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1472章 夜赴凤凰

林海潮本来陪着张州市市长张跃文吃饭呢,就算知道了自己儿子在凤凰出事,也没太放在心上,能出面保林立的人多着呢,陪张市长吃晚饭再处理也不晚。

可是听说儿子的车上查出了毒品,马上还要有电视台的来曝光,这下林首富是再也坐不住了,“凤凰市这是搞什么呢?纯粹乱弹琴!”

张跃文跟林海潮的关系极好,打听明白之后也是愤然地一拍桌子,“纯粹胡闹,小立那孩子那么老实,怎么可能贩毒……欺负到咱张州人头上了,我现在就帮你联系段卫华。”

“我跟凤凰政法委的副书记岳磊云有点交情,”林首富皱着眉头琢磨一下,“打个电话联系他让他处理一下,您看好不好?”

“你等一等,我了解一下,”张市长不可能对凤凰市的权力架构了解得很详细,少不得打个电话问一问,才得出了结论,“怕是够呛,政法委书记王宏伟兼着警察局长,你说的这个副书记估计不行。”

“那……难道要我找范晓军?”林海潮也有点头疼,他不是没人可用,而是能用到的人个头都太大,有点大炮打苍蝇的感觉,是的,他在凤凰没什么势力——太间接的关系他还不愿意找,天南首富可也是一种身份呢,“跃文市长您有什么比较合适的关系没有?”

“两条腿走路吧,”张跃文不可能不管林海潮,犹豫一下才发话,“省政法委副书记高正美跟我都是红旗三厂出来的,嗯……段卫华还欠我一点小人情。”

既然是这样,王宏伟的哀伤也就不用再提了,才挂了高书记的电话,又接到了段市长的电话,总算还好,眼下的凤凰市,他跟段卫华也算战略合作伙伴了,有些话说一说也无妨,“卫华市长,这事儿你找我,还不如找你那干女儿,她说话比我顶用。”

“你说的是……倩倩?”段卫华愣了一愣,才反应过来自己的干女儿是何许人,紧接着就陷入了沉默中,好半天才迟疑地发问了,“这件事是陈太忠搞出来的?”

段市长的思维不至于这么迟钝,不过慢吞吞地说话正是有身份的象征,更何况,提出这个猜测也是要一点勇气的,一旦猜错了,他的面子就没地方搁了——一个正厅会这么忌惮一个副处,会让人笑掉大牙的。

总算是两人关系不错,要不然段卫华连这个猜测都不会说,事实上他也知道,论起对那个副处的感觉,王宏伟比自己还要头疼很多。

王书记倒也没有遮着掩着,将自己掌握的事情源源不断地说了一遍,正说着的时候,手机上的“呼叫等待”一直提示个不停,王宏伟百忙之中偷空看一眼,却发现上面“孙正平”三个字一闪一闪的——素波警察局局长的电话也跟过来了。

段卫华静静地听完因果之后,又是一阵沉默,到最后才冷冷地一哼,“哼,要是这样,那林海潮的儿子就是活该!”

他欠了张跃文的人情,这个一点都不假,段市长也不是不认账的人,但是林家居然敢打碧涛的心思,这是他绝对无法容忍的,这可是凤凰市唯一一个“填补国内空白”的企业,而且二期工程完工的话,经济效益也不可低估。

当然,就算有所抱怨,这个电话他是要回的,于是下一刻,张跃文就得到了确切消息。

事实上,段卫华并没有说谁“强买强卖”谁的厂子,也没有讲述那么多因果,没必要,真的太没必要了,很多事情的对错并不是那么简单,正义和邪恶都是相对而言的,执着于这种口舌之争,实在一点意义都没有,官场并不是小学课本——谁是好人谁是坏人一目了然。

他只是简单地说了一下事情涉及的人物,“这件事是凤凰科委的副主任陈太忠,对张州有点误会……这个同志爱认真,我的工作不太好做。”

张跃文如此巴结林海潮也不是没有原因的,海潮集团能发展到眼下这一步,固然跟林海潮能力超群、张州地方上的政府和银行大力支持分不开,同时有一点也是不能忽略——甚至是起决定作用的:林家在京城有人。

不过,听到“陈太忠”三个字,张市长还是禁不住暗暗咋舌,这个名字他可是一点都不陌生,虽然他并不是很清楚此人的头有多么难剃,然而,他做为张州的市长,居然能对凤凰市某个行局的副职的名字有印象,这就足以说明问题了。

“哎呀,是陈太忠……你儿子可是招惹了一个刺头,”张跃文侧头看一看林海潮,微微叹一口气,“在凤凰市,怕是你搞不过他。”

“嗯……”林海潮也叹口气,放下手里的电话,“我姑娘也说了,这个姓陈的家伙不好对付,不过,再不好对付,敢欺负到我头上,我跟他也没完!”说到最后,他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决然之色。

“现在不是有完没完的问题,关键是先捞你儿子出来,”张跃文听得心里颇有点不以为然,什么叫“灭门的县令剥皮的太守”?老林你再牛也只是个商人,“万一捅到电视上,麻烦可就大了。”

“我现在就去凤凰,对不住了啊张市长,”林海潮苦笑一声站起身来,“这混小子,总是不能让我放心。”

“我建议……你还是小心一点,”张跃文真不知道林家怎么跟陈太忠掐上了,不过在他想来,对方都敢给林立栽赃,冲林海潮下手倒也不是不可能,“去了凤凰先找那个政法委副书记,这年头不讲道理的主儿太多。”

“这个我知道,可是我不去不放心,”林海潮笑着点点头,心里对这个建议却是不怎么在意,道理很简单,他已经从女儿这里知道儿子去干什么了,很明白人家折腾自己的儿子是有缘故的,但是……他实在不合适跟张市长解释。

对方的手段异常毒辣不假,可是他林某人此番过去,不过是想搭救自己的儿子,他还就不信那个姓陈的敢动他,当然,话说回来,要是真的动了他那可更好了,事情一旦搞大,他有的是办法去收拾那个小副处。

于是林首富很匆忙地上路了,得知他动身,林莹也跟着赶了过去,同行的还有招商办的耿主任,在路上的时候,林海潮又联系了凤凰市政法委副书记岳磊云,想了解一下这个陈太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情况。

谁想,这不打听不要紧,一打听还真的吓了他一大跳,岳书记唠叨陈某人的事迹,足足唠叨了一刻钟,放下电话之后,林首富的脸都白了。

“耿主任,这个陈太忠,居然是蒙艺的人?”沉吟半天他才开口,问向跟自己同坐一车的耿强,语气竟然是异常地艰涩。

“蒙老大本来就是凤凰人嘛,”耿主任并不以为然,“他哥蒙通以前还当过凤凰的地委书记,陈太忠能搭上他也不意外。”

“凤凰的天下正林的党,”林海潮听得就是一叹,“凤凰的官场还真是长久不衰,啧,咱张州就没出过什么像样的人物。”

凤凰和正林都算得上是革命老区,建国以来从凤凰这一系走出的干部,很长时间牢牢地把握着天南省政府的权力,而正林一系则是出过两任三届省委书记。

这个政治格局只是巧合,但是对天南省官场的影响,一直延续到九十年代初期——像蔡莉就是靠着正林系的老省委书记出头的,陈洁则是靠着凤凰系上位。

当然,像黄老、郑飞之流,早早就进京了,不能算在这些本土派系中。

“希望那个陈太忠不要太难说话吧,”林莹听得也是叹一口气,“这家伙真的太不是东西了,这种龌龊手段也能用出来?”

“我说林莹,你这个心态不但解救不了林立,还容易坏事,”耿强的眉头一皱,颇有点不满意,林海潮也跟着点头,“没错,人家能神不知鬼不觉地栽赃,这就是本事……这个小畜生就不知道让我省心一点。”

自打知道陈太忠是省委书记的人之后,林首富的心态登时大变,再也不考虑放过不放过陈太忠的问题了,现在他重点琢磨的,是花费多大代价才能救出自己的儿子。

就在一行人赶向凤凰的时候,王宏伟书记真是痛苦不堪了,接了孙正平的电话,又接小姨子和法院刑二庭庭长等亲戚、部下的电话,问的也都是林立的事情。

事实上,林海潮和张跃文都非常知道分寸,只是找一两个人打听关说——这种事情惊动太多人并不是什么好事,一来是因为传出去太难听,二来是两人都很清楚,真想办成事的话,找对一个人就够了,没用的人找再多也是白搭。

可是林莹不知道这里面的深浅,没命地四下找人,于是王书记终于很痛快地心脏病发作,住进人民医院的观察室了。

于是接下来,挠头的就是市局副局长刘东凯等人了……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