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1473章 海潮张州半边天

林海潮一行人赶到凤凰的时候,已经是接近夜里九点了,不过,由于路上到处打探,在抵达凤凰的时候,他们已经找到了最合适的中间人。

没错,就是凤凰宾馆的老总张智慧,张总相识遍天下,自家的侄儿又是陈太忠的通讯员,果然是长袖善舞之辈,不愧“脏活张智慧”的称号。

通过宣教部段为民的关系,张总先搞定了凤凰电视台的《都市直通车》栏目,成功地劝说该栏目将今天拍到的素材押后处理,紧接着就联系上了陈太忠,告诉他说林海潮亲自来了,对此事很是重视,希望太忠你能拨冗一见。

其实陈太忠现在也被骚扰得够呛了,段卫华虽然打定主意不管了,但还是让杨倩倩打来了电话,要他注意尺度,水利局局长何鸿举也来了电话——林莹曾经打过地方电网的主意,联系何局长自然不是很难。

联防队员小董也来了电话,说是王书记的心脏病又发作了,话里的意思也很明白,陈主任你适可而止好了,林海潮能逼得王宏伟心脏出问题,由此可见丫并不是一个单纯的商人。

不过,同样是干脏活的,小董的层次肯定要比张智慧差一点,陈太忠接到张总电话的时候,实在也不堪其扰了,终于应承下来,“那行,我见一见他,不过现在已经九点了,有什么事情明天早上联系吧……张总,我这可全是看在你的面子上。”

“明天就明天吧,”听到他没有拒绝,张智慧就已经很知足了,他既然肯出头,自然将其间因果打探明白了,这件事显然是林家理亏,太忠肯应承下来见面,已经是相当给他张某人面子了。

当然,张总认为林家理亏,并不是建立在林家的强取豪夺的事实上——这种事情不算常见但也不值得吃惊,他只是很单纯地认为,林海潮的儿子在错误的时间和场地,招惹了不该招惹的对手,所以,林家理亏。

其实,若不是为了自矜身份,陈太忠现在见林海潮都无所谓——他真的有点不堪其扰麻烦到不行了,不过,撇开身份一说,陈某人跟林立还有一个今天能不能离开凤凰的赌注,所以,就算林首富漏夜赶来,说不见也就不见了。

拿乔,你就拿乔吧,林海潮也不介意陈太忠的无礼,事实上他也无力计较,人在矮檐下谁敢不低头?正经是该花时间去看一看儿子,是不是吃了什么苦头。

不过非常遗憾,林海潮在横山分局折腾了半天也没见到自己的儿子,这不仅仅是因为陈太忠出身横山,这里是五毒书记的老巢的缘故,更重要的是,贩毒藏毒这种罪行真的太过严重,想要拒绝某些变通手段,真的不需要太多的勇气。

反倒是真的想做出什么变通的话,就不得不冒极大的风险——其中之一是得罪陈太忠的风险,大家都知道,陈主任并不是什么好说话的主儿,而分局局长古昕跟陈太忠的关系,简直是路人皆知。

所以在当天晚上,林立不要说离开凤凰,就连老爹的面都没有见到,他只是从一个多嘴的警官嘴里得知,老爹来了,在分局纠缠了好一阵,却终究没有能见到自己。

这个传言让林大公子在愤愤不平的同时,凭空无端地增添了许多担忧,在他的印象中,老爹基本上是无所不能的——好吧,就算这么说有点夸张,但是能让老爹吃了亏的主儿,不在素波就在北京,哪里是凤凰一个小副处做得到的?

“这凤凰人做事,简直比我们张州人还野蛮,”林立恨恨地嘀咕一句,接着就陷进了不尽的恐惧和惶惑中——他所在的不但是小黑屋还是单间,死一般的寂静和黑暗。

这个晚上难以入睡的还有古昕,古局长原本是想坐镇横山,以彻底断绝某些人不切实际的想法,然而,连王宏伟和陈太忠都不胜其扰了,作为案件直接负责人的他又怎么逃得脱?

到最后,他索性将具体事情交给了下面的人,古局长本人则是仓惶遁去,临走还不忘记交待一声,“没我的话,不许提审林立,也不许让他跟外界有任何的联系。”

事实上,古昕才是最深刻感受到林家力量的主儿,比如说,常务副市长郭宇不敢找陈太忠和王宏伟,却是将电话打到他的手机上,“范省长很关注这个案子,古昕你好自为之。”

郭市长打着范晓军旗号,实则并没有得到常务副省长的授意,他只是知道林海潮跟范晓军关系不错,而林莹又找到了他,仅此而已。

其他来施加压力的人也不少,总算还好,像横山警察局的主管部门并没有发出异声,横山区委和市警察局、市政法委都没有够级别的人来说情。

这里面最大的,也不过是市政法委岳副书记打了一个招呼——林海潮是全省知名的民营企业家,古昕你在处理案情的时候,一定要在尊重客观事实的基础上慎之又慎,以免造成不可挽回的影响和损失。

尤其让古昕郁闷的是,新华社驻天南记者站的那位初步被排除嫌疑之后,居然敢对他出声要挟,“我会对这个案子保持高度关注,新华社是有内参的,想必古局长你也清楚。”

“欢迎高度关注,我一向认为公正执法才能对得起警察这个称呼,对得起党和人民的信任,记者工作好像也应该是这样吧?”古昕反驳得很是沉稳,但是心里何尝不是敲着点小鼓?

似此种种那也不用多说了,总之古局长是消失不见了,而当天晚上的横山分局,热闹异常。

第二天一大早,陈太忠才到招商办开年度工作总结会,就接到了张智慧的骚扰电话,“太忠你这……该起床了吧?”

“开会呢,”陈太忠二话不说直接关了手机,老张你这家伙也真是的,来说情也不知道诚恳一点,太油嘴滑舌了吧?

这会一开就是半个上午,直到十点半他才打开手机,然而这手机一开,又是源源不断的电话打了进来,大约是十来分钟后,张智慧的电话才出现在“呼叫等待”的行列里,坚忍不拔地“嘀嘀”提示着。

“陈主任,招商办的会开完了?”终于接通之后,张总的口气客气了一点,显然在这段时间里他也做了不少工作,居然知道对方在招商办开会,“方便的话,来宾馆坐一坐?”

“让他去碧涛等着吧,”陈太忠轻描淡写地回一句,“现在我还有事,中午在碧涛的食堂坐吧,那边条件也不错。”

俗话说“骂人不揭短打人不打脸”,可是陈某人还偏偏就喜欢打别人的脸,像这去碧涛会面,就是再明显不过的嘲讽了,坐在你儿子要谋夺的工厂里,谈一谈你儿子犯的事儿,看你这天南首富怎么自找台阶。

事实上,若不是心里这口气不顺,他才懒得将酒席设在碧涛——对他来说那个地方也远了点,陈主任可是时间金贵的主儿。

林海潮一听陈太忠要在碧涛那个偏僻地方待客,当然能明白对方的心意,然而,人在矮檐下,也由不得他有情绪,倒是通过这种安排,加上昨天的怠慢和今天的推脱,林首富真正地感受到了对方极其浓烈的怨气和锱铢必较的品性。

当然,这或者是讨价还价的一种手段,但毫无疑问的是,这个小小的副处并没有把他这个天南首富放在心上——不过这也不奇怪,胆子小的家伙敢做出栽赃贩毒这种事情吗?

林海潮在接到通知的时候,车队立刻驶向清渠乡,等他到了那个小山坡的时候,荆紫菱已经坐在碧涛的总经理办公室里,跟邢建中一起等待他的到来了。

通过半天的了解,林首富已经将碧涛的底子摸得清清楚楚了,对人人传颂的荆以远孙女的美貌,他并没有感到什么意外,倒是碧涛厂内井井有条的规划,让他看出邢建中此人心气极高眼光远大。

可是,就算这个张州人眼光再远大,眼下的碧涛也不过就是那么回事,想一想为了这么屁大一点的厂子,自己的亲生儿子居然折了进去,林海潮这心里真的是五味杂陈。

值得庆幸的是,荆紫菱不是一个得理不让人的主儿,邢建中也缺少跟天南首富对峙的勇气,所以在等待陈太忠到来的这段时间里,双方只是随便谈了谈煤焦油深加工产业的相关技术和市场前景,更有林海潮对张州小老乡推动高新技术产业的赞许。

是的,大家不但没有谈及昨天发生的事儿,也没说黑子什么的因果,宾主双方居然很诡异地“相谈甚欢”——每一个人都在揣着明白装糊涂,反正到时候自然有人说。

可是,陈太忠赶到的时候,味道就变了,陈某人跟自己的通讯员风风火火地走进总经理办公室,目光一扫就锁定了正主,登时就是爽朗的一笑。

“哈,这就是人称‘孟尝门下三千客,海潮张州半边天’的林总了吧?”他一边说,一边走上前笑嘻嘻地伸出手去,“认识一下,陈太忠,我是久仰林总的大名了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