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1485章 惊闻

陈太忠对文海的建议相当不满意,不过所谓的会前通气,重要性也就在这里了,他就算再不满意也得等对方给个说法,然后再做出决断,“不可能吧?难道乔市长不知道烧的只是宿舍,而且没有人员伤亡吗?”

事实上,他想问的是“为什么乔小树只告诉你却没跟我说”,不过,虽然他不怕当着文海直接问出来,但真要这么做了的话,却是显得自己水平有点不够,所以就换了一种方式置疑。

“他都知道啊,”文主任一听这话不是个味道,颇有怀疑自己从中使坏的意思,忙不迭辩解,“我都跟乔市长再三强调过了,但他还是这么个建议,不但要追究邱朝晖的责任,还一定要加上腾建华。”

这话就再明显不过了,陈主任,我文某人跟老邱是不对眼,可是我跟腾主任没仇没怨的,这真的不是我的主意,多得罪一个人——我有病吗?

乔小树你这是……想找不自在吗?陈太忠听得眼睛就是一瞪,不过下一刻他的眉头又皱了起来,不对,这件事不会那么简单,里面有文章。

年前他刚通过敲打省建公司表示出了对乔小树的不满,乔市长就算再不知死活,也不可能前仆后继不歇气地找虐不是?“乔市长没说为什么一定要追究责任吗?”

“我也问了,他不跟我说,”文海解释到这里,心里禁不住悻悻地抱怨一下,你以为我是你啊,敢揪住乔市长问个不停?我旁敲侧击地问一下,人家不解释那我也没胆子再问了。

“这倒是奇怪了,”陈太忠皱着眉头琢磨了起来,他总觉得此事有点蹊跷,可是又说不出到底是什么地方不对,“乔市长还说什么了没有?”

“他说……”文主任犹豫一下,终于是叹一口气,“他说了,要是你对这个建议实在不理解的话,可以去找他问一问。”

这话传得很辛苦,文海早就想说这句了,可是又怕陈太忠认为自己借了乔小树的势瞎得瑟,所以只能等对方问出来的时候,再做回答——文主任对陈主任的忌惮,真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。

果然是有文章的,年轻的副主任马上就听出来了,乔小树不怕我找他,那就说明这家伙手里有牌可打,并不是无的放矢。

“那我打个电话问一问,”陈太忠拿出手机就开始拨号,姓乔的你拿出考卷了,我肯定有胆子挥笔做文章,不过就在拨号的时候,他猛地觉得有点不对劲,这厮为什么一开始不找我谈,而是找文海谈呢?科委到底谁说了算,丫怎么可能不知道?

然而,想到这个的时候,“发射”键已经按了,陈某人本就不是个爱悔改的,眼下又当着文海的面儿,也就只能静待电话接通了。

没响了两声,电话就接通了,乔市长从秘书手上接过电话,没营养地相互寒暄两句,才回答道,“你们科委的火灾……尧东书记很重视啊,一下半下的跟你说不清,这么着吧,小陈,下午你来一趟市政府,咱俩见面聊。”

拿章尧东吓唬我?挂了电话之后,陈太忠的嘴角泛起一丝冷笑,你当我没给章尧东拜过年?当时见我的时候,章书记可也没说一定要追究谁的责任。

反正,这世界上的事情,从来就是只怕认真二字,陈某人有意讨个说法的话,肯定不会半途而废,于是在下午一上班的时候,就来到了市政府。

新春伊始,乔小树市长很忙,不是假忙是真忙,陈太忠等了一个多小时,还打了两个电话,才把乔市长催回来,而乔小树一冒头,就冲他来了一句,“小陈你先等等,他们的事情简单。”

看着身边四五个等着领导接见的主儿,小陈同学禁不住暗暗苦笑。

半个小时之后,总算是轮到他了,进门之后,乔小树先是问起了受灾职工的安置情况,又大致了解了一下损失。

这些情况,陈太忠倒是不怕讲,也没想瞒着对方,乔市长真想了解科委的情况的话,有很多的途径,所以对分管副市长捂盖子很没必要,倒是没的会让自己处于被动。

“十二万吗?”乔小树沉吟一下,随即又发问,“你说的这个,没有包括职工及其家庭的个人财产损失吧?”

“这个不能算在单位的头上吧?”陈太忠回答得理直气壮,先是张智慧后是孙小金,都觉得他太好说话了,那么,他就要努力变得“难说话”一些,“其中有个叫宋任哲的职工,新买了电脑和家庭影院,上了保险,保险公司会理赔的。”

这个个案听起来跟他说的灾情没什么关系,但是事实上,他这已经表明了:这是职工的私人财物,别的职工没上保险,不关单位什么事——要是公家财产的话,他们也没权力自己上保险不是?

“说是这么说,但是那个楼是科委的固定资产不是?”乔市长今天也不知道抽了什么筋,看起来竟是一定要叫真的样子,“普通老百姓住的公房砸伤人,房管局也是要赔钱的。”

“没有人员伤亡,而且我们会找些合适的理由,对他们做出适当的补偿,”陈太忠淡淡地回答,不过他心里已经微微地有点恼火了,我说的情况和你举的例子,根本不是一回事嘛,“只是一点财产损失,我们已经积极地在处理了。”

“尧东书记对此事很重视,”乔小树犹豫一下,终于叹一口气苦笑了起来,“他表态说,春节防火防盗工作是历年必抓的重点,眼下居然出现重大灾情,要考虑追究主要领导的责任,太忠,反正这不关你的事,我要邱朝晖和腾建华写检查,也是在保护他们,你知道不?”

“追究……主要领导的责任?”陈太忠听得就是眉头一皱,两人都是政府工作人员,抠字眼的老手,他从这话里听出了不妙,“不是相关领导的责任?”

“没错,看来你也明白了,”乔小树不动声色地点一点头,“章书记的意思,我还没跟文海说,不过估计他已经猜到一点了。”

文海要倒霉了?陈太忠听得就是眼珠子直转,哥们儿这是……又能动一动了?啧啧,这个二十一岁就正处,还没学历——嗯嗯,担子很重,压力很大吖。

慢着,什么地方有点不对啊,他让自己尽量冷静下来,略略一琢磨,禁不住低声嘀咕一句,“奇怪,给章书记拜年的时候,没听他这么说啊。”

他怎么可能跟你说?乔小树心里冷笑,事实上,通过对对方眼角眉梢的观察,他已经猜到年轻的副主任在琢磨什么了,这也难怪,有空位子出现了——谁还没有点上进心?

不过显然,小陈这是在痴人说梦,麻烦你醒一醒吧,去年这会儿你才提的副处,今年就想正处了,有没有搞错?

如此一来,事情就很明显了,章尧东想要换掉文海的话,候选人又不是陈太忠,他就绝对不会提前跟小陈打招呼,陈某人瞎折腾的能力,那是有口皆碑,章书记真想做点什么,肯定不愿意看到任何的变数。

当然,换还是不换那也是两说,不过乔小树心里隐约猜到,章尧东既然拿这种可大可小的事情大做文章,背后一定有其目的,而科委现在红火到扎眼的地步,章书记想更方便地掌控科委,换个心腹来科委做一把手也正常。

说来说去,还是文海背后没人,科委虽然有陈太忠这么个腰板硬实的主儿,但是那厮跟小陈还不对付,一开始两人就打架,现在小文规规矩矩的,也是因为惹不起这位,而不是说两人关系好到别人要忌惮的地步。

总而言之,章尧东对科委的火灾表示出了严重的关切,肯定不会没有原因的,这种情况下,乔小树只能试图通过处分两个副主任,以数量换取质量,看看能不能保得住文海。

乔市长跟文主任的关系还行,但是也没好到死保此人的地步,只是两人现在在工作上配合得不错,而且文海的弱势,正是分管副市长所欢迎的,若是换个章尧东的心腹来,先不说井井有条的工作分工会受到干扰,只说想到此人的背景,乔市长就要头疼不少。

“章书记不跟你说,肯定有不跟你说的道理,”面对陈太忠的轻声嘀咕,乔小树笑着摇一摇头,“要不回去你去问一问章书记?”

“乔市长您这么说,肯定就是这么回事了,我还问什么?”陈太忠笑着回答,反应是中规中矩,心里却已经拿定主意了,这个消息一定要白书记帮着落实一下,“不过,您刚才说章书记的意思……不是要追究主管领导的责任吗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