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1440章 冤冤相报

幸亏我把那些文件给了那帕里!看着面前两名纪检委的工作人员,王启斌心里一阵庆幸,要不然那就是寡妇死了儿子,没救了。

昨天晚上,那帕里已经跟他把事情说明白了,已经用反贪局的名义吓唬对方了,文件上的内容也没有完全交出去,若是郭宁生乖巧识做,就应该明白化干戈为玉帛的重要性。

这也是那处长做事的一贯作风,对方要是明白分寸,他就会不为己甚,当然,他恶劣的态度就是在赤裸裸地展示肌肉:我小看你是有原因的!

然而,他这展示肌肉,看在郭宁生眼里,那就是省里干部的优越感:不就是傍上了一个过气的朱秉松吗?

也不知道得瑟什么,你的手还真能伸到市里?郭书记不信邪,事实上他非常清楚,由于蔡莉和朱秉松在对掐中获得胜利,现在的素波纪检委不像以前了,不会有任何人买朱秉松的账。

说实话,能让他做出这个决定最重要的原因,还是那帕里所处的圈子太高的缘故——省委够不着我,勉强能在市里找到的,也不过是反贪局而已,王启斌你要真有办法,找个市里的头面人物来说话嘛,自古就是县官不如现管,可见你能力还是不行。

他这想法肯定是没错的,陈太忠在素波的势力真的不行,不过非常遗憾的是,那帕里也考虑到了这个因素——姓郭的或者会欺负我够不着。

这个可能性不大,但也不能不防,于是那处长很直接地告诉了王启斌,“要是有别人给你施加压力,不管是上级领导还是纪检委之类的部门,你先挺住,你要是挺不住,我们有再大的能力都是白搭,明白不?”

这个道理,王部长自然是懂的,不止他懂,连普通的刑事犯都懂——坦白从宽牢底坐穿,抗拒从严回家过年。

正是因为王启斌懂,在点头应承的同时,他也做好了足够的思想准备,我就博这一下了,姓郭的不是我对不起你,是你欺人太甚,大不了,就是鱼死网破了。

所以,今天快下班的时候,有纪检委的上门,他并不是特别的意外,当然,恐惧则是另一种情绪了,没有人能在纪检委找到门上的时候还坦然面对——除非不是体制里的人。

不过,郭宁生你也太狠了一点吧,昨天反贪局的找你,今天就是纪检委的找我,想借此雷霆反击展示你强大的力量吗?看着面前纪检委的工作人员,王部长却是不由自主地走神了。

官场不是黑道,反击来得太快太猛,并不是代表一定就强大,很多时候凌厉的反击正是要掩饰自己的心虚,不但能震慑对手,也能为将来的和解争取到足够大的利益。

正经是像那帕里那样,先丢出一小点麻烦来,视情况再渐次增减砝码,才是真正的官场斗争之道,老郭啊老郭,你真的是怕了。

“……请跟我们走吧,”对面说话的纪检监察的工作人员看到他目光茫然,一副魂游天外的样子,终于是憋不住了,“你听到没有啊?”

“哦,不好意思,麻烦你重说一遍好吗?”王启斌勉力挤出一个笑容来,他并不是有意怠慢这二位,而是有意地不去考虑这二位的存在。

事实上,现在的他很恐惧,但是眼下恐惧有用吗?没用!那还不如考虑一点别的,总算还好,在设想的若干个可能中,他考虑到了这个局面——虽然是最糟糕的一种。

既然已经打算顽抗到底了,那也就无需考虑自己给对方的观感了,王启斌做了这么些年领导,自然不会平白地将媚眼抛给瞎子。

反正这么些年来,他做事一直小心谨慎,虽然也有点人和事,因为推脱不过去略略出格一点,但总的来说还是不怎么怕人查——他本就是半路投靠郭宁生的,有点糊糊事儿也不可能让郭书记知道不是?

所以他坚信自己能扛那么几天,只要陈太忠这边救助得力,应该都不可能双规。

“好了,有什么事去纪检委说吧,”那边见王启斌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,也懒得多话了,大家办这种事多了,知道是遇上刺儿头了,还说那么多做什么?

事实上,郭宁生也是没掌握多少王启斌的材料,虽然说纪检委一旦下手,有事三扁担没事扁担三,只要想弄你就不怕找不到借口,可是相对而言,党委班子的干部多少是要受到点优待的,更何况按照纪检委的惯例,把人叫走谈话之后,最初两天不会怎么动作,供双方各显神通,召唤臂助来的?

所以,王启斌虽然是态度不怎么端正,也被带走了,可去了市纪检委之后,倒也没遇到多少多少麻烦——人家只是要他主动交待问题,不是双规,也没上什么措施。

这并不是郭书记不想一棒子打死王部长,人家纪检委有自己审查的流程,凭他一个正处的区委书记,虽然在纪检委有人,但是还不足以让大家因为他而改变流程,好歹这次弄进去的,也是一个区委常委呢。

不过,纪检委才展开调查,郭宁生自己先沉不住气了,指使手下在区里到处散布谣言,说是王启斌这次要倒霉了,郭书记自己都在个别场合表态,“大家要深刻吸取王启斌的教训,做为党的干部一定要以身作则做好表率作用,蔑视党纪国法,就是自取灭亡。”

言下之意,郭书记自己就是党纪的代表,国法的化身了,王启斌蔑视了他就该自取灭亡——不过,身为区党委书记,这么理解倒也是对的。

当然,有人或者会认为郭宁生这么做有点嚣张,斗争方式粗糙了点,事实上并不是这样,县区级的斗争发展到这一步并不罕见,东城区在省会,也大一点,但终究还是县区。

郭书记这么做,主要是出于两个目的,一个目的就是要把王启斌搞臭,先把舆论造出去,在大义上孤立此人,回头姓王的就算侥幸能从纪检委脱身,在东城区也算颜面扫地了。

另一个目的,那就更深一点了,他也怕省里会来什么压力,现在这舆论造出去,肯定会得到市里领导的关注,他的靠山伍海滨也必须要做出选择了。

郭宁生头疼的,就是眼下的事态无法向伍书记汇报,他很想拉伍海滨做护身符,但是他跟王启斌斗的原因拿不出手,眼下舆论一起事态一搞大,他就可以借此向伍老板汇报一下——最起码万一省里来了压力,自己也有理由要求老板关照了。

伍海滨支持他的可能性很大,反正,最坏的结果也不过就是伍老板出于要平衡的缘故,最终要求他做出让步,王启斌脱一层皮之后,元气大伤地从纪检委出来,这就是完美的结局了。

敢让反贪局找我谈话,那我就要让纪检委找你谈话,一把手的威信,那是必须维护的!郭宁生认为自己做得很正确。

他已经很久没有如此意气风发过了,王启斌本就是无根之人,伍书记对他又照顾有加,甚至朱秉松那里,他以前也算朱市长的人,总有解释的机会,似此情况,不痛下杀手实在有点对不住这个难得的机会!

然而,非常不幸的是,他的好运气也就到此为止了,摇摆多年屹立不倒的墙头草终于因为信息不灵导致误判,出现了致命的错误。

第二天下午,是东城区委民主生活会,郭宁生在会上大谈党风廉政建设的必要性,批评与自我批评的重要性,“王启斌同志就是活生生的例子,平时刚愎自用,听不进去别人善意的建议,惨痛的教训啊,同志们……”

口沫横飞了半天,郭书记端起手边的水杯正要喝,就在此时,会议室的门被推开,素波市纪检委副书记梁贵冷着脸走了进来,身边还有两个面无表情的男人,一时间所有的人都愣住了。

“郭宁生同志,省纪检委的同志想找你了解一点情况,”梁书记的脸上看不出任何的喜怒哀乐,声音也没有任何的起伏,不过若是能细细地听的话,隐约能听出一点冷意,“请你配合一下。”

茶杯在郭宁生缓缓倾斜,茶水无声地流淌到了长长的会议桌上,最终“当啷”一声清脆地落下,郭书记已经呆在了那里,感觉自己的思维都停滞了。

一时间,会议室里静得落一根针都听得到,刚才还热闹喧嚣的会场,眼下竟然是寒气逼人,所有人都木雕泥塑一般,坐在那里一动不动。

“请你配合一下,”梁书记左边的高个子重复了一遍,冰冷的眼神中,居然透出了一丝怜悯之色……没错,就是怜悯,你惹谁不好,偏偏要惹陈太忠呢?

昨天中午时分,陈太忠就得到了王启斌被市纪检委带走的消息,一时间大怒,“那处,你这个计划,它好像有点问题吧,怎么一下就严重到这种程度了呢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