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1466章 技术含量太低

面对这种赤裸裸的威胁,邢建中还真没什么好的法子去处理,他家在张州有几个亲戚,可都没什么势力,不但帮不上忙,将来没准还会成为黑哥要挟的对象。

当然,他可以选择让父母亲跟他一起去凤凰,避开这个家伙,不过两老生于斯长于斯,做为儿子常年游荡在外,不能承欢膝下已经是够不孝顺了,眼下居然还要逼得父母为他背井离乡,那真的枉为人子了。

而且,那黑哥是什么人物?黑社会啊,黑白两道通杀的那种,他就算将父母亲请到凤凰居住,人家派人搞个小动作也不是不可能的,这年头不怕贼偷,就怕贼惦记,只有千日做贼,哪里有防贼千日的?

更何况,要是邢家一家都搬到凤凰,给外人看,那就是他邢建中别无好的地方选择了,不但不利于下一步碧涛在同政府合作时保持超然和独立,也显得他邢某人档次不够高——把父母安排到上海或者北京之类的地方,岂不是更好?

然而,他的父母可能两眼一抹黑地去首都做寓公吗?那是不可能的。

重重顾虑,导致了他在同黑哥谈话时束手束脚,不过这倒也正常,老话说得好,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,更何况邢某人这秀才现在已经薄有身家,属于“身娇肉贵”一族了?

总算还好,邢建中还有别的理由拒绝对方,“那个碧涛我只是技术入股,大股东是荆以远的孙子,就算我卖给你厂子无所谓,你也得征得对方同意是不是?”

“现在是荆以远的孙女在管理吧?听说那女娃娃长得不错?你别是舍不得她吧?”黑哥嘿嘿地笑了两声,表示出了跟他的恶名相匹配的信息量,“那你打个电话跟她说一声嘛……当然,你要够胆的话,给陈太忠打电话也无所谓,看看这张州一亩三分地儿里,是我黑哥说了算还是他五毒书记厉害。”

事实上,他能这么专门地指出,已经表露出了对陈太忠的忌惮之意,不过人为财死鸟为食亡,这种时候怕也解决不了问题,着了急就拼个鱼死网破了,不信你还能追到张州来找我的麻烦。

邢建中听到对方也知道陈太忠的厉害,心里就是一喜,不过他也真的不相信,陈主任在张州能搞定黑哥——最起码他是不敢冒这个风险的。

荆紫菱是何许人也?那脑袋瓜绝对不是乱盖的,接了邢建中的电话,随便听两句,就从对方晦涩的暗示中听出了点什么,于是立马做出了决定,“股份出售不出售的事情咱们先搁置,明天我要去凤凰看一下报表,邢总你赶紧回来。”

“小荆总要我赶紧回去,”邢建中冲着黑哥笑嘻嘻一摊手,“要不这样,黑哥你跟我去趟凤凰,一起跟她商量一下?”

黑哥才不肯陪着去,那不是有意找不自在吗?在张州他不怕陈太忠,出了张州那就是另一说了,再说了,那凤凰可是陈某人的老巢,他巴巴地赶过去,就算不是送羊入虎口,也难免有上门欺人之嫌,那厮正好借着这个机会发难——那是送了一个天大的理由过去啊。

按说,他都应该制止邢总回凤凰的,不过这年头想办点事情,藏着掖着也总不是办法,风险大小决定收益的多少,而且他还真就不信,邢建中敢横下一条心跟自己放对。

邢建中却是不敢跟陈太忠打招呼,黑哥在张州手眼通天,别说查查电话记录,估计就算监听通话内容也不是多难办的事情,所以也只能憋着这口气,等来凤凰的时候诉苦了。

说句实话,邢总都不敢确定陈主任肯不肯为自己的事情出手,没错,陈太忠相当维护其亲自引来的投资商的权益,但是那也仅仅限于政府方面的事务,两人的私交并不能算太近,为自己得罪张州的地头蛇,人家却也未必答应。

正经是结交好荆紫菱的话,能让小荆总出面说合,这件事基本上就成了,荆家跟陈太忠的关系那不是吹的,更何况小荆还是个娇滴滴的大美女?这一刻,邢建中已经忘记了自己当初还想追求荆紫菱的念头了——现在他连自己的产业都维持不住,这种倾国倾城的绝世红颜,更不是他消受得起的了,人要学会面对现实,更要有自知之明。

腊月二十六日,荆紫菱和邢建中同时赶到了清渠乡的碧涛焦油厂,陈太忠在京华酒店准备设宴款待这二位,还不到十一点的时候,三人就在包间里见面了。

一路上,邢建中已经把事情跟小荆总说了,天才美少女一听也是勃然大怒,“他想跟我们荆家合作,也得问一问我和我哥答应不答应呢,真是欺人太甚。”

“谁说不是呢?”邢总愁眉苦脸地叹一口气,顺便舀一瓢油浇到火上,“他知道你挺漂亮,还说……嗯,总之是些不太好的话。”

谁说搞技术的没心眼?人都是逼出来的,不过荆紫菱对这个倒没什么太大的反应,她遇到类似的事情和下流话多了去啦,“等到了京华酒店,我跟太忠哥说一说这事儿……”

“这个人叫黑哥?”陈太忠听完两人的话,皱一皱眉头,“小子胆子不小嘛,居然敢这么强取豪夺,不过这么搞……太没技术含量了吧?”

一边轻声嘀咕,他一边拿起手机拨个号码,等接通之后很干脆地发问了,“铁手,你听说过张州有个黑哥没有?”

铁手是积年的老混混了,不像十七这种后起之秀,马疯子跟其相比更像是凤凰的坐地虎,所以说打听天南够字号的混混,还得找他。

“切,黑子呀,我混的时候他还不知道在哪儿呢,”铁手的回答很是不屑,不过这也说明,那厮还真的混得不算太差,而且接下来铁手的话,证明此人的嚣张是有点底气的。

“不过那家伙现在洗白了,方方面面的人都不少,又跟林海潮搭上了关系,现在只说搞煤炭运销赚得都盆满钵满,唉,咱凤凰就没有那么多煤……要不我也能做一做。”

“嗯……天南首富林海潮?”陈太忠挂了电话之后,皱着眉头琢磨了起来,一个小小的黑哥他是不放在眼里的,不过这个林海潮块头就有点大了。

“他好像真的跟林海潮有点关系,”到了这时候,邢建中也不藏着掖着了,他害怕的不仅仅是黑社会,“姓林的可是难斗,张州就跟他自己家的后院一样。”

“你怎么看,”陈太忠侧头看一看荆紫菱,笑嘻嘻地发问了,“有什么好的建议没有?”

“实在不行,我把股份卖给许纯良或者高云风一点,”天才美少女的主意张口就来,“别的不说,只百分之五的股份,就足够他们横下一条心去收拾那什么黑哥了。”

碧涛的发展真的不错,满负荷开工俩月,净利润就六百多万了,虽说钱都投到了二期工程上,但是二期工程一旦完工,利润又会翻番,尤其难得的是,这工厂成长性和科技含量都不低。

这么良好的业绩和成长性,不信别人不肯动心,而且工厂这东西不比别的工程,干完一个还得找另一个,那是旱涝保收的实体,只有荆紫菱不肯卖,绝对没有别人不肯买的。

林海潮的能量是很大了,不过真要对上许绍辉或者高胜利,基本上是没戏,而且更可能的是,天南首富根本就不会选择跟那二位作对——远远避开才是王道,这世界上的好项目多了,犯得着趟这趟浑水吗?

荆紫菱这个想法肯定是管用的,只是,陈太忠不喜欢,因为他感觉有点伤自尊,“虽然大家都是朋友,但是凭什么让你把股份让给他们呢?你这么做,考虑到过我的面子没有?”

他还待继续说什么,却发现天才美少女的脸上现出了诡异的微笑,那是抑制不住的开心,愣得一愣之后,他苦笑着摇一摇头,“我说小紫菱,你跟我也玩心眼……有意思吗?”

“我这不是怕你不帮邢大哥吗?”荆紫菱笑得很甜,一点都没有不好意思的样子,“反正有你在,我的股份是不担心的。”

陈太忠白她一眼,实在有点哭笑不得,一时也懒得跟她计较,转头看一看邢建中,犹豫一下又想出个点子,“要不这样吧,你先把碧涛的股份卖给那混蛋,不过你不要买他的厂子,你看怎么样?”

“陈主任你是说?”邢建中的脸色有点发白,他心里有点猜测,然而实在不敢说出来,只能眼巴巴地看着对方。

“等他把钱给了你之后,我再让他怎么吃的怎么吐出来,你看怎么样?”陈太忠冷冷一笑,“想找我客户的麻烦,那就得做好承担我的怒火的心理准备。”

“这个……”邢建中的脸色越发地白了,不能否认,陈主任这个建议颇有点以眼还眼以牙还牙的味道,可是他只想安稳地渡过这一关,真的没勇气跟那混混撕破脸皮——这不是摆明了要把事情搞大吗?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