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1449章 项目要改

白吃枣你还嫌核大?高云风见何保华的样子,心里就微微有点不高兴,这纯粹是送上门的钱,太忠也真是的,早知道介绍给我,岂不是也是白落的?

不过,想归这么想,话可不能这么说,他笑着接话了,“长流水的项目,也是陈主任的一点心意,何院长要是觉得院里做不方便,可以随便找个人接了这个活。”

你这叫什么话?不会说话可以不说嘛,陈太忠听得就有点恼火,合着我一年几百万的利润,还要上杆子送别人不成?真是的,你为什么不问一问交通厅这里有没有能给人家的课题?

事实上他是冤枉小高同学了,高云风不过是不想扫了何保华的兴而已,再说了,他老爹就在那儿坐着,该不该问交通厅的事儿,根本由不得他做主。

而且话说回来,交通厅是钱多项目多,但是里面都是一个萝卜一个坑,能活用的项目还真的不多,而眼前这何保华的身份,也未必值得高厅长破例。

“这个倒是,”何院长笑着点点头,心里却是有点鄙夷,这点小钱还真不够我惦记的——范如霜甚至陈太忠都不怎么看得上的项目,何保华看不上眼也是正常的。

不过话显然不能这么说,说不得他就道出了自己的初衷,“我们现在面临的问题是,如何在市场经济的大潮中找到研究院的位置,只有定好位,才能追求进一步的发展和突破,怎么才能让科技转化为生产力,才是院里主攻的目标……当然,检验的标准,是市场的承认。”

这话虽然说得婉转,不过在座的没有傻子,都听出来了,人家何院长的意思是说,我不是为个人的事情来的,为的就是打响研究院的招牌。

不到他这个境界,是无法了解那种感觉的——有钱不挣那不是傻的吗?事实上这只是着眼点不同,谁比谁傻这还真的不好说。

高胜利听得点点头,“何院长不愧是做学问的,说得好,市场是检验的标准,这才是真正科学的态度,符合辩证唯物主义的观点。”

话是这么说,他心里却是已经决定了,要是这家伙不是缠着自己要课题的话,他是不会松口了,我想交好的是你个人——或者说个人身后的那个家庭,你们研究院发展得好不好、是死是活,关我鸟事?

“其实,也许是我个人有点不合时宜吧,”何保华举起酒杯,跟大家碰一下干掉,苦笑一声,显然,他已经有一点酒意上头了,“现在大家都去搞生产,做品牌去了,这个研发谁来搞?别看眼下红红火火的,都是初级产品,初级产品……你们知道吗?那意味没有核心技术,落后,是要挨打的!”

“老爸,你喝多了,”何雨朦本来正跟荆紫菱低声嘀嘀咕咕,不知道在说什么呢,听到这话赶紧抬头,伸手抢过他的酒杯,皱着眉头看他,“出来的时候妈妈说了,不许你多喝。”

“我只是说点实话嘛,”何保华看一眼自己的女儿,摇头笑一笑,倒也没有计较,“多没多我心里不清楚?这些事情……你们年轻人知道个什么?”

果然,不能给他活,高胜利越发地确定了这一点,谁想就在此时,耳边传来一个声音,却是陈太忠憋不住了,“小何啊,我怎么就没发现……你也这么俗呢?”

他觉得何保华说得不错,经济发展是很重要,但是技术研发也不能忽视,眼下现行的政策显然有点矫枉过正了,说不得就要出声说一说。

“这跟我是不是科委的无关,我确实觉得研发挺重要的,”他皱着眉头看她一眼,那是相当不满意的一眼,旋即就转头过来正对何保华,“何院长说的不错,要是只知道做皮鞋、造玩具的话,丢掉的东西,一代人都赶不上来。”

你不是说陈太忠酒量很大的吗?高胜利不着痕迹地看自己的儿子一眼,心说这显然不是那么回事嘛。

然而,陈某人就是这脾气,他觉得何保华说的东西对自己的胃口,就要出声支持一下,“那除了电力系统之外,何院长你那儿还有哪些研究方向?”

“窄得很了,其实你说的那个项目,里面能用到的产品都算是专用的了,可是对我们来说,就是通用的,”何保华笑着摇摇头,眼中不无遗憾,“我们的范围更窄……”

他皱着眉头琢磨一下,“天南这边合用的课题,又上档次的地方……石油这些工厂你们没有,城市规划也靠后,嗯,就是重型机械产品加工,对了,有色冶金,临河铝厂那儿会有不少这样的课题。”

“临河铝厂?”陈太忠听得张大了嘴巴,心说老何你在黄家的位置还真是不怎么样,那个铝厂的活儿,黄汉祥随口言语一声,范如霜还不就乖乖地把课题送过来了?

这种忙,做老丈人的都不帮?他一时有点想不明白,琢磨半天之后才想到一个可能,这是公家的活儿,嗯,老黄一定是不想用私人的交情来办事——因为公家的事情欠下私人的人情,划不来的嘛。

“临铝那儿我倒是认识两个人,回头帮你问一问吧,”他倒也没把话说死,因为黄汉祥不帮忙,这让他感到有点蹊跷。

“那先谢谢你了,不过要是一般的人,怕是也有点够呛,”谁想何保华先笑着点点头,接着又摇一摇头,“有色公司也有自己的研究院,总院下面还有好多分所呢,反正是麻烦陈主任了。”

咦?这家伙倒是会做事,陈太忠心里越发地觉得何院长人不错了,你看人家提出要求来之后,又堂堂正正地解释一下,根本不阴人,这么做事才叫态度端正嘛。

事实上这也是他少见多怪了,这社会大部分人做事还是比较讲究章法的,只是他遇到的不讲规矩的人比较多就是了,黄家人的地位和身份都在那里摆着,因为这点小事做出什么不规矩的事,那才叫贻笑大方。

反正听了这话,陈太忠是明白黄汉祥不肯插手的原因了,见何保华说话又得体,索性是心一横,“那成,等一下我问一问他们老总范如霜,其实,范总跟黄……黄总也接触过。”

他“黄”了一下,终是没叫出“黄二伯”来,不过何院长肯定知道他在说谁,笑着点点头,却是不肯说老丈人如何如何,只是拽住他不放,“要是范如霜还真差不多,那就真的麻烦陈主任了。”

高云风见何保华这么客气,心里嘀咕一句,这太忠也真是不稳重,人家一激,你就把范如霜点出来了,敢情这卖弄的欲望一点不比我差嘛。

高胜利却不是这么想,他听得明明白白的,这是何保华把话说到了,陈太忠才会接着说出范如霜,什么叫章法?这就叫章法,云风在这点上,还真不如小他好几岁的小陈。

不过,既然是黄汉祥都认识范如霜,却是没帮自己的女婿,这何保华在黄家也就是那么回事了——未来的副省长有点庆幸,自己没有主动提出交通厅有没有这课题。

又说了几句之后,大家发现这何保华还真没喝多,酒量应当也属于不错的那种人,只是喝到半酣处的时候,有点亢奋话比较多就是了,要命的是此人的思维比较偏学术界那边,在场的一大一小俩官僚听得有点古怪,所以才造成了不同的反应。

何雨朦跟荆紫菱谈得也不错,四个男人在说事,两个女人私下嘀嘀咕咕的,不知道在谈些什么,陈太忠端起杯子打算敬酒了,才发现何保华面前居然没杯子。

“何院长,您这就不对了,”他笑着摇一摇头,“我帮着联系临铝,咱们怎么也得碰两杯不是?要不然我可是有点失落感。”

这话其实他对何雨朦说也可以,不过他是跟何保华论交的,那么做未免有点不合适,再说了,小紫菱还在身边看着呢不是?

可是这话却是让何雨朦有点受不了啦,她记得自己见过这厮的几面中,似乎从没听说过什么好话,比如说“连个子低都是优点了”之类的,刚才更是直斥自己“俗”!

眼下,他要酒杯又不跟自己说,这让她心中顿时生出些许忿忿来,狠狠地瞪他一眼之后,将手中酒杯塞给了老爸,一副不情不愿的样子。

“何院长你这女儿生得漂亮啊,”这话当然只能是高胜利说了,别人说也不合适,“气质也高雅,等一下高叔叔给你点好玩的东西。”

“惯坏了,被老爷子惯坏了,除了学习好一点,没什么拿得出手的,”何保华笑着客气两句,等高云风将他杯中的酒满上之后,才冲着陈太忠一举杯,“来小陈,咱俩干一杯。”

又是几杯酒下肚,何雨朦又瞪陈太忠一眼,才扯着荆紫菱嘀咕两句,天才美少女倒是跟大家不见外,“太忠哥,你怎么还不给范总打电话?”

“你也能打的嘛,”陈太忠笑嘻嘻地看她一眼,心说我不过是想表现得稳重一点,姓何的小丫头倒沉不住气,托你递话了?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