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1483章 半夜火起

横山区宿舍的门房,是区委宣教部副部长的远房远亲,来这里时间不长,但是见谁都能唠叨两句,老头笑眯眯的挺和善的。

按说对这种人,陈太忠不可能发牢骚,但是他实在没办法控制自己的怒火:这是大年初一的凌晨啊,少给我找点事会死吗?

可是这事情他不管还不行:科委的宿舍,一栋单身的筒子楼,着火了!

他是凌晨两点睡得正香的时候,被电话惊醒的,事实上他对睡眠的要求不是很高,一般不容易着恼,但是今天例外,吴言和钟韵秋都回老家过除夕了,他还说能睡个好觉呢,所以一接电话,难免有一点下床气。

然而,听清楚电话内容之后,那一点下床气在瞬间就变成了滔天的怒火,现在火势已经无法控制了,消防车还进不去!

科委的单身宿舍楼里,有很多都是一家人住在那里,一个小单间里面就是一户人家,但是不可否认的是:里面确实还是有单身职工居住的。

眼下是除夕,绝大部分单身职工都跑回父母家过年了,更有那一家人同时回老家过年,所以往日热闹的筒子楼里,有将近一半的房间没人。

火就是从某个空房间里烧起来的,按后来大家的分析,应该是那房间的玻璃被爆竹炸烂,有零星的纸屑飞了进去,落在了床铺上。

除夕夜放炮,热闹的也就是那么一阵,然后放炮的人就越来越少直至大家都去休息,毕竟第二天就是大年初一。

这个房间的火应该是在床铺上阴燃的,直到一点四十左右才成为明火着起来,不过那个时候,整个凤凰市怕也没几个人还在放炮了。

而偏偏地,这个房间里没人,所以火越烧越大,等到火苗将电线烧得短路之后,悲剧终于发生,在一瞬间之内,筒子楼三楼所有房间都开始冒火花。

接下来的悲剧,那也就不用再说了,筒子楼原本就年久失修,电线老化线头四处裸露,再加上住在里面的人将杂物乱堆乱放,在很短的时间内,火势就变得无法控制了。

当然,这个时候肯定就有人发现火情了,于是马上打火警电话,节假日的消防车倒是称职得很,用最快的速度赶了过来。

然而,非常遗憾的是,筒子楼附近违章建筑物太多了。

这也是正常的,以前科委实在太穷酸了,于是私搭乱建了一点门面房收取租金,又有人随便找点砖头、水泥和石棉瓦之类的砌起小房子,接了电就住了进去,连上下水都不需要,有需求去筒子楼里解决就好了。

这一切都源于一个“穷”字,按说大家也都能理解,但是很不幸,这些乱七八糟的建筑物挡住了消防通道——所谓消防通道,顾名思义就是让消防车能开进去的通道。

天底下的事儿有这么凑巧吗?凭良心说,真有,而且还不少,这筒子楼若是私人的酒店什么的,或许消防的人还要管一管,罚款罚得理直气壮不说,还能强调一下消防通道的重要性,很有必要。

但是这是公家的地方,又是科委这种穷得叮当乱响的单位,就算有人嘀咕两句,这边苦着脸叫一叫穷,坚决不肯拆,那也就稀里糊涂地了事了。

所以消防车来是来了,但是来的车水枪压力不够,这个灭火工作就执行得磕磕绊绊,等到陈太忠赶到的时候,火势才开始减小,至于说彻底控制住,那就是半个小时以后的事情了。

所幸的是,住在楼里的人都逃了出来,没有什么人员伤亡,还有人有闲心进屋抢救东西,不过再怎么抢救,这财产损失也是可想而知的了。

这大冬天的,陈太忠看着一边瑟瑟发抖的科委职工和家属,心里这个闹心啊,就别提了,只是看一看周边除了李健,其他的领导还没赶到,一时也不好说什么责任问题,“李主任,先把办公楼的两个会议室打开,不要让大家冻着了。”

说话间,文海和邱朝晖也赶到了,戏曼丽、梁志刚和孙小金来得晚一点,腾建华和屈志坚根本就没有出现——腾主任回金乌老家了,屈主任则是带着老婆孩子去海南旅游去了。

“接下来怎么处理啊?”梁志刚见火势渐渐地被控制住了,侧头看一看陈太忠,对于离自己不远的文海,就直接无视了,没办法,这次的事情实在是太大了,重压之下,大家很容易就忘记了单位的一把手是谁,而是直接找实际掌舵人。

春节期间的防火防盗工作,历来是就是政府工作中强调的重点,冬季天干物燥风又大,很容易引起火灾造成严重的人员和财产损失,而且这一有大火,领导们肯定是要关心和过问的——谁不想轻轻松松地过个年?

“我怎么知道?”陈太忠苦笑着摊一摊手,“这种事儿我不熟,没遇到过。”

看你这话说的,好像谁天天遇这倒霉事儿似的,文海听得咳嗽一声,“今天晚上应该是谁轮值?我记得好像是……腾建华吧?”

“腾建华跟我换了,”邱朝晖不动声色地顶他一句,心说你排的这个表也太那啥了,腾建华每年春节都要在金乌呆三天,去年人家做为个处(科)长,是大年三十的班,今年好歹九个领导,安排得过来了,结果又是腾主任大年三十的班。

“那今天就是你的班?”文海沉着脸发问了,谁想邱朝晖根本不买他的账,“我在单位呆到十二点半,实在是胃病发作了,走的时候我还检查过,老江能给我作证……再说这是宿舍区,归我管吗?”

“行了,别吵吵了,”陈太忠手一挥,打断了两人的话,要说他心里一点都不怪邱朝晖那是假的,但是文海当着大家的面摆大主任的架子,更是让他不喜,“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,先把咱们的职工安顿了吧。”

一边说着他一边扭头看向戏曼丽,“戏主任,你分管工会的,这个事情还要你多操一操心,李主任和孙书记协助你,怎么样……有什么要求你可以提出来。”

李健分管服务公司和办公室事务,配合是天经地义的,孙小金是纪检书记,肯定就是要查一查火灾起因,总结一下经验教训什么的。

“我没意见,就是一个人,在哪儿过年都行,”戏曼丽倒是痛快,反正大家也都知道她离异了,“问题是安置他们得要钱啊……得给我钱。”

陈太忠四下看一看,手一指邱朝晖,“老邱,这个钱你的口儿上出了,既然你跟腾建华换班了,你就得负点责,保证满足了大家的要求。”

“这么多违章建筑,根本就是历史原因造成的,”邱主任不满意地嘀咕一句,事实上自打他一来,火气就一直不小,想一想也是,凌晨十二点半才离开,两点半又赶了过来,给谁心里也不会舒服了——大年三十我跟别人换班,这年头好人还做不得了?

当然,牢骚是牢骚,该办的事情还是要办的,事实上他也很清楚,这叫花钱买平安,陈主任要他出钱,那就是说把事情控制在一定范围内就行了,所以他的表态也很坚决,“钱好说,不过账已经封了,现在我也只能拿出两三万,谁能借一点给我?长假结束后就还……我打借条。”

“等天亮了去合力汽配城借一点吧,”陈太忠马上接话,当然,他不会幼稚到自己拍出钱来,“马总要是有问题的话,让他给我打电话。”

“那就先把他们安置到新东方吧,”戏曼丽也是个关键时候敢做主的女人,“明天天亮我就去买衣服被褥这些生活用品,过年了……不能让大家冻着和饿着。”

新东方大酒店离科委不远,湖西的酒店档次都不算太高,不过好在是新建的,眼下在现场受灾的三十多个人是十几户,也就是说包十几个房间就够了。

“可是电视和冰箱也烧了,”一边受灾户轻声嘀咕,“陈主任,这个钱……”

“天灾人祸,这我有什么办法?”陈太忠哼一声,心说要不是你们以前偷电的时候,将线路扯得乱七八糟的,至于烧成这样吗?想到这个,他一时间都有点认可邱朝晖的自辩了,果然是历史原因造成的——真是自作自受。

当然,想可以这么想,陈主任也不愿意弱了自家“爱民如子”的名头,眼下关键是先平息了事态再说,“这样吧,等开春了,单位里找个名义,适当补贴你们一点。”

一旁还有人叨叨,然后是孙小金不干了,“陈主任好说话,你们也不能这样吧?你们好歹还是住在单位享受单位的福利呢,那些住在单位外面的呢?不但没福利,遭了这样的火灾也不可能有人管,做人要讲一点良心吧?”

这话虽然在理,但是在火灾现场这么说,也算是比较尖刻了,不过孙书记不但是领导,还是发改会的参与者,所以也没人敢回嘴,倒是有人心里暗暗嘀咕:哼,什么纪检书记,根本就是陈主任养的狗,除了会巴结领导还会做什么?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