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1439章 苦涩的组织部

那帕里出现在反贪局,也是迫不得已的事情,说句实话,虽然高局长还兼着副检察长,可是想将一个区委书记叫过来问话,那也不仅仅是壮着胆子就能做到的。

不过,他是真跟那帕里有点交情,那处长现在行情也不错,而且人家还提供了一点证据,高局长是答应也不是不答应也不是,还真有点坐蜡。

那处长年纪虽轻,这些门道倒也都熟,主动开口了,“大不了我在你这儿呆着,姓郭的来了我就走,他总该知道冤有头债有主了。”

“我是说那处你做事一直挺稳重的啊,”高局长自然不会拒绝这建议,只能转移话题,这就是默认了,“怎么今天想起动郭宁生了?那家伙块头大得很呢,腰板硬实。”

“受人之托,放心,连累不到你,”那处长笑着回答,“天塌了有长人顶着呢,你都知道我做事稳重了,还有什么好担心的?”

“咱俩这交情没啥说的,”高局长一听,情绪倒是稳定了,可是这好奇心却是上来了,“你给透个底儿,什么来头?”

“就算姓郭的搬出伍书记也没用,”那处长笑着答他,“现在是不想把事情做绝,看他识趣不识趣了,我说,反贪局成立到现在,还没独立弄点儿像样的案子呢,就算齐国民,你们也是跟着纪检委走的,还不借这个机会磨一磨刀?”

“这刀太大,我怕伤着自个儿,”高局长苦笑一声,心里却是微微地一动,那帕里这话,听起来倒也很有道理,反正就是把人叫过来问问嘛,这也是反贪局的职责不是?

于是,终于出现了这么一幕,郭宁生心里这个憋气,那也真不用提了,心说党委的事情,反贪局也敢伸手,真是胆大到包天了。

可是憋气归憋气,他不回答也不行啊,郭书记做为墙头草随风飘摇却是一直屹立不倒,养气功夫是没有问题的——换个别人来,没准要暴走。

反正高局长就那么冷冰冰地问,郭书记平平淡淡地答,几个问题问完之后,高局长阴沉的脸上挤出一丝笑容来,“……先了解这么多吧,谢谢郭书记的配合。”

“配合肯定没问题,”郭宁生一听事情到此为止,脸登时就沉下来了,“不过我倒是想请教一下高局长,你凭什么把一个共产党员、区委书记叫到你这儿来问话?这算走的什么流程?是谁批准的?”

他有理由发火了,对方问的这几件事都不是什么大事,他正经担心的,都没被问到,不过可以肯定的是,这几件事也只是在东城区里小范围地流传,应该是王启斌提供的黑材料才对。

然而,郭书记并不知道,王启斌手上可不止这点牌,只不过那处长拿了点无关紧要的东西出来而已,比较的要害的玩意儿还没露面,反贪局衙门太小,抗压能力比较差,关键东西不能随便往外拿。

“你首先是一个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,才是党员,才是书记,”高局长不阴不阳地回答他一句,“我只是请你配合,又没上门去找你……你希望我上门去找你?”

“欢迎高检察长上门,”郭宁生沉着脸站起身来,冷冷一哼,“我倒是不知道,什么时候反贪局取代了纪检委的职能了。”

“那你等纪检委找你好了,”输人不输阵,高局长心里也恼火啊,少不得回他一句凉冰冰的,冤有头债有主,债主你都见到了,跟我拿腔捏调的,有意思吗?

郭宁生的脸色又是一变,“你到底想说什么,直说吧。”

“我没话可说,你郭书记脾气大嘛,问点事情都要走流程,”高局长哼一声,“请你好自为之吧……没准真要走流程呢。”

“莫名其妙,”郭书记甩袖离开,只是,当他坐进自己的车里的时候,才觉得背后渗出了一身的冷汗,两条腿也发软——真是被这家伙气坏了。

真是气坏了吗?郭书记心里非常清楚,自己不是被气坏了,而是被吓到了,那个姓那的处长,真的能用得动纪检委吗?

最起码也是副秘书长李正先在给那混蛋撑腰,没准还有别人,检察院虽然相对而言比较独立一点,但是这个姓高的敢这么跟他说话,估计也要有点底气才成。

判断清楚这个之后,郭宁生的心越发地凉了,这个王启斌也忒不是玩意儿了,本来你组织部犯了点小错,撸你也是有缘故的,你居然把主意动到老子头上了?相处这么长时间,还真没看出来你小子胆子不小啊。

嗯?相处这么长时间?想到这里,他猛地意识到一个问题,按说王启斌是没能力整出这么大动静的,这是姓王的才搭上的线儿,还是那个姓那的虚张声势?

照眼下的情况分析,姓那的只用到了反贪局,虚张声势的可能性是有一点——因为没能力用到纪检委嘛,但是,谁又能知道,这是不是人家不为己甚的信号呢?

想一想反贪局居然有胆子找自己问话,再加上那帕里在他面前有恃无恐的样子,郭书记最终得出了一个结论,估计人家是真有底气——在官场里,有些东西根本是装不出来的,这里很混沌,但是也很透明,敢装腔作势偷鸡的,最终都会死无葬身之地。

不管怎么说,他必须得把对方的底牌搞搞清楚了,仔细想一想,他还是找到了自己以前的靠山,前市委副书记,现任市人大副主任的廖主任。

其实这事的根子,就是在廖主任的头上,廖主任的儿媳今年调任东城区财政局副局长,区委组织部考评的时候,写得倒也还算将就,但是缺点写得略略客观了一点。

按说组织部的考评,都是灶王爷上天,只捡好听的说,但是这缺点也是一项,必须得填不是?考虑到财政局的性质,组织部填的缺点就是:“该同志工作作风略嫌谨慎,锐意进取不足,须注意改进”——你在财政局上班,要那么大胆子干什么?吃拿卡要或者贪污公款吗?

廖主任一听,登时勃然大怒,我儿媳妇锐意进取不足了——这是说她没能力再上一个台阶了吧?

由此引申开来,廖主任就认为,这是别人见自己下了,不行了,所以就敢胡写了,太欺负人了吧?所以他就发发牢骚,要郭书记找找组织部的小毛病,略略敲打一下。

只要是做事的单位,还怕找不出毛病来?于是东城区委组织部就被找出了点毛病,王启斌得知此事的因果之后,扼腕长叹,“真是笨蛋,缺点写成‘工作太忘我,不考虑自己的身体’不就完了?偏玩什么小聪明!”

事情就是这么个事情,后来想借此撸王部长,那就是另外的缘故了,郭宁生琢磨着我这是帮老书记出头,老书记不能看着不管吧?

廖主任一听,郭宁生居然整出这么大动静来,真的有心不管,我不过是让你敲打他一下就完了嘛,你倒好,直接就想把一个区委常委弄下来——这是有私心吧?

不过话说回来,到了二线上的领导,对肯帮自己的旧人,那都是没说的,人家有情有义,我这老骨头就要出面,哪怕人家是夹带了点私心。

“帮你问问老那的儿子靠上谁了,那没有问题,不过要想我出头,怕是不好办了,老书记我的能量有限,现在要个车都不方便。”

不多时,消息就打探回来了,“那个小那调到省委,是省委组织部副部长周启智着手办的,周启智……跟朱秉松近一点吧?”

“朱秉松?”郭宁生听得倒吸一口凉气,只是,不旋踵就冷笑一声,“原来是他啊,朱秉松现在还敢乱动?”

“这事儿找蔡莉合适,这俩现在势不两立,”廖主任琢磨一下,“要是能说动蔡莉,哪怕是省纪检委出面吓唬一下小那,这事儿也就这么过去了……怕就怕蔡莉现在啥都不想伸手,就没意思了。”

“我哪儿请得动蔡书记?”郭宁生听得就是一阵苦笑,“啧……这家伙要是市里的就好办了,关键是省委的。”

“市里的纪检委你要是有关系,那就去吓唬王启斌不就完了?”廖主任笑一下,“他能找人吓唬你,你不能找人吓唬他啊?”

“吓唬什么?直接拿掉他就算了,”郭书记冷哼一声,“我就不信朱秉松还真要出头,这中间隔着多少人呢,就拿不掉也要吓他个半死,干助理调研员去吧,哼,给脸不要!”

“其实你没必要这么坚持,大家说一说,把话说开不就完了吗?”廖主任长叹一声,有心说这年头要讲和谐,见郭宁生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,终于没再说下去:小郭啊,你这私心太重,真的不好啊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