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1441章 往大里搞吧

“我也想不到,那姓郭的这么疯狂啊,”听到陈太忠的质问,那帕里就是一阵苦笑。

他本是做好了算计的,眼下听陈太忠发话,却是有点慌乱了,“我已经给了他足够的暗示了,也不知道他脑子里面长的都是什么……糨糊吗?”

“反正他玩过头了,咱们该怎么办呢?”陈太忠问计于那处长,“现在有没有什么好的法子,能把赵喜才拉扯进来?”

“把伍海滨拉扯进来的主意我倒是有,”那帕里沉着脸摇头,“我跟甄长喜有点交道,倒也能递一两句话,不过意思也不大……”

甄长喜是素波市委秘书长,那帕里是省委综合处的,工作中打过照面,关系其实也很一般,“下午我亲自去省纪检委,实名递郭宁生的材料,他敢玩过头,咱们陪不起吗?”

那处长这次是真要光膀子上了,按说蒙艺正找人对他考察,折腾得沸沸扬扬的总不是好事,而且万一伍海滨出面保人,他被人敲打一下都是难免的——这可是不良记录,敏感时刻,也影响别人对他的看法。

不过,那帕里不在乎,哪怕你伍海滨大能到对我做个严重警告什么的,也无所谓,档案上的记录是给别人看的,关键是做得要对了太忠的心思。

他都不需要陈太忠开口保他,只要能在蒙书记那儿说上话,背个处分算什么?时机到了,老那我拍拍屁股走人,跟蒙老板去别的地方混了。

要是不吭不哈坐视事态发展,倒是能躲过这个漩涡明哲保身了,可是保住这个身有什么意思?做一辈子的正处……到末了混个副厅退休?

“你去纪检委?算了,还是我去吧,”陈太忠琢磨一下,那个办公室主任卓天地还欠着哥们儿一点人情,听说此人跟段天涯也有些小交情,“你把材料给我,我递吧……”

于是,下午段天涯就给卓主任打电话,说是晚上要请对方坐一坐,卓天地本不待理会,听说同来的还有陈太忠,犹豫一下就答应了下来。

当天晚上,段天涯故技重施,又拉了两个小明星来捧场,不过这一次,酒桌上是三个男人三个女人——四点多的时候,汤丽萍给陈太忠打电话了。

陈某人本不待理她,怎奈段天涯早早地声明,晚上要带人过去,陈太忠一琢磨,得,相较那些小明星们,小汤同学感觉多少还算个比较干净的女孩儿了吧?

要是跟别人喝酒,他是绝对会坚持己见,不要任何人介绍的女人的,但是此次陪卓天地则不一样了,两人交情要差一些。

按说,关系差一些不要紧,不理会就完了,可是偏偏地,这次他还要求卓主任办事,所以他不但不能撇清,反倒是必须勾得对方下水,以拉近彼此的距离——酒桌和女人,这都是拉近距离的良方。

而且,张梅被他折腾两天之后已经回去了,雷蕾也不方便露面,眼下汤丽萍这小丫头送上门来,倒是正合适角色扮演。

谁想,段天涯一见他俩,先送了汤丽萍一个诡异的笑容,才笑着发问了,“陈主任,我这消息,泄露得挺及时的吧?”

敢情这俩是认识的啊?陈太忠一时有点愕然,随即想到湘香都是老段介绍给那帕里的,当然就回过味来了——我说呢,这汤丽萍看起来还算腼腆,怎么就挺贸然打电话过来了?

卓主任是最后来的,一进来先笑嘻嘻地告罪,“不好意思啊,陈主任、小段,年底单位杂事多,来得晚了。”

“该说不好意思的是我们,”陈太忠正跟汤丽萍坐在沙发上,见状笑嘻嘻地站起身来,“卓厅驾到,我们没有出迎,已经是很怠慢了……”卓主任是省纪检委的副秘书长,级别是副厅,这么称呼最能显出级别来。

“是啊,”段天涯的嘴是很快的,马上跟着解释,“主要是卓主任干的这一行太敏感,怕站在外面等您会造成什么不好的影响。”

“卓什么厅啊,”卓天地笑着摇摇头,“太忠你不嫌弃,叫一声卓老哥就完了,咱们随便坐一坐,你要把级别弄这么明白,那可就没意思了。”

这家伙也有所求啊,陈太忠走上前笑着握手,心里却是已经清楚了,自己现在说话这么客气,以对方的见识,大约已经明白这是筵无好筵了,正常的反应应该是心存疑惑才对。

他接触的纪检委的人不多,但是印象中,这帮人都是喜怒不形于色,跟普通干部都保持着一种距离感,眼下顺势接过自己的话,那就是有意亲近了。

亲近自己是为什么?还不是蔡莉马上要下了?不过,这家伙怎么会知道,我跟许绍辉关系也不错呢?

“好,就听老哥的,”陈太忠笑嘻嘻地拉着卓主任的手坐下,“上次住院老哥你专程去看我,后来一直忙,也没回报,现在得自罚三杯……”

总之,这一桌酒上,陈主任的态度非常端正,姿态也摆得极低,卓主任也没什么架子,信口聊起天来,气氛显得时分融洽。

遗憾的是,卓天地对段天涯带来的小明星们,谨慎地保持着距离,段天涯也不敢暗示得太过,毕竟“拉拢腐蚀纪检干部”的罪名,一般人也承受不起。

总算还好,两个小时的酒喝下来,卓主任也微微地有点醉意了,警惕性也不是很强了,大家甚至能感觉到,他对一个略略丰腴一点的小明星比较感兴趣——当然,目前来说,仅仅是有点兴趣而已。

事实上他对陈太忠的兴趣更大,两人谈得十分融洽,甚至在离开之际,居然拽住他悄悄地发问,“小陈你这是……有什么事儿要我帮忙的?”

“老哥你这么问,我真有点还说不出口,”陈太忠犹豫一下,笑着回答,“现在才八点半,要不,再找个酒吧喝一阵?”

“不了不了,我可比不上你和小段这样的年轻人,”卓天地一个劲儿地摇头,“今天真的已经是破例了,小段说得对啊,我们干纪检的得注意影响……说吧,到底什么事儿?”

听陈太忠说完之后,他愣了一愣,才缓缓点头,“区委书记啊……没问题,只要你有充分的资料,我派人去办就行了,不过一开始就双规,怕是会有点麻烦。”

“先审查呗,挖出一小点就能双规了,东城这种地方的区委书记,怎么可能没点毛病?”陈太忠笑着点点头,表示自己理解,“能不能算匿名举报?”

“匿名……”卓天地不由自主地打个磕绊,狐疑地看着陈太忠,“你的意思是说?”

“露面太早的话,容易吓着一些人,”陈太忠的嘴角泛起一丝冷笑,“我倒是想看一看,有多少人往外蹦。”

“哦,”卓天地缓缓地拉长了声音,眼神也亮了起来,一点都不像喝了差不多半斤白酒的主儿,犹豫再三,又是一声苦笑,终于是没对这要求表态。

当然,陈太忠对他的不表态也能理解,纪检监察干部办案不怕多,就怕牵扯大,鱼太大的话,能把钓鱼者也拉下水,曾经审查过他的任长锁就是活生生的例子——成了替罪羊。

是的,他的要求并不高,卓天地肯伸手安排此事,那就是给面子了,对外公开说匿名是一定的,但是卓主任十有八九不可能守口如瓶——应该会跟某些人商量或者解释吧?

果不其然,卓天地的反应还真的挺快,第二天下午就派人上门,直接在民主生活会上就将郭宁生带走了。

纪检委办事,从来就是这样,你要说它是摆设也可以,一般的匿名信甚至实名举报,未必能起到什么样的效果,但对于那种能力出众之辈,只要手上有些未经查证的消息,也足够将一个级别不低的干部带走了。

是的,这种小事对卓主任来说,一点都不为难,事实上他交好陈太忠,上进倒是在其次,更重要的是,他真的害怕陈某人坏事的能力——那厮是很记仇的。

郭书记被省纪检委的人带着扬长而去,市纪检委梁书记一脸严肃地看着在座的其他人,“这个消息不许外传,组织纪律……不需要我强调了吧?”

直到梁书记也转身而去,会场里才响起轻微的声音,有人站起身慌不迭地向外走,有人坐在那里发呆,还有人长叹,“组织部长被市纪检委带走了,书记被省纪检委带走了,咱们东城区……唉,这下可是要轰动全市了。”

轰动全市真的很正常,事实上还要加个定语,“在很短的时间内”,没错,市里的大部分领导在当天就得到了消息。

最为尴尬的,就是素波市纪检委这里了,当天晚上,素波市纪检委书记就登了蔡莉的门,“蔡书记,我们审查王启斌,是有根据的。”

“嗯,你们有根据,省纪检委也有根据,”蔡书记淡淡地回答,“要相信同志们明辨是非的能力,组织上不会冤枉一个好人。”

“可是,这个王启斌……是不是该放了?老书记,我可是您一手提拔起来的,还请您指点迷津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