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1444章 信息不对称

东城区的混乱,赵喜才自然也是看在眼里的,那俩为什么争斗他不太清楚,但是显然,这跟他的人马毫无关系。

当然,就算没关系,他也是盯紧了看的,你们张飞杀岳飞杀得满天飞,正好让我在你们杀得精疲力竭的时候插手。

不过,郭宁生的老婆提供的消息,还是让他微微地吃惊了一下,敢情这阵仗,是朱秉松和伍海滨在对掐?

这么激烈和热辣?感觉不太像啊,赵市长能统治通德那么些年,并不是一无是处,总是觉得此事有什么不妥,不过很遗憾,论省级官场斗争的经验,他差了伍海滨一筹。

当然,该有的谨慎他同样不缺,面对哭哭啼啼的郭夫人,他很婉转地告诉对方,“这是伍书记管的口儿,所以,我只能帮你问一问,你还是找伍书记比较合适,不过不管怎么说,你要相信党,相信组织。”

“我去过伍书记家了,他不想见我,”郭书记的爱人有点进退失据,根本顾不得考虑措辞了,“所以只能求赵市长主持公道了。”

你这四处求情本来就是犯了大忌了,还敢当着我的面儿说出来?真是愚蠢的女人,赵喜才心里冷冷一哼,不过,做为一市之长,聪明人他见过不少,但是智商不够的人他见得更多,所以也没有太在意。

倒是对方反应的伍海滨撒手不管,让他略略地诧异了一下,一时就有点心动了,郭宁生本来就不是铁杆伍系,我若是能伸手出一把力,那家伙投入我这里岂不是指日可待?

不过,也难保伍海滨正琢磨什么文章呢,还是看一看吧,赵喜才绝无半点小看伍海滨的意思,事实上,若不是顶着一个“蒙系”的招牌,他连跟对方作对的勇气都不可能有。

等到王启斌自市纪检委出来之后,东城的气氛登时为之一变,王部长上午出来,下午就去单位上班了,一时间小道消息满天飞,都说王某人得了贵人相助。

被纪检委带走问话,能如此及时地出来,证明王启斌身后是绝不简单的,而且,出来之后也没在家里歇息几日以降低大家的关注,而是直接来上班,那就是提前宣布他是胜利者,不介意别人再借此做文章了。

他不介意,那么马上就有人找上门了,郭宁生的老婆冲进他的办公室,跟他要说法,王启斌姓王,又不姓东郭,自然不会愚蠢到主动放那只狼出来,于是面无表情地表示自己对郭书记的处境爱莫能助。

“我出来的时候,江书记说了,纪检监察工作,本质上是对党员干部的爱护,经受住了审查,就是对流言蜚语最大的还击……”

对方还待继续纠缠,王启斌哼一声,站起身扬长而去,走到楼下对门卫大发雷霆,“怎么回事,怎么什么乱七八糟的人都放进来了?”

“那是郭书记的爱人,不是乱七八糟的人……我也不敢不让她进啊,”门卫苦着脸回答,心说你们神仙打架何必拿我们这凡人开刀呢?

“姓王的,你这只白眼狼,敢说我是乱七八糟的人?”郭书记的爱人紧跟着他下来,闻言口不择言地乱骂了起来,“要不是老郭照顾你,你能像现在这么风光?”

泼妇!王启斌冷冷地看她一眼,也不答话,愤愤不平地扬长而去,你老公照顾我……我呸,没老子的支持,他个墙头草也能掌握住东城区?他倒是好,照顾得要摘我的帽子,什么狗屁玩意儿!

这火气一上来,王部长也顾不得许多了,心说这是非之地还是少待为妙,本来还想着自己来上班好恶心一下郭宁生的人呢,不过眼下似乎还是躲一躲的好。

由于上午约好了,刚上班的时候,他就去伍书记那儿转了一圈,在五分钟的交谈中,伍海滨对他的态度倒还算将就,不过言谈中还是若有若无地有点距离感,很显然,正像陈太忠和那帕里猜的那样,伍老板只是担心这次的事情被赵喜才利用,根本没有接纳他的意思。

想着左右没事,王启斌索性跑到市总工会去,找工会主席戴复聊天,戴主席倒是颇有点感慨他福大命大,“你这也是厉害啊,居然两天时间就活蹦乱跳地出来了。”

“唉,那是遇了贵人,”王部长叹口气,“伍海滨发话放我出来,也是怕赵喜才借机生事,只能说天不亡我。”

“伍海滨不去帮郭宁生说话,反倒是帮你说话,这贵人可不是一般的贵,”戴复冲着他一个劲儿地笑,“等哪天得空了,把这个贵人引见一下给我?”

戴主席这么长时间的官场也不是白混的,王部长吞吞吐吐不解释贵人的来历,那就是说不合适说,他真的能理解——没准此事还有后续文章,不宜张扬。

可是他真的很想认识一下这个大能人物,而且王启斌又是他一手提拔起来的,有些话说出口,倒也不怕对方心生不满,所以就暗示一下,我现在不逼你,等你觉得合适的时候,再帮我引见一下,总不是问题吧?

“这个没问题,等这件事过去吧,”王部长当然也听得明白这话,于是笑着点头,“老领导的话我一定要听,只是现在不太方便。”

还有什么方便不方便的?你不说我也明白,肯定是蒙艺的人嘛,戴复笑着点一点头,心里已经有了定数,能让蔡莉在即将离任的时刻出手,还可能引来赵喜才动歪脑筋的主儿,数遍天南也就那么几个人——至于能让伍海滨不计较阵营来支持你的,怕是只有那么一个了。

可是猜到归猜到,戴主席还是有些心痒难耐,这个人到底是谁呢?“启斌你现在能力强了,以后还得多关照一下老领导啊。”

“看您说的,那还不是老领导的一句话?”王部长笑着回答,心里却是郁闷地叹口气:要不是因为你的缘故,我也不至于有这无妄之灾不是?

戴主席现在是副厅,王部长只是副处,虽说总工会根本就是个养老的位置,但是两人级别的差异在那里摆着,这么说关照实在是有点颠倒了,不过王启斌心里清楚,这是老领导说了:你千万别忘了回头帮我引见一下那个人!

“就是郭宁生实在欺人太甚了,”他叹一口气,岔开话题,“刚才他老婆还跑到我办公室数落我,说我是白眼狼,您说现在这些人……怎么都这样啊?”

“想一想办法,让她知道多嘴的代价,”戴复冷冷地一哼,“启斌,现在妇人之仁可是要不得的,千万不要让郭宁生缓过劲儿来……现在他还没被双规吧,你手上就没点铁证,直接能搞掉他的?”

“铁证没有,不过也有差不多的东西,”王启斌皱皱眉毛,有些东西他还没向那帕里交底,没办法,那东西放出去就是捅破天的事情,涉及的人并不只是郭宁生,这种大杀器绝对不能交给别人,“关键是……别人还想拿这件事做文章呢。”

这话说得戴复越发地想知道那位是谁了,不过这也仅仅是想一想而已,他笑着点点头,“也是,这种情况下你都先出来了,倒不用太害怕……赶尽杀绝也未必是最好的选择,真的想看看这件事会发展到什么地步……”

王启斌出来的消息,很快就传到了赵喜才的耳中,尤其是由于纪检委江书记想让自己摆脱被动,很高调地宣扬了伍海滨的出面,赵市长听得心里就是一阵腻歪——朱秉松和伍海滨同流合污了?

有点遗憾的是,赵市长级别有点低,又由于才来素波不久,人脉和情报搜集能力要差伍书记一筹,一时间他就有点疑惑了。

前文说过,赵喜才和朱秉松并没有什么个人恩怨,倒是跟伍海滨在配合上不够默契,两人算是冤家,赵市长一琢磨,看来郭宁生是没什么人保了,我是该保一下还是安排人抢这个位子呢?

还是安排人抢位子吧,谁也不会喜欢墙头草,他开始着手盘算自己手里的牌,同时又安排人打探一下,这郭宁生什么时候就能被双规了。

省纪检委这边也是挺奇怪的,怎么一个堂堂的区委书记被弄起来,就没有够份量的人说情呢?连赵喜才都是想知道这家伙啥时候被拿下。

不过,想一想这郭宁生在上面没啥奥援,大家也就反应过来了,做墙头草的就该当此报,谁要你没有组织呢?

这也就是所谓的天理昭彰报应不爽,郭宁生欺负王启斌是孤家寡人,就敢无事生非,眼下别人又欺负他外无强援——两者相差仿佛。

赵喜才这边刚一动作,警惕性极高的伍海滨就发现了,心说你小子打得好算盘啊,果然是借着陈太忠在前面搏杀,自己要在背后浑水摸鱼,不过,我怎么能让你如愿呢?

把王启斌放出来,我这已经是给了你蒙系面子了,坐视郭宁生被审查不伸手,更是给了面子,你再抢这个区委书记的位子……欺人太甚了!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