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1462章 乔小树退缩

李经理一听是这种情况,心里也纳闷啊,说不得又一个电话打给文海,“我说文老大,你那儿那个陈太忠到底吃错什么药了,有这么刁难人的吗?”

“我怎么知道是怎么回事?”文主任听得就是一阵苦笑,“你好好想一想,到底是什么地方得罪他了?我说话不管用,你还是得找乔市长。”

乔小树说了不管的嘛,李经理是要多头疼有多头疼了,姓陈的到底是想干什么啊?他做过的工程更多,深知这种情况的发生,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可能是对方想索贿,可是据小罗说,姓陈的根本不给他行贿的机会——连个缝儿都不肯留。

这才是见鬼了,李经理琢磨半天,还是又给乔市长打个电话,“……陈太忠这么折腾来折腾去,工作实在没办法干了,这么着吧小树市长,我也不说请您帮忙了,您看能不能帮着了解一下,这两个月本来好好的,他这么突然发难……我们到底是哪儿得罪他了?”

是我得罪他了,不关你的事儿嘛,乔小树心里明明白白的,可是话肯定不能这么说,犹豫一下才嗯了一声,“行,我帮你问一问吧,不过我还是要强调一点,约束好你的队伍……你要干得好好的,他能找出你的毛病来吗?”

李经理恭恭敬敬地放下电话,才悻悻地哼一声,这年头,只要肯用心还怕找不出毛病来?当然,他真的猜不到,乔市长这么说,无非是要掩饰某些因果,在外人面前保持自己的形象而已。

乔小树对事态的发展也挺头疼的,心说陈太忠你欺人太甚啊,昨天你折腾一下我由你去了,今天又来,明后天还有……做人不能太那啥吧,手也伸得太长了,你知道不知道这大厦的筹建上,到底是谁在挂帅?

这一刻,乔市长真有点咬牙了,就想着给文海打个电话,利用组织的力量约束一下陈太忠的胡来,当然,他知道文主任非常惧怕小陈,不过有他的支持,文海倒也不是没有发言的权利——干革命工作,怎么能有畏难情绪?

然而,非常不幸的是,乔小树知道,事情是自己引发的,就算文海胆上生毛敢跳出来跟陈太忠作对,也解决不了问题,是的,药不对症只能让病情加重。

“唉,得找小陈谈一谈了,”他叹一口气,只觉得憋屈无比,看别人的市长是怎么干的,看我这个市长当得……真是窝囊啊。

打通电话的时候,陈太忠正在清渠乡,观看碧涛焦油深加工厂和李凯琳名下的加工厂,黄毛小丫头李总领着工厂外聘的几个人陪着他边走边说。

“年底了,你这儿不搞一点福利?”陈太忠知道,李凯琳现在说话打扮上算是洋气了,但是好多事情还是不怎么了解,少不得就要指点她一下,“多跟丁小宁和刘望男学一学。”

“想搞来着,不过前两天雪挺大的,路不好走,而且水果批发市场那儿水果贵得吓人,”事实上,李凯琳已经努力地在学习了,“已经买了些食用油和肉,再弄点水果就发下去,不过能发的也就十来份。”

厂子离建设好还有一段时间,她接受了邢建中的建议,年后才大批招工人进行培训,眼下厂子的正式职工也就这么多。

就发这么一点啊?陈太忠才待说点什么,猛地发现小李同学的脸上满是自豪,犹豫一下笑着点一点头,“工厂还没开工……嗯,这也不算少了。”

“都是我自己去买的,”李凯琳眼睛一亮,洋洋得意地自夸,“我搞价很厉害的,创业初期……能省一点是一点嘛,我很厉害吧,太忠哥?”

“嗯嗯,很厉害,”陈太忠心不在焉地点一点头,心说看不出你还是个小抠门,倒是挺让人放心的。

正在这时,乔小树的电话打了过来,“小陈,科委大厦那边,你也不要太为难省建的人,年底了,该给人家发点钱就发点钱。”

发钱?麻烦你醒一醒吧,陈太忠轻笑一声,“呵呵,乔市长您不知道,他们施工太草率,很多地方不合格,大家情绪很大,觉得当初就不该选择他们,搞得我现在压力也挺大的。”

这就叫漫天要价就地还钱了,乔小树不说他刁难省建,而是要他给拨款,陈太忠索性就直接表态,惹得我恼了直接换施工队了——省建就很大吗?

当然,做为科委的副主任,将科委的工作人员绑架起来向乔市长施加压力,也是陈某人现在比较擅长的手段了,反正眼下他在单位的威信极高,不说在发改会和例会上一言九鼎,只说一般人都是只认陈太忠,不认文海。

啧,乔小树听到这个回答,就知道自己这次真的是把陈太忠惹恼了,犹豫一下终于表态,“这样吧,我会更加关注科委大厦的进展……最近有点别的事分心了,你还是多操心一下自己分管的事情吧,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嘛。”

这话听起来,乔市长是在说陈太忠乱伸手,事实上却是小树市长表态了:以后我不会为“别的事情”分心了,大家各管各的,都守一点规矩的好。

陈太忠本来就等着他的答复呢,再加上最近听话的水平大增,马上就听明白这暗示了,于是长叹一口气,“唉,我也不想管的,关键是我得照顾别人的情绪,乔市长您要亲自抓,我还能有什么不放心的?不过这个……就算不罚款,拨款还得按合同来吧,要不大家的工作还真的难做了。”

“我得照顾别人的情绪”一句,听起来是陈主任想平息众怒,事实上是赤裸裸地打脸,你不照顾我的情绪在先,我又何必照顾你的情绪呢?

乔小树也听得明白,脸上禁不住就是一热,心说我只当你无心科委的杂事了,既然别人管得我当然更是管得,没想到你这家伙把自家的一亩三分地儿看得这么死。

当然,听明白是听明白,他还得装不懂不是?于是干笑一声,“嗯,干工作就是这样,咱们不怕出问题,只要能迎面去正对,积极地处理,就是正确的工作态度,要不这样,我把省建的小李喊到凤凰来,大家面对面把事情说开?”

“那倒不用了,小树市长挂帅,小陈我帮着摇旗呐喊就行,”陈太忠笑着拒绝了,“大局为重……这一点我还是懂的嘛。”

你小子不说风凉话会死啊?乔小树哭笑不得地挂断了电话,不知道为什么,居然觉得心里一阵轻松,得,终于搞定这个混蛋了。

不过在凤凰市分管上科委,还真的是……挺那啥的事情,既风光又窝囊,风光的是科委名气响钱多,窝囊的却是科委里有陈太忠,陈某人背后有天南的省委书记,实在是招惹不得,正正地应了那句老话,痛并快乐着。

他高兴,陈太忠也是长出一口气,这家伙终于认清了形势,肯在别的事情上放手了,唉,老乔我不是说你,本来就是井水不犯河水的事情,你非要整个幺蛾子出来,不是找虐吗?还好哥们儿做得比较隐蔽,别人都不太知情,这也算对得起你了吧?

当然,这到底算不算给乔小树面子,那就难讲了,不过在他想来,哥们儿在会上面对面顶过杨锐锋,还在郭宇的办公室发过飚,小树市长你该知足了。

“太忠哥,现在有事没有?”李凯琳见他接个电话之后眉开眼笑,于是伸手拽一拽,“没事的话跟我去水果批发市场吧?”

“没必要吧?水果批发市场在红山呢,”陈太忠听得就是挠一挠头,“开车去的话,来回的油钱都超过你省的那一点了,再说你好歹是个老板了,一定要亲自去?”

“不可能超过啊,”李凯琳大大的眼睛看着他,很认真地回答,“十三份,一份省十块就是一百三,再说……我还想看看有些稀罕水果没有,过年的时候家里摆一点嘛。”

“你去吧,我嫌麻烦,”陈太忠笑着耸一耸肩膀,谁想小李同学拽着他不放,“太忠哥……”

“好好好,我去,”他苦笑一声,顺手拍一拍她的肩膀,“不过要快啊,这都四点半了。”

两辆车赶到水果批发市场的时候,已经五点了,不过,纵然是天快黑了,批发市场里依旧是人满为患,上万平米的市场里,到处是人、三轮车和手推车什么的,人挨人人挤人,看起来都是赶过年采购的这一拨。

“人好多啊,”陈太忠拉着李凯琳的手在人群中挤来挤去,身后是加工厂的副总,一个年近四十的男人,他是幻梦城小混混“和尚”萧牧渔的表叔,身材高大魁梧。

“多?多的是闲人,”副总听得轻笑一声,“你看这些推车推来推去的挺忙,来回还不都是空车?人家是借这个时候挣这个钱呢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