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1479章 邢建中开窍

陈太忠这个动作做得极为隐秘,不过还是被别人看到了眼里,唐亦萱倒还好说,知道事情有蹊跷只当没发现了,难得的是荆紫菱也注意到了,小紫菱却是不管那些,侧头去看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物,能让她的太忠哥都避让。

其实也不是什么要紧人物,一个四十岁出头的男人而已,穿的是现下比较罕见的中山装,整个人看起来比较呆板肃穆。

那人看到院里站了一群人,只是很随意地扫了一眼,就低下头匆匆走向一辆红色的夏利车,打开车门的时候,似乎是感觉到了有人盯着自己在看,于是又抬头看向荆紫菱的方向。

这一眼不要紧,发现看自己的是个绝色美女,中年人也愣住了,禁不住又多看两眼,再看看唐亦萱,最终目光停留在了陈太忠的身上,犹豫一下发问了,“是……小陈吗?”

“嗯?”陈太忠硬着头皮转头过来,递给他一个灿烂笑容,“呵呵,我说是谁呢,原来是阎教授,好久不见了啊。”

“呵呵,是啊,好久不见,回头我去你的科委找你,”阎教授也不多说,点点头钻进车里,冲他挥一挥手之后,扬长而去。

“要项目的教授?”走进包间之后,荆紫菱讶然地发问了,她实在想不出陈太忠为什么要忌惮一个教授——是项目的经费比较大吧?

“市委党校的教授,带过我们的培训班,非常严肃严谨的一个人,连干部进修班的考试都反对开卷,”陈太忠笑着回答她,“在这种娱乐场合遇到他……你说我这做学生的,是不是该假装看不见为好?”

当然,他不能说阎谦包了一个女人叫常桂芬,而李凯琳是常桂芬的女儿,两人真要论起来也有半个翁婿关系,如此一来,在天才美少女和唐亦萱在场的时候,他是绝对不合适打招呼的——言多必失不是?

“原来是这样的?”荆紫菱点点头,并没有说什么阎教授是衣冠禽兽之类的话题,反倒是看着他若有所思地笑一笑,“怎么我看你俩的样子,会认为有什么隐情呢?”

“毛病不是?”陈太忠瞪她一眼,心里却是颇为美少女的直觉而惊讶,同时也有点检讨自己的荒唐,果然是人在做天在看啊,哥们儿敢同林海潮和正厅的董祥麟面对面地掐架,见了阎谦却是想下意识地避开——骗人容易骗己难,以后这种亏心的事情,还是少做为妙。

可是……这算是亏心事吗?了不得算是不太检点吧?他正稀里糊涂地琢磨呢,却听到荆紫菱的反驳,“你才有毛病,我是见你俩鬼鬼祟祟的谁也不想见谁,哼……”

这才是一言惊醒梦中人,下一刻陈太忠就反应过来了,我不想见到阎谦,阎谦更不想见到我呢,人家对羽毛的珍惜程度远胜于我,哥们儿的名声却是已经臭了大街了——五毒书记啊,靠,也不知道哪个混球想出来的这么恶心的绰号。

“紫菱,我给你点了一首歌,”唐亦萱笑嘻嘻地插话,“《十九岁的最后一天》,怎么样?你换成‘十八岁’就行了,呵呵。”

“亦萱姐,咱俩一起唱吧?”荆紫菱热情发出邀请,嘴巴跟抹了蜜一样甜不丝丝的,“其实你看起来也就十八九岁。”

唐亦萱倒也不拒绝,两人站起身唱了起来,剩下三个男人坐在那里喝啤酒,不经意间,邢建中猛地来了一句,“陈主任,你说我的碧涛那儿也搞这么一个接待场所好不好?”

“呃,”陈太忠犹豫一下,还是缓缓地摇一摇头,他知道对方的目的,不过,他真的不是很赞成这个想法,“有点偏了啊,邢总,就算来昌星的红楼……咳咳,我是说你那儿就是个小山包,没配套设施,形不成规模,没意思。”

九九年初,厦门那谁的事情还没发作——虽然很有个别人已经知道某人时日无多了,但是显然,报纸上没什么眉目出来,而且这件事跟天南没直接的关系,搞那些剧透反倒是要增加不必要的麻烦。

“我把接待地点设在幻梦城附近好了,反正都在横山,”邢建中倒是没怎么介意他的反驳,只是尴尬地笑一笑,“到时候小姐……嗯,我是说相关资源不够的时候,不是还可以找石总通融一下?”

“随便你吧,这种事儿不要问我,”陈太忠笑着摇一摇头,十七大名石红旗,就是传说中的石总了,事实上陈主任心里很明白,经此一事,这个留学生怕是连胆子都要被吓破了,不得不试图搞点收买人心的东西,来保卫自己应有的权益。

不过这也正常吧,落后就要挨打嘛,你的思想跟不上国内国际形势的变化,抱着老眼光看问题,那就是不合时宜,陈主任很高兴看到一个技术人才在社交方面的明显成长。

荆紫菱跟唐亦萱唱完,又拽着陈太忠唱,《萍聚》啦《相思风雨中》啦什么的,总算还好,陈主任最近的接待任务比较多,唱歌的水平也大有长进,唱个《心太软》居然颇有一点小任同学的味道,结果在他唱完之后,搞得小吉和荆紫菱冲他笑个不停,吉科长居然能怪声怪气地评价一下,“陈主任一直都心太软,这个我最知道了。”

“再叨叨我把你调到科委来,折腾不死你,”陈太忠眼睛一瞪,“你小子好歹也是个科长了,怎么就从来没个正经样儿?”

“科委好啊,那是机关呢,”小吉也不怕他,“陈头的地盘,下面有那么多公司,上升空间也大,我巴不得去呢。”

“就你嘴多,”陈太忠哭笑不得地看他一眼,抬手一指,“去……陪紫菱唱个《滚滚红尘》去,你也就会唱这种难度不高的歌。”

吉科长斜眼看一下小荆总,心说这可是老板你的码头,跟我对唱算怎么回事?不过领导有令那也由不得他,“呵呵,荆总,陪你唱一首祝你生日快乐,赏脸不?”

长身而立的荆紫菱笑着点点头,在这一点上天才美少女还是比较放得开的,她好像天生就知道,怎么才能在跟男人打交道的时候保持适当的距离感,既不拒人千里之外又不过于亲近,以免造成什么不必要的麻烦。

相对她的落落大方,唐亦萱多少就有点冷漠和傲然了,两人的性格、做派跟年龄截然相反,比如说眼下,唐姐就笑吟吟地看着两人唱歌,却是不跟坐着的这二位说话。

她不来招惹陈太忠,陈太忠却是偏偏要撩拨她一下,“唐姐,怎么你看起来有点心事?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?”

“心事?没有,”唐亦萱摇摇头,看到邢建中看向自己,她面露微笑,可态度却越发地平淡,“我是有点感慨,年轻真好啊……”

五个人折腾到十点钟才离开,不过天才美少女玩性不减,居然说要到三十九号休息,其他三位男士也只能“雷得服死它”地先将两人送回去。

等到陈太忠回到房间的时候,正琢磨着晚上该不该过去惩罚“小萱萱”一顿,万一被小紫菱发现,又该不该“捅人灭口”的时候,设定为震动的手机在茶几上“嗡嗡”地跑了起来。

拿起来一看,却是隔壁来的电话,没错,真真正正的“隔壁”,白书记的声音在电话里响起,“灯亮了……这是回来了?过来,跟你说一点事儿。”

呀呀,以后这回了家,灯都不能随便开了?陈某人一时间很是无语,不过同时心里又有点莫名的欣慰,有人时刻默默盯着自己的窗口,这种发自内心的关注,也是做人的一种成功吧?

哥们儿这一世做人,比上一世成功多了,怀着这种沾沾自喜的心情,陈太忠欣欣然地推开了衣柜——虽然穿墙更省事一点,不过,那边不是还有钟韵秋在的吗?

钟韵秋还真的在,吴言坐在书房沙发上剥桔子,钟秘书却是坐在电脑桌前噼里啪啦地敲着文件,两人时不时地还商量两句。

“这是把家当作办公室了?”陈太忠悄悄地走了进来,就像一只偷腥的猫一般,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,吓得吴言手一抖,差点把桔子扔出去,抬头悻悻地看他一眼,“我说,你不要这么鬼鬼祟祟的不行吗?”

“偷情呢,怎么能大声说话?”陈太忠嬉皮笑脸地跟她挤坐在一起,顺手把她抱到自己的腿上,手向宽松的衣服内一探,轻车熟路地找到了那对小白兔,轻轻地把玩着,“怎么在书房也能看到我那边的灯?”

“去阳台晾衣服来着,正好看见,”吴言顺手将一瓣桔子塞进他的嘴里,“我的秘书正在忙你的事情呢,我不敢用她。”

敢情,钟韵秋闲得没事,做了一张表,意思是过年该到那些领导家拜访,根据关系的远近,该挑选什么时候去,又该送一些什么样的礼物,什么时候该陪什么样的亲戚——简而言之,就是一张行程安排表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