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1452章 痛斥蒙老板

王浩波的脾气算不错的了,但是这个莫名其妙冒出来的典续安还是让他感到腻歪,随口答了几句之后,见对方居然扯把椅子坐过来了,索性一转身,给对方一个脊背,跟邻座的陈太忠小声交谈了起来。

陈太忠也觉得此人夹缠不清,有点缺心眼的意思,可是偏偏地,眼下是荆涛的寿宴,他总不能搞出什么动静来,也就充耳不闻了。

那典续安叨叨了一阵,见大家都不理他,捉住袁望对着喝酒,袁总见是这么个人物,也是头疼不已,不过连荆涛都很尊重此人,别人也实在不好说什么,硬着头皮跟他闲扯起来。

“这个典工怎么回事啊?”陈太忠轻声问王浩波,“感觉是他被人阴了一道?”

“他不过是一个高级工程师,学术上没问题,运河公园确实是他做的总设计,”王书记低声回答,“不过他在政府方面一窍不通,又没有人支持,还偏偏想在运河公园的事情上指手画脚……被人踢开也是正常的了。”

哦,又是一个被人摘了桃子的家伙啊,陈太忠明白了,这个运河公园建成,据说是花了十好几个亿,这么大的工程,一个没背景,看起来情商也略略欠缺的家伙,怎么可能占据领导的位子?

若是搁在一年前,他或者还会对典续安生出点同情心来,同病相怜嘛,不过现在他已经适应了某些规则,对此已经生不出什么想法了,倒是姓典的在别人的寿宴上不知道深浅地唠叨,让他觉得有点心烦。

“要不你说一说,让他承包个饭店算了,”陈太忠皱着眉头看着典续安在这一桌骚扰别人,心里很是不爽,“咱也清净一点。”

“运河公园里的饭店手续都停办了,哪里是那么好包的?”王书记笑着答他,“鱼有鱼路虾有虾路,别人的日子也要过呢,再说了……跟这家伙扯上,他也不会领你情。”

“当年在设计院里,我要他做设计二室的主任,他觉得自己资格老,一定要做设计一室主任,不领我的情不说,还找到我闹,说是我有私心,是腐败分子,”说到这里,他哭笑不得地摇一摇头,“可我只是书记啊……你说我冤不冤?”

“这家伙的智商……”陈太忠听得也摇一摇头,“嗯,是情商不足,我们科委里,也很有些这样的主儿。”

“所以说,这好人也不能乱做的,”王书记说话还是很客观的,“不过他也有点可怜,设计的方案活生生被别人拿走用了,大概就给了他几百块的奖金,他可是60年或者61年的清华生……确实被欺负惨了。”

“天底下不公平的事儿多了,咱们怎么可能管得过来?”陈太忠笑着点点头,“要不是我有点小办法,单位的钱也早就被省科委截胡了。”

“那个肖震宇还不一样?”王浩波冲桌子对面扬一下下巴,肖震宇现在是跟他打杂的,这家伙是荆涛的学生,去设计院还是荆教授打的招呼,“他也是受不了别人只用他干活,不让他署名,索性就借调到厅里了。”

“咦?他不是你开口,才进的设计院吗?”陈太忠听得有点奇怪,笑着问他“你的人,别人也敢这么剥削,不怕王书记生气?”

“新人就是这样,很奇怪吗?新来的总得先做人,咱们官场里还不是一样?”王浩波看他一眼,眼中也略略带了点惊奇,“而且学校里学的那点东西,不经过几年磨练,直接在设计方案上署名……那是有风险的。”

“听你这么说,看来对肖震宇的评价不是很高?”陈太忠笑着反问,“他有点耐不住寂寞?”

“呵呵,这两年出来的学生,谁耐得住寂寞?一个个天是老大他是老二的样子,”王书记感触颇深地摇一摇头,“小肖算是有眼色的了,他的那个主任是跟严院长走的,做人太小气,我跟老严配合多少年了,懒得跟他计较,调到别的科室吧,又有点不给老严面子,索性直接把小肖借调走算了。”

“今年我们科委的招人,估计也要遇到这问题了,”陈太忠摇摇头,一直以来科委都是暮气沉沉的,现在行情景气了,虽然严把了进人的关,但是每年应届大学生分配那都是硬指标,而且科委的年龄断层现象比较严重,也确实急需新鲜血液补充。

今年的分配形势那就可想而知,来的人素质怎么样不好说,但是绝对会有些心高的家伙进来,心气高眼光自然也就高,想到这个,他有点头痛,“还好,这种小事不归我管。”

“不归你管?到时候有的是你头疼的,”王书记笑一声,颇有点幸灾乐祸的样子,“现在的年轻人,有点权力就敢乱伸手,胆子大到你无法想像的地步,你科委的空缺位子太多了啊。”

“我们科委有纪检书记呢,”陈太忠哼一声,“有胆子的话就试试,我倒是不信了。”

两人就这么随意地聊着,不多时寿宴结束,陈太忠也不想再呆了,看看时间一点十分,正说是不是该给蒙艺再打个电话,谁想蒙书记主动将电话打了过来,“小陈你找我了?”

“嗯,就是晓艳那儿校园网的事情,”陈太忠早想好了说辞,“素波这边已经开始上了,凤凰那儿也不想落后啊。”

“啧,你这家伙,我还以为什么重要事……”蒙老板显然又被这话气到了,哼了一声才回答,“我都跟晓艳说清楚了,我这也是为了避免她将来被动,你难道想不到我为什么这么做?”

“猜到一点,”陈太忠笑着回答,“不过我有个折中建议,可以直接把资金打到凤凰科委嘛,由凤凰科委代为拨付,这跟火炬计划挨得上一点边。”

这就是他想到的变通方式,他若是能从中插上一手,将来出面帮凤凰教委要钱,就是理直气壮的事情了,只要能要回钱来,他的科委会卡蒙晓艳吗?那不可能。

这只是一个好处,另一个好处就是,如此一来科委的职能也可以相应地增加一点,当然,教委的职能会因此削弱一些,不过只是凤凰一地的话,倒也无所谓,这年头不是有“特事特办”一说的吗?

“你想得倒美,”他这点小心思,怎么可能瞒得过蒙老板的眼睛?所以蒙书记说话一点都不客气,“这不关你的事情,你不要瞎操心。”

“我倒是想不操心呢,晓艳已经很可怜了,你知道不知道?”陈太忠终于听得火起,一点都不顾忌对面是省委书记了,“她长这么大……你这做叔叔的,为她做过点什么没有?走之前不该拉她一把?”

“我怎么做事,需要请示你陈主任?”蒙艺听得也火了,啪地一声摔了电话,气得嘴角都抽动了两下,这个小混蛋是怎么说话呢?

不过片刻之后,他就调整了心情,仔细琢磨一下,他自己都有点纳闷:今天这是怎么了,我犯得着为这点小事,跟一个小副处斤斤计较吗?

没必要,真的很没必要!他很快就想明白了问题的症结,自己确实没为侄女儿做过什么事,想来也实在有点愧对死去的哥哥,被那个混蛋说中痛处了,所以不自觉地就生气了。

不过这混蛋说话实在太没大没小了,蒙艺静一静心,找到蒙晓艳的电话拨了过去,“晓艳吧?我是你叔叔,没有午休?”

蒙晓艳正跟素波市教委的人在一起吃饭,又被人灌了一点酒,脑子有点迷糊,“哦,叔叔啊,有什么事儿吗?”

她这话一出口,满桌都静了下来,蒙校长一看不是个事儿,赶紧站起身往外走,“嗯,正跟素波市教委的人吃饭呢……没有,没有喝酒……”

等她再回来的时候,眼睛清亮了一点,调皮地向在座的诸位吐一吐舌头,“实在不好意思,不能再喝了,家里管得严。”

“昨天蒙校长跟省教委的喝了不少,这是嫌我们市教委衙门小吧?”沈主任笑着发话了,气得一边的祖宝玉市长狠狠瞪他一眼,你这小子,不会说话能不能别说?冷冷地咳嗽一声,“大家下午还要上班,适可而止。”

“对对,适可而止,”王伟新笑着接话,又侧头看一眼凤凰教委的大主任钱自坚,“老钱,你得关心自己的兵啊,做领导的……该出手的时候,要出手!”

“伟新市长批评得对,”钱主任笑着点点头,心说蒙艺都不让他侄女儿喝酒了,沈逸平你倒是敢乱说,于是笑着一举杯,“沈主任,来,我替小蒙挡一杯,咱俩碰一下。”

我不是想套个近乎吗?沈逸平欲哭无泪,不过他也反应过来了,自己说话确实有点没轻重,索性哈哈一笑举起了酒杯,“钱主任这么说,那我只能舍命陪君子了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