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1465章 年底事多

“总算是出来了,”李凯琳看一下背后的派出所,调皮地吐一吐舌头,“长这么大,我还是第一次进派出所呢,没想到警察的态度真的很好。”

那是你跟我在一起呢,陈太忠无言地笑一笑,态度好的警察不是没有,但是一般人等闲是难得碰到的,不过他不打算就这个问题叫真,小凯琳年纪还小,让她心里多一点阳光总是好事,于是扭头看一看那副总,“走吧,去医院给你接一下鼻梁骨……”

副总的鼻梁骨也被对方打骨折了,也正是因为如此,派出所给出的建议就是各看各的病,“谁要不服气,去法院起诉吧,让我们调解,就是这结果!”

陈太忠对这个结果表示满意,虽然他并不介意赔对方一点钱,但无疑眼下这个结果更划算一点,己方只有一个鼻梁骨骨折,对面想修补损失,成本怕是一万都打不住。

不过,也正是因为如此,他对自己出手过重没有任何的悔意,那些人随随便便地就能将别人的鼻梁骨打断,平日的嚣张也可见一斑了,哼,哥们儿出手还是轻了呢。

办案警察简直毫不掩饰对陈太忠的恭敬,陈主任身边正好有购物卡和银行卡若干,直接抬手送了出去,“你们给我面子,我就给你们面子……一回生两回熟嘛。”

我们可不想让您第二回来这儿了,那几位听得就有点心头发苦,有心不收吧,陈某人的狗眼已经瞪了起来,“怎么,嫌少?”

“可是……他们可能会回头告您的,”那三级警司低声发话了,他是这里的副所长,姓张,眼见瘟神发飙,只能苦笑着解释,“我们没帮上什么忙,无功不受禄啊。”

“没事,让他们告,”陈太忠笑着拍一拍他的肩头,“这就在你职责范围之外了,别人想找死我也拦不住不是?对了,这些人的资料都给我一份……那个小李子的资料我也要。”

按道理说,他其实远不用这么麻烦的,将神识丢出去,还能察觉不了这些人的底细?不过,他觉得自己将神识打在这些人身上……浪费不是?对他来说仙灵之气不怎么值钱,但是花在这种人身上,不值得啊。

张所长听得眉头就皱了起来,有心强调一下这是违反原则的,却是没那个胆子,犹豫一下,最终还是笑着点点头,“听说您跟小董关系不错,回头您去问他吧。”

这就是张警司最后的遮羞布了:我直接告诉你的话,真的太不像个警察了,反正你也认识“脏活小董”不是?

当然,等送走陈太忠之后,几个人悄悄拆开红包包着的卡片,发现随便一张卡备注的都是四位数面额的时候,由不得大家不叹服:陈太忠果然是陈太忠,出手不凡啊。

事实上,副总对今天的遭遇也相当不满意,躺在医院都不忘记唠叨上两句,“回头让牧渔拆了那个破地方……真是找死。”

陈太忠冲他呲牙一笑,“呵呵,我支持你,等明天了,我把那些人的资料都提供给你,一个都不要放过,哼……一群人渣。”

副总正想着搭陈主任这趟顺风车呢,谁想对方就这么大撒手了?他愣了一愣之后才反应过来,这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,自己侄儿的老板,还不是跟着陈主任的?人家陈主任如日中天的副处,没心思操心这种小事,倒也是正常的。

鼻梁骨接起来挺方便,就那么一下就好了,不过饶是如此,副总鼻子里插着棍子出来的时候,加工厂又赶来了两个职员招呼他。

目送着这三人离开,李凯琳才走到陈太忠身边,低声地道歉,“太忠哥,不好意思,给你……添麻烦了。”

“嗐,无所谓的,”陈太忠笑着摇一摇头,“我不来的话,你就更麻烦了,起码眼前亏是吃定了,不过……以后这种场合少来,‘千金之子坐不垂堂’,乱七八糟的地方让下面人办就行了。”

“小宁姐说,得看着点下面的人,要不他们容易手脚不干净,”李凯琳小心翼翼地解释,一边说还一边悄悄地看陈太忠的脸色。

陈太忠不动声色地点点头,说实话他很能理解她的苦衷,小凯琳是东临水出来的,家在那个穷村子里都算穷的,小时候受的穷吃的苦实在太多了,把钱看得重一点也很正常,这种心理阴影不是一时半会儿能消除的,甚至更大的可能是会伴随着她的一生。

见他认可了自己的观点,李凯琳终于又试探着发问,“太忠哥,这个市场里的搬工,很好赚钱的,你说我把村子里几个堂哥堂弟介绍过来好不好?”

“啧,”陈太忠看她一眼,“你就忘了你娘把人带到凤凰后的那惨痛教训了?还多事……你以为你普度得了众生?这个市场里的钱,才真正叫不好赚。”

“我只是想帮一帮大家,”李凯琳低声解释,看起来有点不开心,“我就不信他们全是忘恩负义的,这世道总是好人多一些的吧?就像太忠哥你……就是大好人。”

“呵呵,挺厉害的嘛,你都会用成语了,”陈太忠笑一声,心里却是有点嘀咕,我是大好人?不带这么骂人的啊,“你那个副总不是有点小办法吗?你找他商量吧,我可是没心思操心这种事。”

“要过年了啊,”李凯琳看着街道发呆,“村里也要热闹一两个月了……可惜我都回不去了。”

“是啊,要过年了,”陈太忠也重重叹一口气,“越到过年事儿越多啊,”过年了迎来送往的事情比较多,对于这种事情,他简直比加班工作还要头疼。

万一有一个想不到,没准就得罪什么人了,虽然是比较考验情商的,可是蝇营狗苟的味道太浓,琐碎事情也太多,他不喜欢这一段时间。

不得不承认,他这张嘴实在是太臭了,事情还真的找上门了,腊月二十五的时候,荆紫菱的电话打了过来,“太忠哥,邢总好像遇到了什么麻烦,能不能帮忙想一想办法?”

按天南的风俗习惯,腊月二十三是小年,邢建中想着自己在外漂流了那么久,现在回国也开始创业了,趋势还不错的这一种,于是就回老家张州转了一圈,跟父母亲团聚。

谁想他一回去,就被人盯上了,盯他的那位就是在张州另起焦油加工厂的“黑哥”,黑哥早先在张州是搞煤炭的,近年来煤炭价格疲软,于是就想找点别的买卖,正好碰上了偷了碧涛图纸的那位副总工——这位是受了别人的委托来偷图纸的,谁想张州搞煤炭的,圈子就这么大,说撞就撞上了。

张州民风彪悍,能在这个地方占据几个坑口挖煤,黑哥是什么样的人物那也不消再问了,尤其是他比别人还要强悍很多,出钱买图纸的那位虽然也在张州搞煤,但是老家是邻省沙洲的,软硬兼施之下,就只能乖乖地将图纸卖给黑哥。

黑哥虽然在张州势力极大,但搁到外地就不太玩得转了,所以他不能把厂子设在别处,于是就有了这么一个啼笑皆非的结果,邢总被盗窃的图纸,居然在张州老家设厂了。

设厂就设厂吧,结果前一阵厂里的俩油罐离奇失踪,这让黑哥有点不爽,心说这事儿够邪行的,前两天厂子的设备安装完毕开始试车,结果又不是很理想,这下他就更不爽了。

就在这个时候,他听说邢建中回来了,直接上门堵人了——我这个张州的厂子,跟你凤凰的厂子换了,再补偿你一点钱,这是我看得起你,别给脸不要啊。

邢建中听到这话,心里的愤懑那是可想而知的,“张州的厂子本来建设得就有问题,看了图纸就会安装,那要我们这些技术人员干什么?你的厂子我不要,也不跟你换。”

“小子你挺有胆气的,”黑哥冷笑,不过倒也没动粗,他已经身家几千万了,不到迫不得已也不可能动粗,“那你给个话,凤凰的厂子卖多少钱?我买了!”

“卖给谁都行,绝对不会卖给你,”他没有动粗的意思,邢建中的胆子自然水涨船高,“黑哥,将心比心一下,要是你被人偷了图纸,会把东西卖给上门谈判的人吗?”

说到这里,邢总的心里,还真是念陈太忠的好了,看看眼前这位的架势就知道,当年他要是头脑一冲动把厂子设在老家,没准被人啃得连骨头渣都剩不下了——张州的投资环境,跟凤凰真的是没法比啊。

“那你好自为之吧,”黑哥也不生气,笑嘻嘻地看着他,“你也将心比心一下,黑哥我从来都是说一不二的,今天被你顶了那多没面子,传出去得多少人笑话我?”

“我这人你也知道,是粗人,最受不得别人笑话,他们一笑话我,我心情就很糟糕,呵呵,这心情一糟糕,没准就要找地方发泄……你看,你父母亲年纪也大了不是?现在社会这么乱,有个车祸或者离奇失踪,可不就不好了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