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1446章 偶遇夏言冰

荆紫菱也是个大忙人,情商之不堪,比之陈太忠也不遑多让,在公司里忙着开会,直到听到身边的总工程师肚子“咕噜”响了一声,才抬手看一下表,“呀,六点五十了……抓紧最后五分钟,散会以后我请大家吃饭……坏了,外面还有人在等我!”

当然,就算意识到有人在等自己,这个会也是要开完才散的,于是,等荆紫菱下楼的时候,就是七点整了。

地上已经铺了一层淡淡的白霜,细碎的雪花还在空中飞舞着,天才美少女给陈太忠打个电话,不多时就穿过人行天桥,来到了他的身边。

“早晨的天气预报说,有小到中雪,”她轻轻地笑一声,“没想到你也喜欢雪,我妈说,生我的那天,雪下得好大。”

“窦娥死的那天雪更大,”陈太忠这嘴巴,真的是没治了,不过还好,下一刻他就发现自己胡说得过了,忙不迭解释一下,却是充分显示了他胡搅蛮缠的能力,“你叫紫菱,这菱角可不是夏末秋初才有?不小心就想到六月飞雪了……呵呵。”

“你叫太忠,就一定忠贞无比了?”天才美少女的嘴皮子,那可真的不是盖的,恼怒之下凌厉地反击了起来,“我觉得你叫太奸更合适一点,天天算计这个那个的……陈太奸!”

“我要是太监,你就是卖炭翁……的那头牛,半匹红绡一丈绫,我就把你拖走,”陈太忠一听说她管自己叫太监,就有点生气,那样的男人不但不完整,通常也变态,“小孩子家家的,知道太监是怎么回事吗?”

一边说着,他一边转头看过来,却发现美少女身着浅咖啡色风衣,站在雪中有若孤竹一般挺拔纤细,令人眼睛一亮的同时,有给人一种单薄的感觉,不禁怜惜之意大起。

他的手一动,已经多了一件白色羽绒大衣在手上,轻轻地披在她的身上,顺势将她搂了过来,“呵呵,整天忙这忙那的,站在这里清净一会儿,难得的放松啊。”

荆紫菱倒也任他搂着自己,愣了一愣才低声发话,“你这个……无中生有,我要学,你早答应我的。”

“这倒不是不能教你,”陈太忠轻笑一声,手臂微微用力,将她搂得更紧了,“不过,祖传秘方,传媳不传女的,这个……我很为难啊。”

“那这么说,有不少人会了?”荆紫菱也不挣动,偎在他怀里静静地发话,雪中的空气异常清新,近在咫尺的发梢散发着淡淡的无法形容的香味,非常好闻,“是不是?”

“喂喂,你怎么说话呢?我还未婚,”陈太忠有意打马虎眼,他知道自己糜烂的私生活瞒不过天才美少女,但是这一刻他怎么可能承认?

“哼,”荆紫菱鼻子里淡淡地哼了一声,却是没再计较,好半天才向远处一指,“到运河公园去吃饭吧,一边吃一边看雪景。”

她指的就是湖边巨型的画舫,那是个档次相当高的地方,上一次陈太忠曾在这里跟她、蒙勤勤和唐亦萱共赏江风,这一次却是赏雪景。

晚饭吃得很温馨,若不是两人身边时不时有手机响起,那就是一个极其浪漫的夜晚了,由于天降瑞雪,运河公园湖心和湖畔的灯全部打开,一道道光柱中,细碎的雪花肆无忌惮地飞舞着,醒目异常。

“这雪这么下,明天没准就可以堆雪人了,”荆紫菱的心情很是不错,手里一边晃着红酒杯,一边看着这入冬以来的第一场雪。

可是我回不去了啊,陈太忠郁闷地撇一撇嘴,当然,这个郁闷他是不能表现出来的,否则难免就要伤了眼前佳人的心情了——要不今天送她个芥子手镯,顺便……那啥?

既然回不去了,他就开始动别的心思了,今年的第一场雪,怎么也得做点有意义的事情不是?谁想他还没拿定主意,又接到了蒙晓艳的电话,“再有半个小时就到素波了,晚饭以后我要去紫竹苑哦。”

“咦,你们不是明天才来的吗?”陈太忠有点奇怪,蒙校长笑一声,“呵呵,下雪呢,明天走就走不了啦,所以教委下班以前临时决定,赶夜路过来。”

“你们的工作态度倒是端正,”陈太忠笑着压了电话,心说这也就是来要钱了,要是来还钱,肯定不会这么积极。

“谁要过来?”荆紫菱侧头看他一眼,眼中有浓浓的疑惑,“好像是个女人?”

“蒙晓艳,你见过的,”陈太忠随口答她,“凤凰教委想搞校园网,这是来素波要钱了,钱自坚肯定要拽着她来嘛。”

蒙晓艳?荆紫菱听得眉头就是微微一皱,她可是知道眼前这厮跟那漂亮的女校长似乎有点不清不楚,不过下一刻,她的注意力就被吸引到了别的地方,“校园网?这个东西我的公司也能搞的嘛。”

“那你就试试呗,”陈太忠很随意地答她一句,下一刻他眉头微微一皱,“不过,政府采购里面文章不少,小心被人勒索或者……回不了款。”

“有你在,我还怕这些?”荆紫菱惊讶地看着他,眼中很是有点不解,“咱们这也是关系,麻烦你搞搞明白,我这公司可是你投资的。”

“哼,这可难说,你接科委的活儿倒是差不多,”陈太忠笑着摇一摇头,“陈洁要是指定公司呢?这年头不是说谁有没有关系,是说普通的关系都玩不转。”

不过下一刻,他觉得自己这么说也有点过了,“还好,王伟新总得给我一点面子,你真想干这个校园网,没多有少接一点活总不是问题。”

两人絮絮叨叨地聊到将近八点半,陈太忠站起身,“走,哥哥带你去酒吧玩。”

“你不是要去找蒙校长什么的吗?”荆紫菱笑吟吟地看着他,眼中的狡黠一闪而过,“怎么还有时间陪我这个小女孩儿呢?”

“就你话多,”陈太忠上前不由分说地拽她,天才美少女顺势站起身来,“后天是我爸生日,你来不来?”

“肯定要去了,”他笑着点点头,想一想又加一句,“就算人不去,礼物也准时到……对了紫菱,你说生你的时候下雪了,你什么时候的生日?”

“腊月二十七,也没几天了,”荆紫菱一边穿那件羽绒大衣,一边答他,“知道你来不了,先提前把礼物给了吧?”

两人说笑着走出门,迎面碰上一群人也是在下楼,陈太忠看着其中一个清丽女孩子有点面熟,登时停下脚步多看了一眼。

那女孩儿旁边的年轻人发现他的目光不对劲,讶异地侧头看过来,眼中有着明显的不满,不过看到荆紫菱的时候,又是微微地一怔——美女对同级别美女的敏感程度,并不输于大多数男人。

“何雨朦?”陈太忠没理他,冲着那女孩儿试探地喊了一声,女孩儿也注意到了他的目光,听到这话微微地一愣,转头仔细打量他两眼,“哦……是你?”

荆紫菱本来悄悄伸手,想掐陈太忠一把,心说你这家伙怎么看到漂亮点的女孩子就走不动路了,还是当着我的面,她有我好看吗?

可是入耳这个名字,她也是微微地一愣,转头看向那女孩儿,上下打量对方两眼,“你……你就是黄二伯的外孙女儿?”

何雨朦犹豫一下,盯着荆紫菱仔细地看了起来,她身边的中年男人轻轻拍她肩头一下,“雨朦,你认识这两个人?”

“在姥爷家里见过这个男的,”何雨朦皱皱眉头,愣了一下之后恍然大悟,一指荆紫菱,“你就是荆老的孙女吧?”

她在太姥爷家,听太姥爷把一个女孩夸到天上去了,心里自然有点微微的不服气,不说相貌,只论才气她也不服气,当然就记住了荆以远的孙女。

话一说开,大家心里就有数了,相互一介绍,结果陈太忠知道,那中年男人是何雨朦的老爹叫何保华,另一个马脸中年人居然是……夏言冰。

这真是无巧不成书了,夏局长知道眼前这年轻人居然是陈太忠,眼中寒芒一闪而过,见对方笑嘻嘻地向自己伸手过来,根本不予理睬,手向身后一背,鼻子里冷冷一哼,“我当是谁呢,原来是陈副主任。”

当着何保华,本来他是不会这么无礼的,可是眼下他的副省长已然无望,看到陈太忠,这不尽的新仇旧怨登时涌上心头,眼神是要多恶毒有多恶毒了。

“素质,素质啊,”陈太忠摇一摇头,很自然地缩手回去,脸上的笑容要多灿烂有多灿烂,“夏局长你好歹也是个厅级干部,多少注意一点形象嘛。”

“凭你也配?”夏言冰冷冷一哼,也不理他,向走廊一端走去,倒是那个年轻人侧头看一眼陈太忠,咬牙切齿地发话,“小子,别太狂了。”

“你又算什么玩意儿?”陈太忠笑着白他一眼,这厮连被介绍的资格都没有,也不知道显摆什么呢,说完也不看他,转头看向何保华,“何叔叔打算在素波呆几天啊?”

“回老家来看看,也就该走了,”何保华笑着点点头,“你跟这夏局长,好像有点误会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