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1442章 风云变幻

“我能指点你什么呢?”蔡莉不动声色地看着自己的老部下,心里也有点淡淡的感慨,再有个把月,她就要去政协做主席了,眼前这厮最近走动得少了很多。

不过,要走的人眼里,也没什么太多值得计较的东西了,犹豫一下,她终于出言点破迷津,“市纪检委还能跟省纪检委唱反调?天底下,陈太忠那样的人并不多。”

陈太忠搞得省纪检委监察一室的副主任任长锁精神错乱,这是整个纪检监察系统都知道的事情,这个年轻的副主任,就算在天南省其他地级市的纪检委里,也算得上名人了。

而且眼下凤凰科委火爆得吓人,于是,纪检委也有不少人知道,陈太忠做为凤凰科委的副主任,曾经大闹过省科委。

所以蔡莉这话,听起来就像是随口举了一个例子,但是求教的这位显然知道话该怎么听,好端端地扯上那个曾经给省纪检委带来不小麻烦的主儿,这不是她以往说话的风格啊。

蔡书记是很要面子的,不会没头没脑地提起这个耻辱的,于是素波纪检书记微微一愣,讶然地重复一遍,“陈太忠?”

“纪检监察工作,说好做也好做说难做也难做,”蔡书记不接他这话茬,而是空泛地谈了起来,“我一直强调两点,能坚持这两点,工作中就会无往不利:党性和原则!”

“这两点,您一直在强调,”这边频频点头,面带笑容,“还有一点您也强调过:共产党员的良知——‘要经得住自己良心的考验’,您最近一次这么说,是在六月十三号的省纪检监察大会上,我记忆犹新。”

“良知这个因素要靠后一点,因为它太唯心,‘吾之良药汝之毒草’,不符合辩证唯物主义的观点,”蔡莉淡淡地一笑,随即脸微微一沉,“不放过任何贪赃枉法的蛀虫的同时,不冤枉一个好人,真的很难做到……纪检监察工作,任重而道远啊。”

她这话说得就再明白不过了,前面“不放过”后面是“不冤枉”,虽然倒过来陈述也无妨,但事实上已经做出了指示——“屡战屡败”和“屡败屡战”是截然不同的,这就是语言的魅力。

素波市纪检委书记终于恍然大悟,于是笑着点头,“谢谢老书记的指示,我们一定照章办事。”

这个晚上,需要指点迷津的不止是他一个人,还有很多人在疑惑,倒是伍海滨书记心里比较明白,因为动人的时候,省纪检委秘书长杨海辉跟他打招呼了。

听说要审查自己的区委书记,伍书记心里也纳闷,“这个交给市纪检委不行吗?”

“这还不一样吗?”杨海辉笑着解释,“都是纪检监察工作,谁来做都是一样的……只是简单地核实一些情况。”

伍书记听到对方如此回答便不再做声,在他眼里,郭宁生算是比较听话的,但是这厮以前是靠向朱秉松的,现在才改换门庭靠向自己,并不是一个值得横下一条心去帮忙的对象。

不过就是个处级干部,先看看事态的发展再说吧,他很快就拿定了主意,不过,想一想东城区在素波的意义,他还是让人去打听了一下,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些什么事。

王启斌被市纪检委带走一事,闹得沸沸扬扬的,无需仔细打探,消息就送到了伍书记这里,伍海滨听得有点挠头,这是市纪检委跟省纪检委联合搞的吗?

他并不清楚王启斌跟郭宁生的恩怨,还说组织部长应该是区委书记的人呢,而且那俩以前应该也没闹过什么矛盾,至于说王部长被带走之后,郭书记高调地指责此人——大概,是一种撇清的手段?

是不是有人想要整垮东城的班子?想到这种可能,伍海滨心里就是一揪,不过没等他琢磨清楚这个可能,秘书前来反应,敢情这王启斌被纪检审查,居然是出自于郭宁生的授意。

明白了,内斗!他这次是真反应过来了,东城区委的内斗,而且省纪检委和市纪检委也是步调不一致了,怪不得杨海辉不想用市纪检委呢,想到这里,伍海滨的嘴角泛起一丝冷笑,还真是热闹啊。

郭宁生做得过分了!这是他的看法,本来是东城区委内部的事情,捅到纪检委就成了你死我活的局面了,斗争不是你这么玩的,我要是那个组织部长,也不会束手待毙,看看,眼下玩大了吧?

倒是这个王启斌有点意思,居然请用得动省纪检委,针锋相对地反抗自己的上级,伍海滨不由得对这个名字重视了起来,这家伙……是走了谁的门路?

是的,伍书记现在重点考虑的,并不是区委书记犯了什么错误,而是区委组织部长到底从上面找到了什么人。

然而想打听这件事,难度就太高了一点,王启斌搭上陈太忠的线不过是最近的事情,那帕里去东城区委,坐的还是省政府的车,可是省政府……没这么一个处长啊。

至于说那帕里曾经在郭宁生面前泄露了身份,反贪局高局长也知道那处长插手此事,但是这两件事都是郭书记吃了瘪,他肯定不会去四处张扬——要不然不仅会很没面子,没准还会逼得姓那的再出狠手。

这种情况未明的局面,伍海滨是绝对不会掺乎的,那小小的组织部长都使出如此强的手段抵抗上级了,还是静观其变的好。

同一时间,廖主任家也不平静,郭宁生的爱人找了过来,要他出手相救,可是廖主任早就被这凌厉的反击吓到了,只能苦笑着解释,“这不是我的问题啊,王启斌本来就来势汹汹,你家小郭还偏偏不服气,我早就警告过他的。”

“可是您不能见死不救啊,”郭书记的老婆哭了起来,“宁生不懂事儿,等他回来您慢慢地教育他……要不您找戴复去说一说情?”

廖主任曾经是市委副书记,戴复是市委副秘书长,虽然戴秘书长是蒋世方的人,但是对他这副书记也算尊重,两人的关系说不上好也绝对不坏。

“我找戴复?别的事找一找他也还好说,反正大家都被边缘化了,”廖主任苦笑着答她,“可是这件事绝对不行,你也不想一想,是小郭先把王启斌送到市纪检委了,戴复要跟我翻脸都正常。”

“这个老郭,怎么就这么死心眼呢?”郭书记的老婆不停地抽抽搭搭,“那我现在该找谁,老书记您给指一条明路吧?”

“找王启斌是最好的,解铃还须系铃人,找当事人化解恩怨是最直接的手段,”廖主任长叹一口气,想一想那王启斌现在还在市纪检委,心里不由得苦笑,这都是什么事儿啊?

而且,因为同样的原因,找王启斌的家人商量也不可能——不被人打出来就不错了,那王启斌能用得动省纪检委,想来现在的王家也不是特别地惶恐。

“王启斌的后台,是个叫那帕里的家伙,省委综合二处的处长,再往后可能是朱秉松,”廖主任终于指点一条明路给她,“这件事,你得直接上门找伍海滨。”

郭书记的老婆只是一个国营贸易公司的办公室副主任,基本上不上班的那种,不过跟着老公耳濡目染,对天南省的官场形势倒也不是两眼一抹黑,于是就壮着胆子找到了伍海滨家。

听老婆说,来的是郭宁生的老婆,手里还拎着东西,伍书记冷哼一声,“你告诉她,手上拿着东西来的,我伍某人不接待。”

不多时,人又来了,手上的东西却是不见了,伍海滨心里还真是腻歪,不过转念一想,这年头人要是绝望了,没准就弄出什么幺蛾子来,少不得吩咐爱人一声,“就说我不在,让她进来,你给她五分钟时间,听她要说什么。”

五分钟时间足够了,对郭夫人来说,足以表达出她的想要表达东西——害我家老郭的是省委一个叫那帕里的处长,他是组织部周启智提拔的,周部长可是朱秉松的人。

她也知道,以前伍海滨被朱秉松压得喘不过气来,心说我现在说朱秉松,应该能激得伍书记管一管了吧?

“真是脑子缺弦儿,”听自己爱人转述了这话之后,伍海滨嗤之以鼻,那周启智哪里是什么朱秉松的人?说是组织部长邓健东的人还靠谱一点,最多可能就是帮过朱秉松一些忙,被人误会了。

当然,更有可能那周启智谁的人都不是,无非就是很低调的副部长而已,朱秉松就算再狂,也不敢把手伸进组织部里,发展一个副部长到自己阵营里来,邓健东不会坐视的。

对方脑子缺弦的明证还不止于此,想那朱秉松跟蔡莉简直就势不两立了,老蔡就算是要走了,无心理事了,也不会容忍自己手下的人高调地帮朱秉松出头。

只看眼下针尖对麦芒的局势,十有八九是年轻人干的,省里一帮奸猾似鬼的领导出手的话,才不会这么肆无忌惮,伍海滨仅靠着一点点信息,就分析出了这么多东西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