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1464章 都不放过

陈太忠走到那俩猥亵李凯琳的闲汉旁边,其中一个正想爬起来,被他狠狠一脚又踩了下去,脚一伸就踩到了那人支撑身体的手掌上,冷冷一笑,“呵呵,刚才就是这只手犯贱来的吧?”

说话间,他就加重了脚上的力道,脚踝微微扭动几下,那汉子登时尖叫了起来,凄厉之声响彻整个市场,根本不像是出自人类的口中。

等陈太忠的脚挪开,大家才知道这厮为什么叫得这么惨了,那手上的五根手指被踩得血肉模糊,还有地方露出了森森白骨,不旋踵又被涌出的鲜血所覆盖——十指连心能不疼吗?

“我的手,”这位用右手捧着左手,正在连连哀号,只觉得右臂一震,右手不由自主地垂到了地面,耳边传来一阵轻笑,“呵呵,我倒忘了,你长了两只手呢……”

下一刻,又一阵钻心的疼痛传来,他只觉得眼前一黑,登时昏死了过去。

另一个揩油的家伙见状,也顾不得自己是昏头昏脑了,欠起身子来跪在地上不住地用双手抽打着自己的脸,“我不是人,啪~,我该死,啪~,大哥你饶了我吧,啪啪~”

“别介,我还想听一听女高音呢,”陈太忠收拾完那厮,笑嘻嘻地走了过来,“规矩点,把手放地上,啊?”

他本就是心硬无比之辈,红尘中修炼出的那一点点怜悯,大半也是要落在自家人头上的,怎么可能适可而止?除恶务尽才是正经。

在刺耳的尖叫中,这位也是双手被踩得稀烂,才被陈太忠放过,转头看一看副总,那副总已经打人打得累了,拄着撬杠在那里呼呼地喘气。

看着副总脸上斑斑的血迹,陈太忠心里冷哼一声,这个地方的人实在忒不是玩意儿了,要不是自己跟着来了,李凯琳这边的结果实在不可想像。

“赔你的苹果,”他随手丢给跟前摊主一张十元的钞票,转身拽着李凯琳,“走,去买东西,耽误好一阵儿了。”

“站住,这里怎么回事?”这时候有人发话了,陈太忠转头一看,却发现三个戴了红箍的家伙分开人群走了过来,一个矮胖子,另两个也是精壮汉子,虎视眈眈地看着他。

“打完了才来问?”陈太忠瞥这三位一眼,有心叫个真吧,可是天色不早了,好歹来一趟,总是要把水果买了吧?

“你这是什么态度?”矮胖子背着手走到陈太忠面前,皱着眉头上下打量着,地上躺着七八号人,鲜血四溅煞是吓人,他的腿也有点发软,不过这一亩三分地儿就是他管理的,此时若是不能出头,将来何以服众?“麻烦你给解释一下吧?”

“嘿,你还跟我耗上了?”陈太忠恼了,这里乱成这个样子,你小子逃得脱责任吗?于是侧头看一看李凯琳和副总,手里又拿起两个苹果来一抛一抛的,“你俩去买东西,我跟他们说。”

满脸横肉的汉子见到矮胖,捂着嘴就过去了,血水兀自不断地从他手指缝里流出,“李主任,这三个人捣乱。”

“再瞎逼逼,我让你后悔生下来,”陈太忠一指那厮,“找死吗?”

那李主任看横肉一眼,也不理他,而是侧头看着陈太忠,“你哪个单位的?知道不知道这儿是什么地方?”

“我还真不知道这儿是什么地方,”陈太忠笑嘻嘻地看着他,心里的怨气却是不住地增加着,“麻烦你跟我解释一下?”

“随便打人,我已经报警了,”矮胖觉察出对方隐藏的那份有恃无恐了,也不敢大意,只能貌似不偏不倚地发话,“这么多人受伤,请你配合一下,等着接受警方调查。”

“警方?”陈太忠想到王宏伟即将又要呲牙咧嘴的样子,真的觉得有点好笑,不过下一刻他就为自己找到了借口,我是为你老王清除隐藏在警察系统中的毒瘤呢,于是笑着点一点头,“行,我配合你。”

咦?这厮这么好说话吗?矮胖也有点吃惊,不过,在警察到来之前,他并不想说什么过分的话,淡淡地一挥手,“散了,都散了,你俩把地上受伤的人的情况,统计一下。”

天色开始发暗了,市场里不算太拥挤了,不过这一块却是空空荡荡的,有那好事的围观,也站得远远的,生恐殃及了池鱼。

“你们两个怎么还不走?”李主任冲着两个汉子指指点点,那俩汉子却是一个指着衣服,一个摸着鼻子,意思是说陈太忠刚才踹飞俩人,他俩正在那俩人身后,猝不及防之下,一个衣服被撕扯开了,另一个却是被人的脑袋撞了鼻子,血流如注。

“李主任,你得给我做主啊,”被撞了鼻子的那厮捂着鼻子,鼻音极重地发话了,有若重感冒患者一般,“我这鼻子肯定骨折了,得去医院正骨。”

呀哈,我还没找你麻烦呢,你倒好意思蹦出来?陈太忠有点受不了,笑嘻嘻走过去,“我会中医,来,让我看看你的鼻子怎么啦。”

那位刚把手拿开,露出满是血迹的脸,陈某人手上发力,硬生生地拽脱了那厮的肩关节,只听得“嘎巴”一声响,接着他又轻笑一声,“呵呵,这叫脱臼了,知道不?”

这倒不是陈太忠心理变态什么的,事实上他很清楚,在刚才那种场合,拥挤是怎样造成的,那俩吃李凯琳豆腐的家伙,不可能只靠着两个人就造成拥挤。

事实上,那俩之所以能挤住人,是因为外面有人在使劲儿推呢,所以李凯琳觉得这俩不地道,却也不能指摘人家什么,市场太拥挤了嘛——是的,造成拥挤的正是那俩身后的人。

陈太忠行事,从来都是“一个都不能放过”,尤其是对那些推波助澜的家伙,更是痛恨,眼见这俩在李主任面前装无辜,还想借机讹诈自己,心里这火气大了去啦,下重手惩治也是正常了。

“你!”李主任愣住了,见过狂人,没见过这么狂的人,市场的管理方已经到了,警察也即将到场,这厮居然硬生生又拽脱了人的胳膊?“你给我住手!”

“好大的狗胆,敢跟我这么说话?”陈太忠瞥他一眼,鼻子里冷冷一哼,“我现在没空收拾你,咱们回头再说……那个衣服破了的,你给我站住。”

破了衣服的见这厮毫不犹豫地下了自己同伴的胳膊,又见人家的眼睛瞟向自己,再也不敢犹豫,转身就跑,怎奈陈某人已经盯上他了,又岂能由得他跑了?

“都让你站住了,”那个恐怖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,借着一阵大力传来,他身不由己地“蹬蹬”倒退两步,紧接着听到“撕啦”一声,上身登时就是一凉。

敢情,陈太忠伸手拽他回来之后,双手一分,就将他的上衣撕扯了开来,从外套到羊毛衫还有衬衣,如纸糊的一般被扯脱了,令人感到毛骨悚然的是,撕扯衣服的时候,陈太忠的手里还拿着俩苹果——这是何等大的力气?

“呵呵,这才叫衣服破了,明白不?”下一刻,又是一声轻笑响起,“你刚才陈述得不够准确。”

数九寒冬,前两天还下过雪,下雪不冷化雪冷,室外的温度那也是可想而知了,那位还没回过神来呢,身子就是一哆嗦,一个大大的喷嚏就打了出来,“啊嚏”!

还好,就在这个时候,警察们来了,来的是两男一女三个人,带头的是个年近四十的三级警司,皱着眉头看着李主任,“小李子,什么事儿啊?催命似的。”

不过下一刻,他就看到了血淋呼哧的现场,登时就是一愣,李主任不失时机地一指陈太忠,“就是这个人下手打的,他还有个帮凶,我派人盯着呢。”

三级警司的眼皮子可是比小李子杂多了,一眼就看出了对面年轻人眼中不含糊的劲儿,心里登时咯噔一下,犹豫一下走上前,面无表情地发问了,“这些人,都是你动手打的?”

“没错,”陈太忠笑着点点头,回答得干脆利索。

“那恐怕你得跟我们走一趟了,我们要了解一下情况……”三级警司的话还没说完,就觉得有人拽自己的袖子,侧头一看,是跟自己同来的男警察,眼中满是惊恐之色。

那位一指陈太忠,将嘴凑到中年警察的耳边,“头儿,您没看出来吗?那是瘟神啊……”

“咝,”这位听得就是倒吸一口凉气,上下打量陈太忠两眼,满眼的不可置信,愣了好半天之后,才毅然地一挥手,“全都带回去!”

围观的众人才要赞叹此人有担当,谁想下一刻他就冲陈太忠点头哈腰地一笑,“陈主任,不好意思啊,这个……出警了,您得体谅一下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