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1471章 激化

耿强听到陈太忠说的那些话,本来就很着急了,等到电话莫名其妙地一挂,感觉就更不对了,抬头看一看自己面前的林莹,苦笑一声,“我说林大小姐,你那个弟弟也太牛了一点吧,他难道不知道,这世界上很多人是惹不得的?黑子都被抓现行了,他还敢跟陈太忠叫板。”

“关键是他会不会有事,”林莹的脸上,难掩焦虑之色,她和林立相差两岁,姐弟俩的感情相当好,“我爸在跟张市长吃饭,估计要等一阵才会有消息。”

“总是亲生儿子,他不可能不管的吧?”耿主任笑一笑,有气无力的那一种,林海潮家里的情况他还是比较清楚的,老林今年五十三算是年富力强,把权抓得很紧,林家姐弟在集团公司虽然地位极高,但是在管理层中话语权不是很重。

有人说这是跟林海潮那三岁的小儿子有关,也有人不这么认为,不过很明显的是,未来的十来八年内,林海潮不可能放弃对海潮集团的掌控,反正私人企业不比官场,不存在什么“七上八下”的说法。

甚至,林莹眼下发展得不错,固然是因为她有一个好老爹,但是更重要的是她有一个手握实权的丈夫,在她崛起的过程中,并没有得到林海潮太多的照顾。

既是如此,林立一心帮李东在凤凰夺取碧涛焦油厂的缘故也很清楚了,他不缺钱,但是在海潮集团里没有他发展的舞台,是的,他不想表现得连姐姐都不如。

“这个陈太忠也实在太过分了,”林莹听到耿强的劝说,心里并没有因此宽慰了多少,“都知道小立的身份了,一点面子都不给,亏得我还见过他呢。”

“林总,你这么说话,就有失公道了,”耿强跟她和项一然的关系都算不错,而且自己也在张州官场混——这是林家传统的地盘,但是他一点都不想将陈太忠变成自己的仇家,那个人的能量实在太恐怖了。

所以,他不得不指出对方思维的误区,“这不是陈太忠给不给你面子的问题,而是说林立一开始就没给陈太忠面子,抢夺别人的产业也就算了,还敢自己到凤凰去,这是在打人家的脸呢,你知道不知道?”

“凤凰找的是黑子,小立不过是陪着他去的嘛,”林莹不认可这个说法,通过那俩铁路警察的电话,她倒也知道,自己的弟弟到底做了点什么,“而且搞那个焦油厂的,也是黑子。”

“黑子是个什么样的烂人,你不比我清楚?”耿主任不屑地哼一声,“那小子擅长的就是敲诈勒索,要不陈太忠栽赃他贩毒呢,肯定这家伙也是吓唬了碧涛的老板,小陈就想一劳永逸地解决了……你家小立掺乎这种事情,你说他长个脑袋是干什么用的?为了戴假发方便?”

“陈太忠真有你说的那么厉害?”林莹倒是没计较耿强的话,“按你的说法,他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副处。”

“你老公也不过才是一个正科,就抓着张州煤炭的运销权,”耿主任哭笑不得地看她一眼,“这级别不能说明什么问题,他只是个市科委的副主任,倒是把省科委的大主任掀翻了,你说他厉害不厉害?”

“唉,可惜他不是张州的,要不就好办了,”林莹不无遗憾地叹一口气,又摸起了手机,“我得再跟我爸说一声。”

他要是张州的,你爸也未必吃得住他,耿主任嘴皮子动了一下,想这么说来的,不过想到暴走的女性多半都是不可理喻的,终于还是强自按下了这个念头——我已经暗示得足够多了,难道不是吗?

他俩在这边怎么商量暂且不提,陈太忠却是因为这个电话,终于下定了决心,好你个林立,被警察捉了现行还牛气冲天,这次哥们儿不折腾得你欲仙欲死绝对不算完。

这次来凤凰,黑子带的车是一辆加长凯迪拉克和一辆沙漠王,林立却是他那辆招牌的“天G-16888”的白色路虎越野吉普,吉普车后面挂有备胎——这次栽赃也不用考虑那个黑哥了,听说轮胎藏毒比较时髦一点?

路虎和沙漠王都被交警队的拖车拖到了横山分局,不过这个加长的凯迪拉克比较难对付,主要是车身太长,最后还是找了一个大号的拖车,才将车拖了回去。

回到分局,自然就是各忙各的,此案涉及四方势力而且人数众多,最要命的是,查获的海洛因超过了十克。

刑法上有规定,十克海洛因就是分水岭,虽然对贩毒罪的认定和量刑,各地多有不同,但是毫无疑问,超过十克这红线的话,最差最差也会被认定是“非法持有毒品”,三年以上的刑期是稳稳的,一不小心被判定为“贩毒”的话,二十年的有期徒刑也正常了。

至于说其他的铁路警察、新华社记者和林立等人,一时半会儿摆脱不了嫌疑,也只能呆在分局,“配合”警方办案,还有人在人的身上和车上仔细搜查,看看能不能发现其他的毒品。

当然,警方办案的手段,远远不止这一点,就在技术科对白粉进行化验的同时,分局从市局禁毒支队申请的两只缉毒犬也被送了过来。

这缉毒犬可是好东西来的,来了四下闻一闻,就对着白色路虎吉普狂吠不止,古昕和师志远在现场看得登时脸就绿了。

事实上,自打知道林立是林海潮的儿子之后,这正副俩局长都很有默契地有意放松对此人的检查,天南首富可绝对不是那么好当的,查出问题倒是不怕,若是查不出,将来人家秋后算起账来,一个“有意刁难”是铁铁跑不了的。

不过眼下看来,事态的发展已经超出了大家的控制,古局长犹豫一下还没有发言,禁毒支队的人已经发话了,“备胎有问题”。

七手八脚地将备胎卸下来,在备胎架的盖板处发现了四个大包装的白粉,看起来七八十克的模样——陈太忠已经弄明白了,若是说十克是分水岭的话,五十克就是生死线了,自然会多塞一点进去。

林立是“配合”警方的调查,所以还没被控制了人身自由,目睹这一幕,他再也忍受不住了,“栽赃,这绝对是栽赃,我要给我家里打电话,我要请律师。”

受到这么大的压力,他整个人都显得有些歇斯底里了,不过别人却是懒得理他,最多也不过是甩来两个不屑的眼神,已经有警察拿来锯子开始锯备胎——谁知道轮胎里面藏了毒没有呢?

当然,眼下的林立已经顾不得指责别人破坏自己的原装备胎了,他只能祈祷不要在轮胎内再发现什么。

如他所愿,轮胎里倒是再没白粉了——事实上陈某人已经不舍得再浪费了,为了这么一个不知道轻重的小屁孩,值得吗?

“行了,先把他控制起来吧,”古局长见没有新的发现,抬手一指林立,“小张联系一下凤凰电视台的《都市直通车》,说咱们这儿查获毒品大案。”

“我是冤枉的!”林立大喊一声,身子不断地挣动着,他虽然年轻气盛却是不傻,这事儿一旦被捅上电视的话,就算他老爹出头都没用了——林家更可能的是遭致别人的落井下石,天南首富是很吓人,但是视其为眼中钉或者垂涎海潮集团的人也绝对不会少。

当然,他的挣扎注定是徒劳的,一边的警察很快地将他铐了起来,同时将他身上的物品掏个精光,甚至连皮带和鞋带都被人扯走了——这倒不是有意羞辱,而是防止意外伤害。

王宏伟在不久之后也得到了消息,听说林海潮的儿子涉嫌贩毒被横山分局抓获,古昕还请了电视台的记者去,登时大惊失色,“古昕这是疯了?抓人就抓人吧,还找电视台的来?”

当然,王书记不能说古局长做得不对,人家出成绩了,给《都市直通车》提供点素材,根本不需要请示局里,但是……那是林海潮的儿子啊。

不过,事实的相关因果在下一刻就反应到了他这里,一听说有陈太忠介入,王书记登时哀叹一声,“小陶安排一下,我要去市人民医院做个心脏检查……急诊。”

“我就奇怪了,陈主任从哪儿搞来的毒品啊?”小陶秘书也很有点不解,他很清楚,若是没有陈太忠的出现,或者林海潮的儿子真的是贩毒了,但是那厮掺乎了,眼下这件事里绝对是有蹊跷的。

“你话还真多,”王书记哪里有心思琢磨这毒品的来源?正经是先把住院手续办了是正经,要不然等各路大佬的电话打来,愁也要愁死他了。

然而,他的反应还是慢了一点点,几乎就在他做出决定的同时,他的手机响了,来电话的是省政法委副书记、秘书长高正美,实在不能不接,“宏伟书记,听说林海潮的儿子现在在凤凰呢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