当的许诺。

“啊?”陈太忠听得好悬没把下巴惊掉,面色古怪地看着秦连成,犹豫了一下才发问,“这个……选好位置没有?”

“哎呀,这个还不知道,”秦连成笑着摇头解释,敢情,腊月二十九的时候,他去许省长家里转悠,正好碰到章尧东也在,章书记正撺掇许纯良来凤凰发展呢,“你现在是副处,来了给你个实职正处,呆上两年以后回省里,不过能不能上了副厅……呵呵,那可就是许省长的事儿了。”

秦连成正说着呢,发现陈太忠的面色越来越古怪,终于停下了眼下的话题,讶异地看着他,“我说太忠……你这是怎么啦?”

“没什么,咳,”陈太忠清一清嗓子,心说章尧东你也真不是玩意儿,你要调许纯良来的话直说嘛,还怕我不肯配合吗,你这是打算借此阴我一把敲打我一下吧?“那个,秦主任你继续说啊……纯良是个什么意思?”

“倒也没说出个什么来,不过我看他那意思,还是想来,”秦连成笑着答他,“当时我就说了,纯良要来的话,不干个县长,怎么也得当个科委主任吧?其他的实职正处也没啥意思不是?”

“其实我觉得团市委最合适他,”陈太忠笑着回答,心里却是咬牙切齿,老秦啊老秦,亏的哥们儿还向你剧透天南政局呢,搞半天是你给我玩出来的幺蛾子?

“反正怎么搞,那就是章尧东的事儿了,”秦连成笑着摇一下头,扯开了话题,“对了太忠,这新年就开始了,你那个放到省里的钱……可以要回来了。”

“嗯,我尽快,”陈太忠忙不迭地点头,心说这钱越早要回来越好,等蒙老板要动的风声传出去,没准就生出什么变故了,“您不说我还一下没想到呢……唉,一开春,这事情马上就稀里哗啦地找上门了。”

“其实也不着急,就是提醒你一下,”秦连成笑着答他,抬手又看一下手表,“时间不早了,等一会儿一起吃午饭吧?”

“不了,外省来客人了,都已经说好了,”陈太忠摇一摇头,心里暗暗苦笑,我还吃得下去吗?要不是我能确定你是不明真相,还真会觉得你今天说的都是说怪话呢,唉,纯粹是扰人心情。

走出秦连成的办公室之后,他抬手就拨通了许纯良的电话,“我刚听秦老板说了,许处你也真不够意思,都要来凤凰发展了,死活不跟我说一声?这朋友能不能处了?”

“哪里?没有的事儿,”许纯良说话一向中规中矩,这次也不例外,“去凤凰肯定会告诉你,就算真的能去,也是后半年的事情了,现在高云风都那么老实,我怎么敢乱来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