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1484章 借机生事

邱朝晖却是极赞成孙小金的这个观点,而且还说出了陈太忠不想说的话,“孙书记说得不错,火烧成这样,难道你们一点责任都没有?别说你们没及时醒来,楼道里那些乱七八糟的线到底是怎么回事,你们自己心里不清楚?”

当然,在大家看来,这是邱主任急于撇清,或者丫还想再把文海扯进来陪绑,然而当着这么多领导,谁也不敢出声辩解,陈某人更是心中暗喜,这样一来,他的压力就减轻了许多,而且恶人是别人做了,他依旧是“爱民如子”。

于是,在凌晨三点半左右的时候,应急方案敲定,陈太忠趁大家不注意,轻轻拍一拍孙小金的肩膀,“孙书记真是火眼金睛,一说话就点到要害了。”

“这是太忠你太好说话了,惯出他们毛病来了,”孙小金低声回答他,嘴角泛起一丝的冷笑,“不管遭受多大损失,只要在科委好好干还怕赚不回来?”

“年前科委的顶替指标,最高涨到了两万,还是有价无市……你就算一分钱不赔他们,他们也不敢乱折腾,谁不想要这个工作可以直说嘛,年底发钱发福利的时候,可也没看见他们嫌钱多。”

这话真实到赤裸乃至于刺耳的程度,甚至陈太忠自己听得都感觉有点过分,然而,他不能因为个人的感觉而否认客观存在的事实,再说了,人家孙书记的出发点也是为了让他更好地脱身,他不能就此发表什么异议。

哥们儿果然是缺乏上位者的思维方式,没有他们那种把下级视若无物的铁石心肠!陈太忠很认真地剖析着自己的心态——以前我都把不如我的人视作蝼蚁的,现在人情世故增加了,可是心肠反倒是软了,不应该啊。

当然,不管陈太忠再怎么胡思乱想,有一个事实他是无法忽视的,孙书记维护他的心态真的是日月可鉴,官场里最重要的一点就是立场决定一切,人家都站在他这一边了,该如何表态他心里当然清楚得很。

既然已经阵营分明了,那就一定不要胡乱伸手伤害同壕,所以他笑着点头,“适当地表示一下还是有必要的,倒是让孙书记你做了恶人,呵呵。”

“总是要有人做恶人的,”孙小金看着他,笑得有些意味深长,“当初我来科委就做好了做恶人的打算,这还是太忠你要求的,你说是不是?”

稀里糊涂之间,大家就忙到了凌晨四点,戏曼丽已经敲开了新东方酒店的大门,订房间的时候身上钱不够,报了一下科委的名号意思是要签单,酒店前台知道现在的科委红火,但还是不敢做主,又匆匆地联系自家的领导,这个乱劲儿,也实在不用提了……

然而,这一切还仅仅是开始,等天亮了虽然是大年初一,还是有人上班,大概是下午的时候,凤凰日报和凤凰电视台从消防那里得到了科委着火的消息,匆匆赶来,想要做出采访。

负责接待的肯定是李健,李主任处理此事,倒也是轻车熟路了,一人一张价值伍佰元的联合超市购物卡,“火不大,宿舍着火,也不是办公区,当值领导比较小心,第一时间就发现了,没啥值得报道的。”

记者们远远看着熏得黑黢黢的筒子楼,还有破碎的玻璃,相互之间交换个眼神,心说这火还算小的话,怎么才算大?

可是大家都知道科委现在的行情,别说从这儿拿红包也不是一次两次,只说那陈太忠也不是个好招惹的,而且人家的接待也不错,这置疑的话就实在说不出口。

然而,人都来了,就这么被一句话哄走,似乎也不合适不是?几个记者踌躇一阵,终于是电视台的主持发话了,“李主任,我们是想做个春节防火防盗的专题,也没有别的意思……这样吧,片子就不拍了,您把大致的损失跟我们说一下,成不成?”

“哎呀,这是职工的个人隐私,我们不好私自泄露嘛,”李健笑一笑,人畜无害的表情让人感到异常亲切,“要是办公楼着火了……呸呸,你看我这嘴巴,反正不太方便跟你们解释。”

“其实吧,李主任你可以这么想,”素波日报的记者婉转相劝,倒也不好说是什么目的,“这种危房年久失修,隐患太多,我们可以在媒体上帮你们呼吁一下不是?”

话是不错,但是科委的领导层早就召开了现场会统一了认识,这盖子必须捂住,虽然是宿舍楼,但是传出去总是不好——科委的正面形象不容破坏。

所以,李主任虽然脸上一直挂着微笑,话也说得很婉转,却是坚决地不肯答应对方的要求,说实话,这种接待任务还就是合适李健来做,现在科委别的领导身上,就难免有点领导的架子或者淡淡的傲气了。

那几位一看人家这态度,倒也没有坚持要如何如何,兜里揣着卡片转身走了,走到门口的时候,电视台的女主持才低声嘀咕一句,“这个李主任有点过于敏感了吧?宿舍楼着火,又牵扯不到单位。”

“呵呵,机关干部就是这样啦,”日报的那位一副见怪不怪的表情,话也说得有点阴损,“这种事情被人做文章的话,也难免会涉及到他们头上的帽子和屁股下面的位子,所以要说他们胆子大,那是胆大包天,胆小的时候就是胆小如鼠。”

这家伙颇有点段天涯的风范,当面拿钱一转脸就编排别人的不是,不过这倒也不是他对李健或者科委有意见,好多记者都有这个毛病,尤其是大年初一还得跑素材,那素材还不是很配合,搁给谁心里也不会舒服了不是?

“不至于吧?”那女主持听得有点骇然,她对官场的了解不算太少,但大多还是流于表面,有点接受不了同行的说法,“科委现在不是挺强势的吗?而且……还有陈太忠坐镇不是?”

“正是他们太红火了,才要低调嘛,”那位看问题就比较全面,也有意替眼前尚算美女的主持扫一扫盲,“眼红他们的,可不是个别人。”

这话还真的没说错,初二下午,陈太忠去章尧东家拜年的时候,章书记就提起了此事,初三中午去段卫华家吃饭,段市长也过问了一下,“听说你们科委着火了?严重不?”

陈太忠听得一时大奇,“严重倒是不算严重,最起码没有人员伤亡,不过……怎么你们全知道了?那火真的不算很大。”

“为民可不就是宣教部的?”段卫华笑嘻嘻地冲自己的弟弟一扬下巴,“媒体这边他帮着压了一压,要不最少电视上要报导一下的……太忠你还不敬为民一个?”

“那是那是,”陈太忠忙不迭敬段为民一杯,段部长一口干掉杯中酒之后,才笑着摇一摇头,“你说的还有谁知道了?”

陈太忠犹豫一下,才苦笑一声,“章书记也知道了,我总觉得不大点的事情,怎么传得这么快呢?”

段卫华本来正笑嘻嘻地夹菜呢,听到他这话,手中的筷子微微一滞,又看他一眼,愣了愣神之后,才继续下去手中的动作。

初四是陈太忠轮值,正在办公室里闲坐呢,腾建华推门进来了,“陈主任,我要跟你解释一下……”

“回来了?坐啊,”陈太忠抬手将电脑上的“扫雷”游戏关闭,笑着摆一下手,“没什么要解释的,你连着两个除夕值班,这班排得有问题,再说了,过年不回家什么时候回家?”

“可是我听说要处分我?”腾建华气呼呼地坐下来,“这没道理的嘛,我跟老邱换了,而且……失火的是宿舍不是?”

“处分你,这话是谁说的?”陈太忠的眉头跟着就皱了起来,他觉得哪儿有什么不对,“我怎么就没听说呢?不会……不会是市里的意思吧?”

“人家不让我说,”腾主任倒是实在,直接就拒绝了,“不是市里的意思,好像是文主任的意思,据说乔市长也同意了……我和老邱都要挨处分。”

“乱弹琴,”陈太忠哼一声,有心发作一下吧,想一想文海估计没这个胆子,不经过我就打算处分人?找死不是这种找法,所以,他也就没有把这话放在心上。

倒是腾建华不肯交待消息来源,让他颇有一点不爽,不过想一想自己被秦连成逼得左支右绌的时候,也是死咬牙关不松口,心中方始平衡了一点。

“老腾你乱想,昨天我见乔市长的时候,没听他说起,老腾你这也是的,左一个‘好像’又一个‘据说’的,好歹也是个副处了,不要相信这些捕风捉影的事情。”

然而,事情的发展,却是出乎陈太忠的意料,初六第一天上班,大家还喜气洋洋地相互拜晚年呢,文海就神神秘秘地找到了他,“太忠,这个火灾的影响挺不好的,乔市长的意思呢,是想让老邱和老腾写个检查,一个是不经组织允许私自换班,一个就是……要对火灾负点责任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