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1448章 见不见的问题

非常遗憾,陈太忠的计划并没有奏效,就在五点四十左右的时候,他打通了何保华的电话,何院长听说是他,很爽朗地笑一声。

“原来是陈主任啊,本来是晚上的飞机,下雪走不成了,”他的语气跟昨天大不相同,“正说要找你坐一坐呢,你就打来电话了。”

扯淡不是?陈太忠在瞬间就可以断定,黄汉祥已经把事情告诉了此人,航班延误未必是真的,十有八九怕是放不下首都人、红色世家的优越感,才等我打电话给你的吧?

不过这年头有些事,实在不能叫真,就算证明了航班没有延误,那又能怎么样,哥们儿也长不了一块肉不是?陈太忠笑一声,听起来很开心的样子,“呵呵,那就是老天留客了,正好紫菱也想跟雨朦多聊一聊呢,地方我来安排?”

何保华夫妻双方很恩爱,他早就从老伴那里得了消息,知道岳父出马,又帮自己要了点项目,还是昨天见过的那年轻人,眼下听得对方要请客,轻笑一声,“我这少小离家老大归,倒成了客人了,行,今天听小陈主任你安排,回头你去了北京,要听我的安排。”

什么叫“小陈主任”?真是有意思,陈太忠听得啼笑皆非,考虑一下定了一个本本分分的饭店,“呵呵,那去了北京,一定要打扰了……这样,就定在天南宾馆吧。”

那里是省委省政府指定接待宾馆,级别和档次都在那里摆着,虽然微微呆板了一点,但是比起大气程度来,省内同等宾馆无人可及——哪个闹市区的宾馆,普通标间能有四十多平米?

“好的,那我们连门都不用出了,”何保华听得就笑了起来,不过,年轻的副主任耳力非凡,听到一个女声在小声嘀咕,“又是在这儿啊?”

大人说话,小孩别插嘴成不成?陈太忠一时有点生气,只是再一想,估计这两天何保华见的人,都是在这里吃饭的吧,于是笑一笑,“那就换一个地方,去……交通宾馆吧?”

交通宾馆还是有些特色菜的,而且做为厅局接待宾馆,这里不但档次不低,安全性也好,虽然高厅长即将去职了,但是人家是高升,厅里的人只会巴结得更紧,而且按照系统对口原则,将来高省长就算不分管交通系统,怕是短期内还能对交通厅有一定的话语权,谁敢小看?

这也是陈某人投桃报李之意,高胜利在交通厅一顿饭,差不多将一半的处级干部引见给他了,他这手边有点拿得出手的人物,也该回报一下吧?

当然,他心里觉得这何保华的份量有点不够,于是先联系的是高云风,“云风,在交通宾馆给安排一下,要个好点的包间,弄点特色菜,接待个客人。”

“安排没问题,不过,你得告诉我接待谁,”高云风笑着答他,“可是少见你这么郑重其事地安排,得满足我这点好奇心。”

“黄汉祥的女婿,还有他外孙女,人家大老远地从北京来一趟,”陈太忠轻描淡写地回答,心里却是不无得意,“老黄亲自打电话了,要我招呼。”

“呀,是黄家?”高云风听得就是一愣,好半天才犹豫着问一句,“这个……我能不能跟老头子说一声,叫他作陪?”

“这你看着办吧,咱兄弟也不说虚的……我感觉何保华在黄家地位未必高,高厅想陪就陪呗,”陈太忠笑着答他,“行了,不跟你扯了,我还要去接紫菱呢。”

高云风挂了电话,马上就给老爹拨了过去,高胜利在那边听得也是一愣,“黄汉祥的女婿,那就是黄老的……孙女婿?”

这个级别还真的让他头疼,要是黄老或者黄汉祥来的话,那是什么都不用说的,可是黄家的孙女婿,这个确实不好安排啊,见是肯定可以见的,可问题是——黄家跟高厅长身后的人,基本上没什么交集,随便乱见人没准还闹什么误会。

尤其是陈太忠说了,这姓何的在黄家地位也就是那么回事,这就越发让高厅长感到为难了,最后索性是一咬牙,见就见呗,不要声张就完了,至于说对方身份差一点,那倒也是小事了。

当然,既然决定见面,那就不能半路上敬一杯酒就出去,得从头陪到尾了,“那行,我知道了……宾馆那儿我安排吧,他能带他女儿来,我当然能带我儿子陪着。”

陈太忠当然想不到,自己想帮着人引见,却搞得人家挺纠结,不多时他就接上了荆紫菱,又到天南宾馆接了何家父女,本来夏言冰是给何保华派了服务公司的奔驰车二十四小时待命的,不过何院长知道这俩不对付,自然也就不用那车了。

这次见面,自然就是四层高厅长的专用包间了,不过,陈太忠领着何家父女和荆紫菱进电梯的时候,正正撞上常务副厅长崔洪涛。

崔厅长正跟一个四十多岁胖大的男人说话呢,两人见了荆紫菱和何雨朦眼睛就是一直,不过崔厅长眼睛好用,又一眼看到了陈太忠,于是笑着点头,“呵呵,是陈主任啊,什么风儿把你吹过来了?真是稀客。”

“没事就不能过来了?”陈太忠笑着答他一句,“这不是想崔厅了,就过来看看?打算给您拜个早年。”

“你就满嘴跑火车吧,”崔洪涛听得就笑,“好了,包间定了没有,没有的话,去我那儿吧,好久没见了呢。”

“定了,401,”陈太忠也笑着答他,“崔厅在哪个包间?等会儿得空了,我过去敬一杯。”

高云风说过,他老爹上去的话,崔厅长是交通厅正职的有力竞争者,这不仅仅是因为他是常务副,更是因为他背后也在用劲儿,而且还得到了高厅长的支持——如果没有外来的厅长,本系统选拔就非他莫属了。

反正最少最少,这也是交通厅的常务副,高胜利一走,交通厅想找点活也绕不过此人,正是因为如此,陈太忠觉得自己有必要对他客气一点——想一想当年他连高胜利都不放在眼里,现在却是跟一个常务副有说有笑,由此可见,官场对人潜移默化的改造能力,真的是太强大了。

当然,这也就是崔厅长一直对陈某人挺客气,才会有这么个结果,要不然那结果也不用说了,看一看眼下的夏言冰就知道了。

“我在406呢,”崔洪涛笑着答他,说话间四楼就到了,那胖子才待迈腿往外走,崔厅长一抬手就拦住了他,笑着对陈太忠点点头,“你四位先请。”

见这四个人离开,胖子似有所悟,转头看看崔厅长,“洪涛,这几个人,很有来头?”

“我想差不了吧,”崔厅长看他一眼,“罗总,401可是高老板接待贵客的地方,而且这个陈主任,你别看年轻,真的是手眼通天的人物。”

“是吗?”胖子不服气地哼一声,“那等一下我过去敬一杯酒,这点面子,高胜利总是要卖我的吧?”

“这个你问高老板吧,我可不敢替他决定,”崔洪涛笑着答他,脑子里却是不住地猜测着,那三个人到底是什么人啊?

胖子罗总是有来头的主儿,不过说归说,他也不敢真的贸然去敬酒,只是那俩美女看得他实在有点眼热,说不得将包间门大开着,看看能不能等到高厅长路过。

崔洪涛知其心意,也不点破,两人分坐了首席,不多时又有人进来,猛然间,罗总看到高厅长跟一个年轻人目不斜视地匆匆走过,刚要站起身打招呼,谁想这屁股还没离开座位,又被崔厅长一把拽了下来。

“洪涛你,”罗总瞪一眼他,眉头就皱了起来,谁想崔洪涛不动声色地摇一摇头,嘴皮不见动作,却是轻声发话,“高老板带着儿子来的,你别掺乎了吧?”

高胜利带着儿子?罗总琢磨半天这话的味道,终于恍然大悟地点一点头,这说明人家不但是贵客,而且还是能带家属的那种隐秘交情,于是彻底死了这份心思,“还是崔厅长想得周到……”

何保华倒是没想到,陈太忠居然把交通厅厅长也招呼了过来,不过他在全国跑的地方也不少,对这样上杆子的巴结,倒也习以为常了,人家小陈都已经说要来“交通宾馆”了,自然就有人家的通盘考虑。

酒桌上一介绍完毕之后,肯定又是杯来盏去的,不过何院长虽然矜持,酒喝得倒也不慢,看起来多少还是有点爽快——求人呢,不爽快能行吗?

一瓶八四年的飞天茅台下肚,四个男人就有了点酒意,何保华开始发问了,“陈主任,听说你手上有点课题,不知道是哪方面的?”

“呃……不是课题,是项目,”陈太忠听得就是一愣,旋即笑一声,“一个企业的行程开关、阀门、仪表什么的吧,大概就是每年四五百万的流水……何院长你不是搞自控的吗?”

“原来是通用产品啊,”何保华听得摇头笑一笑,眼中难掩失望之色,“我们是搞课题研发的,或者定做一些产品,通用产品可是没什么优势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