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1477章 乘火打劫

杜毅会给杨晓阳打电话吗?那显然是不可能的,就算打也不会让别人知道,否则的话,这副科长的位子,也轮不到小吉来坐了。

可是小杨跟杜省长的关系,又是在那里明摆着,林海潮就算想打听虚实,得到的结果也不会有什么不同,是的,这关系经得起考证。

至于说杨晓阳跟小吉有点罅隙,会不会配合吉科长的虚张声势,那也是不用怀疑的,陈太忠把业绩算到小杨的头上,那送过去的不止是名声,还有货真价实的人民币——有谁会傻到把钱往外推?

要不说混官场的就没个简单的呢?小吉平时看起来自由散漫也没什么心眼,可是一旦坐到了副科长的位子上,马上就大不相同了,正像毛遂抱怨平原君没有将他这锥子放到布囊中一般,吉科长也表现出了他有“脱颖而出”的能力。

初开始他觉得今天的事情有点蹊跷,所以就拿“项目落到谁头上”来试探一句,陈太忠也隐约猜到了他的意思,马上就点了杨晓阳的名,小吉听得心领神会,于是很配合地点出了小杨的来历——他既然已经成功上位,自然也愿意多照顾一下杜省长的关系,否则的话,争位子时的小冲突万一转化为积怨,那可就不好了。

当然,这种事情也只能发生在招商办这种像企业多过像机关的单位,大家的目标还是以赚钱为主,换在其他单位,吉科长这善意没准会被小杨直接无视,甚至不排除引发新的怨恨出来的可能性——姓吉的你是想砢碜我,还是在可怜我?

总而言之,默契不是一天养成的,陈主任和吉科长靠着彼此之间的了解,很随意地聊两句,就向天南省首富明明白白地传递出了一个信息:凤凰招商办里藏龙卧虎,不但有蒙老大的关系,也有杜老板的人——这个草签的意向,不像你想的那么简单!

吉科长初上任,也颇有做出一番大事业的心思,不让陈科长谢科长专美于前,不管你林海潮为什么要签这个意向,若是想要翻悔,我先友情提示一下你可能遭遇到的麻烦。

林海潮却是早就被接踵而来的信息震得有点麻木了,心说不就是几千万吗,你们没见过钱还是怎么着,用得着这么暗示来暗示去的吗?幼稚!

“那就把这个小杨请来认识一下好了,”他微微一笑,做出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,以示他对什么杜省长之类的话题不感兴趣——事实也是如此,他找得到人向杜毅递话。

吉科长出去转悠一下,就带着杨晓阳进来了,不过显然,杨晓阳已经得了小吉的暗示,面对大名鼎鼎的海潮集团的掌门人,虽然客气有加,但同时也有几分不卑不亢的味道在里面。

等他听说林海潮只是想在凤凰投资,项目却是待定的时候,也是一愣,好一阵才讶然看向陈太忠,“陈主任,怎么每次我都是这种活啊?”

他这么问当然是有原因的,上次想在向阳镇建酒厂的侯健也是带着钱找项目的主儿,眼下又是如此,怪不得要嘀咕一下。

没融入体制的人这么说话,倒也是正常的,虽然这种场合下实在有点不合适,不过这话听到林海潮耳中,却是带了另外一层意思——合着这姓杨的家伙做惯这种事了,经常借着跟杜毅的关系做业务?

似此情况下,林总当然也就不想再多事了,干脆利落地商量了几句之后,就开始着手起草投资意向书,还好,谢向南的管理还有点水平,业务二科的所有电脑里都能找到范本,有针对性地改动一下就可以了。

几个人正忙乎呢,秦连成推门进来了,“人都在啊?我明天要回素波,小吉你安排一下……咦,太忠也在?”

“过来签个意向,年后执行的,”陈太忠笑着答他,却是有意不介绍林海潮给秦主任——就是他跟荆紫菱解释的那话,化敌为友殊为不易,何必再将此人引见给其他人?嫌人家不会分化自己的阵营吗?

“哦,欢迎来凤凰投资,”秦连成扫一眼林海潮二人,笑着点一下头,蜻蜓点水一般敷衍味儿十足,接着冲陈太忠招一招手,“太忠,出来一下,问你点儿事情。”

秦主任想问的是,上次小陈说的“等等看”到底是个什么意思,他真的想去陆海了,可是心里有点舍不得,对新路程又有点畏难,平日里不好专门去找陈太忠了解,眼下见其在场,心说正好借着这个机会,再问一问。

“等等看的意思就是……可能会有点变动吧,”面对老板的直接提问,陈太忠实在有点挠头,你不要这么为难人好不好?“嗯,那可能就是机会。”

“什么样的变动?”秦连成真的沉不住气了,“是蒙老板跟你说的?”

“秦头儿,等合适说的时候,我第一时间就告诉你,成不成?”陈太忠只能苦笑了,“我真的不想瞒您,不过……这个后果太严重啊,对了,这话您就不要跟纯良他们说了。”

“啧,”秦连成呆呆地愣在那里,好半天才嘬一下牙花子,那样子是要多失落有多失落了,“太忠你有什么好的建议没有?”

“建议?”陈太忠愣一下,眼珠子转一转,最后还是叹一口气,“要我让说吧,那就是跟许省长搞好关系……加深联系。”

他想的是蒙艺要走的话,天南的政治格局肯定要为之大变,但是不管怎么变,许绍辉的上升势头都不会变,那么除非新来的省委书记太强势,否则跟许书记叫劲儿的可能性不是很大,至于说打压,概率就越发地小了——许绍辉能挤掉众多竞争对手,登上蔡莉那个位子,这种背景的人合适去打压吗?

反正不管怎么说,蒙艺一走,秦连成的上升空间肯定要多出很多。

这还用你说?就算我想投靠别人,别人也得愿意接收不是?秦连成听得有点发毛,小陈啊小陈,我可是啥都跟你说了,你就是死活不肯张嘴?

不过这愤懑只是一瞬间的事情,下一刻他就反应过来了,坏了,这段时间我闹着想走,许绍辉嘴上不说什么,没准心里也会有点想法,万一出现了什么转机,我这岂不是自作聪明,反倒把前程耽误了?

“太忠你提醒得很是时候,”秦主任笑着点点头,可是这话说完,他的心里还是有点不靠谱,禁不住再次试探,“既然你不方便说,我这么问吧,这个变动对我来说……是好还是坏?”

“这我说不准,不过,好的可能性很大……百分之八十的概率吧,”陈太忠摇摇头,“反正跟许家搞好关系有百利而无一害,您说是不是?”

“这个倒是,”秦连成笑着点点头,心说搞好关系那是肯定的,我的难题是在于该表达怎样的愿望——是走还是留的问题,不过小陈这么说,也算是给我提了一个醒吧。

至于说百分之八十的可能性,这也足以值得一搏了,比陆海那边的概率还要高出一点——可是,我应该相信这个家伙说的话吗?

要不,还是赌一把好了,想到某些人私下嘀咕的陈太忠“气运旺”的传言,秦连成终于下定了决心,这并不证明他的耳朵根子太软没主见,或者是过于幼稚容易轻信别人,事实上他心里非常清楚,不管是走是留,眼下都到了必须抉择的时候了,若是还左右摇摆拿不定主意,那才是断送前程。

很多时候,做出错误的选择并不是最悲惨的事情,最悲惨的是犹豫不决,这不但会让别人看轻你,也容易被人打进“立场不坚定”的分子的行列,同时,宝贵的时间也会因为举棋不定而浪费掉——官场中最不值钱的是时间,最值钱的也是时间,“年龄是个宝”这话可不是白说的。

若干年后,每每想起这一刻的抉择,秦连成还是禁不住庆幸自己在关键时刻选对了道路,而且,庆幸之余也不乏些许的感叹,在官场里跟着大多数人走总是没错的,标新立异绝对要不得——对陈太忠的气运有研究的人,都绝不吝啬溢美之词,秦主任这也不过是随了一趟大流而已,收获果然颇丰。

当然,等事情发生之后,他也能理解陈某人为什么坚不吐实了,心里那一点点芥蒂也不知了去向,反倒是生出无限感慨来——这种消息太忠都敢向我暗示,也不枉我照顾他一场。

不过,这些就是后话了,两人谈了差不多二十分钟,甚至连年后的活动都定下来之后,秦连成才很随意地问起来,“怎么今天还有意向要签?多大的项目啊?”

陈太忠听得就笑,“哈哈,那是林海潮,他让我抓住把柄了,我就敲诈他大几千万,项目还没定下来呢,刚才小吉都晕菜了,奇怪这项目都没确定怎么投资就到了。”

“哦?怎么回事?”秦连成一听刚才那中年人是天南首富林海潮,眼睛登时就是一亮,待听说陈太忠抓住了对方的把柄,就再也按捺不住那份好奇了,“你给我讲一讲……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