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1437章 那帕里出头(上)

“也不知道上辈子赵喜才是做了什么孽了,被你惦记上,”那帕里听到这里,禁不住仰天大笑了起来,一时间也没了往日那种阴郁的气质,他虽是老成持重之人,在自己人面前,却也能偶露峥嵘,毕竟才是三十出头的人。

“我这人一向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,人若犯我,我让他后悔做人,”陈太忠也跟着笑了起来,还不忘记点一点头,“老那,你现在这样子,看起来比较顺眼。”

“偶尔张狂一下嘛,”那帕里知道他说的是什么,笑着回答,“那就动一动郭宁生吧,咱们合计一下,该怎么弄他。”

“肯定是纪检委啦,这个比较狠,”陈太忠犹豫一下,又叹口气摇一摇头,“不过素波纪检委……我没熟人啊。”

“顶级的正处,再往上就是副厅了,省纪检委也能办,”那处长随口答他一句,“弄他倒是好说,怎么嫁祸到赵喜才身上……这才不好搞。”

“实在不行就不嫁祸了,我也就是那么一说,”陈太忠笑着答他,“大不了直接搞,我还不信了,蒙老板还没走呢,谁敢不买账?”

“我跟素波反贪局的高局长关系不错,”那帕里琢磨一下,哼一声,“太忠你不要出面,我来吧,切,弄不下他来,也要吓他一身汗出来。”

他还有话没说,不过也无需解释了,东城区是素波最繁华的商业区,虽然郭宁生是区委书记而不是区长,但是在这种地方做一把手,就算真的是干净到白纸一张,泼点污水也不是什么难事。

那处长这么说,是因为他在天南呆不了多久了,蒙艺在的话他肯定不怕报复,蒙艺不在的话他就跟着走了,别说郭宁生了,就是伍海滨拿他也没办法。

万一他被考察不过关,那就比较惨一点了,可是说穿了他还是在省委里混呢,就算郭宁生想报复,也面临同样一个问题——够得着吗?

当然,若是他真的走不了,郭宁生又请出伍海滨的话,这就够他喝两壶了,不过官场中赌的就是运气,他若不敢赌,又怎么能指望陈太忠在蒙艺面前尽力关说?

那帕里行事一向谨慎,但是这并不代表他不敢赌,事实上,做为一个曾经的衙内,还是老生子儿的这种,他的胆子比一般人还要大一点。

其实他非常清楚,就算他走不了而伍书记想动他,陈太忠肯定不会看着不管,伍海滨是很大个儿了,但是许绍辉马上就要上去了,只要太忠请出许书记来,就不信伍书记会为了他这个小小的处长跟许书记作对——他还可以借此投入许系阵营,反正许绍辉刚上位的话,也不会嫌自己人多。

总而言之,危险是有一点但是不大,而眼下那处长最需要的是陈太忠的支持,对他来说,这才是生死一线的东西,他必须全力以赴。

“检察院反贪局啊,”陈太忠听得就是一阵苦笑,“又是田立平的口儿,我是真有点怕见他,唉,腻歪。”

“都告诉你了,我来嘛,”那帕里看他一眼,愣了一下之后笑了起来,非常邪行的那种笑容,“我说……你到底把人家田甜怎么了?”

“那处,你这思想太肮脏了,”陈太忠指一指他,接着也笑了起来,“行了,兄弟我就静待你的好消息了。”

对于那处长的来访,张梅和雷蕾都有点咬牙,这家伙愣是坐到将近十二点才离开,当然,这并不是说她俩的欲望有多么高涨,而是说这厮走得太晚,陈太忠就会折腾到更晚——熬夜可是女人的天敌。

果不其然,陈某人今天又是大发神威……错了,是仙威,折腾到三点半才睡,两个良家女子白羊一般地在身下婉转承欢,确实极大地满足了某人的恶趣味。

第二天一大早,两女醒来之后,发现那个混蛋再次不知去向了,不过奇怪的是,两人竟然神采奕奕,一点疲惫的感觉都没有。

“呃,那么晚睡,我的精神怎么会这么好呢?”张梅的双手在被子下忙碌着,陈太忠在的时候,她可以忘记很多,但是单独面对雷蕾的时候,她就算穿衣服,也要藏在被子下面。

雷蕾却是无所谓,当着对方的面赤着身子穿衣服,以前她不是这样的,但是跟那混蛋在一起久了,已经习惯很多了,听到张梅发话,她轻笑一声,“精神好就对了,这就是太忠搞的,他的本事比你想像的大多了……喂,帮我扣一下这个胸罩扣子。”

张梅愣一下,钻出被子帮她扣扣子,嘴里还轻声嘀咕着,“他的本事……他还有什么本事我不知道呢?”

“你慢慢就知道了,可惜现在是一夫一妻,要不我宁肯给他做小,”雷蕾说到这里,身子滞了一下,才又继续穿衣服,嘴里恨恨地嘀咕,“总好过跟我家那个混蛋过一辈子。”

她这话当然不是胡说,自打第一次见到陈太忠,就见识到了此人的气派,居然为了她将一车人撵下了车,直到前几天很霸道地为她争取揭发“戒毒中心贩毒”的首功,一切的一切,都是在为她着想。

除了风流了一点,蛮横了一点之外,其实是个很不错的丈夫,这样的好处,也只有结过婚、经历过变故的女人才能够领会。

“做小吗?”张梅听得就是一愣,好半天才苦笑一声,“你家那个是混蛋,我家的……可也是混蛋。”

“你不说我也想得到,太忠可不是喜欢拆散别人家的那种人,”雷蕾不屑地翘一翘小鼻子,“他是讲原则的……”

正在昂首走进省科委的陈太忠连打两个喷嚏,“感冒了?不会这么夸张吧,内视一下先……”

科委的工作总结会昨天开过了,不过文海还没走,今天省科委约了他和陈主任来座谈,还有素波科委的主任,大家畅所欲言,共同为年后科委的发展献策献计。

他在这边开会,那帕里却是终于行动了起来……

临近中午的时候,一辆省政府牌照的车驶进了东城区委,车停稳之后,一个看起来很沉稳的年轻人从车上走下来,随便拦了一个人发问,“麻烦问一下,组织部王部长在哪里办公?”

素波是省会,东城又是闹市区,凭良心说,区委里来几辆省委省政府的车并不算罕见,不过有一点大家不该忽略,在这里上班的,是体制内的人。

尤其是,这里是区委而不是市委,小道消息满天飞的地方,一时间就有不少人知道,有省政府来人找王启斌了。

王部长早得了消息,知道那帕里要来找自己,他有意将声势造的大一点,所以没在办公室呆着,正在外面四下转悠呢,不多久,有人跑过来找他,“王部长,有省政府的人找您,在您办公室等着呢。”

“唔,”王启斌不动声色地点点头,转头向办公室走去,心里却是纳闷,这那帕里不是省委的吗?怎么又成了省政府的人了呢?

他走回办公室一看,来的果然是那帕里,赶紧招呼自己的人冲茶,“那处光临指导,太荣幸了,不知道有什么指示?”

冲茶的那位竖着耳朵听了半天,也只听出来的是一个处长或者副处长,具体来头却是一点听不出来,有心再赖着,怎奈活儿已经干完了,终于是悻悻地退出了办公室。

这倒不是王部长不相信自己身边的人,实在是他小心过人,一听别人说那帕里自称省政府的,心说此事必有蹊跷,当然就不会吐露口风了,见人退出去了,才笑着发问了,“那处怎么跟别人解释说你是省政府的?”

“我没说啊,那是他们乱猜的,”那帕里听得就笑,笑了一阵之后才说,“我来的时候,坐的是省政府的车,他们愿意乱猜,就由他们去吧。”

“原来是这样,”王启斌也笑了起来,心里却是不无疑惑,你堂堂省委综合二处的处长,居然要用省政府的车,综合处管的不就是这些事吗?

当然,疑惑归疑惑,他也没点出来,而是笑着发话,“呵呵,没想到那处在省政府人缘儿也那么好,真羡慕啊。”

“哪儿啊,我就是省政府出来的,亏得太忠帮忙,把我弄省委去了,”那帕里倒也是实话实说,“刚才是看老领导去了,顺便借一辆车。”

他这话基本上是真实的,只是那“顺便”两字实在有待商榷,不过王启斌并不知道这个,听说那帕里能去省委办公厅还是陈太忠使的劲儿,心里又是一惊,我说呢,怪不得你对小陈毕恭毕敬的,敢情还有这么个说法啊?

“那处和太忠关系这么好,这就叫惺惺相惜,都是咱天南的未来之星,”他笑着点点头,下一刻觉得这话说得有点托大,说不得转移了话题,“快过年了,这老领导该看也得看一看,我这人也是最念旧情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