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1486章 鸡同鸭讲

听到陈太忠这么问,乔小树看他一眼,眼神怪怪的,似是在奇怪他的智商,“既然要追究主管领导的责任,分管的责任人还跑得了吗?”

“只有单独追究相关责任人的可能,绝对没有只追究主管领导的可能,太忠你好歹也上了三年班了,不会连这个也不知道吧?”

“可是……要追究的话,追究邱朝晖就够了嘛,”这种情况,也由不得陈太忠不退缩,乔市长都扯出章书记的大旗了,未落实清楚具体情况之前,他也实在没理由死保邱朝晖。

所以他只能暂时退而求其次,保住一个算一个了,“这跟腾建华无关吧?乔市长您可能还不知道,腾主任今年是连着第二个大年三十的班了……这个班排得有点问题。”

“他有意见可以反应嘛,私下换班总不是什么拿得出手的理由,”乔小树冷笑一声,“不是有那么一句话吗,‘我是革命一块砖,哪里需要哪里搬’,大家都各行其是的话,组织工作还要不要开展了?”

你再跟我这么唱高调,小心我翻脸啊,陈太忠脸一沉才待发话,谁想乔市长话头一转,“副职多处分几个的话,文海那边的压力不就轻松多了?”

“我倒是觉得,处分文海就不错,他排错班在先,”陈太忠冷哼一声,“腾建华要是该受处分的话,他更该受处分。”

“这么着吧,太忠,我就问你一句话,我知道你看文海不顺眼,”乔小树听他固执己见,索性也不搞什么暗示之类的了,“你觉得这个科委一把手,是文海继续做下去好一点,还是说从外面调一个陌生人来做好一点?”

“陌生人?”陈太忠听得就是一愣,为什么是陌生人呢?

你还真以为自己能行吗?乔小树心里不屑地哼一声,脸上却是泛起了和蔼的笑容,“宿舍楼着火这种事,章书记要追究主管领导的责任,太忠你不觉得……这事挺有意思的?”

嗯?陈太忠听得就是一愣,他的脑筋一直都花在了揣测乔小树的心意上面,等听到这句话才回过味儿来,敢情你真是认为章尧东要拿下文海了?

呀哈,这个可能性还确实有一点,他的脑袋瓜若没有钻进牛角尖的话,转得还是很快的,于是在一瞬间他就搞明白了:文海要动了,进步的不是我,所以章尧东不跟我说——没准还提防着我。

正是因为如此,章书记在我初二去拜年的时候,表示出了对火灾的关注却又没说什么别的,这也是跟我吹风呢,提防归提防,该吹的风也不能不吹,要不然我一旦知道,心里肯定不痛快,人家这么一做,就是把意思暗示到了,能不能领悟,那就是我的问题了。

明白了这一点,其他的因果,那都根本不需要去想了,章尧东想动文海,乔小树想保又没胆子,索性多处分两个人,把责任摊开,就减轻了文海这边的压力。

“咳咳,”乔市长的咳嗽声,终于让某人从沉思中醒转,紧接着就是一声长叹,“唉,要是这样我也没啥可说的……照您的意思,该给他俩什么处分呢?”

“这个我还没想好,先在科委今年的工作动员会上做检讨吧,”乔小树眼见这厮的毛稍微地顺了一点,也不想过分撩拨他,“到时候没准章书记要参会,看他是个什么意思。”

“那我也表个态,对他俩的处分,我能接受的……最多是口头警告,”陈太忠皱着眉头发话了,“要超出这个,我要向上级组织汇报——比如说省科委,省科委不管,我就去找科技部。”

他知道是章尧东的意思之后,就没办法抗争了,但是他不能容忍别人拿此事大做文章,事实上,文海是死是活他都懒得管,但是章书记既然表示出重视了,他也不能不给市委书记一个面子。

当然,他好不容易降伏了文海,再换个大主任来难免还要斗争一番,实在也没啥意思,但是这一点小小的顾虑,并不能让他坐看邱朝晖和腾建华受到党纪或者说行政处分,而口头警告就不算什么了。

凭良心说,这个火灾不但是可大可小的事情,而且大多数时候它应该属于“可小”的范围,章尧东借此发作弄走文海就足够了,要是敢再给那俩副职——哪怕是其中之一来个“警告处分”之类的,他都绝对不会答应。

那么做的话,无疑是想向别的机关和部门表示科委可欺,科委可是我陈某人的地盘,你们这算是打谁的脸呢?

所以陈太忠不怕表态,当然,大家都知道蒙老大是他的靠山,可是这次他还偏偏不打算用蒙老板,省科委的关系已经理顺,关正实上位也已成定局,再说了,科技部不是还有金相实和安国超吗?凤凰市想给科技部的典型上眼药,怕是这两位心里也不会舒服了吧?

“这话你就不该跟我说了,”乔小树对他这硬邦邦的话茬,也没什么脾气,只能苦笑了,谁要他压不住这桀骜不驯的家伙呢?人比人真的气死人,“你以为我愿意看到科委的人被处分?这毕竟是我分管的口儿呢。”

我知道你是舍不得你跟文海达成的默契和猫腻,陈太忠心里冷哼一声,不过乔市长的解释倒也颇为到位:你不喜欢被人打脸,难道我喜欢不成?

“那我先回去跟他俩吹一吹风吧,小树市长您还有别的指示没有?”陈太忠拿出手机看一下时间,得,两人谈了二十分钟,怪不得他要排在最后呢。

“没有了,其实这些都是过去的事儿了,要着眼于未来,不要被这点小事牵绊住,”乔小树给他一个鼓励的微笑。

不过,眼见着这厮出门,乔市长的脸就是一沉,接着又是一声长叹,嘴里轻声嘀咕着,“唉,这家伙宁可保那俩副职也不愿意保文海,啧,真让人头疼。”

陈太忠并没有说不保文海,但是话里话外的意思,乔小树听得明明白白,一时间他就又有点头大了:万一章尧东派个不搭调的家伙来任正职的话,科委这下又要热闹了。

当天晚上,陈太忠又是轮到在横山宿舍区歇脚,当然就要把情况跟吴言说一下,说完还不忘记叹一口气,“你说你的老板也不知道是个什么心态,就见不得科委安生一点吗?”

“这是好事嘛,反正文海跟你也不对眼,”吴书记当然要帮自家老大说话,“你应该这么看,既然尧东书记有可能把外系统的人调过来,那下一步肯定会加大对科委的扶持力度,你难道不喜欢看着科委在你手里壮大吗?”

“问题是科委现在已经不错了吧?”陈太忠对她这个说法嗤之以鼻,“章尧东这么搞,还不是想借着科委的红火让某些人来镀金?来摘桃子?”

“但是你要考虑……”说到这里,吴书记停顿一下,看一眼书房,那里的灯还亮着,说不得压低了声音,“蒙艺要走了,他走了以后,章书记还会不会这么支持你、支持科委呢?”

“你说得没错,那我就更不能请个爷字号的人来当老大吧?”陈太忠哼一声,咬牙切齿地发话了,“哼,谁敢来科委,我都要架得他吐血。”

“啧,”吴言叹一口气,终于沉默了,眼前的这个小男人,真的太强势太霸道了,再争执下去,没准就要吵架了,“算了,不说这个了……”

陈太忠却是由于跟白书记的这番理论,越发地坚定了信心:不保文海,但是一定要保邱朝晖和腾建华,从现在开始,哥们儿要大肆笼络人心!

第二天一大早,陈太忠就来了科委,开过“发改会”之后,扯住了转身就要离开的邱朝晖,“老邱来,我跟你说一点事儿……”

“哼,是要我写检查的事儿吧?”邱主任的消息居然也很灵通,当然,对这种传言,他心情肯定不会好了,“你要觉得我该写,那我就写,不过我跟文海迟早要有一个了断!”

敢情,邱朝晖认为这是文海借机生事,有意打击自己的威信,可见这天下间莫名其妙的事情也实在太多了一点。

我已经渐渐地跟这些人说不到一块了!猛然间,陈太忠觉得有点悲哀,同时却又不无微微的自得:交际的圈子和眼光不同,境界也不相同了啊。

当然,他是不会跟邱朝晖解释那么多的,对某些人来说,知道得太多并不是什么好事,不过,老邱这家伙,也实在硬气了一点,这个毛病不能惯,得敲打一下这家伙。

于是,他的脸一沉,冷冷地发话了,“你也别说那么多,老邱我只跟你说一句,信得过我呢,你就把这个检查写了,不会让你吃亏的,信不过我……那随便你了。”

“我怎么会信不过你?”邱朝晖叹一口气,他脾气是不好,但是对上脾气比自己还恶劣好几百倍的小陈,也只能认了,“不过……腾建华就不用写检查了吧?”

“你这哥们儿义气可是要不得的,”陈太忠听到在这种情况下他居然还有心帮腾主任说话,心情一时好了一些,于是笑着摇摇头,“他肯定也得写。”

看着邱主任的脸越发地黑了,他的心情终于大好,哈哈大笑了起来,笑了好一阵,忍不住压低声音透露了些许,“你放心,有我在,不会让你们被人拿去做文章,文海的麻烦,比你俩大多了,现在你俩得先摆正态度,明白不?”

邱朝晖听得登时就是一愣,好半天才看向他,“原来,你是在下一盘很大的棋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