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1463章 出言无忌的后果

“空车的话,怎么挣钱?”李凯琳听得好奇,禁不住发问了,当然,问是问,由于天快黑了,她同时也在人群中挤着四处问价。

“没有这些车子堵路,能赚几个搬运费?”副总不屑地笑一笑。

敢情,这水果批发市场二百多个摊位,将整个市场切分为几大区域,中间本来是留了足够的空间让人和车通行的,但是一到节假日,就有家伙趁着人多的时候,将放在路边或者库房的小车全部推到路中间阻塞交通。

靠山吃山靠水吃水,玩什么的琢磨什么,本来宽敞的路一堵,那些买了货物的人也无法将货运到出口,只能委托市场里的搬工来搬,毕竟来批发的主儿,一般不可能只买一箱两箱水果。

当然,对大一点的单位来说,货主直接就用卡车将货送到地方了,跟批发市场都没什么关系,但是小一点的单位就只能来批发市场采购了,像李凯琳这种买十来箱水果的,正好在水果批发市场的服务范围内——再少的话也享受不到批发的价格了。

而这搬工就是推车堵路的主儿,赚的就是这个从货摊运到门口的钱,外人来搬货物只能靠着力气硬挤,而市场内的搬工却是能协调各个车辆腾挪,运送货物比较便捷。

没错,来批发市场的都是图省钱的主儿,但是同时,他们的采购量也远超普通人,一般也都是有点钱的,这种人才是搬工真正的服务对象。

平日里大家吃水果都是三斤五斤地零买,多花一点钱省得专门跑一趟批发市场也无所谓,可是逢年过节的时候,这点量肯定就不够了。

打个比方说,市面上一斤苹果两块五,市场里是一块八,二十斤一箱的话,批发才三十六,外面买就得五十,中间差了整整十四块钱,十箱就是一百四,为此跑一趟批发市场还是值得的——钱不但是赚出来的,也是省出来的。

然而,眼下人头攒动,三十六元一箱买上了,但是搬不出去或者搬一箱实在太累了,这时候要是有人过来问你一句,“两块钱一箱搬到门口你指定的地方”——这个选择题会有怎样的答案,想必大家也就都清楚了。

没有人会因为想节省两块钱而选择多花十四块钱,所以,搬工们借节假日的热闹堵路,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,是的,这世界上从不缺少聪明人,缺少的只是发现和技巧运用,细节决定成败。

副总一开始解说的时候,陈太忠和李凯琳并没有怎么在意,到了后来,李凯琳听得悻悻地撇一撇嘴,“这点钱也要算计,这儿的人,心好黑啊。”

“一次搬俩箱子出去,用十分钟,那一小时能赚二十四块钱,”陈太忠看着她笑一笑,“你想一想东临水村里,一户人家一年才能挣几个?”

“那他们也不该乱涨价嘛,平常一个箱子只用五毛,现在就是两块,”李凯琳不满意地哼一声,“节日效应也不应该搞成这样。”

陈太忠却是没有再回答她了,说实话,他对副总说的这个情况,还真的有点微微的惊讶,想不到这么小小的水果批发市场,也能衍生出这种独特的规则,老话说得果然不错,“大材在民间”吖。

这规则涉及到的钱并不是很多,典型的社会底层赚钱方式,跟车管所拓号、阳光小区搬工垄断砂石和搬运业务都是一样的性质。

不同的是,这边能借着一些现象,无中生有地制造出市场来,有人说了,出租车过年的时候还涨价呢,但是人家是有那市场,过年载客的出租车本来也就不多,涨价似乎是可以理解的,这里的特色是“无中生有”,境界上要高出一些,无聊闲汉们忙上个把月,一年的生活费就有了,不得不令他称奇。

这种方式,我能不能借鉴到官场或者人情世故中呢?说句实话,陈太忠现在做官做得有点走火入魔的架势了,不过倒也正常,他原本就是偏执狂来的。

“我说小子,你这话也太多了吧?”一边有个满脸横肉的家伙发话了,恶狠狠地盯着那说话的副总。

自打三人进了市场,身边就跟上了两三个人,有个小个子不停地问他们想买什么,要买多少,不过被三人华丽地无视了,然后这横肉就远远地盯着他们,眼光还不停在李凯琳身上打转。

副总敢在这个地盘上讲述因果,当然也有点底气,听到这话,白了那汉子一眼,鼻子里不轻不重地哼了一声,“你算个什么玩意儿?想找死的话就直说。”

别说他能叫来自己的侄儿萧牧渔,只说眼下陈主任在身边,他就没有任何可担心的地方,论打架你打得过陈太忠吗?

“小子,有胆你再说一遍?”话赶话从来是没好话的,横肉听对方如此一说也恼了,一撸袖子,满脸不屑的笑容,“跑到这儿撒野来了?”

副总听得也火了,在老板面前他肯定不能退缩,不过想到跟此人计较有点失身份,只是淡淡地看他一眼,“东西可以乱吃,话不要乱说,信不信我能让你在凤凰呆不下去?”

“呀哈,你吓死我了,”横肉冷笑一声,手在空中一挥,“兄弟们,有人找事,搞他!”

他当然知道,这凤凰市有些人是他惹不起的,但是显然不是眼前这厮,真有本事的会来批发市场里挤着买那点便宜水果?吹牛谁不会啊?

他这想法跟陈太忠遭遇的那帮拓号的家伙一般无二,不过这实在很好理解,天底下哪里来的那么多白龙鱼服?《康熙微服私访记》他看过好几遍了,硬是连章尧东都没见过一面。

当然,对方或者是小有办法的主儿,不过这个可是吓不倒横肉,弟兄们一拥而上痛打此人一顿,接着就撒丫子跑路了,没根没底的,谁还捉得住他不成?

就这么一挥手,一边就蹿过来四五个汉子,不由分说就扑向了副总,远处还有人往这边挤着,嘴里大声地嚷嚷着,显然,这些人想要垄断市场,仅凭着头脑办事是远远不够的,武力保障也不可或缺。

那副总一时没防备,登时就被两个人紧紧地抱住,嘴里还喊着“别打架别打架”,另外两人的拳脚已经劈头盖脸地砸了过来。

陈太忠正琢磨能从这里学点什么呢,压根就没想到扎眼之间事态就发展到了这一步——事实上这也是因为事情发生在副总身上,要是发生在李凯琳身上,他肯定第一时间就反应过来了。

“给我住手!”等他反应过来,先是一声大喊,他身边还有小李呢,当然不会搞到顾此失彼那种程度。

听到这一声大喝,所有人都停止动作,扭头看了过来,才发现一个年轻人傲然地看着大家,眼中是说不出的冷淡,“都想进号子吗?”

他这官威摆得很有几分味道,遗憾的是,他嘴里说出的却是黑话,满脸横肉的汉子愣了一下,旋即马上一哼,“连他一起打,让你小子再装逼。”

他这话才说完,陈太忠还没来得及反应,就听得身边的李凯琳“哎呀”一声,侧头一看,禁不住大怒:两个汉子借着市场里人多的场合,身体紧紧地贴着她,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,手上也在她身上挨挨擦擦地揩油。

“找死!”这一下,陈太忠可是真的怒了,别人欣赏他的女人,YY他的女人,他都无所谓,但是要猥亵的话,那就是赤裸裸的挑衅了。

话音未落,他已经飞起腿来,连着两脚将那两人踹得飞了出去,力道之大令人咋舌,不但那俩闲汉带倒一片,甚至连夹在他和李凯琳中间的一个中年男人都被波及,吃他的膝盖一撞,那人登时哎呦一声,跌倒在地。

既然已经出手,陈太忠当然不会再留手了,身子一猫捡起四个苹果,双手连挥,正打中四个人的脑袋,一时间鲜血四溅。

最惨的就是那个满脸横肉的家伙,由于他正面对着陈太忠,被一个苹果正正地砸到了脸上,那苹果同他结结实实地做了一次亲密接触之后,由于力道过大,竟然炸裂了开来,那厮“嗷儿”地一声惨叫,捂着脸就蹲了下去。

陈太忠当然不会就这么算了,一猫腰又是四个苹果抓到了手里……双手连挥之下,片刻间就是十来号人躺在地上哀号。

整出这么大的动静,就算水果批发市场里人再多,这一片也空了出来,还有人想往上凑,却是被陈太忠手中一抛一抛的苹果吓到了。

副总也终于脱了身出来,脸上已经是跟开了颜料铺子一般,红的青的紫的色彩斑斓,他一脱身,就抄起手边的一根撬棍没头没脑地乱打了起来,可怜那俩打他的人,本来就被两个苹果砸得晕晕乎乎的,根本连点反抗的意识都没有,只能躺在地上哀号了。

那俩抱他的家伙愣了一愣,清醒过来之后,爬起来就想跑路,谁想又是两个苹果带着风声呼啸而至,在他俩的头上炸开,两人身子一滞,再次摔倒在地,登时晕了过去。

副总这才发现,这俩想跑,气得又是几撬杠砸了下去,这撬杠是螺纹钢制成,前面带了弯头,顶端被削得扁扁的尖尖的,总算是他没有昏头,没敢拿尖儿去砸人,要不然就是一个又一个的透明窟窿了。

不过,他下手有分寸,陈太忠下手可是血腥味儿十足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