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1451章 热闹的寿宴

老蒙也想到我跟赵喜才对着干的意图了?陈太忠听蒙晓艳嘴里说出“划清界限”四个字的时候,禁不住苦笑一声:其实哥们儿主要是看他不顺眼,要是顺眼的话,这界限划不划都无所谓的嘛。

不过,他也没心解释这个,心说反正我也不跟你去碧空,你都要走了,我在这里布置点后手也是正常的吧?失去了组织的关照,真的很惨的。

撇开了这份计较,他居然有心思关心一点别的东西了,“对了晓艳,没跟你叔叔说一说校园网的事情?”

“我说了,来素波就是为了校园网的事情,而且因为教委指望着我,所以我才能自由活动,”蒙晓艳撇一撇嘴,很郁闷的样子,“可是叔叔说不用我操心,要我不要管……太忠,他对你比对我还好,亏得我爸当时那么照顾他,哼!”

“你知道什么?没准蒙老板心里有本账呢,”陈太忠笑着答她,脑子里却是不住地转悠,按说蒙艺也不是个绝情的人,怎么会一点都不管呢?随便打个招呼也有威力的嘛。

嗯,明白了,下一刻他终于找到了比较合乎情理的解释:蒙老板这是想着自己要走了,而这校园网的钱一时半会儿不可能一次性到位,到时候他一走,陈洁或者别的什么人一旦不买账,就硬生生地把蒙晓艳晾到那儿了。

这个可能性,真的很大啊,陈太忠可是知道,蒙老板那是很要面子的一个人,这件事里若是不涉及到蒙晓艳还好,涉及到了,老蒙肯定不会给人留下什么打脸的机会。

遗憾的是,蒙艺不可能把他要走的信息告诉蒙晓艳,所以这件事看起来就有点不通情理,难怪蒙校长要这么抱怨了。

自家侄女儿不知道,倒是我这外人知道了,想到这一点,某人又禁不住小小地得意一把:我知道这个消息,这可也全是靠推理判断得出的,哥们儿的智商,那可不是乱盖的。

不过,他自鸣得意完了之后,就是一阵深深的感慨,要不说这年头低调是福呢?蒙艺不肯帮蒙晓艳出头,就省得到时候校园网建设到一半,蒙校长因为资金短缺而受人指责和嘲讽了。

“胳膊肘从来都是往里拐的,”他笑着安慰失落的蒙校长,“你放心,你叔叔肯定是为你考虑得多一点,不过有些用心,不方便说出来就是了。”

“他为他自己考虑得更多,做了官的都这样,”蒙晓艳哼一声,又白他一眼,跷家女孩的泼辣在这一刻显露得淋漓尽致,“太忠,你敢确定他不是这样的人吗?”

“我……我敢确定我不是这种人,”陈太忠苦笑着答她,这个问题实在太犀利了,直指本心,若是外人这么说的话,他自然有无数的歪理狡辩,但是蒙晓艳表面上大大咧咧,骨子里是个非常敏感,极易受到伤害的女孩儿。

做为男人,可以让自己的女人吃醋,却是不能让她伤心!陈太忠的道德观跟旁人略略有所不同,所以他几乎在瞬间就做出了决定,“这样吧,我帮你把这件事办了算了。”

“你办?你怎么办?”蒙晓艳愣愣地看着他,眼中满是不解,“你别告诉我说你要去找陈洁啊,科委是科委,教委是教委,就算她再欣赏你,也不可能容忍你在她的地盘指手画脚,有我叔叔支持都没用——你这么做不合规矩。”

“这点事情还用你提醒吗?我这几年官场也不是白混的,”陈太忠笑着摇摇头,“好了,我有别的法子,不过也不敢说一定能成功……你先别声张出去。”

“可是我要不声张的话,谁知道这事儿是我办成的?”很显然,蒙校长越来越找到昔日公主的感觉了,省教委的人都围着她恭维,她自然而然地不希望别人轻视自己。

“山人自有妙计,你跟着大家,该干什么就干什么,只当我没插手,”陈太忠开始自顾自地脱衣服,“我说娘子……咱们歇息了吧?”

他真是有点算计的,不过遗憾得很,第二天上午他给蒙艺打了俩电话,都是严自励接的,意思是说蒙书记年底挺忙,他一定会转告云云——那语气客气到不得了,一般人听了,绝对不会认为说话的是省委书记的贴身秘书。

中午就是荆涛五十六岁的生日宴会了,由于不是整寿,参加的人也不多,不过还是在万豪酒店包了一个两张台的大房间,陈太忠本来说是要荆紫菱帮自己把礼物捎到算了,他实在不好意思见她的母亲——上次扮蒙古大夫的后果,很严重啊。

谁想天才美少女不答应,一定要他亲自去,“反正你没事,最近我总是被你抓去当女朋友,尚阿姨、卓主任、何院长……都数不过来了,难道说只有你用我的份儿?”

冤枉啊,我还没“用”过你呢,陈太忠正打算比较下流地调笑她一下,却是关正实打来了电话,“中午荆教授做寿,你去不去?”

他这么问,那肯定是要去了,当然,这里面有多少是校友情谊,又有多少是因为别的缘故,那就实在讲不清楚了,反正是走得近的意思。

未来的省科委大主任要去,陈太忠当然也就要去了,这倒不是要尊重领导的缘故,事实上,有关主任在,他就可以躲开荆紫菱的母亲了。

荆涛的人脉比荆以远不知道差了多少,不过饶是如此,两大桌人也是坐得满满的,虽然像国安局廖宏志之类的没有来,但是他的同学、学生和同事倒是很来了几个。

就连水利厅的副书记王浩波听说之后,也跟着陈太忠一起来了,十足的不速之客,“反正是中午一顿饭,哪里吃不是个吃?”

远望公司的老总袁望也来了,自从搭上陈太忠之后,他的买卖很是兴旺,这当然很正常,他不怕欠款,生意自然要比别人强很多。

袁总也对开发搜索引擎很感兴趣,自从荆紫菱搞起易网公司之后,两家就时不时地就一些项目搞点合作,当然,袁总虽然算是小款了,但是也没能力在互联网上投资烧钱,只不过易网公司偏重软件架构而远望公司偏重系统集成,两家正好可以互为补偿。

昨天荆紫菱就校园网的事情跟他咨询了一下,袁望一听登时食指大动,一打听是陈太忠许下的项目,就迫不及待地表示了合作的欲望,小荆总也知道以自己的技术实力和人才储备,想顺利地吃下这个项目怕是有点够呛,倒也没有一口拒绝,所以袁总今天出现在酒席上,也是正常的事情了。

十二点左右,人就基本到齐了,遗憾的是二十三个人,必须要分两桌来坐,荆紫菱要拉着陈太忠跟荆涛坐在一桌,被陈某人异常坚决地拒绝了——开什么玩笑?我可不想面对你母亲鄙夷的眼神。

于是,他就跟王浩波和袁望这些相对关系比较远的人坐到了另一桌上,大家送上各自的礼物之后,吃喝了起来。

“太忠,你这洋酒雪茄之类的,层出不穷啊,”王浩波笑嘻嘻地跟他聊着,陈太忠刚才送上的是两瓶一点五升的洋酒,加一套全金男士用品,“哪天给我也弄点,我不白要你的。”

“想要就说嘛,钱不钱的多伤感情?”陈太忠笑嘻嘻地答他,“回头就给你搞,对了,静河二库那儿停工了……为什么?”

“资金紧张,反正年前完不成了,等开春吧,”王浩波笑着答他,“你放心,干到这一步,别说张州,就是邻省的沙洲也不可能掣肘了。”

一边的袁望听他俩说着,也是时不时地插两句嘴,跟陈太忠碰一碰杯,大家胡乱聊着,倒也挺热闹的。

正说着呢,王浩波身边冒出一个人来,却是另一桌上坐着的,荆涛的校友,清华毕业的师兄典续安,他手举酒杯,“王书记,好久不见,来,咱俩干一个。”

“呵呵,原来是典工,”王浩波笑嘻嘻地站起身子,跟对方碰一下喝了半杯,倒是那典工一仰脖,将一杯白酒倒进了嘴里。

这典续安以前是水电设计院的,后来调到了素波市规划设计院,他咽下口中的酒之后,并不走人,“王书记,那个运河公园,我孩子想承包个饭店,你帮着给说一说吧?”

“这我可是爱莫能助,”王浩波笑着摇一摇头,“公园建设的时候,我们水利厅是参加了,不过现在的公园管委会,听素波市政府的。”

“好几重领导呢,我还不知道?”典续安说着说着声音就大了起来,“当时公园的设计方案可是我一手搞出来的,这点东西能瞒得过我?”

“可是就算好几重领导,我也不分管这一块儿,”王浩波虽然还是笑嘻嘻地回答,眉头却是微微地皱了起来,“还是找素波市政府比较好一点,公园的资金都是从那儿拨的。”

“我一手拿出来的方案,还说要让我当技术组组长,结果最后没我的事儿了,甚至设计人员的名单上都没有我,”典续安的声音越来越大,“这是过河拆桥!”

“嗯,”王书记点点头,脸上的笑容越来越淡,不过还好,他也没发火的意思,“但是典工,这事它不归我管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