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1461章 行贿无门

这还真是“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”,罗经理一时也顾不得计较屈义山这话是不是玩笑,转头看向陈太忠,“陈主任,我来向您汇报一下工作。”

向陈主任汇报工作?屈义山听得心里就是一惊,陈太忠什么时候把手伸到科委大厦的筹建上了?不过还好,他的情绪控制得比较好,没有将这份惊讶表露出来。

“罗经理你这是怎么说的呢?”陈太忠皮笑肉不笑地回答了,“大厦那边的事情,你向文主任反应就行了,那不是我分管的口子。”

这我当然知道!罗经理心里恨恨地嘀咕一句,脸上却满是谦恭的笑容,“我们刚开完安全生产现场会,就陈主任发现的问题,我们做了认真仔细的反省,并且提出了相应的预防和惩处手段,现在想向您汇报一下……”

一边说着,他一边瞥一眼屈义山,“您现在有时间吧?”

屈主任一看这架势,心里明白了,人家这是嫌我在这儿碍事呢,不过,他也没有怎么介意,自打他选择了在陈太忠对面办公一来,这种事情也不是遇到一次两次了——有所得必有所失,亲近了陈太忠,就要时不时地付出回避的代价。

眼下屋里正跟他谈话的这位,是建行红山支行的副行长,找他谈的是两件事,一个是红山支行想团购科委在建的楼盘——那个地方紧邻清湖,在红山就算相当好的地段了,王小虎书记还是很给科委面子的。

另一件事,就是红山支行想借着这个团购,贷款给科委的房地产公司——柯健公司,这公司不缺钱,所以人家才上门来贷款,不过屈主任正在苦恼中:我们已经从湖西建行贷了两千万了,你们真的不要太热情啊。

总之,屈义山装逼装得正爽,就遇到了这种场面,按说脸上多少是会有点挂不住的,不过屈主任可不在乎这一点,毫无芥蒂地站起身笑着发话了,“翟行长,咱们出去谈吧,陈主任这儿有客人……”

“出去个什么?老屈我不是说你,咱俩都是副主任,谁还避讳个谁?”陈太忠很干脆地打断了他的话,一边说他一边侧头,冷冷地看着罗经理,“你不会在意吧?”

这话可不是随便问的,这样的气氛和场合下,就是赤裸裸地表态,甚至可以说有点阴损了,远比“有什么事你说”要刻薄得多,那是看破一切的口气。

这是把路封死了吗?罗经理心里也有气,这么说倒也简单,省下我一笔开销,不过他肯定不能就此甩手走人,只能简单地把现场会的情况和决定汇报一下,由此可见,在拜会领导的时候找个比较合适的借口是很重要的。

听完他说的话,陈太忠也没表态,轻描淡写地点点头,又摆一摆手,意思是我知道了,你走吧,甚至,他连一个字都没有说,所表现出的傲慢根本无法用语言来形容。

罗经理转身离开,一边的屈主任倒还好,那建行红山支行的副行长则是看得有些惊讶了,心说陈太忠这副处的做派还真不是吹出来的,我以为屈义山就够难打交道的了,谁想两个人根本不在一条线上。

陈太忠却是没考虑这二位的感受,他冲着这俩笑着点点头,打开了电脑,“你俩继续,我收两个邮件……”

罗经理走出门来,实在难以抑制自己心头的沮丧,琢磨一下又拐进了不远处文海的办公室,发现文主任屋里坐了四个人,根据相互之间的距离判断,明显不是一拨人,大家坐在那里边说笑边喷云吐雾,搞得屋子里乌烟瘴气的。

文海见他进来,点一点头,“小罗,你也看到了,我这儿挺忙的,不是跟你说了吗?事情该怎么办就怎么办。”

那就只能给乔市长打电话了,罗经理随口应付两句,转身走了出去,站在院子就开始拨乔小树的手机——不知道为什么,他不敢给陈太忠打电话,找副市长心里却是没有什么压力。

“乔市长,我是省建科委大厦项目部的小罗,有点工作上的事情,想向您汇报一下。”

“小罗……”乔小树在那边沉吟一下,似乎是在回忆此人到底是哪位,“哦,省建的,嗯,有什么事电话里不能说吗?”

乔市长并不想跟这个项目经理扯得太近,做领导的,该避嫌的时候总要避嫌,更别说科委这边还猫着一个手眼通天的副主任,给人捉住把柄就不好了。

只是,他这话听在罗经理耳朵里,觉得这副市长的态度比那副主任的态度还要好一点,少不得就将今天发生的事情解说一下,“……我承认我们工作上有些失误,不过我们改正错误的决心很大,陈主任居然表示要延期支付款项,这个大厦的筹建……好像不是他负责的吧?”

他的话不无挑唆之意,不过乔市长又怎么中这种小算计?略略一思索,乔小树就想到了导致陈太忠今天发飙的几种可能性,“嗯,这个安全生产问题必须重视,小陈说得没错,你们该好好地吸取教训。”

“可是我们年前还想要点钱呢,文主任本来也答应可以帮着想一想办法,现在这种情况……李经理说有情况就找您反应,”罗经理不肯放弃,说不得将李经理扯了出来,那是他的领导,跟乔市长关系不错。

“这个你可以找文海解决嘛,”乔小树犹豫一下,决定将这得罪人的差事推掉,“这是科委内部的事情,我管的是方向性的决策,不是这种小事。”

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?听着手机中传来的“嘟嘟”的断线声,罗经理真的傻眼了,那陈太忠明显是找碴来的,丫又不负责这一块,怎么你们一个推一个的?

乔市长却是猜出到底是怎么回事了,估计自己在助力车厂放的风儿传到陈太忠耳朵里了,小陈听说自己要动丫老爹的奶酪,所以就回敬了自己这么一招。

你就不能跟我沟通一下?乔小树觉得陈太忠做得有点过分,我好歹也是科委的分管领导,有什么意见和建议你可以提嘛,我的门对你从来都是大开的,你搞这么一手,有意思没有?

可是这抱怨也仅仅是抱怨,乔市长非常清楚这个刺头儿到底有多难剃,而且科委跟省建的合同在那里摆着,不叫真的话还好说,叫起真来他还真是没什么道理可讲。

“真是一帮骄兵悍将,”想到这里,乔小树禁不住狠狠地咬一咬牙,当然,他是不会考虑自己在这件事中犯了什么错误——领导的错误根本就不叫错误,倒是科委错在不该有这么强势的副主任,居然敢跟副市长顶着干。

不过,“省建这帮家伙也真是的,钱又不会短你的,就不知道工作认真一点?看看,让人家抓了把柄了吧?”乔市长叹口气,重重地捶一下桌子。

这个试探只能到此为止了,他拿定了主意,我这边不再提电机的事情,大家心照不宣把事情糊弄过去就完了,当然,他能这么干脆退缩,也是想着在追加预算的事情上,能获得陈太忠的支持,不过显然,短期内这件事是不合适再提了。

主意才拿定,省建公司李经理的电话又打了过来,然而这一次,乔市长就不是那么好说话了,“小李我不是说你,看你的人做的那点事吧,让我怎么帮你说话?差不多点啊。”

乔小树想退缩,可是陈太忠不干,年轻的副主任才不管什么心照宣不宣的,只要桥老板你不露口风,不宣布放弃对助力车厂不切实际的幻想,哥们儿我就没完!

在陈某人想来,心照不宣是建立在相互尊重的基础上的,既然你先伸手到我的地盘了,还是理直气壮的那种,那我必定要反击,要不然我怎么知道你是真的退缩了还是假的退缩了?

人的毛病是不能惯的,你这次伸手没得到严重的教训,下一次试探就可能会接踵而来,甚至可能做得更张扬——哥们儿有的是事情要办,哪有工夫陪你兵来将挡水来土掩?

于是,第二天上午,陈太忠又带着人去了,这次是从建委的李勇生那儿借了俩专家来,一点一点地看查整个楼体,从扳钢筋到混凝土浇筑,楼面找平到垂直误差,全都不放过。

到了下午更好,他索性又找俩人将工地上的水泥、钢筋、石子等物资拉走一部分,说是要检测和化验,还有人站在一边挑三挑四,比如说看石子在搅拌前是不是洗干净了之类的——当然,这干净不干净的跟拓号清楚不清楚一样,也是在人说了,属于自由心证的范畴。

当罗经理听说,明天陈主任打算考察工地上工人的各项技能,书面考试和手工技术都要检查,而且临时工也必须参加的时候,他终于无法忍受了,一个电话打到了李经理那里告状,“李老大,这活儿没办法干了,过两天他还要检查工人宿舍的卫生情况和绿化工作,我这是招谁惹谁了啊?您得帮我说一说情啊。”

由此可见,这世界上只有不肯找碴的人,却绝对没有找不出碴的工作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